正在被摧毁的香港,还能回到从前吗?

香港——因周末示威关门的店铺现已拉下了卷帘门,有的永久关闭了。抗议者占领了主要街道、轨道交通线、桥梁和隧道,切断了上下班的人和日常商业往来使用的重要通道。大学通知学生这学期提前结束,不用来校了。

已经进入第五个月的反政府抗议活动,使香港的生活发生了巨大变化,经济陷入衰退,政府失去民心,邻里之间也出现了对立。长期以来,香港一直以其世界级的交通、全球金融中心熠熠生辉的摩天大厦,及其大都会的光环而闻名,但抗议风暴已颠覆了这一形象,并可能会改变香港的特色。

随着抗议活动的每一次升级,双方的分歧似乎越来越大,和平结局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小。

“没人想让自己的双手沾满鲜血,”香港行政会议成员叶刘淑仪说。“但由于没有采取果断行动,香港正在被摧毁。“

有些伤口很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愈合。

(8月香港的一次抗议活动。持续的动乱使得香港的经济陷入衰退)

       这期间,一些学校提供在线课程。遭到破坏的购物中心和地铁站、被损坏的人行道将被修复。中国大陆的购物者受低税率的吸引,最终也会回来购买蒂芙尼(Tiffany)戒指和香奈儿(Chanel)手袋。
       经济也将慢慢复苏。虽然跨国公司已经制定了退出方案,但很少有公司打算采取行动。作为通往中国的桥梁,香港难以放弃,更难以取代。
       其他的破坏可能会留下更持久的影响。
       与警方的暴力冲突,以及大规模逮捕抗议者的做法,已经侵蚀了人们对当地政府和法律体系的信心。这些一直是香港在“一国两制”政策下独特地位的标志。北京在1997年从英国收回香港主权时曾承诺让其保留自己的制度。
       香港领导层做出的决定,比如引发抗议的修订《逃犯条例》和禁蒙面法,加深了人们对北京的手已伸到了香港的担忧。这些决定清楚地提醒人们,“一国两制”承诺在2047年到期时,香港可能会变成只不过是又一个中国城市而已。
       “随着中国的成熟和进一步发展,香港所提供的独特性将不断减弱,但这可能是一个渐进的过程,”欧高敦(Gordon Orr)说,他是好几家中国股份公司(包括联想和美团)的董事会成员。
       随着不信任的加深,曾经大体上和平且仅限于周末的示威活动,现在正波及到工作日。活动人士把警察视为香港政府的野蛮工具,而不是指责中国政府。
(在香港中文大学,抗议者在一条满是砖块垃圾的马路上)
       这种有关警队失控的叙事,在聊天群中传播的警察殴打抗议者、对旁观者使用胡椒喷雾和催泪瓦斯的视频和照片中得到加强。警察周一对着一名手无寸铁的年轻抗议者开枪的手机视频在社交媒体上疯传。
       最近几天,身着西装、打着领带的银行高级职员和律师们在午餐时间,在他们的高层办公楼外,与身着黑衣的抗议者们一起大声责问警察。一名男子本周与一群防暴警察发生了一场小冲突,地点就在香港证券交易所附近。在另一起冲突中,一名花旗集团的银行员工被捕。
       “人们只是在表达自己的想法,政府和警方正在使用过度的武力来压制这些表达,”26岁的律师马库斯·李(Marcus Lee)在警察刚刚发射了催泪弹后的一次午餐时间集会上说。“警察对学生和青少年尤其气势汹汹。”
       本周,警察向香港一所大学的校园发射催泪弹和橡皮子弹,打破了人们认为教育机构不容侵犯的概念,引发了一些最激烈的冲突。大学管理人员和教授们现在说,他们正在为长期冲击做准备。
       大学将来可能很难招收到外国和中国大陆的学生。本周,在警方与学生活跃分子在一些校园周围战斗时,许多大陆学生越过边境逃到了深圳。认为“政府会扼杀学术和言论自由”的看法,可能会拦下外国学生和学者。
       本周,来自世界各地的数百名大学学者与当地同行一起在一份请愿书上签名,呼吁警方停止攻击校园,并警告,“如果学生的安全受到威胁,这种公然侵犯学术和理智自由的行为继续下去的话”,他们可能会重新考虑与香港的学术合作。
       香港大学社会科学学院院长夏伟立(William Hayward)说,张翔校长向全体师生保证,“我们仍然是一所全球性大学,我们继续从事学术讨论,不论这种讨论将我们带到哪里,不论我们的同事认为它应该通向何方。”
       “所以,我的任何同事都可以自由地讲授他们想教的东西,进行他们想研究的学术问题,”他说。“目前的环境丝毫没有改变这一点。”
抗议活动给这个高效有序的城市造成了严重的交通堵塞。
       在占地面积很大的香港中文大学校园里,学生们在最近几天包围阻塞了香港最早的一条铁路线和最大的一条高速公路。学生设置的路障制造了一个阻塞点,让100万香港居民难以到达香港的其他地方。在这条高速公路上穿梭的卡车运送的是中国东南部工厂制造的商品,比如空调、手机、时尚珠宝,以及衬衫。
       将香港打造成亚洲文化之都的努力因抗议活动受挫。一些活动和节目已被取消,包括《每日秀》(The Daily Show)主持人特雷弗·诺亚(Trevor Noah)的来访和香港网球公开赛(Hong Kong Tennis Open)。人们想知道一年一度的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是否会在明年3月如期举行。
       构成雄心勃勃的西九文化区的表演艺术场馆仍在运营。但最近几周,不得不取消、推迟和调整表演安排。
       “上周末,有近1.5万人参加了我们的首届爵士音乐节,”西九文化区管理局的表演艺术总监方美昂(Alison Friedman)说。“虽然门票销售有所下降,但到场的人数仍保持在高水平。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艺术。”
       这一切都可能使糟糕的经济雪上加霜。动乱已让香港经济陷入衰退,这是自全球金融危机最严重时期以来的最弱水平。每天有关暴力的头条新闻吓跑了游客和商务旅客。
       最近一个周日下午,抗议者与防暴警察在香港历史最悠久的酒店之一半岛酒店(Peninsula)外对峙。酒店员工们迅速关上了前门,拉下了百叶窗,但他们的动作还不够快,未能阻止催泪瓦斯弥漫到大堂茶座,一名小提琴手正在那里演奏,同时也可以听到客人们被呛咳嗽的声音。
       尽管抗议活动已给香港的经济增长造成损害,但它的经济核心也是其承受动荡的最大优势之一。跨国公司将香港作为进入中国的门户,而北京则将香港作为通往世界的门户。几乎没有其他地方能提供这种资本和信息的自由流动。
       “只要香港保持这两个独特的特征,它就会拥有优势,”从事私募股权投资的太盟投资集团首席执行官单伟建说。
       香港的货币与美元挂钩,这让港币可靠且稳定。中国对人民币实行严格控制,还将香港作为与世界其他地区进行交易和贸易的头等金融站。
       中国承担不起拿香港的作用冒险的后果。
       根据研究公司环球资源合作伙伴(Global Source Partners)的分析,中国金融机构有价值数千亿美元的资产在香港,中国国有企业拥有高达30%的香港资产份额。中国企业、有中国官员和富商们把他们的财富存放在这座城市,如果北京改变政策的话,这些财富将面临威胁。
       作为对香港投下的信任一票,中国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将于本月在香港交易所上市,预计将筹集130亿美元的资金。
       香港仍然是跨国公司进入中国的重要入口。香港的法律是以英国法律传统为基础的。中国大陆的法治较弱。
       “我还没有听到任何人说他们要撤出香港,”美国服装与鞋类协会(American Apparel & Footwear Association)会长海芬斌(Rick Helfenbein)说,该协会拥有335名会员,其中包括周仰杰(Jimmy Choo)、范思哲(Versace)和Gap等品牌。
       “他们可能在大伤脑筋,”他补充说。“安全是人们讨论的话题,撤离不是。”
(在沙田,一列火车因抗议者的扰乱而暂停服务,乘客被迫下车)

香港政府最新公布的第三季度经济报告显示,2019年全年经济增长率预计将为负1.3%,也就是负增长。此前港府预测,全年增长率为0至1%。分析认为,香港很快将步入十年来的首次衰退。

特区政府说,8月份的全港零售额同比下降23%,创有史以来最大跌幅,九月份跌幅为18.3%;7-9三个月经济增长,又比前一个季度下降3.2%,连续两个季度出现负成长。这两个季度正值香港“六四”三十周年纪念活动后,“反送中”运动兴起、发展,及至“遍地开花”时期。

香港特区政府声明说,第三季度内部需求下降,当地的“社会事件”严重损伤消费相关活动,黯淡的经济前景影响消费和投资情绪。

报道说,香港的抗议活动造成的“持续混乱已经影响商业人士对香港的整体信任。”上月中旬,美国信用评级机构穆迪宣布,将香港的评级由“稳定”,调降至“负面”。香港总体经济状况黯淡,亮点不多。

网络杂志大参考的总编辑李洪宽星期五说:“(香港)的经济形势应该不出乎预料,示威抗争已经接近半年,年轻人对经济的理解没有那么透彻心扉,经济不好主要是他们的家长、生意人和店铺老板,年轻人体会不到,他们都是父母养着嘛,年青人不在乎(经济)这个东西。”

随着抗议活动的升级,香港大街小巷的商家和餐厅晚上都早早关门,有时白天也不开门营业,一些小店支撑不住,只好倒闭了。

由香港网民发起的“周围塞”堵路行动目前已经进入第五天,多条主要干道未能开通。其他抗争者则继续以向路轨和红磡过海隧道收费处投掷汽油弹、在公路上放置杂物等方式,堵塞交通。对此,全国人大常委谭耀宗解释,警方不想开路,引发冲突,但同时指出,堵路范围扩大,受影响市民增加,相信民意会逆转。

香港民意能够逆转?目前迹象显示,香港的持续抗争势头未减,天气转凉,气温更适于户外抗争行动。那么新公布的经济数据是否会影响抗议者行动?香港抗议冲突往何处去?

对此李洪宽说:“经济数据虽然很暗淡,公布出来大家也理解。但是学生可能还是不会因为经济数据而撤退。实际上他们抗争的一个目的,就是让经济数据和经济活动受一些伤害。(不过),谁受伤害,谁就会采取行动。学生们是站在公义,站在港人长远利益上,也就是港人治港、五大诉求、一国两制、这些东西,而政府是想借助公布这些数据,激起民怨,让那些挣钱的成年人,转为憎恨这些年轻人。”

另一方面,香港正在面临资本外流威胁。有报道说,包括瑞银(UBS)、汇丰(HSBC)和瑞信(Credit Suisse)在内的多家金融业巨头透露,他们在香港的客户当中,越来越多的人已经在香港以外新开了账户,并且将资金转移到新加坡或者美国等地,以便在香港“起火”之前,把资金放到安全的地方。这里的所谓“起火”,大概指北京派兵进入香港收拾残局。

不过,还有专家认为,对希望进入中国市场的外国投资者而言,香港仍是非常好的中介,短期内很难找到替代香港的地点,这是因为香港自由资本外流结构、法律框架和简单税制,这些都是其他地方难以找到的。

【本文来源:NYTimes,VOAChinese】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