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于华:任你说破了大天

徐州丰县铁链八孩母亲事件在虎年前曝光。事件过程和恶劣程度有目共睹,无需赘述。自事件发端至今,人们的道德底线屡遭沉重打击,引起互联网上一波又一波舆论滔滔,公众义愤填膺。而与此形成鲜明反差的是一开始当地各级有关部门、大小正式媒体、相关妇女组织的寂静无声,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其后在民愤压力下如挤牙膏般一节一节出来四个通报,而每个通报都被视为应付搪塞,漏洞百出,线索混乱,难以服众。

我们将四个通报罗列于此,是为了通过文本的比较分析,透视其不被公众相信且引起愤怒的原因。

li_ying2

须知,公愤是民意的表达,在此事件中是推动事件得到解决的重要动力,因而我不同意一些人所指责的民愤的非理性、对有关部门通报的完全不信任。若无此压力,调查过程和有意义的解决方式不会展开。若没有民间各种角度提出的质疑、思考和千辛万苦搜寻和提供的各类证据,也不会有现在的效果:“2月17日中午,江苏省委省政府决定成立调查组,对“丰县生育八孩女子”事件进行全面调查,彻底查明事实真相,对有关违法犯罪行为依法严惩,对有关责任人员严肃追责,结果及时向社会公布。”

此处我无能力评价各种见解和推测是否成立,仅从社会学视角对事件所呈现出的信任危机做一简要概括:

第一个通报(1月28日):杨某侠与董某民1998年登记结婚,不存在拐卖行为;杨某侠患有精神疾病。

第二个通报(1月30日):杨某侠于1998年在欢口镇与山东交界处流浪乞讨时被董某民父亲收留,后与董某民生活在一起;DNA比对和调查中未发现拐卖行为。办理结婚登记时镇民政办工作人员未对其身份信息进行严格核实。

第三个通报(2月7日):杨某侠身份已经公安部门调查认定,原名小花梅,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人,同村桑某某受其母亲所托带其到江苏治病并找个好人家嫁了,后小花梅走失;经南京医科大学司法鉴定所DNA鉴定,八个孩子与董、杨均符合生物学亲子关系。

第四个通报(2月10日):经DNA检验对比,结合调查走访,认定杨某侠即是小花梅;经公安机关侦查,董某民及桑、时涉嫌拐卖妇女罪,已对三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四次“权威发布”,戏码不断变幻,从起初的“婚姻合法”,“不存在拐卖“;到交界处能捡来流浪女并收留做老婆;从远赴某县治疗精神病再顺便“找个好人家嫁了”;又到“非法拘禁、涉嫌拐卖”,对其“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这个合法–行善–帮助–违法的内在逻辑是什么?如此“权威发布”让人如何相信?关键证据是什么?法律正义在哪里?道德谴责又在何方?如此“权威发布”在聚细为流、汇弱为强的民间质疑面前不堪一击。此事影响之恶劣显而易见:一条铁链锁住的母亲,把扶贫的光辉业绩、把巨额的对外援助、把冬奥的美轮美奂全都打得稀碎。而人们无法理解的是,并没有法律正义、舆论谴责的雷霆之势,反而是雷厉风行的删贴、禁言、封号、堵路、抓人齐头并进。这让公众不得不追究有关部门到底是无所作为还是积极作为,究竟是过于懒政还是过度行政。

人们同样无法理解的还有,一个“局部”的、“个别”的事件,明明存在着明显的重大犯罪嫌疑,却为何层层触动不了,级级态度暧昧?视而不见甚至庇护、开脱这样一个最基(底)层的家庭/ 村庄的不堪行为到底是几个意思?还有一个无法理解是,据《中国走失人口白皮书》发布的消息:2020年全国走失人次达100万,“走失”一百万!这意味着什么?“走失”,又是什么概念?现代高科技突飞猛进地发展——监控、记录、搜寻、DNA验证等等技术手段都到哪里去了?为什么在寻找、解救被拐卖妇女儿童时没好好利用?它们会自动选择性应用吗?

上述三个无法理解和公众质疑涉及一个重大社会问题,既信任危机,这是一个几乎每遇重大事件都会出现的现象。人们常把这种舆情危机和信任危机称之为“塔西佗陷阱”(Tacitus Trap)。塔西佗陷阱是一个政治学概念,得名于古罗马历史学家塔西佗,意指倘若公权力失去其公信力,无论如何发言或是处事,社会均将给予其负面评价。此后人们将其引申成为一种社会现象:指当公权力部门或某一机构/组织失去公信力时,无论其说真话还是假话,做好事还是坏事,都会被认为是说假话、做坏事。(https://baike.baidu.com/item/%E5%A1%94%E8%A5%BF%E4%BD%97%E9%99%B7%E9%98%B1/2604169)。对这一借用概念,《人民日报》曾整版撰文指出“塔西佗陷阱不能盲目使用”,原因在于:“在中国,执政的中国共产党与广大人民群众有着天生的血脉联系。中国共产党一经成立,就努力践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中国共产党具有严明的组织纪律,始终注重保持同人民群众水乳交融的关系,这是西方政党与政府无法做到的。因此,在中国讨论政府公信力问题,需要立足中国实际,不能盲目运用网络术语或照搬西方政治学理论,而应当着力构建与运用中国话语。用西方的话语来解释中国问题往往行不通。如果试图用西方政治学理论来为中国政府公信力问题寻找对策,就更会南辕北辙”。

此处我们暂不讨论“塔西佗陷阱”是否可用于不同的政党与民众关系,只从现实案例出发,探讨信任结构是如何瓦解的。无论我们称之为何,这种信任危机是客观存在的,你也可以叫它“丰县陷阱”或“徐州陷阱”,总之民众就是不相信“权威发布”了:编,使劲编,任你说破了大天,我也不相信!

社会学对社会信任的关注由来已久。众所周知,传统信任与现代信任的区别体现为人际信任和系统信任。前者是对有特殊关系(如血缘、亲属、熟人、朋友等)之人的信任;后者则是指陌生人之间能够建立起的信任,通常来自于对权威的信任,即对有合法性的公权力的信任;对专业体系的信任,即对有专业知识和规范的专家系统的信任;对规则的信任,即对制度、法律、法规的信任。系统信任中,对法律、制度的信任尤为重要。不难理解,现代社会的信任主要来自于系统信任。福山曾指出:“依韦伯之见,现代经济世界的形成与契约的兴起同样有密切的关系。产权法、契约和稳定的商业法体系等制度的发展,是西方崛起的关键所在。如果说规则和契约对现代商业来说普遍重要,那么同样显而易见的是,在现代工厂,规则和契约离不开对信任的需要。”(福山:2001,201-203)

目前我们陷入的是普遍存在的信任危机,而且是人际信任和系统信任的双重危机。前者表现为“杀熟”和“凌弱”;后者体现为如丰县案这类重大事件发生时公众对公权力、权威、专家、官媒、司法等系统的质疑。

回到丰县一案,信任危机的形成机制颇具代表性。

首先,一旦说出第一个谎言,就需要十个、百个谎言来圆;只要欺骗开始,谎言就如同水流顺势而下,无法回头。

其次,谎言说惯了,殊难改正。比如一个说谎成性的人,年年说谎,月月说谎,天天说谎,偶尔有一天他说了一句真话,谁能相信?谁敢相信?能否跳出“丰县陷阱”,能否使信任危机有所改变,要看公权力如何作为,也要看社会力量即公众能否作为。信任的建立需要公众的主体性判断和自主选择,无论个人,还是机构或组织,要得到人民的信任必须有更为公开、公正、透明和高效的作为,这正是重建社会信任结构和良性社会生态的基石。从诚实面对每一个事件做起,从深入细致地调查分析开始,一步一步稳健前行。如此才能制止社会生态的恶化趋势,逐渐形成上中、下、层都享有基本的生存权利,都能过上有尊严的生活的环境。

信任危机的缓解、公信力的重建殊为不易。事件发生至今,江苏省委省政府决定成立调查组,对“丰县生育八孩女子”事件进行全面调查,并承诺彻底查明事实真相。这固然是多日来难得的好消息,人们在寄以希望的同时长舒了一口气。但我们心中的石头依然不能放下,因为常识告诉我们,顽症痼疾的治疗、社会信任的重建,不可能靠一次两次处理好矛盾冲突事件一蹴而就,也不可能仅凭高层出手就一锤定音,最终解决。社会向好、人心向善仍需全社会共同参与,不懈努力。

2022年2月18日 于清华园

【本文来自《议报》,作者:清华大学教授郭于华,本文不代表本台观点】

li_ying1

网友质疑江苏省铁链女调查组:解决问题,还是解决提出问题之人?

令全球几十亿人震撼和关注的江苏徐州丰县“铁链锁脖八孩女”丑闻事件,在江苏省成立调查组后,近日出现向全面启动维稳模式大举删文及警告方向发展的迹象。

尽管“丰县铁链八孩女”惨况的视频自1月28日在海内外自媒体及网上疯传并不断发酵,势头甚至盖过2月4日开始的北京冬奥会,但是,中国的官媒却集体失语,闭口不谈,直到2月17日才报道了江苏省委和省政府成立调查组,对“丰县生育八孩女子”事件进行全面调查的决定。

随后,网上流传的照片显示,丰县“铁链锁脖八孩女”事发地董集村一带已被当局架设的铁皮墙团团围住。

同时,近期在网上一直关注并发布一些相关重要信息的推特号“骄傲女孩” 2月19日发推文,公布调查组在徐州后的多项工作,包括因董志民、杨庆侠结婚证泄露而约谈了数十人;成立小组,分析到过当地的车辆、通过步态识别、人脸识别等技术手段分析进出过当地的人员;召开各区县、驻地高校等舆论防控会议,做好各辖区内的维稳工作,不允许任何内部人员参与群组、对外讨论,一经发现,开除公职,并追究相关责任人;各区县做好各拐卖家庭的思想工作,不能再有任何新的视频、图片、音频传出;成立由网警、宣传等部门的专案组与网信办、各媒体、网路大V自媒体人结合,引导舆论风向,疏散注意力等。

“骄傲女孩”2月21日还发推说,“在徐州的骄傲女孩们发出最后一条消息后,现在快两天了,没消息再传出来!看来徐州真的是不敢想象的‘严’了!”

此外,杭州和西安两家书店布置与铁链女案相关主题的读书角落。有网友透露,两家书店老板已经被约谈,相关书籍已经被迫下架。路透社的采访证实其中位于杭州的书店2月20日已经被迫将上周布置的有关女性及拐卖的书籍和一条铁链的展台撤除。

同时,海外看传媒的“看新闻”消息说,先前参与声援连署的相关大学的一些校友,已陆续接获通知要求撤出连署,多所高校也接到上级指示,要求学校员工和教师不要再谈论和转发丰县事件,甚至有校方逐个打电话通知此事。

另有网友透露,调查组成立次日,各地一些活跃人士已经接到警告电话,要求删除有关铁链女的所有贴文、图片、视频,退出声援签名连署,否则后果自负。

有报道表示,不少中国网友对此大感失望,江苏省调查组一上来的做法是沿袭中共当局的一贯做法,“不解决问题,先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本文来自VOAChinese,本文不代表本台观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