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面临比新庚子赔款和八十国联军更大的危机

当中国疫情趋于平稳,世界的形势却严峻起来,目前已有150多万人感染新冠肺炎,10余万人撒手人寰。但相当多的中国人却开始幸灾乐祸,鄙视回国避疫的海外华人,嘲笑西方人不会抄中国的作业。中国再次做起了世界领袖梦,召集西方国家医学专家,传授中国抗疫秘诀,四处撒口罩和呼吸机,并且把外交部改造为战狼部,竟然将新冠肺炎的来源栽赃给美国军人。

人在做,天在看。中国一直没有看懂病毒,也没有看懂世界,更没有看懂自己。因为他们没有意识一个问题,那就是一场比新冠疫情更大的危机正在逼近。它是什么呢?有报道说,中国广东、浙江等地加工企业因订单被取消或接不到海外客户的生产订单,本月起再度停业二至五个月。广东省中山佳雅制衣有限公司在通知中说,订单全部暂停,公司从4月1日开始全部停工,估计停工至7月31日。浙江宁波一家针织面料有限公司宣布自3月31日开始停工五个月,并在通知书上鼓励员工“另找工作”。在社交媒体平台,一段网络视频显示,有深圳工人砸工厂车间的机器泄愤。还有新闻说,目前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印度以及中国的友邦伊朗和非洲国家都准备疫情过后对中国索赔。他们认为中国隐瞒疫情,放纵新冠病毒扩散到世界,给他们的国家带来了巨大的灾难,中国应该巨额赔偿。历史学者章立凡说,“现在很多人在这么说,120年前是庚子年,来了八国联军,现在有可能是八十国联军,或者更多,因为武汉肺炎给全球的政治和经济造成了灾难,对中国的问责,从国际角度来说可能难以避免,不仅西方国家,一些原来和中国关系相对较好的国家,现在也逐渐变脸”。据新华社报道,4月8日,“人民领袖”主持召开政治局常务委员会,指出面对严峻复杂的国际疫情和世界经济形势,我们要坚持底线思维,做好较长时间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思想准备和工作准备。

(1901的庚子赔款)

    但中国的失业潮和国际赔偿并不是我所指的大危机,我所指的危机是西方发达国家正在与中国脱钩。这个大危机对中国的影响不亚于一场大战,它将吞没改革开放四十年的成果。有朋友可能说,中西脱钩的观点并不是新闻,中美贸易战以来就一直有这种传闻。但问题在于现在传闻正在变成现实。美国曾于1882年通过排华法案,禁止中国人移民美国;后来美国将从清政府收到的庚子赔款用以创办清华大学,1942年宋美龄访美后废除排华法案,1949年和中国大陆断交,1979年邓小平访美,中美建交至今四十年,也是中国改革开放、走出闭关锁国的四十年。

3月24日,川普总统在白宫发布会上说:“我们永远不应该依靠外国来维持自己的生存。我认为我们学到了很多东西。这场危机凸显了拥有牢固边界和建立边界的重要性,强劲的制造业。”“三年来,我们着手进行了一项宏伟的国家计划,以确保我们的移民系统安全,并把制造业带回美国。我们带回了许多工作机会,数量很可观。”“我们未来的目标必须是美国自己要为美国患者提供足够的美国药品,为美国医院提供美国用品以及为我们的伟大美国英雄提供美国设备。”3月11日,《纽约时报》报道,美国90%以上的抗生素,维生素C,布洛芬和氢化可的松;约70%的乙酰氨基酚,以及40%至45%的肝素来自中国公司。3月19日,参议员汤姆‧科顿和迈克‧加拉格尔提出《保护我们药品供应链免受中国侵害法》,希望以此终止美国对中国制药业的依赖。更严重的是,4月9日,美国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对福克斯商业新闻频道表示,“说到让企业回流的政策,我们可以有很多种方法。例如,可以将回流支出100%直接费用化。厂房、设备、知识产权结构、装修等。换句话说,如果我们将所有相关支出100%直接费用化,实际上等于我们为美国企业从中国搬回美国的成本买单。”同一天,美国政府要求收回中国电信在美经营权。尽管库德洛在采访中的话只代表了他自己的想法,并非白宫的正式决定。但我们不能忽略一个事实,那就是跟中国脱钩已经成为美国朝野的共识,成了美国的主流舆论。4月8日,美国哈里斯民意调查公布最新民调结果显示,在贸易方面,69%的受访者赞成川普总统对华的强硬贸易立场。此外,71%受访者认为,在疫情危机过后,美国制造商应撤出中国。

更为严重的是,似乎整个西方都在闻风而动。这将意味着支撑中国经济强势崛起的经济全球化将会戛然而止,全球经济将面临重新洗牌。4月7日,日本首相安倍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并推出108.2万亿日元(合992亿美元)的经济刺激方案,其中22亿美元用于协助在华企业将生产线撤回日本,2亿美元用于协助企业将生产线转移到其它国家。中国是日本最大的贸易伙伴。日本《朝日新闻》报道,日系汽车二月份在中国的生产大幅下滑,日产汽车、丰田汽车、本田汽车在华产量分别减少87.9%、77.4%和92%。此外,由于来自中国的零部件供应停止,日本国内的汽车生产线也减产了29.3%。彭博社援引日本经济学家关辰一的话说,一些在中国生产出口商品的日商原本已考虑迁出中国,现在日本政府出台补助预算后,必然增加其动力。

德国也加入了撤出中国的脱钩行列。4月8日,德国联邦内阁决定修改《对外贸易和支付法》,旨在阻止遭受目前局势打击的德国企业等被外资趁机收购。德国的中国问题专家史明说,在当今危机中痛定思痛的德国,修正法案的目标无疑是指向中国。史明认为德国是欧盟的火车头,中国投资也势必遭整个欧盟的抵制。此外,有分析人士认为,英国将紧跟美国,跟中国脱钩。因为英国疫情失控,首相约翰逊感染新冠病毒住院,加上中国出口英国试剂盒质量不合格,英国民意出现反转。

不仅如此,在疫情冲击下,西方世界可能关闭通讯大门,将中国彻底排除在5G之外!美国、欧洲、日本是中国制造对外的最大市场。如果这三家大门关闭,中国制造业将遭受灭顶之灾。如果中国三驾马车中的外贸这架马车不复存在,中国无法通过扩大内需填补这个大窟窿。2019年,中国进出口总额31.54万亿元人民币。其中:中美进出口为3.73万亿元,同比下降14.6%。美国降为第三大贸易伙伴,这是脱钩的征兆之一;中欧进出口4.86万亿元,欧盟成为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中日进出口2.17万亿元,为美国之后的第四大贸易伙伴。美国、欧盟和日本三大经济体占中国贸易总额的超过34%,可谓举足轻重,牵一发动全身。

纵观中国经济崛起,有两个里程碑我们不能忘记,一个是1979年中美建交,一个是2001年美国帮助中国加入WTO世界贸易组织。邓小平曾经说过一句很明白的话,中国的改革开放就是对美国开放。打开美国的大门实际上就打开了西方国家的大门。回顾中美关系的历程,1949到1979为中美隔离期,1979到2001年为友好期,2001年到2018年为高潮期,2019年到现在为动荡期。我们可以说中美关系事关中国的国运兴衰。就以中国加入WTO前后的经济数据说话,从1949年到2001年这五十年中国的贸易顺差累计是1352亿美元。2001年到2019年这入WTO十九年间,中国的累计贸易顺差是4.65万亿美元,其中2019年中国对美贸易顺差2959亿美元,全球贸易顺差4217亿美金。也就是说,中国2019年一年从对美国贸易挣来的外汇是1949年到2001年五十年中国累计赚到外汇的两倍多。中国有了每年对美贸易盈余的3000亿美金,中国才有稳定的汇率,也才有了中国人一掷千金的土豪气。

中美贸易战前后,就有不少外资企业酝酿搬离中国,那都是个别企业的商业行为,政府不干涉也不支持。但近日却是美日政府对民间企业的规劝,甚至拨巨款补贴搬迁造成私企的损失,这是国家行为。而且,政府的指令来得很急,规模很大,因此此番之撤离,不会是有秩序的慢条斯理的撤离,会是大规模的逃难式的撤离。

现在,我们总结一下。中共十九大后,美国迅速调整了国家安全战略,将中国作为首要竞争对手。川普总统随之发起中美贸易战,西方企业开始从中国撤离。中国将百余万新疆维吾尔族人拘禁在集中营,强硬打压台湾和香港反送中运动,并在南海穷兵黩武,使西方世界恐惧,开始放弃四十年来的韬光养晦政策。年初新冠疫情爆发,中国的隐瞒疫情使得疫情蔓延到全世界,并将病毒源头栽赃美国军人的恶劣行径激怒了西方,与中国脱钩正在成为世界共识。当西方企业撤离中国,失业潮会汹涌而至,中国经济将难以为继,中国人将会为生存权、自由权而发出自己的声音。执政七十年的中国共产党也将迎来它的宿命时刻。

【本文原作者:张杰,本文不代表本台观点】

(美国参议员马克.卢比奥)

新冠病毒导致巨大损失 美国会推法案要中国赔偿

美国国会正式启动新冠病毒调查机制,白宫宣布暂停向世界卫生组织提供资之后,参众两院这个星期再度加码,分别先后推出法案,允许美国民众对中国政府提出诉讼,针对他们在新冠疫情中的损失进行求偿。与此同时,多位国会议员致函白宫,呼吁美国与国际盟友合作,针对新冠病毒的起源展开联合调查。

美国国会共和党联邦众议员史密斯(Rep. Chris Smith, R-NJ)与同党籍众议员莱特(Rep. Ron Wright, R-TX)星期五(4月17日)推出法案,允许美国公民和地方政府起诉中国政府,要求中国政府为美国人民所经历的伤害承担责任。

“我的法案将会剥夺中国和任何其他故意误导世界卫生组织的国家的主权豁免权,并允许美国人在法庭上起诉中国政府,因为中国向世界歪曲了这种新型冠状病毒的严重性和性质,导致他们遭受了损害,”史密斯议员在声明中说。

“许多美国人(因为疫情)过早死亡,一些人将遭受永久性伤害,还有一些人将因为中国政府的谎言而让他们的企业蒙受损失。我的法案让美国人有机会追讨他们因为中国失去的一些东西。”

史密斯议员是美国国会暨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资深成员,长期为中国人权发声,也时常在中国议题上持强硬立场。史密斯还在声明中呼吁国会成员能尽快通过这项法案。

参院推出法案 允许美国人起诉中国政府

本星期早些时候,美国共和党联邦参议员霍利(Sen. Josh Hawley, R-MO)也在参议院推出类似法案。霍利的法案将剥夺中国的主权免责权,允许美国人民为追究中共鲁莽行为提出私人诉权,例如压制举报人和隐瞒有关新冠病毒的关键信息。

霍利参议员所提出的“为新冠病毒受害者追求正义法”(Justice for Victims of COVID-19 Act),还计划在美国国务院成立“为新冠病毒受害者追求正义工作小组”,负责率领国际调查,追究北京对新冠病毒疫情爆发的处理和向中国政府追讨赔偿。

“有大量的证据表明,中国共产党的谎言、欺骗和无能导致了新冠病毒从本土的局部疾病暴发,演变为全球大流行,”来自密苏里州的联邦参议员霍利在声明中说,“我们需要展开国际调查,以全面了解中国共产党对世界造成的损害的程度,然后我们需要授权美国人和世界各地的受害者针对他们的损失追讨赔偿。”

霍利参议员为美国国会首位呼吁调查中共隐瞒新冠疫情的国会议员,他最近加入另一位共和党同仁、来自阿肯色州的联邦参议员科顿(Sen. Tom Cotton, R-AR)的行列,联署推出“李文亮全球公共健康问责法”(The Li Wenliang Global Public Health Accountability Act)。该法案将制裁那些压制,或扭曲有关国际公共健康危机信息的外国政府官员。

霍利星期三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称,“我们知道,真相是这并非一件中国一无所知的偶然事件。所以,让我们来找出真相,让他们为此承担责任。”

“我的法案将会允许这个国家每一位受到新冠病毒影响的公民向北京提出诉讼,对中国共产党提出诉讼,”霍利说。

美国目前已有两起针对中国的大型集体诉讼,由总部位于佛罗里达州的伯曼法律集团(Berman Law Group)提起。第一起诉讼是3月份由代表新冠病毒肺炎受害者提起,另一起案件则由医疗保健专业人士在4月份提起,后者起诉中国囤积个人防护设备。此案的律师辩称,中国的行为符合豁免权的法律例外资格,但霍利的立法将剥夺中国政府的主权免责权,因此支持者相信,这将增加数千名美国受害者获得正义的机会。

霍利说,他知道北京政府最近还制作了一段视频,指责他是骗子,还要他辞职下台。“所以我想,我应该是走在正确的方向上,那我们就继续前进吧,”霍利在访谈中说。

霍利也是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成员。他4月16日还在推特上表示,“我要求美国陆军部长就美国陆军将病毒带到武汉的诡异中国宣传进行说明。美国陆军部长的回应是,‘针对不合理的指控没有符合逻辑的回应。’完全没错!但现在美国应该要采取的逻辑步骤:让北京赔偿(我们的)损害。”

参院再加码推出 对中国压制信息进行制裁

这个星期提出法案要制裁北京政府官员的还有来自德克萨斯州的共和党联邦参议员克鲁兹(Sen. Ted Cruz, R-TX)。星期二,克鲁兹宣布,推出“终结中国审查和掩盖医学信息法”(Ending Chinese Medical Censorship and Cover Ups Act of 2020),内容将制裁参与镇压医学专家、记者和政治异议人士的中国官员,并指控中国对其公民的审查助长了冠状病毒的全球流行。

“当新冠病毒在武汉爆发时,中国共产党蓄意将那些试图敲响警钟并向世界提供医疗信息的人噤声,”克鲁兹在声明中说。

“如果中国采取负责任的行动,新冠病毒的爆发就不会演变成全球大流行,数十万人的生命、数百万的工作和数万亿的美元就能被保住。”

“当他们进行言论审查时,我们一直将它视为是侵犯人权的做法,”克鲁兹星期三在接受美国电视采访时说,“我们现在看到这不仅是对人权的威胁,也是对国家安全和全球健康的威胁,当谈到这场由武汉爆发的疫情时,中国共产党政府对掩盖疫情的噤声行为有直接责任,必须被直接问责。”

德克萨斯州大学圣安东尼奥分校政治学教授塞耶博士(Dr. Bradley Thayer)对美国之音表示,现在的情况明确显示,中国崛起的势力和影响力给国际社会带来许多有害的后果,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和该组织领导层就是最写实的例证。

“我们需要认识到,这些国际机构不应该被政治化,中国企图渗透这些机构是一个非常令人担忧的原因,也应该是国际社会应该要警惕的,”塞耶博士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

“从根本来说,你不能相信中国共产党。他们会撒谎,他们会掩饰,他们会保证。仅仅是为了压制疫情真相,他们居然采取如此恶劣的行动,导致疫情成为一种大流行病。在人道主义成本和经济成本方面,世界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也认识到中国共产党不是一个合法的政府形式。”

参院呼吁全球合作 调查新冠病毒起源

与此同时,佛罗里达州共和党联邦参议员鲁比奥(Sen. Marco Rubio, R-FL)星期四率领其他多位共和党成员致函白宫,敦促特朗普总统与美国盟友,如日本、韩国和欧洲等国家合作,对新冠病毒的来源以及世卫组织在这场大流行病危机的决策进行公开透明的调查。

参议员们的联名信还敦促总统任命一名高级别特使,领导应对新冠病毒疫情和相关调查的国际协调工作。

“新冠病毒不是第一种,也不会是最后一种从动物传染到人类的疾病。当世界卫生组织的全球预警功能失效时,我们需要知道原因,”议员在信中说。

“调查工作应该将会让人们详细了解世卫组织在疫情爆发初期的决策情况。这包括它是否受到来自北京的压力,要求淡化显而易见的病毒传播,以及它对台湾的做法。台湾是美国的一个强大的民主伙伴,尽管共产党不断阻挠和干扰,但台湾对新冠病毒的管控显然值得被全球认可。”

除了鲁比奥之外,签署联名信的包括布莱克伯恩(Sen. Martha Blackburn, R-TN)、蒂利斯(Sen. Thom Tillis, R-NC)科宁(Sen. John Cornyn, R-TX)、威克(Sen. Roger Wicker, R-MS)、克鲁兹、苏利文(Sen. Dan Sullivan, R- AK)以及麦克.李(Sen. Mike Lee, R-UT)等七位共和党参议员。

【本文来自VOAChinese,原作者:李逸华,本文不代表本台观点】

One comment on “中国面临比新庚子赔款和八十国联军更大的危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