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琳娜:我要唱到九十九岁

日前,随同中国广播艺术团来到美国洛杉矶、西雅图、旧金山三个主要城市参加演出大型交响乐《魅力中国》的著名歌唱家龚琳娜接受了西雅图中文电台“美国故事”栏目的专访。在专访中,龚琳娜不仅向西雅图中文电台的听众披露了她的成名轨迹,还饶有兴致地回顾了她和她先生、德国音乐家老锣的相恋和相互扶持的经历。龚琳娜说,为了理想,永不放弃,是她的追求;她说她成功的秘诀在于创新,比如她原唱的、被称之为“神曲”的《忐忑》,每个人听了都想学,但是听了一万遍也学不会;她还说她希望活到九十九岁就唱到九十九岁,永远不要离开音乐事业。

专访著名歌唱家龚琳娜、中国广播艺术团副团长张高翔 (2018年04月04日,主播:小元,嘉宾:龚琳娜,张高翔)

【以下为专访的文字稿】

小元:西雅图中文电台的各位听众朋友们大家晚上好,欢迎收听今天的美国故事栏目,今天我们有幸请到了两位特别的嘉宾,分别是著名歌唱家龚琳娜老师,欢迎龚琳娜老师。

龚琳娜:亲爱的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龚琳娜。

小元:还有一位是中国广播艺术团副团长张高翔老师,欢迎张团长。

张高翔:西雅图中文电台的听众朋友们晚上好。

小元:两位真是风尘仆仆从洛杉矶赶来西雅图,即将为我们送上一道文化的大餐,叫做“魅力中国”即将在4月2日在西雅图最高端的Benaroya Hall举行,我相信西雅图很多听众朋友都知道会有这场演出,我们非常荣幸请到两位重量级嘉宾来参加我们的节目,下面请张团长为我们来介绍一下这次演出好吗?

张高翔:好的。非常高兴这次是我们中国广播艺术团“魅力中国”栏目在美国的巡演,我们刚刚结束了28,29号在洛杉矶杜比剧院的演出,今天大部队刚刚赶到西雅图。4月2号将在西雅图举办第三场演出,《魅力中国》,我想是秉承着能够展示中国民族音乐艺术最高的这个层面,这样的一种高质量高水准的民族音乐会。我们的内容从中国数千年的底蕴、我们多民族的色彩、我们丰富的戏曲音乐,更重要的一部分是我们和中西尤其是和美国艺术家的深度的合作,充分地展示中国音乐文化在现代,尤其是面对世界宽广的胸襟。我们和世界优秀的音乐元素,音乐文化之间的这种融合的一种姿态。而且我觉得我们也希望通过这样的一种合作可以更好地来推进中国与世界音乐文化的这种交流,当然也是推进我们中国和美国人民之间这种友谊。我们的演员阵容非常强大。今天跟我一起来的龚琳娜老师,是我们新艺术领域的代表性歌唱家。我们还有祖辈彭家鹏,我们在这个演奏家姜克美,我们另一位歌唱家薛皓垠,我们的舞蹈家风青杨,祖海等等一批重量级的艺术家来加盟我们的音乐会。那么担纲我们的这个整个音乐会的核心的乐团是中国广播民族乐团,中国广播民族乐团成立一九五三年,是中国这个历史最悠久成就最卓越影响最广泛的中国的民族管弦乐团。曾经出访全世界七十多个国家,也在这个全世界出了很多很多这样的唱片,跟以前的emibg很多的大唱片公司制作了很多的在世界上有影响的唱片公司。所以我想了这样的一场音乐会从艺术的质量和演奏家的阵容,从我们展示的这样的一种艺术的新的高度和美国艺术家之间的合作。希望能够通过这样的一场音乐会充分展示中国民族音乐目前的这样的一个高度。希望能够通过这样的音乐会给我们西雅图的观众朋友们带来我们民族音乐视听的盛宴。

(左起:中国广播艺术团副团长张高翔、著名歌唱家龚琳娜、西雅图中文电台台长苏小元)

小元:太棒了,那龚琳娜老师您来到美国演出的心情是怎样的?

龚琳娜:这是我第一次到西雅图。

小元:西雅图欢迎你。

龚琳娜:我去年是在林肯艺术中心演出了我的两个专场,那是在纽约。那起前不久又在了洛杉矶的杜比剧院,最好的剧院。我能够代表中国的最高质量的艺术水平来给大家演出,让我感觉到非常的荣幸。尤其是跟张团长、跟广播民族乐团合作。主持人你知道吗,中国广播民族乐团是中国的第一支大型的民乐团,在这以前都没有这样的阵容。所以说民族乐团这种大型的形式是从广播民族乐团开始的。这一点来说他们整体乐团有非常好的艺术合作。每一次跟广播民族乐团合作的时候我觉得都可以在舞台上展现出那种音乐的张力,包括把传统和现代很好的融合。所以说大家是不可以错过这场演出的。

张高翔: 我们跟龚老师之间的这种合作真的是非常艺术上那种高度的默契啊。上一期我们在加拿大也是跟龚老师一起合作,我们在加拿大的索尼剧院和女王剧院。上一次演出是我指挥,所以龚老师艺术的感染力和在台上投入的程度我非常非常的感动。所以我觉得这一次在西雅图这个演出非常值得大家这个来到现场。

龚琳娜:因为音乐会一定要听现场,如果要听我的演唱会也一定要在现场。然后让大家也领略一下这种,因为大家都说我唱的是神曲,那就来领略一下神曲到底“神”在哪。现场来感受。中国传统文化讲的精气神是最重要的,出神入化。

小元:西雅图的Benaroya Hall有2400多个座位,据我所知,票已经抢购一空。一方面是中国广播艺术团这个国家国家台的艺术团来了,一方面呢是龚琳娜老师的名字如雷贯耳,有华人的地方就知道,所以大家都非常的期待。

张高翔: 艺术我觉得是没有国界的。比如说龚老师唱的山鬼,还有小河淌水,刚刚我们在车上一路上我们还在沟通,刚才龚老师跟我介绍我觉得特别特别好。戏曲是如何唱的,民歌是如何唱的,他完全是不一样的啊,然后我们艺术歌曲又是怎么唱的。我们的底蕴的,文人音乐的又是如何来诠释的。所以中国音乐与中国的这种声乐和西方不同的地方在于我们这种丰富多彩。

龚琳娜:你看啊这个西方的歌剧,是分成是高音、中音和低音,他是按照音域划分的。但是中国的戏曲呢,他们是花旦,老旦,青衣,老生,花脸,小生,是按照不同的行当、音色来划分。所以在中国传统的我们几千年流下来的这种文化声乐艺术理念特别重要的是丰富多元的音色。所以大家都觉得,比如说好多人说《忐忑》,这很神,就每个人听了都想学,但是听了一万遍也学不会。其实他的优点就是说一个是我把刚才我前面说的各种生旦净末丑不同的声音都放在了一首歌里,同时呢《忐忑》需要的这种气场,精气神必须得特别强。你气不足根本唱不了这首。所以他还要花工夫去学习。当然再加上老锣,就是我先生,他是作曲家,是一个德国的音乐家。但是他就告诉我,他说“我只是流的德国的血,可是我文化的心跳是中国的,所以我可以说我是一个中国作曲家“。然后他写了忐忑。就风靡了全中国啊,无论是小孩还是老人每一个年龄层的人都想学《忐忑》,一唱《忐忑》都会疯狂起来。所以呢我们这一次就说,也带来了这首歌,会跟中国广播民族乐团用这种大乐团的形式展现忐忑的魅力。

张高翔:我的感受最深就是中国的民族音乐源远流长,博大精深,但是传统,我们经常讲传统。这个传统它不是凝固不动的,不是博物馆式的,它就像一条涓涓不息的河流,开创每一个时代的传统的这样一种新的符合这个时代的一种音乐。刚刚龚老师讲到比如说我们老锣,作曲的这些,小河淌水做了全新的演绎,既保留了我们原来那个民歌这样的一种质朴那种唯美,但是他又富一种新的艺术上的一种张力。我们山鬼,谱词需要两千多年的文化的积淀底蕴,但是我们用一种新的艺术的这种方式,为什么要新艺术呢,我觉得这就充分体现了我们中国的民族音乐的发展一定要有时代的时代性,新的审美要有我们的创新我们的一种新的高度。那么我想我们内地中国这场音乐会,也是充分来体现这一点,我们继承了我们的传统我们的底蕴我们各个方面的不同的角度,但同时最重要的一点我觉得的体现了这个时代民族音乐应该有它的特点,它的精髓,包括中西的结合。除了我的歌大家还会欣赏到特别著名的中国的二胡演奏家姜克美老师。我们都是经常听姜克美老师的演奏,我记得最早我做新音乐的时候就邀请姜克美老师录制我的《走生命的路》那张唱片,然后她拉的庭院深深真的是如泣如诉,我的记得非常清楚。然后这次现场的演奏会带来她的京胡的夜深沉,这个很经典的作品,以及还要跟西雅图交响乐团大提琴首席来合作一首花儿随想,是二胡和大提琴的。这个节目真的是中西结合,可以一饱耳福。张高翔:这也是一个我觉得是非常好的创意。它取材于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一个经典的老歌,但是呢完全器乐化完全把一个中国最传统的乐器和西方的大提琴,两个乐器,中西文化的这种对话,在舞台上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一种创意。而且一个高频一个低频,就是好像是一男一女两个乐器表现出来的音色也是一阴一阳,一中一西。

小元:欢迎回到美国故事栏目,今天我们的嘉宾是著名的歌唱家龚琳娜老师,还有中国广播艺术团的副团长张高翔团长。简单介绍一下龚琳娜老师。龚琳娜老师一九七五年出生在贵州省贵阳市,一九九九年毕业于中国音乐学院民族声乐系。是中国新艺术音乐的创立人。最著名的歌曲就是刚刚所说的忐忑,是神曲。那么我介绍的可能太简单了,那么还是请龚琳娜老师自己来介绍一下哪几个时间点对您来说是最关键的。

龚琳娜:第一个时间点是我五岁的时候。就站在舞台上唱歌。好像我的生命就是跟舞台离不开。然后我十二岁第一次去法国演出。我记得当时我在法国的舞台上是八十年代。我在法国的舞台上唱我们家乡贵州的民歌,当我演完出以后全场的老外站起来很有节奏这样的鼓掌。所以对我一个小孩来说我突然就明白我说我要把中国的声音唱到世界。这样的话才会打破文化的、经济的所有的隔膜。只有音乐,歌声会把人们的心连在一起,所以我十二岁那一年就有了这个理想,长大要当一个中国歌唱家,要唱出中国的声音在世界上。接著我到十六岁的时候我就到了北京,就考上了中国音乐学院附中。我就开始在中国音乐学院附中学习声乐。学了七年。七年以后大学本科毕业我到了中央民族乐团工作,那个时候开始跟大型的民族管弦乐团合作。就那个经历也很重要,因为在那个时代,就是九十年代的时候大家都是用伴奏带唱歌,而我跟的是大型的民族乐团,现场live的演唱。所以这个就让我感觉到中国乐器中国音乐的那种魅力,到二零零零年,我就参加电视大奖赛。后来我在央视的电视大奖赛里面,青歌赛里我获得了民族唱法的第二名就是银奖。当时获奖了,然后一切好像都就是说舞台也都有了,单位也都有了,是一个大家都很羡慕的状况。可是我却迷茫了。因为我觉得难道我我的艺术之路就是这样吗。唱着别人都唱过的歌,没有创新、没有自己。虽然每个月拿着一份稳定的工资,但是我却觉得没有挑战。我甚至自己听电视上的声音我都分不出来,我的声音是哪一个。所以我就意识到其实要想做一个艺术家,要有独特的、无可取代的自己的声音和他的艺术魅力。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决定要走一条新的路。那么在零二年的时候,这也是我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一个节点,就是我遇到了作曲家老锣。他一直带着一个梦想,就是怎么样把中国的音乐送到世界上。让世界的听众听到中国音乐之美。因为他想为中国乐器作曲,他想寻找中国的艺术家音乐家开始合作。我们在北京不期而遇。然后我们就开始建立乐队,就是说室内乐的形式。西方的德国的音乐家和中国的音乐家开始一起合作,都由他来组建。我们就开始在欧洲演出。然后一场场的演出就是中国的音乐家来不了,或者德国音乐很忙的时候,就剩下我们俩人了。他要弹着他的琴,我要唱歌,一场音乐会就我们两个人完成。但是你知道吗刚开始的时候观众只来了几十个。因为他们不了解中国音乐。他们对中国音乐是有一定的偏见。所以我就意识到,中国音乐在世界上还没有自己的声音,还没有自己的艺术家的代表人物。而我们需要去开拓这条路,不是他们不喜欢中国音乐而是他们不了解,所以他们就没有进入来听我们的音乐。所以从那个时候,也就是二零零二年、零三年开始,我就走一条中国新艺术音乐的路,然后在这条路上后来有了大家听到的作品就是——《忐忑》,《静夜思》、《小河淌水》、《山中问答》等等。包括楚辞里的歌,包括最近和编钟合作的歌。一系列的唐诗宋词都给它谱上新的曲子。我们希望以高级的艺术的歌曲,就像舒伯特比如说他把席勒歌德的诗写成了艺术歌曲,全世界都在流传。可是我们中国的传统文化里唐诗宋词楚辞诗经,那么多的文学作品,如果我们把它唱出来,不也可以在世界流传嘛?所以这条路,就叫他新艺术音乐之路。唱出中国语言的音乐的魅力。

小元:太了不起了,那您是什么时候在国内一举成名的呢?

龚琳娜:实际上当然是因为《忐忑》。《忐忑》是因为有了网络,其实《忐忑》是我音乐会里的一首作品。实际上我零六年在欧洲已经唱了很多遍了。每一场演出呢这个作品是因为我们都是专场,九十分钟,所以这个作品是高潮的,就是一个技巧性的作品。大家会叫好的。这个作品真的是特别特别的难,我唱了练了不下上万遍。就是一个音一个音地练。然后这样的话唱成现在舞台上这样。我当然不会想到这首歌会火,因为它不是一个流行歌曲。那么火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其实是中国观众需要自己的音乐,创新的音乐,并且有一定艺术和技术的难度的。这个时候我感觉到大家的审美观在提升,他们需要更多的好作品。所以我就回到中国开始在中国大量地演出。小元:所以您的艺术可以说是上了更高的台阶。

龚琳娜:我觉得这次跟广播民族乐团的合作,在这么好的音乐厅,跟这么好的乐团一起,这个对整体的艺术发展包括对我自己真的是挺好的机会。

小元:您的成名改变您的人生了吗?

龚琳娜:就是更多地接近了我的梦想,因为我的梦想就是要在世界上唱出中国的歌,我希望能够成为在世界上被人尊敬的中国歌唱家。

小元:太棒了,为您喝彩。那张团长您也是一名艺术家,您能和我们介绍一下您的艺术经历吗。

张高翔:我带着我们广播民族乐团去智利演出。智利这个国家可能我们中国的民族音乐去的不是很多。我们当时是中国文化年。然后包括圣地亚哥一千它有一个艺术节,叫圣地亚哥一千艺术节,两个项目合在一起。我们的首演在圣地亚哥的市政厅,相当于他的国家大剧院演了两场。那么当地的所有的政府要员,各界的这个艺术家们都参加了,演出非常非常成功。后边的五六场演出我们深入了圣地亚哥的每一个 机场。我们到公园演出。我觉得因为艺术是属于人民,中国音乐艺术不仅仅是中国的财富,我觉得也是属于世界的。当时我们决定,我们一定要深入到基层。我印象特别深刻,最后一场演出在一个公园。户外大概有五六千个观众。我们演出非常受欢迎,非常热烈。最后呢我们加演了当地的一首他们最熟悉的一歌乐曲,当然那种共鸣大家就更热烈了。然后他们就一直在让我们加演,我们准备了四首,就一直下不来台。然后他们还一直还要让我们加演,我们实在没有曲目了。然后呢我就实在没有办法我就拿起话筒,我只能跟大家说,其实我讲中文,他们是讲西班牙文。但是我还没讲话,底下就一片欢呼声。然后安静了我说实在特别感谢他们的热情,但是我们实在是没有曲目可以加演,我们不能即兴发挥因为是个乐团。但是大家还是报以热烈的掌声。这时候我领着大家走下去,到快下台的那一霎那间。那时候发生的一幕让我到现在为止都非常激动。全场一个人领,然后六千人高喊“万岁中国”。我当时因为西班牙文我完全听不懂,我问翻译他们在喊什么,她说“万岁中国”。就在两个小时之前,大家可能很陌生的,语言也是不同的,可是在两个小时之间大家相互之间的心灵相通了,那么通过音乐我想他们理解了中国。对。下意识,不由自主地喊出了他们对中国的这种热爱。我真的非常激动。这种经历,因为我们中国广播民族乐团去过很多很多国家,包括美国卡内基林肯艺术中心,肯尼迪,所有的剧场我们都去演出过,每一次的这种经历我觉得让我特别激动。真让我体会到音乐是可以跨越一切民族语言文化背景。在一霎那间,大家心底就可以沟通,可以融在一起。所以这些年这种经历就是跨文化传播,当然国外的很多优秀的艺术家,优秀的团体现在也一直在中国也在演出我们也很喜欢。所以通过音乐艺术这样的一种方式能够增进各国人民之间这样的一种友情我觉得是一个非常好的事业。我为我们乐团从事的事业感到非常充实。感到非常骄傲。

小元:代表智利人民谢谢你们,也代表海外华人谢谢你们。传播中国文化你们有了不起的功劳。那张团长您再介绍一下中国广播艺术团,我们听说现在的团长是冯巩,那以前他是什么时候成立的呢?

张高翔:中国广播艺术团五几年成立,我们现任的团长,艺术总监是我们著名的相声表演艺术家冯巩老师,然后我们下属呢有五个图案。这次来的民族乐团,中国广播民族乐团,我们还有一个中国广播电影交响乐团。我们有一个广播说唱团。大家可能非常熟悉的像当年的侯宝林,马季呀,现在的冯巩老师啊,姜坤啊,这一批的相声的表演艺术家都是我们的广播说唱,我们还有个广播电声乐团,我们还有一个合唱团。当年最早的时候广播合唱团也是非常的有影响。我们还有电视栏目。现在我们在央视做的梨园挂帅闯关东戏曲这个频道都是我们艺术团的。我们要制作这样的电视栏目,所以广播艺术团是一个庞大的乐团。我们有各个分团,我们有我们的制作部,还有一个公司,是非常大的乐团。那么我们当然作为广电系统,我们是要为我们广播电影电视服务,也要为我们国家的文化艺术事业服务。我们每年在这个创作演出的这个量都是非常大的,其中有一个重要的任务每年我们要在国外做这种传统艺术的演出。这就是大概广播艺术团的一个情况。

小元:我们现在先领略一下龚琳娜老师的一首歌曲,那么也就是预热一下四月二日即将演出的歌是什么样的。

龚琳娜:其实我演出的时候不唱这首歌,但是今天呢我给台长提供了这首歌,是因为最近我正在做二十四节气歌,也是每一个节气会唱一首古诗词。那么前不久呢正好是春分,春天春分刚过,然后我们全家人,就我和我的两个儿子还有先生老锣一起,是老锣作曲的,大家都特别熟悉的孟浩然那首《春晓》,和全家人一起演唱的春天春分的歌曲。送给这里的所有朋友。

小元:太棒了,那我们来洗耳恭听。

(声乐与乐队《山鬼》、《小河淌水》、《忐忑》,演唱:龚琳娜)

小元:欢迎回到我们的美国故事栏目,今天我们的两位嘉宾一位是中国广播艺术团的副团长张高翔老师呢,还有一位是中国著名的歌唱家龚琳娜老师。龚琳娜老师非常的谦虚,所以她在成名以后很多的经历都没有提,那我补充讲一下主要是百度百科找来的。2009年,发行第五张个人专辑《弦歌清韵》;同年,获得欧洲“聆听世界音乐”最佳演唱大奖  。2010年,发行第六张个人专辑《夜雪》;2月,龚琳娜演唱的歌曲《忐忑》在中国内地受到关注。2011年8月,发行首张数字专辑《自由鸟》 ;11月,在华语金曲奖颁奖盛典上获得“年度艺人”奖  。2013年10月~12月,加盟江苏卫视《全能星战》节目 ;12月,获新周刊2013中国年度新锐榜年度艺人奖 。2014年8月,第一本随笔集《自由女人》出版 ;第一本自传《走自己的路》出版。2015年4月,由龚琳娜和黄耀明合作出演的音乐剧《乐璇上海》在台北上演;  6月,受邀出席2015年纽约双河音乐节音乐会并献唱新歌《云中君》、《河伯》; 7月,受邀参加意大利2015年米兰世界博览会南京周中国云锦国际服装秀上献唱开场曲。 2016年1月,担任选秀节目《一声所爱·大地飞歌》的音乐导师等等,精彩一直再续写。 那么龚老师名声在外,对于这些成就您是如何实现的,您现在可以说是年轻有为正值最好的年华。

龚琳娜:我觉得必定是就像我十二岁那年有了一个理想,就永不放弃。一直要为理想去奋斗。但是其实理想不是说一个目标就,我仅仅是成为一个著名的歌唱家就结束了,其实这个不是真正的理想。而是是文化是艺术。比如说现在我正当年,我的声音的技巧、我对音乐的感受是比较丰富的。我可以唱很多技巧很高的歌曲,但是有一天可能我会老去,到六七十岁我的嗓子松了,声带没有那么大的张力了,但是我就唱更有深度的有关生命的歌曲。我希望我活到九十九岁就唱到九十九岁,永远不要离开音乐事业。而且呢我现在每天都要练气练歌,就这个技巧啊它是一直都要练。同时必须要热爱生活,比如说我超级爱美食。我会尝世界不同的好吃。然后我特别热爱我的家庭。就是我的先生我的孩子,就是家庭给我很多很多的这种温暖。然后我特别爱舞台,我只要站在舞台上的一瞬间我就觉得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然后我特别高兴跟张团长啊跟广播乐团每一个音乐家一起。因为好多音乐家告诉我说你在那唱的时候,我们在那儿拉的时候,我们都一身鸡皮疙瘩不断不断地起,说你唱太好了也感染了我们。其实最重要的是这种音乐的力量传递,然后把所有的人心都连在一起。那一瞬间,我觉得是一种好像灵魂出窍一样。

小元: 您作为可以说是原创型的歌唱家,所以在艺术的探索上面一直没有停止过。

龚琳娜:当然,而且是永远不会停止的。这个也有,你知道刚开始我跟我先生,我先是德国人,我们就去欧洲演出。然后就发现欧洲的歌手。很棒,有很多不同风格的西班牙,芬兰,弗拉明戈,葡萄牙的,我怎么不是一个少数民族呢,怎么不是一个农民呢,怎么我自己奶奶没有教过我唱民歌呢。所以那时候开始没有自信。后来我先生就告诉我说,谁说你们的文化没有了,谁说民歌就是少数民族了。中国音乐不是少数民族音乐。你看你们汉族,你看戏曲,西北的秦腔怎么吼的。四川的清音怎么唱的,那京剧昆曲就不用说了。这些你为什么不学呢?有一天老锣说这些戏曲,我说我又不是唱戏的,他说你不需要唱戏啊,你就把戏里的声音技巧拿出来用啊。因为我从小喜欢戏。所以越剧,黄梅戏我什么都会唱。然后他就说你为什么一唱歌就一种声儿了。我说那唱歌就唱歌,唱戏就唱戏,是两回事儿啊。他说不是的,你要用唱戏的声音来唱歌,然后他说你从现在开始,我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你就在这个房间里用一句一样的旋律给我唱出二十种声音。当时我绝对不相信。他把门一关他走了,他说一个小时以后他回来检查。我就对着墙壁大哭,觉得不可能啊。然后哭完以后我说试试。然后就一句旋律啊。比如说我现在用花旦来唱唱。(唱)然后用花脸。(唱)然后再用越剧。(唱)就一样的旋律,但是我们可以用不同的声音来呈现。当我把这个唱完以后,突然那层窗户纸就打破了。然后我就发现我可以从现在开始去研究中国传统的各种各样的声音。你就别说南方的茉莉花,北方的茉莉花,西部的各个地方全部不一样。然后我站在那儿的时候一下自信了,我说我能够站在国际舞台上当一名中国的歌者,特别自豪,因为我们的文化太富有了,我一辈子都唱不完学不完。

小元:我能不能问一个有点八卦的问题就是您和您的先生当时是他先帮您实现梦想然后你们相爱了,还是你们先相爱,然后再一步步实现梦想?

龚琳娜:音乐和爱是一起的。其实我们两个相遇的时候,他不知道我。其实那时候我已经在那个环境有了知名度。但是他不知道,他不了解。我也不了解他是做什么音乐的。那天就是就像今天我们在这录音棚一样,那天也是一个这样的一个安静的环境,然后他弹着他的巴伐利亚琴,德国的一种民族乐器,然后他就说你唱,就我们俩。我说唱什么呢,他说随便吧。当时我就觉得这个老外一点也不了解我所以我就放松了。然后我就随性唱,然后我唱,他的琴声一出来,我就开始编词,即兴。然后三个多小时我俩没停,一直在做音乐。而且那是我人生当中,你看我从五岁唱歌一直在台上为别人表演,那天没有任何观众,我不需要表演了,我所有的面具都摘下了,我就专注于音乐和情感表达。一会儿我唱哭了,一会儿我就大笑。所以在那个过程中三个多小时,我们俩的音乐完全能够在一起,感觉任督二卖都被打通了。当时我只觉得跟这个人在一起做音乐的时候我什么都可以流淌。后来他就开始给我写很多歌。他给我写了那么多歌,我唱那么多歌,包括他写的古诗词的歌曲,像中国诗词对他多难呢,他写杜甫鞋李白,唱完以后才真正的懂什么是杜甫什么是李白。当然就慢慢地爱上他,然后他也爱上了我的声音。我觉得是因为我们有共同的理想。和对中国音乐这一份爱,让我们有了姻缘。

小元:那么张团长,四月二号这个演出除了龚老师非常吸引眼球的这个曲目之外还有什么精彩的节目里呢?您给我们介绍一下。我知道你们现在这个团有七十多个人到舞台上演出是吧。

张高翔:对,中国广播民族乐团是一个庞大的乐团,我们在编的编制有一百来人,这一次呢其实我们请来了六十多七十人,整个代表团是七十多人,其中的一个部分,我们的曲目呢有家喻户晓的,比如说像金蛇狂舞,我们中国经典的代表曲目春江花月夜,我们的非常著名的琵琶演奏家和我们的舞蹈家朱海来共同演绎。我们呢还有赛马。

小元:所以这个乐团基本上是很多乐器都有是吧。小提琴大提琴钢琴二胡什么的。

张高翔:那我就要批评一下台长了,你作为一个中国人对中国民族管弦乐队概念不了解。

小元:小提琴和大提琴不是中国民族的管弦乐,这个我知道。

张高翔:中国管弦乐团是没有小提琴的。

小元:抱歉,但二胡,琵琶,古筝肯定是的。那么除了这些乐器还有哪些?

张高翔:对。我们还有弦乐声部,高胡中胡和低胡,当然我们也借用大提琴和贝斯,这个是西方的乐器。那么我们有弹拨乐器,有扬琴柳琴,琵琶,中阮,大阮就是我们的弹拨乐器,我们的管乐器呢笛子,笙,高音唢呐,中音唢呐,低音唢呐。我们还有丰富的打击乐,各种鼓,当然打击乐里我们吸取了西洋交响乐的很多乐器比如定音鼓。这些都是西方交响乐团的乐器,我们也把它用到我们的民族管弦乐,但主要的是我们中国传统的打击乐。其中也有刚刚龚老师和老锣老师非常热爱我们的编钟,也是我们古老乐器。这是民族管弦乐队构成。

小元:我相信至少是来西雅图演出的国内的包括香港地区规模最大的级别最高的一个中国乐团。以前我见过五十五十多个人的,香港儿童乐团也来过。然后还有其他的广东民族乐团,但你们毕竟是国家级的,然后这个乐器的那个种类特别全,艺术家也特别多。

张高翔:但中国每个乐团都很优秀。不同的这种特性,像广播呢是历史比较悠久,因为中国民族管弦乐队的创立刚刚龚老师介绍就是由我们来创立的。我们老一辈的艺术家付出了艰辛的努力创立了现在的民族管弦乐团。

小元:除了龚老师之外还有还有别人演唱吗?独唱或者合唱?

张高翔:我们有薛皓垠,一个非常优秀的青年歌唱家,他是美声唱法,是我们全国cctv大赛得了金奖,也做这个歌剧演出,目前是非常优秀的。他这次会带来《今夜无人入睡》还有《为你歌唱》这样的经典曲目。

小元:啊真是太棒了。那么节目时间马上就到尾声了,今天可以说是意犹未尽啊。那龚老师您有什么要跟我们西雅图的听众朋友讲?

龚琳娜:真的是第一次来到西雅图,又在那么好的音乐厅演出,我非常好奇都是什么样的观众会来到现场。然后我也希望海外的华人华侨朋友们听到我们的演出,会了解中国音乐质量最好的。那么他们也真的会通过我们的音乐,会对家乡对祖国有更深的思念。

小元:那么张高翔团长是不是也代表中国广播民族乐团给我们听众朋友说几句话。张高翔:我想中国民族音乐是我们中国人表达我们自己思想感情的音乐,最能够反映我们的情感我们的思想的。所以我觉得我们要多热爱我们的民族音乐。同时呢中国音乐它不属于我们中国人民,我觉得它属于全世界。我觉得全世界我们共同来关注,我们更多地来做一些文化交流这样的一些事情。让我们的民族音乐,让世界上所有非常优秀的音乐,都可以共同一起的成为我们的一个精神财富。

龚琳娜:对而且最后我还真还想说一下特别感谢这边的华人华侨朋友。出力的出力,出钱的出钱,然后大家都在努力地为了把这场演出做好。我觉得真的就是也融汇了很多个人的力量。不光是说一个团。如果艺术没有大家的支持,因为它不是商业品,是精神产品,它是这种高级的文化,是需要很多人共同努力的。

张高翔:说得好,我们要谢谢大家谢谢华人华侨,谢谢小元台长,谢谢我们为这次演出活动付出辛勤的劳动的工作人员。我们的音乐会能够圆满地呈现。

小元:那么我代表我们西雅图中文电台的所有听众朋友,代表我们海外的华人,也代表智利的听众感谢中国广播艺术团,还有包括龚琳娜老师在内的多位艺术家光临西雅图,也感谢你们为中国文化走向世界所做的贡献。谢谢。

【西雅图中文电台独家报道,编辑:豆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