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雅图,政府是怎样对待无家可归者的?

西雅图近几年无家可归者的数量逐年上升,无家可归者聚集的地方常常罪案丛生,为此西雅图这个人口不到70万的城市的市政府痛下决心,拨出近6000万美元巨资,加上联邦政府的拨款,花费过亿美元要去解决这些问题。处理无家可归者的事务,也成了西雅图这个城市的重中之重,这不仅有关西雅图这个城市的门面 — 对弱势群体的善待程度,也几乎等同于这个城市的文明程度;这也使得市长穆雷喊出“让所有露宿街头的人有屋可居”的口号。但是对待无家可归者的政策实际落实的时候,又遇到太多的阻力,尤其是高档社区的人们,不希望自己的社区来一帮没有工作、有精神疾病、甚至吸毒成性的流浪汉,而唐人街的商家也为门前非法聚集的流浪者们带来的治安问题以及带走的商机而多次向市政府情愿。

12月21日,西雅图中文电台“美国故事”栏目请到了今年八月刚被市长穆雷任命的市政府无家可归者事务办公室主任乔治.思卡罗拉先生,向大家介绍市政府对无家可归者的工作。

专访西雅图市政府无家可归者事务办公室主任George Scarola  (2016年12月21日,主持:小元,嘉宾:George Scarola,翻译:博雅)

(西雅图市政府无家可归者事务办公室主任乔治.思卡罗拉先生接受西雅图中文电台“美国故事”栏目专访)

(专访全文,嘉宾:George Scarola,主持人:小元,翻译:博雅)

小元:亲爱的听众朋友们,晚上好,欢迎收听西雅图中文电台的美国故事栏目。今天我们非常有幸的请到了西雅图市政府无家可归者事务办公室的主任,乔治思卡罗拉先生。Welcome George。

George Scarola(通过翻译,以下同):谢谢你。

小元:我简单介绍一下乔治,他是今年八月份被市长穆雷任命为新建的西雅图无家可归者 事务办公室主任,他先前曾经在穆雷市长担任华盛顿州议员期间呢,为穆雷先生做过事情。穆雷市长对他也非常的欣赏, 所以就有了这次的任命。乔治先前也曾经在中国工作过。他曾在中国科技大学任教。我们非常有幸的请到乔治。那么乔治,您认为为什么西雅图需要一个新的部门—无家可归者事务办公室?

George Scarola:在无家可归这件事上,西雅图有二十多个部门都在 关注这个问题,其中包括警察局、图书馆和一些非营利组织包括一些人权的机构。所以说我在这个职位上 主要的工作就是把这二十个不同的部门全都联合起来,来保证他们是按照市长的政策和方针来进行工作的。

小元:西雅图无家可归的人数是不是一直在增长?

George Scarola:确实西雅图的无家可归的数量在逐年增加,但是我和我的同事们都非常努力的工作,在建设新的公共设施来供这些无家可归者居住。其实影响这些无家可归者数量的因素非常的多,比如经济。

小元:您觉得导致无家可归者数量增多最重要的原因有哪些?

George Scarola:房租越来越高是造成无家可归者越来越多最重要的原因。

 

Friday October 23, 2015. Squaters camping out under the Highway 5 overpass to Highway 90 in Seattle.

(高房价和高房租,迫使一些西雅图人露宿街头、露宿立交桥下)

小元:我其实有一个问题就是现在既然市政府拿出很多钱,五六千万美元,给无家可归者造房子,提供住所,如果他们补贴这些租房子的业主把房价降下来会不会减少无家可归者。

George Scarola:你说到的解决方法,我们也在做。但是其实如果市政府只跟房东合作降低租金来减少无家可归者的数量,这是远远不够的。因为无家可归者的原因远远没有我们想到的那么简单,他们这些无家可归者往往都很难找到租的房子或者找到工作。所以他们需要更多的补贴或者其他社会的一些资源。比如社会工作者,或者心理健康方面的工作者,或者戒毒的人员。所以说我们还要从其他各个因素来解决这个问题。

小元:我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您刚刚提到的那些人,有的找不到工作,有的精神上有问题,有的是吸毒的,那么这些人如果自己不解决自己的问题的话,他们的问题会一直存在。但是政府现在帮了很多忙,他们就不用解决自己的问题,政府给你租房,但是这样的话,他们可能一辈子都需要政府的帮助,那么这样会不会一直增加政府的负担?他们自己也有责任解决自己的问题?

George Scarola:其实和西雅图的人口比起来的话,西雅图的无家可归者的数量并不是算太多。其实在任何一个地区,任何一个国家,都有很多的人有着心理健康,包括毒品方面的问题,还有身体健康或者其他方面的困难。这些人都需要我们的帮助。虽然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可以得到来自他们家人的帮助,但是社会上总有一小部分人,没有那么幸运可以得到自己家人的帮助。所以说,作为一个非常健康,文明的社会,我们需要帮助他们。并且我认为对于一个文明的社会,这个代价并不算太大。

小元:您代表政府为无家可归者提供住所的时候,遇到过什么困难? 最大的阻力一般来自哪里?

George Scarola:其实关于遇到最困难的事情就是每到夜幕降临时,我想到西雅图将有三千多个人在寒冷的夜晚没有地方避寒。其中这三千个人,也许有八九百人会住在车里,也许他们其中有一整个家庭一起住在车里,还会带着他们的小孩。 另外一千个人也许会住在非常不安全的帐篷里,另外一千个人也许会露宿街头或者住在停车场里,或者住在哪个商城的门口。所以作为我这个角色的工作,每当我想到这些人的时候心里都会非常的不好受。

小元:那么您个人是不是也接触过很多无家可归者?

George Scarola:是的,因为工作原因,我之前和无家可归者有非常非常多的接触。不管是没有地方住的人,或者是现在正住在避难所里的人,我都会和这些人有非常多的交流。关于接下来对无家可归者的政策,我也会听取这些人的意见。

小元:您有没有特别有感触的时候可以和我们分享?

George Scarola:有很多有感触的地方。有时候当我和住在帐篷里的无家可归者聊天的时候,我发现他们很有趣,很诙谐幽默,也很聪明,可是他们就是没有办法像正常人一样生活。虽然和他们讲话的时候觉得他们都是非常好的人,但是他们就是无法和这个社会融合在一起。他们都是很棒的人,却无法找到工作,也许是因为背后藏着心理健康的原因。所以这些人和我们也是不同的,所以我觉得他们真的非常非常需要我们的帮助。

我也和很多之前是无家可归者最终又回归了正常生活的人交流过,这些人都对之前获得过的帮助非常的感恩,他们也觉得这些帮助非常的有用。因为他们这些帮助让他们回到了正常的生活,所以说,我认为我在这个工作岗位上会觉得非常感恩。我也非常高兴看到这些之前是无家可归的人现在重新回到社会上,并且为社会做出自己的贡献。

小元:我听说以前无家可归者聚集的地方之前经常有犯罪发生,比如谋杀枪杀或者交通事故。那么现在市政府做出了这些举措,比如为无家可归者建造住所之外,是不是减少了无家可归者犯罪的这些案子?

George Scarola:从夏天到现在,市政府已经从I-90桥底下移除了大概350多位无家可归者。现在我们被叫做jungle这个地方的犯罪率已经有了明显的下降。随着市政府投入更多的人力、物力、财力在为无家可归者修居住地的时候,其他地方以及旁边的犯罪率会有明显的下降,他们也会过得更好。

jungle3

(2016年2月,三名少年在图中的无家可归者营地枪杀两人,震惊社会)

小元:这里是西雅图中文电台美国故事栏目,今天我们的嘉宾是了西雅图市政府无家可归者事务办公室的主任,乔治.思卡罗拉先生。乔治今年八月被市长穆雷任命为这个新建的办公室的主任,说明了无家可归者状况的紧迫性,也体现了市政府的人性关怀。我们听市长穆雷说过希望这些无家可归者都有地方住,这体现了政府对这些弱势群体的关怀。我想这件事情首先是有功德的,另一方面有重重的阻力。我们听说不管是西雅图还是Bellevue,当政府想要在某一个社区建一个无家可归者的居所或者营地的时候,会有很多附近的居民都会出来反对,说“为什么我们这种高档的社区或者富人区,要有这种精神病患者、或者吸毒者、还有那些找不到的工作的人住在这里,他们住在这里会增加我们的不安全感”,那么乔治,您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您在开展此项工作时遇到了什么样的阻力?

George Scarola: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也确实是我工作中经常遇到的问题。当政府在规划无家可归者居所的时候,我们会遇到很多同一个社区有很多支持者也有很多反对者,但是其实大部分人都是比较开明的,他们没有盲目的反对,他们都想知道这个系统是怎么运作的,所以说有大多数的人最终都觉得我们想要试一试,我们想看一看你们的政策到底能不能成。当我想在一个特定的社区建一个流浪者的居所的时候,这个社区里面的群众刚开始的反应都是非常的紧张、非常的不安,他们有的会非常的愤怒,他们觉得这会让他们的社区变得非常不安全、非常不好。那么我的工作,就是在从中协调,到最后我们协调的结果一般是这个社区大家都会认同这个政策,并且非常想要看一下这个政策的结果是什么,他们也愿意接受新的邻居。

小元:我很想了解一下,现在西雅图政府建造的无家可归者的营地或者居所散落在哪些地方?我所知道一个比较大的就是那个SODO地区,那么其他的营地还有哪些呢?

George Scarola:整个西雅图差不多有四百个非法的流浪者营区,也就是我们经常走在路上看到的,比如说路边,公园里或者高速路旁。现在市政府有三个合法的营地,一个在Ballard,一个在Interbay、还有一个是在我家附近的South Seattle, 并且现在市政府正在规划三个新的合法营地。

jungle2_spu

(西雅图太平洋大学同意接收无家可归者露营扎寨,这也是市政府的努力之一)

小元:我想西雅图的市政府能够关心弱势群体,体现了政府对于需要帮助的人的关怀。大家都知道美国新当选总统川普即将就任,那川普就任之后对这样的政策有影响吗?

George Scarola:因为我们都知道川普在当选之前并没有做过和政府任何相关的工作,所以我们并不知道他对于无家可归者的态度是什么样子的。其实无家可归者是由于很多因素造成的,包括高房租,高失业率还有心理健康问题包括毒品问题。所以说可能各个因素都能导致无家可归的现象,又因为我们不知道川普对于无家可归者这个问题有什么态度,所以这个阶段我们也不好预测川普上台之后对这件事情有什么影响。

小元:乔治您个人是为什么会热衷于做这件事情,是不是仅仅因为市长让您做了您就做了?还是因为您自己本身就比较关心弱势群体?

George Scarola:其实我想要做并且想要做好这件事情最大的原因是因为正义感,一个正义的社会,不会让妈妈和孩子住在车里,也不会让有心理健康问题的人在街上随意的游荡。正义感会造就一个非常有正义的世界,每个生活在这个社会里的人都应该有尊严,每个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都值得这个社会来尊重,来支持,包容。

jungle4

(乔治当这个主任,一年拿13万7000美元,和一个西雅图地区的码工的工资相当,可是他每天访贫问苦,工作的场所和码工可以说是天壤之别)

小元:这里是西雅图中文电台美国故事栏目,西雅图市政府无家可归者事务办公室的主任,乔治.思卡罗拉先生刚刚在给我们介绍这个项目关于市政府是如何帮助无家可归者的。我听说乔治在中国科技大学多次任教,这应该是一个非常传奇的经历,那您能不能给我分享一下这个经历?

George Scarola:有这段经历我觉得非常非常的骄傲,在安徽合肥的中国科技大学任教的时候,我教的是研究生,这学生都是非常非常的出色,也是非常勤奋的。这些学生都非常的有趣,也许他们学习的时候都是学霸,但是私底下和他们交流的时候非常的有趣,他们自己的兴趣也非常的广泛。

小元:您在美国有在科大的学生吗?

George Scarola:虽然我的学生不在西雅图,但是我有很多学生现在都在美国攻读博士学位,有的在马里兰州,在纽约,在亚利桑那州,还有在加州等。

小元:我听说乔治今年一月份的时候市长就想任命您领导新开办的西雅图无家可归者办公室,然而您当时是要前往中国去科技大学教书,所以您当时没有接受这个任命,是这样子的吗?

George Scarola:是的,确实有这么一回事儿。

小元:现在您对中国的感情,我举一个不一定恰当的例子,如果您被派到中国去担当大使或类似的职位的话,你会全心全意代表美国吗? 因为您现在的感情是又爱中国又爱美国了。

George Scarola:如果要当大使的话,我是受宠若惊,因为我觉得现在我现在还不是很能担当得起大使的工作。我和之前驻华大使骆家辉是好朋友,所以如果能被派去当大使也是莫大的荣耀。

小元:所以您和骆家辉是朋友是穆雷也是朋友,是这样子吗?

George Scarola:我和市长穆雷和之前的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关系都非常的好,是非常好的朋友。说到骆家辉,当时他在美国华盛顿州当州长的时候,我曾经和他非常密切地在教育方面的领域一起工作过。并且我认识他已经20多年了,我曾经也和他住的非常近。骆家辉非常非常地受欢迎。

小元:您过去在华盛顿州教育领域做了不少的工作,现在开始做无家可归者的工作,那么这两者之中有共通之处吗?

George Scarola:教育领域和无家可归两个工作的领域有共通之处的,其中最大的共通之处就是两个领域都非常的难,也非常的复杂。最难的一点就是把不同观点的人结合到一起,也许这些人想要达到的最终目标都是一样的,但是他们想要实现目标的方法是非常的不同,所以最重要的一点是把大家的力量结合起来,看怎么样能找到一个最好的方法达到我们共同的目标。

小元:我知道西雅图中国城也有不少人是反对市政府对于无家可归者的政策的。特别是如果在他们商铺前面驻扎营地的话会影响他们的生意,您有没有什么话要对这些中国城或者向其他的华人听众说的,让他们了解和理解关于西雅图市政府这一方面的政策的?

George Scarola:我和市政府的工作人员也确实都已经认识到了这个问题,我们也知道,在中国城的边缘地带,在I-5底下现在有一个流浪者非法的营地,这确实造成了很多问题。我们也看到了,这个非法营地附近的犯罪率也非常高,并且让有些人因为这个非法营地而避免去中国城,从而对中国城的饭店或者其他营业场所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现在市长已经下令去把这个非法营地移除掉了,并且这个营地不会再像以前一样了。所以现在中国城的情况已经好了很多了。另外,我并不觉得在中国城,大家会完全反对对于无家可归的政策,他们只是不希望这些非法的营地继续在中国城存在。

小元:如果有一个社区的居民,他们知道有一个无家可归者的营地即将来临,这些居民都非常不希望这个事情发生,他们有没有什么办法让自己的声音被市政府听到?是不是需要去抗议,或者是去市政厅去做听证会,这样有没有用?

George Scarola: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我也非常鼓励大家可以说出自己的想法。其实在每一个无家可归营地即将开的地方,我都会组织开会让所有感兴趣的人来参加。并且现在市政府有专门关于这个问题的咨询委员会。如果市政府现在有关于无家可归者的一个大项目的时候,咨询委员会的人会邀请这个社区的居民来参加会议,来听一下这些居民的想法。这算是一个非常好也算是非常直接的居民和政府之间联系的方式。我也非常鼓励大家来参加这个会议,来说出自己的想法。这个社会里面肯定有不同的声音存在,我们能做的就是互相交流,让我们的这个社会建设的更好。

jungle5

(安置无家可归者,社区有意见,主任不好当)

小元:我们今天的节目也马上要接近尾声, 今天我们非常有幸的请到了西雅图市政府无家可归者事务办公室的主任,乔治.思卡罗拉先生做客我们的美国故事栏目,在节目的最后我们想请乔治给我们的听众朋友,不管是弱势群体,即将成为无家可归者,还是白领或者中产阶级这样的听众朋友,说一两句话。

George Scarola:让美国伟大也让西雅图伟大的一点就是总是有新的不同的种族,新的不同的群体的加入。我觉得中国的群体在西雅图真的是非常的重要,因为中国的群体的加入让西雅图变得更加的国际化也更加的有趣,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中餐实在是太好吃了。我认为和中国群体有交流是非常的光荣。

小元:让我们再次欢迎乔治也感谢感谢给我们做的精彩的专访。谢谢听众朋友们收听。祝大家晚安。

(2016年12月21日“美国故事”栏目专访,主持人:小元,嘉宾:George Scarola,翻译:博雅,文字记录:Angela Shen,西雅图中文电台版权所有)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