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玩坏了西雅图?

作为西雅图的一家中文媒体,我们在过去的七年里一直在报道西雅图的发展和动态:从华盛顿州成为全美国领先的大麻合法化、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的州,到西雅图市政府不遗余力地整治无家可归者问题等等。但是西雅图的政策可能太过宽厚仁慈,也有可能因为不得其法而事倍功半,发展到聚集到西雅图的无家可归者越来越多,增长速度远高于全国平均值,而且其中绝大多数是吸毒者、或者有精神疾病的、或者有犯罪前科的等等。继在Sodo地区大片空地上集中管理的流浪者帐篷里频发枪击案之后,菩萨心肠的市政府曾经先后将市议会大楼、亚马逊大楼、华盛顿大学停车场等腾给无家可归者暂住,同时这些年每一年花在无家可归者身上的钱越来越多,从三四年前的数千万美元,到现在的几十亿美元,并有不断攀升的趋势。西雅图市政府对流浪汉的政策可能是全美国最宽厚的,平均每人每年身上花六七万美元,超过美国人均收入。甚至对这个人群的犯罪也是特别处理,除了杀人放火等重罪之外的轻罪基本不予追究,所以有人被抓七八十次,结果还是放回到大街;还有在外州犯重罪坐了几十年牢,跑到西雅图来享福利的,然后入室强奸并殴打老太太之后才被发现。在华盛顿大学这样世界排名前十名的著名高校,其著名的大学大道上隔三隔五就有抽着大麻、衣衫褴褛、席地乞讨的无家可归者。试想,是什么样的政治理念,能够以世界名校众多学子的安全为代价,来照顾这些瘾君子呢?西雅图这样一个举世闻名的国际化大都市,也成了无家可归者的乐土。难怪西雅图的本地电视台要拍出这样一部热播的纪录片《西雅图正在走向死亡》。其实就像大公司亚马逊打算用脚投票那样,西雅图的居民也不得不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是不是希望自己的子女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