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符江秀:更爱美国的她可能成为首位第一代华人美国国会议员

北卡罗来纳州第四选区国会众议员候选人符江秀(Sue Googe)来自海南偏远农村,26岁来美,当过程序员,做过房地产。如果当选,符江秀会是国会里首位第一代华人。 去年2月第一次参政以来,符江秀自觉如鱼得水,在当地和党内的支持率一路走高。符江秀在国家财政赤字和外交方面的主张为她赢得党内很多支持,但是她的言论在华人社区里引发了一些争议。在离大选不到两周的时候,西雅图中文电台“美国故事”栏目主持人小元再次专访了美国国会议员候选人符江秀。

这次专访的Highlight:

  • 符江秀全部赞同共和党候选人川普的政见,对于川普的私德采取宽容态度,甚者认为希拉里是“罪犯”;
  • 在移民、国际关系、美国国内族群关系、警民冲突等问题上,符江秀部分政见比川普更激进一些;
  • 她可能是第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美国国会华裔议员,但是,她对中国的感情,不一定和你想象的一样;
  • 符江秀回避当选后是否愿意促进中美友好的问题,认为美籍华人应该把美国当作自己的国家,建设好美国。

专访美国联邦众议员候选人符江秀 (2016年10月26日,小元主持,嘉宾:符江秀)

(专访的全文)

小元: 亲爱的听众朋友们晚上好,欢迎收听西雅图中文电台美国故事栏目。今天我们再次有幸的采访到美国联邦众议院候选人北卡罗纳州第四选区的国会议员候选人符江秀来光临我们的节目。江秀你好。

符江秀:小元你好,听众朋友们好。

小元:那我简单介绍一下江秀,符江秀是北卡第四选区国会众议员的候选人,她来自海南,26岁来到美国,当过程序员、当过房地产的经纪人,现在她正在参选国会的议员,如果她当选了,她将会是国会里首位第一代的华人,那也是首位来自中国大陆的华人,大选不到两周的时间了,那么江秀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符江秀:大选的东西不好说,准备我们是准备的很充分的了,但是到这个阶段的话很大程度是受总统的选举影响,这个基本上没有多少控制,这个你刚才也了解了就是川普呢,Paul Ryan他现在就是要保住国会,因为总统选举怎么样直接影响到总统以下的投票单,也就是我们一批受总统影响的人,要么跟着得益要么跟着倒霉。这个我们是没有办法控制的了。

小元:那就是你那边的民调是怎么样的,就是还是您的支持率高一点吗还是就是胜选的把握大不大。

符江秀:胜选的把握大不大这个真的不好说,我们也没有那个专业的民调,我们上次那个是属于是一个单位他举办了第14届的一个民调,来的人呢主要是民选官员和政界的领袖,那就没有草根和其他人了,也就是选民其中的一部分,不是说全部的选民,所以呢,在那个民调呢我是领先15%,嗯,领先15个百分点,这要是放在全选区吧,各行各业的人都包括进去是什么样的呢,这个我们没有这个民调的数字。

(竞选中的符江秀)

小元:那您刚刚说这个国会议员的选举会受总统大选的影响,那么您是不是大部分都是比较赞成唐纳德.川普先生的很多方面的政见,所以如果他城门失火就殃及池鱼是这样子吗?

符江秀:是的。

小元:那您对川普的一些负面的东西,比如说他对待女性的态度,还有他是否能接受败选的结果,这些您是怎么看的?

符江秀:嗯,是这样子的,他对女性的态度的话,我想一个人这辈子总会说过一些话,而且是在私底下吹牛的时候,总会说过一些不适合登上大雅之堂的话来,我觉得是这种情况。当然,你要看跟谁比了,跟希拉里比的话,希拉里整个就是一个罪犯,因为她那是公然地践踏法律,这基本上都是无法无天的,我觉得这个更可怕。至于他不接受大选结果,因为我自己本身参与选举,我觉得美国的投票确实不能体现民意的。你就打个比方说,我们去的有些投票站,那些投票机器有出毛病或者故意篡改选举结果的这个我还没有证实,所以我就不去评说,但是我是知道很多人他们根本不去研究候选人怎么样,你给他怎么投票单他就拿什么投票单了,那我觉得这个选举是蛮不公平的,尤其是对总统以外的人,总统候选人的曝光率高,大家有机会去了解,你想想在选票上面的大概有几十位候选人,你不用说了解谁,你连名字连听都没听过,那你怎么去做判断去选这个人,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个是,有和自己的努力有关系,但是也有很大外在因素。

小元:那么是不是严重到应该不接受投票的结果呢?

符江秀:我觉得这个又是川普的一个吹牛的动作,我不认为他会不接受,也由不得他不接受呀,他不接受能怎么样,对吧,所以他根本就没有什么leverage去against 这个结果,所以他说什么我觉得这个完全不需要在乎的。

(国会议员的选举,部分会受到总统大选的影响,所以符江秀的得票可能会受到川普的得票的影响)

小元: 那您自从宣布参选以来,将近一年了,您这一年里的进展是怎么样,一路走来是一个怎样的过程,能给我们描绘一下吗?

符江秀:一路走来还算是蛮顺利的,我这一次参政,应该来说我在几乎在北卡所有的国会议员的候选人里选民对我的评价还是很高的,然后呢,大家认为我在了一个共和党不能赢的一个选区去选,所以很可惜,他们就说这个是第一步,因为我的对手今年76岁了,他最多再干两年,他也不能一直干下去吧,对不对,总会有机会去翻盘的。除了在华人社区赢取一些争议的言论之外(你也知道的),我在本地选民社区还是很顺风顺水的,我初选的得票率也是压倒性的胜利,比如说在我说的那个Straw Poll的民调里面,我现在就有15个百分点的领先。当时在民意调查的时候,来了两百多人,那你想想总统的全国民调调查,还调查不到一千人呀,这是全国呀,我们这个还只是一个选区呀,一个选区,一个小选区呢,那来了两百多人,两百多人的话,投票单上有60多个候选人,因为有四个郡,60多个候选人从总统到一直到市议级的民选官员,我的得票率在这60多人中是第三高的,这第二名只比我多了0.2%,第一名是多少,56%吧,第二名是51.2%,然后到我是51%,然后其他60个人的得票率都比我少,我是第三高的,所以我觉得对我来讲也是一种鼓励了,虽然说这不是一个正式的民调,因为你想想总统在全国的民调也就调查800到1000个,那国会选区的话全国有400多个国会选区,你要按这个调查的话呢,当初问了参加会议的两百多人,本地的商界里去问,还有民选官员和他们的职员,也就说我还是取得一定的成就的在这里。

小元:恭喜啊,那您在初选当中的得票率是怎样的?

符江秀:71%。

小元:那是很高啊。

符江秀:我不光是得票率71%,在我们初选的时候,我们有182个小选区,就是最基本的小选区,就是每一个投票站,有182个投票站,我赢了170个,也就是93%以上的投票站我的票数是最高的,对方只赢了10个,然后有一个好像现在还没有算出来。

小元:那您是怎么做的呢,让这么多选区的人都知道您啊,特别是在初选当中都能投您呢?

符江秀:哎呀,你要问我怎么做的,我到处去演讲啊。

小元:所以媒体,您每到一处都有媒体或者社交网络都在跟踪您报道您是吗?

符江秀:这个呢就完全不是事实了,我们本地的媒体对我非常非常的冷淡,因为他们媒体是非常左的,他们要保护我的对手,他们不会给我机会,几乎不给我任何机会上媒体,如果要上媒体的话除非给我在负面新闻上媒体,然后我的对手呢都是正面新闻上媒体,所以我觉得这个选举是非常非常不公平的。你想想看,我的对手基本上什么事情都不干,就是坐在办公室,然后民主党的人去投票,他们也不做研究。他们党部叫他们投谁他们就投谁,而且基于这个人怎么样他们根本就不管,而媒体就护着民主党,你在大选的时候你也看到了,特别攻击共和党的人。然后民主党人做什么事情就可以以从正面的形象上媒体,我们就尽量以负面的形象上媒体。所以我们一开始就不是在一个一个起跑线上去跑的,所以我就觉得这是一个非常不公平的一个竞争。如果我的对手肯跟我电视辩论,因为他电视辩论肯定会输给我的,而且输得很惨,他不肯电视辩论。我们通过很多的途径去要求电视辩论,他一直都是拒绝,都在回避,我们这里有一个商会,开了本地的一个候选人的论坛,大家都很显然的看到这是一个国会选区的论坛,这上面很显然的我是最出色的,那也给了我信心,也就是说我可以很轻易的把我的在民主党的对手在论坛上打败,但是他不给我公开辩论这个机会,电视台也不肯,再好的这个候选人没有人知道,你也一点用都没有,是不是。媒体不肯报道。

小元:那在这种情况下,您是怎么进行您的那个竞选活动的呢?

符江秀:那只能是进行草根的活动了。

小元:我也从您的微信平台上看到您也得到了不少的当选官员的支持,那您是怎么得到这些人的支持的呢?

符江秀:这些人我参选之前就认识他们的,我参选之前就认识他们,我在本地也住了很长时间了,我在本地呢就和大家谈教育等话题,信誉是很好的,就是说那些民选官员他们也在背后打听我(这些人很喜欢在背后打听人),你知道吧,你要竞选的时候,他们先去打听你一圈,你这个人在社区里面有没有干过什么坏事啊,或者是什么什么的。因为他们也把他们的名誉赌上去啊,如果他们跟你站在一起的话。不过华人世界看政治和本地选民看政治基本上是不同的视角。比如说华人政治圈,你会觉得你有这些国会员给你背书好棒啊,但是我们本地的选民尤其是民主党,愿意投我的人,他说你们干嘛去找这两个人给你背书呢,还是这两个人给你背书的话,还把你给拉下去了。然后呢比如说我在外面Social的时候呢,他们会说你离那个人远一点,离那个州长远一点,把你跟他放在一起的话你会被他拉下水的。确实是这种情况,他们如果知道我支持川普的话,他们就不支持我了。虽然他们也不支持我的对手,但是呢,如果我跟我们的州长啊或者是我们的总统候选人老粘在一起的话,他们肯定会以为我们是一伙的。这东西但是没办法,你像我们去那个共和党的胜选办公室,Victory Office是把我的宣传单、总统的宣传单、参议员的宣传单、还有州长的宣传单,四个人的宣传单一起去发放。如果他发到共和党的家里,而且他发到一个本来就是很反川普的家里去的话,人家一看那个符江秀跟川普是在一起的话,跟州长在一起的,本来想投符江秀的也不投了。因为我的民调一直是比川普高,也就说很多支持我的,哪怕是我的义工群里面有些人是支持我的为我做义工的,他们不肯为川普做义工。所以就说我在微信上面基本上就是吐槽的形式,不是说去拉选民的形式,因为我在微信上也没有几个选民。那个也就说每天写写日记啊,好玩好玩一下的,并不是真正的拉选票的。所以呢就是说华人世界看政治呢和我们本地选民看政治完全是不同的视角。

小元:那您和川普打过交道吗?

符江秀:打过交道啊,当然打过交道。

小元:那您个人感觉他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符江秀:我觉得他是一个非常实在的人,他毕竟是个商人嘛,商人没那么虚你知道吧,那当然的话,你想想,公司老板的话,他想做什么决定,他要做什么决定,他不会向每个员工去说服他们。比如开完会了决定了,ok就去执行了,哪里要去说服包括前台,包括搞卫生的,每个人都向他们去说服他们一些对公司的伟大计划,这个不是公司的运作方式。但是在民主社会他不一样了,你有什么伟大计划你要去说服那些根本不懂外交关系的,根本不懂国家大事的人,所以要说服他们来投你一票,所以我觉得这个来自商界没有政界经验的人是一个挑战。因为你在商界的时候,和你一起做决定的人呢,都是智商和资历都是和你比较匹配的人,当民选官员的话你就要面对各种各样不同的人,而且有一些人一听到你是哪个党就恨你了,你是共和党的肯定有民主党的不喜欢你了,你是民主党的肯定有共和党的人不喜欢你了,而且不管你是谁,先恨你一把再说。那他做生意的话不是这样的,做生意的话看看大家有没有机会赚赚钱啊,然后能做就做,不能做就不做了,没有那么多恨来恨去的事情,是不是,除非是你故意去伤害别人的利益。所以呢也就说为什么没有很多商界里的人士跑到政界里,再说你去竞选总统的话,你要把你的税表全部要公开,这个大家都不喜欢公开的,并不是说有什么可藏的,因为这个美国政治文化喜欢挖八卦,什么祖宗八代的事情全都挖,所以也就说很多人不愿意出来竞选。

小元:那您跟川普打交道的过程当中你感觉他这个个人品德有跟媒体描述的那么糟糕吗?

符江秀:绝对没有,绝对没有,他不光是一个非常接地气的人。因为我是在初选的时候遇到他的,那个时候还有17个候选人,我见了十几个候选人就近距离的接触,川普是最接地气的候选人,他是最接地气,你就觉得他像个真人,其他人就像个假人,他是最真诚,而且他非常照顾别人的感受,他不像媒体描述的一样不照顾你的感受,比方跟你照相的话,他很在乎你是不是把相照好了,那个他会很在乎你想要的东西,真的不像媒体说的那样自高无敌,他没错他是有某种程度的自高自大,也有某种程度的自恋。但是so what,这个每个人都有,人无完人,那有些人有一些自恋,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大的缺点的,他也喜欢吹一下牛皮,吹牛就吹牛嘛,你要是觉得他不靠谱的话你不听就是了,何必整天纠结,去管他说什么呢。所以我觉得我们看人应该也是这样子的,我们应该聚焦在这个人的优秀品质上,那些不伤大雅的你不理他就是了,如果他要么能改变,听别人建议的改进,他要是不改的话,那就让它去好了,对不对?就像我一样,大家也是觉得我说话怎么那么直的,一大堆人要来教我怎么说话,好像我到华人社区就不能说话了,所以得要有个代言人给我说话,我一说话就要得罪谁了,但是我从来没有做过主动去伤害哪一个群体的事情。那既然我没有,那如果这样的话呢,那何必去在乎谁说了什么呢,对不对,所以我觉得大家放着希拉里干了这么多的坏事,多少条人命在她手上,这种事情不去在乎,因为希拉里都把话说得漂漂亮亮,而且她当了三十年的政客,她说话当然滴水不漏了,能有谁从商界出来的能跟她在那个总统辩论台上能把她比下去,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在商界基本上是不需要辩论的,你需要辩论的时候,你就只能上台去辩论了,所以这一点根本不是川普的优点,他的优点是做好决策,然后执行这个决策,他的优点不是去说服一大堆人,去说他怎么好,这个不是他的长处,所以到辩论台上,是拿他的缺点和希拉里的优点去比。

小元:你刚提到的那个希拉里有多少条人命在她身上,能举一些例子吗?

符江秀:比如说那个班加西的美国驻利比亚大使。

小元:这个我们知道,还有吗?

符江秀:比如说他们那个DNC的人,20几岁,30出头的小伙子,这个人莫名其妙被杀死了,说是被抢劫了,钱也没有被抢走,你这不是谋杀吗,而且这谋杀也没有人去跟进,所以我觉得希拉里是非常可怕的,她是超越法律之上的人,这些人死了,媒体根本就不跟进报道,我觉得他们已经彻底的疯狂了,已经没有几家有良心的媒体在那里了,我觉得是非常可怕的,一旦一个国家,他的媒体不再公正不再有良心不再有言论自由的时候,这个国家完全就滑向了一个独裁的国家。大家好像觉得独裁离美国太远,我觉得一点也不是,我觉得已经有具备完全独裁的土壤了,现在就差往前跨一步,那个只是一个情况。针对阿桑奇(维基解密创始人),希拉里还说了“can’t we drone this guy?” (我们能不能把他给杀了),那你看她的想法,对于这些事情媒体都不去做法,整天去抓着那个川普十年前十一年前吹牛的话,所以这个完全是本末倒置,你问问普通人哪一个更重要。而川普就像家里的一个crazy uncle,他是爱你的,但是他整天说话也是不经脑子,但是呢有另外一个人呢他整天衣冠楚楚的,话说的天花乱坠,但是他心肠狠毒无比,你更相信哪一个人啊,所以我觉得现在就是选民的选择。

小元:那川普的一些政策,包括移民啊,当然还有外交啊一些方面,你也大多数的都是赞同他的政见吗?

符江秀:他的政见我基本上都赞同,其实我最赞同的就是他的政见,他说话呢有时候我真的是摇摇头,不是,确实是不像个总统样,我也是很失望的。但是他的政见我大致还是赞同的。

小元:那么您觉得是希拉里当选总统还是川普当选总统对中国会友好一点呢?

符江秀:我觉得我们要放弃这个思维,叫做对中国友好,中国对过谁友好,中国没有对过任何人友好,他只想要他自己的利益,OK?所以呢我们老是用这种思维谁要对我友好,这个应该是互惠互利的。我们不是说要祈求谁来对我们友好,去对谁去友好,对吧。因为美国总统的第一大事的是要保住美国的利益,而不是要跟谁谁谁去友好,如果他对美国友好了去出卖美国人利益,那这个有意思吗?对美籍华人有意思吗?一点意思都没有。

小元:那其实现在两个总统候选人对华的态度都是比较强硬,可能希拉里更加强硬一点是不是这样子?

符江秀:我觉得希拉里不太理智,我是比较认同川普的,因为我确实觉得美国搞全球化非常的吃亏,尤其是中下产阶级,他们是全球化的受害者。因为国家和公司不一样,公司你不喜欢这个人或者这个人不干事你就把他换了就完事,这个人更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了,但是一个国家不一样了,你把这些人已经搞得吃不上饭了,你要按中国历史里面的经验来讲,这就要闹革命了,因为这没地方去了。墨西哥人跨了国界进来,美国人要是跨过国界,进不去墨西哥的,那跑到北韩的话呢,直接就到监狱里去了,他要是非法进入中国的话也会被遣返的。也就说,其他那些国家他们可以堂而皇之地进来美国,但是美国人哪里都去不了。我当然非常理解这种困惑,这个是大家,因为整个世界很少为美国去考虑,所以为什么川普说American First,为什么这个口号能响应人群,因为美国人觉得我们的政府为什么老是把我们当成是二等公民、三等公民,对不对?所有人都去照顾,就照顾不到我们自己了,我们投票把民选官员投进去了,然后他们就整天去忙,忙着别的事情。就像我前几天到一个印度裔美国团体的活动,他就在上面问我说巴基斯坦和印度怎么怎么样,应该怎么办,应该怎么来,我说这个是你们家的事情,干嘛成天要找美国,然后说什么什么印度的军队制度了,然后什么人权问题了,然后说美国应该怎么办。我说,“这跟美国又有什么关系?你们家的事情,跟美国有什么关系 ?”然后他们又说我们印度美国人多么多么有钱,成就多么多么好,然后印度又是全世界的一个人口大国,我觉得这是印度人对美国的一个非常不健康的一个期望值,他自己吹牛自己多有钱,然后人有多少多少,人口多少,你人又多钱又多你干嘛要美国来帮你去解决你家里的问题呢?对不对?而且这些人从来对美国没有任何同情心,我们有困难的时候,他们从来没有表示过任何帮忙,我们也有贫困问题啊,这些人从来不想着要帮任何忙,但是呢他们整天呢想着要让美国去帮他们什么忙。所以我就觉得美国应该有一个像川普这样的精神,就比如跟他们说你们的事情你们自己去管,不要整天来麻烦我们,我们没有这个闲情也没有这个闲心来帮你们解决。但是你前一届的美国总统,把自己当成救世主,把钱都撒到外国去,就是充大头,当然美国人确实是非常慷慨的,但是我们已经慷慨不下去了,你想想我们所谓的那个盟国,他们想想你那些国家也不出钱来帮我们付一点。美国的事情美国自己解决,但别人的事情也一样要美国人来解决,美国人不可能去解决全世界所有人的问题。所有我觉得我们必须需要像川普这样的总统,要告诉我们那些盟国,我们的北约的成员,你不付钱,我们就撤区,这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如果我们的盟国认为钱比命重要,那好啊,你就把钱留着呗,我就看着你的国家被灭亡,因为你把钱看得比命还重要,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去牺牲我们的生命去换取你的生命呢?这个一点也不make sense,这是没有哪一个政治家敢提出这个的问题,但川普就敢提出来,他还没走得更远,我比他走得更远。

小元:那就说您是支持取消NAFTA协议,然后北约、还有像沙特、日本等国家,如果需要美国帮助的话他们必须要付钱,是这样子吗?

符江秀:那是绝对的,其实我跟川普还不是完全一致,我觉得他付钱我们也不愿意去帮他,因为我们的命是更重要的,我认为人命更重要,我人死了你怎么算钱,你说你出钱,我们派了部队去,来去把这个给打了,那我们那个人死伤以后回来给我们的医疗系统造成负担,给那部队造成的负担,这个钱怎么算?这个钱完全没有算到川普的那个钱里面去。所以呢,所以我觉得如果我是总统的话,你们(指求援的盟国)拉倒吧,你是一个主权国家,你干嘛要另一个主权国家保护你,本来就是不靠谱的事情,如果你要我去保护你,那好,你每年给我纳贡,你每年给我交税,因为我国防是要钱去维护的。所以呢,我觉得这个我认为川普的这个思维是对的。就这一点我比他还要更激进。

小元:那其实希拉里在辩论当中也说过American is great, because American is good,她就是说美国很伟大,因为美国人是好人,或者说我们人比较好,所以美国就伟大。所以这个方面(川普和希拉里)是不是观念上也不同,是吗?

符江秀:我觉得她说的一半是对的,因为希拉里这样子的人呢,她完全忽略了川普支持者的一些人,就是我们已经不想再承受下去了,也就说我们已经无法承受了,美国人一直都是在被全世界消费的,然后还被全世界一直指责的,你想想,那个德国, 他有能力去,他自己要拍拍胸脯他接受一百万的难民,他有的是钱,但是他从来不会说我来帮北约什么什么事情,那我觉得这是非常自私自利的,他们就一直消费着美国人的大方,一直消费着美国人的善良,然后呢,这个事情能够一直继续下去吗?就是美国人至今一直在容忍的。现在我给你讲,我在参选过程中了解到美国人,至少底层的人要爆发要闹革命的态度了,但是这些人在媒体上面是没有声音的,为什么他们这么支持川普,哪怕他再说了什么疯疯癫癫的话,因为你有一个政客站在他们的角度为他们的立场去想,川普是唯一的为他们发声的。如果说这17个初选的人都是站在老百姓的角度的话,川普一点机会都没有,他们的大嘴巴一点机会都没有,但问题是其他人根本就不在乎老百姓的思想,只有川普在乎,那你有什么办法,这是唯一的一个,对不对?所以美国人已经是忍无可忍了,你想想,美国的媒体已经是非常左的,他们是非常有偏向性的去报道的,那他不报道这一群人的心声,那这些人在媒体上是看不见的,国际上是看不见的,他们就像是隐形人,但他们确确实实是实在的是存在的,存在到了都要搞内战的一个地步了,就说他们已经准备好要去搞内战了,因为我们国家政治没了,国家灭亡了,我还有什么可丢失的,那就像我一样,已经走投无路了,那就打仗吧,反正我是死路一条,我起码再拼一下,那也就说这个长期被忽视的一个社会问题已经到了社会的一个引爆点。其实我是认为很可悲,你像华人整天还在吵什么华人利益华人利益,这个大传统很快就要收下去了,对不对,华人的世界还停留在别人是否欺负他,这个是非常可笑的地步,华人认为被欺负,欺负什么呀?人家还去当兵,还去保卫这个国家,华人来了就已经在一个现成的体系下了,你都不参与政治,然后整天想着要政治地位,你都不愿意去参与但是想要,这个从哪里来,从天上掉下来,那是不可能的。那美国人实实在在的讲他们参与政治了,也为这个自由做保护了,而且他们还知足,你想想这个谁的火气更大?

小元:我再了解一下特别是川普的一些比较有名的政见,就是包括墨西哥边界建长城,然后要停止从叙利亚进难民,当然还有停止进穆斯林难民甚至移民,当然还有解决那个警民冲突,特别是警察和黑人这个族群之间的冲突,这些方面您的观点是怎样呢?

符江秀:建墙嘛,这个我OK的,如果内部政策不改变,他建不建墙其实用处不大,如果他内部政策改变了,他不建墙,陆续的人也进不来,你就像现在没墙,你看到有美国人往墨西哥去吗,没有,对不对,所以呢,就是美国边境没有墙,美国人也不会去墨西哥,他也拿不到,他也去不了那里去找工作,他也去不了那里去拿福利,也去不了那里去上医院,他的孩子也上不了学,墨西哥政府也不可能,他也不可能去跑到墨西哥大街上去挥舞美国国旗说他要墨西哥允许美国人到墨西哥去,根本就没人理他。所以我觉得这是美国的可悲之处,全世界的人都认为美国应该付出的,没有理所当然付出的,我非法来你家来是应该来的,而我又不能不能去你的国家,美国人呢就被政治正确给压下去了,所以你可以想象他们的怒火多大。我是完全支持阻止非法移民,本来就是美国是一个主权国家,主权国家你有权利让谁进让谁出,就像你自己的家一样,你自己的家你有权利让谁来让谁出,没有经过邀请来你家的人就是抢劫者,就这么简单。然后呢还搞得这么复杂,没有什么这么复杂的。就是说现在美国到了什么地步,就是维护主权的地步 ,主权的这个道义上的那个合法性都已经被质疑了,我觉得这是非常可悲的。那好了叙利亚移民,为什么让美国需要叙利亚的难民,我没有看到中国要,没有看到俄罗斯要,没有看到巴西要,也没有看到阿根廷去要,凭什么要美国来收,为什么要非得是美国,所以我说美国的外交政策要改变,不要把全世界的难民都揽到自己身上来,也不用去管全世界所有的事情。这一点我完全赞成川普的说法,因为美国政治正确有一种错误的毛病,老是觉得好像美国有义务把所有的事情都揽到美国身上来,为什么叙利亚难民成为我们的话题呢,为什么同是整个地球的成员,其他国家都可以置身事外呢,好像都不是他们的事,好像人道主义的事就只有美国当头才行,如果美国不当头的话,全世界指责,所以我说我们需要一个总统,一个总统说一个美国总统,如果谁来向我们求救的话,我只能说你们家的事不关我们的事,我们能帮就是帮,我们不一定,我们完全没有义务去帮你。中国有钱,你去找中国去,中国有的是钱,你们看他们买东西大把大把的花钱,我们穷得很,就直接跟他说。但是美国历史就没有这样一个总统,而且美国的总统好像为了全世界发生什么事情他就要有一个主张,完全可以不需要对每件事情都有一个主张的。所以这一点我是非常,非常非常赞同川普的。你是一个主权国家,你为什么不能设定谁能进谁能出,还要全世界的人来说三道四干什么,他们爱说就说,你不理他就是了。

小元:那这个black lives matter 这个问题您是怎么看的?就是现在有一个名叫“黑人生命宝贵”的运动。

符江秀:我知道。

小元:其实也是很多那个黑人被白人警察枪杀案,然后后来非裔社区当中掀起这个运动。

符江秀:这个完全是美国动乱的一个节奏,就是他挑起族群的对立,你想想枪杀的人,你要是看数据的话,尤其在芝加哥是近年全美国枪支管理法案最严的一个地区,然后呢那里的枪杀案还是最多的。因为犯罪分子有枪,民众没抢,那么枪杀案里面呢黑人杀黑人是90%以上,90%以上的黑人是死在了黑人手中,OK,所以呢,他所谓的black lives matter,他是应该冲上去把他们自己社区的那些毒瘤给清除掉,如果他们真正在乎,真正在乎生命的话,但是他们没有。我忘记了是哪一件事情,这个人他要来袭击警察,你想想警察是非常高威的一个职业,对不对,那警察的生命也很贵啊,警察的生命为什么不贵呢,你想想芝加哥那些地方为什么枪杀案那么多,有些地方的警察都不去了,连警察都不支持,你想想你就是坏蛋,那连警察都不保护你了,那谁保护你,你难道那些要那些犯罪分子来保护你吗,对,我觉得这个社会已经一点常识都没有了的,所以我觉得是非常可怕的。那这个并不是说我们不重视黑人的生命,但是他们完全转移焦点,转移焦点怎么说,就是black and black quite 远远高于警察杀死黑人,只不过警察杀死黑人见报纸而已啦。

小元:嗯,好,我们还是有一个问题,我觉得这是我们华人非常需要向您了解的问题。那就是您是美籍华裔,是来自中国大陆的华裔参选美国国会议员,也是很有可能会当选的。虽然您是26岁才到美国的,您现在定位自己是一个美国人是不是?

符江秀:这个是毫无疑问的,我觉得这是非常奇怪,如果认为自己不是美国人就不用选择加入公民,你先宣誓入公民之后,也就是说你宣誓成为美国人了。但是呢,我们为什么要认为大陆来的华人非得认为自己是中国人呢,对不对?如果当美国人那么可耻的话,我们为什么要漂洋过海的过来,我们为什么要把我们子孙活在一个我们认为可耻的、我们都羞以承认自己是美国人的这么一个国家,这点完全就是我觉得这点就像是人格分裂了是不是,你自己不是美国人,你自己的孩子就是美国人。

小元:那么就是如果不管你当选不当选,您对中国的感情会体现在哪些方面呢?

符江秀:我觉得这个是还蛮有趣的问题。大家很喜欢说感情,我觉得对我来说没有感情可言啦,因为中国对我没有感情,我自由地说几句话,华人社区是我在美国这么长时间里第一个遇到的要合力来攻击我言论自由的一个人群。我希望和华人有感情,和中国人有感情,但是我和中国人在一起我连言论自由的没有,我这也不能说那也不能说。你说这个感情,我想培养,也很难培养啊。我要维护我最基本的权利,就是说我在美国得到宪法保护的权利,我在美国人社区基本上我说话我该怎么说怎么说,我没有说都没有怎么刻意的回避过。但是我一来到华人社区,说话老费劲了,说这句话有人不高兴,那句话有人不高兴,我没有在中国的国营单位待过,也没有在复杂的人际关系里面待过,也没有说这种自我检查的机制,就这也不能说,那也不能说。我觉得首先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都是不太容易的事情,用一些Stupid的路去照应自己的一生一世,我觉得这是做人的一个失败,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很多人自动的往这个孔里面去钻,而且呢,他们还要指责不往这些孔里钻的一些人。我当然我自己喜欢说我惨,我自己有中国,墙上也挂着字画,我对中国文化也是有感情的,但是你对中国人的感情,如果这些人天天骂你的话,你的感情从哪里来,也很难来,你也知道的,你到网上去看,骂我的一大片,骂我什么呢,说我说话直,中国人最讨厌的就是说话直了,这是最讨厌的事情了,所以这一点我们马上就没有共同之处。

小元:那如果您当选的话是不是愿意致力于增进中美之间的友谊或者改善中美之间的关系。

符江秀:我的主要精力是在于保护美国,美国为中国已经做了很多很多事了,我们的思路要改过来,我们不要老是想着,就像那个美国印度裔团体一样,我们老是想着从美国拿什么东西,就是一个我们能够获取的东西,我们都没有想着去为美国去做些什么,我们都没有从这个角度去想这个问题。我跟你老实讲这个友谊,中国人对美国人友好,我到网上看反美的人一大片,但是华人一讲中美友谊的话,老是想着美国人怎么去对中国人友好,但他从来没有想到中国人怎么对美国人友好,他从来没有去反驳网上一大片的反美文章,现在好像国内的那个反美情绪非常的高涨,这么高涨的话,我怎么去增进或者改善(中美关系)?你自己反美,把美国当敌人,但是又要我们去搞中美友谊,我不会去促进这个对立,但是我们的选区和中国的关系并不是一个优先要做的工作,我的主要指责是对我的选民负责,我的选民认为什么事情是最重要的,或者我认为是最重要的,这才是我的职责。

小元:但是您担任那个联邦的国会议员的话,还是会面对很多涉华的提案啊,或者是法案的什么的,那在这些情况下,那您会不会考虑到中国的,您是来自中国,或者说。

符江秀:这个跟我关系都没有,中国,我要是说两句让中国政府不高兴,他直接就把我上黑名单,不让我入境了,他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如果我说我对这个祖国母亲有什么感情,这个祖国母亲并没有给我任何温暖,我对这些都没有什么感情,我对自己的家,我对我的家乡有感情,这个政府是一个冷冰冰的一个东西,我也不认得什么上层的人,而且也从来没有对我表示过任何的感情,所以大家要是指望我当选进入到美国国会后,暗度陈仓去当美奸的话,这个完全是不可预计的设想。我对美国更有感情,美国是一个给了我实现梦想的地方,让我认为做人有尊严的地方,让我能充分体会到什么叫自由这么的一个地方,我一到华人区,都不用回中国了,我在美国的华人圈子都不让你有自由。

小元:那您对美国更有感情,那您对中国还是也有感情的是不是?

符江秀:我对中国有感情,但是我不会说对(中国)政府有多少感情,我对奥巴马政府也没有多少感情,对吧,如果希拉里上台的话我对希拉里政府也没有感情。这个是对政府你看有没有感情,你对国家有感情,对人有感情,但是对,我觉得很多时候,很多华人把政府,把国家,全都政权全搞在一块去了,我爱美国,但是我不爱奥巴马政府,要是希拉里上台了,我也不爱他的政府,我也会天天批评他的政府。

小元:还有个问题,就是如果这次您当选了,您现在还年轻只有40多岁啊,那么以后有没有什么长远的目标,因为国会议员的话在当选官员当中已经是很高的一个职位了。

符江秀:作为一个不在美国出生的公民的话,我能竞选最高的官员也就是参议员,就没有了,就没有可能再往上去了。参议员是一个华裔都没有的。

小元:那能竞选州长吗?

符江秀:州长是可以的。其实州长我也不想去当州长,我对地方的事务没有什么兴趣,因为我当时竞选公务员的时候本地的一些共和党的大佬,他们希望我去到州议会里面去,我对州议会的事根本就没有兴趣,我对国家的事情比较感兴趣。

小元:就是您那个从政的一个最初始的一个出发点是什么?就是现在有可能如果你现在就已经实现那个理想了,当选为国会议员了,当然众议员和参议员还有一点差别,但是是不是就是跟理想就差得不远了是吗?

符江秀:这个我觉得只是第一步,我觉得我要是当选上国会议员只是我的万里长征第一步,我的理想。

小元:那您的长远理想是什么?

符江秀:这个我就不在这里说了,以后再说了。但是我只能说当选国会议员只是我理想的第一步,这个远远不是我的理想。

小元:那我们今天的节目时间也到了,今天非常感谢美国国会议员的候选人符江秀光临我们的节目。那么在节目最后,当然我们也预祝您在11月8日的大选当中能够顺利当选(美国国会议员),那么在节目最后江秀您有什么要跟我们听众朋友说的?

符江秀:我呢非常感谢和大家进行交流,我希望在美国的华人朋友呢好好的把美国呢当成自己的国家来建设,因为这个是我们把子孙后代留在这里的国家,我们自己不为这个国家骄傲,不为这个国家建设的话,我们怎么样去为自己的后代做表率?怎么让我们的后代让他们认为自己的身份认同?要能得到一个非常清晰的一个答案,那么当父母的要做一个表率,你是怎么成为美国公民,你是怎么做美国公民,你希望美国,你希望你的后代怎么去跟随你的脚步去走,你得好好的想一下,这个思维需要转变一下。思维转变过来了,其实中国这个很多事情你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的话,中国完全就是感觉不一样了。我希望和大家共勉,也希望更多的华人加入到建设美国这个大军来,而且现在已经很多事情很多迹象越来越多的华人走入这个行业了,我们希望更多人加入进来,非常感谢大家的时间。

小元:好,谢谢江秀,也祝您竞选顺利,能够心想事成。

符江秀:好,谢谢小元,好,谢谢。

(她可能是第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美国国会华裔议员,但是,她对中国的感情,不一定和你想象的一样)

(本文嘉宾言论,不代表西雅图中文电台观点。本文照片由符江秀提供,记者:小元,文字录入:雨潇,西雅图中文电台版权所有)

One comment on “独家专访符江秀:更爱美国的她可能成为首位第一代华人美国国会议员

  1. 感觉小编不喜欢符江秀,认为其更爱美国。当政者,身在曹营心在汉,难道是小编的主张?狭隘民族主义不是美国的风格。华人应该学会如何真的在这个新大陆中做主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