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大纪元时报》如何成为反中国亲特朗普的媒体帝国

自2016年以来,由法轮功支持的《大纪元时报》使用了激进的Facebook策略和右翼错误信息,创建了一个反中国的亲特朗普媒体帝国。

多年来,《大纪元时报》( The Epoch Times)是一份低成本的小报纸,带有反华倾向,在纽约街角免费派发。但在2016年和2017年,该报进行了两次转型,将其转变为美国最强大的数字出版商之一。

这些变化也为该刊物铺平了道路,该刊物隶属于神秘而相对隐秘的中国“神性”运动团队法轮功,成为右翼错误信息的主要传播者。

首先,它拥护川普总统,将他视为法轮功与中国执政党共产党激烈斗争的盟友。它对美国政治的相对严肃的报道变得更具偏向性,更多的文章明确支持川普先生,并且批评他的对手。

大约在同一时间,《大纪元时报》在另一个强大的美国机构身上下了大赌注——脸书(Facebook)。该出版物及其附属机构采用了一种新颖的策略,包括创建几十个脸书页面,用感觉良好的视频和病毒式点击诱饵填充它们,并利用它们来推销订阅,并将流量带回其偏向性的新闻报道。

在《纽约时报》获得的一封2017年4月发给员工的电子邮件中,该报领导层设想,脸书战略可以帮助《大纪元时报》变成“世界上最大、最权威的媒体”。它还可以向数以百万计的人介绍法轮功的教义,实现该组织“拯救众生”的使命。

(中国总共9000万党员,法轮功却宣称有三亿人退党)

如今,《大纪元时报》及其附属机构已成为右翼媒体中的一股力量,它在社交媒体上拥有数以千万计的关注者,分布在数十个页面上,在线受众可与《每日传讯》(The Daily Caller)和《布莱巴特新闻》(Breitbart News)一较高下,这两个媒体同样愿意为极右翼的网络狂热人士提供所需。

它在川普先生的内部圈子中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大。总统和他的家人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了该报的文章,川普政府官员也坐在那里接受该报记者的采访。8月,《大纪元时报》的记者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提出了一个问题。

对于法轮功来说,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功故事,长期以来,法轮功一直在努力建立自己形象,以对抗北京将其妖魔化为“邪教”的努力,它被妖魔化的部分原因是其对中国迫害的尖锐描述有时难以证实或偏向夸张。2006年,《大纪元时报》的一名记者在中国国家主席访问白宫时大喊:“恶人死得快”,从而扰乱了白宫的秩序。

川普先生的前首席战略师、《布莱巴特新闻》前董事长斯蒂芬·K·班农(Stephen K. Bannon)在7月接受采访时表示,《大纪元时报》的快速发展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他们将在两年内成为顶级保守派新闻网站,”班农先生说,他在8月因欺诈指控被捕。”他们的拳头远远超过他们的体重,他们拥有读者,他们将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但《纽约时报》的调查发现,该组织及其附属机构的发展,部分是依靠简陋的社交媒体策略,推崇危险的阴谋论,并淡化与法轮功的关系。调查内容包括对十多名《大纪元时报》前员工的采访,以及内部文件和纳税申报记录。这些人中的许多人在匿名的情况下发言,因为他们担心遭到报复,或者还有家人在法轮功群体当中。

拥抱川普先生和脸书,让《大纪元时报》成为党派势力。但它也创造了一个全球规模的虚假信息传播机器,多次将边缘叙事推向主流。

该出版物一直是“间谍门”(Spygate)最突出的推动者之一,这是一个毫无根据的阴谋论,涉及声称奥巴马政府官员非法监视川普先生2016年的竞选活动。与《大纪元时报》有关联的出版物和节目推动了 “匿名者Q”(QAnon),并传播了关于选民欺诈和“黑人生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运动错误说法。最近,他们宣传了冠状病毒是在中国的一个军事实验室里作为生物武器制造出来的这一毫无根据的理论。该出版物称其为“中共病毒”,试图将其与中共联系起来。

《大纪元时报》说,它是独立的、无党派的,它拒绝接受它与法轮功有正式联系的说法。

与法轮功本身一样,在几十个国家出版这份报纸也是分散的,以地区分会团体的形式运作,每个分会都是作为一个独立的非营利组织。它也是异常神秘的。大《纪元时报》的编辑们拒绝了多次采访请求,而记者今年对该报曼哈顿总部的暗访也受到了律师的威胁。

法轮功领导人李洪志的代表没有回应评论请求。作为法轮功精神总部的纽约州北部龙泉山庄(Dragon Springs)宫殿建筑群附近的其他居民也没有回应。

(法轮功在Otisville的龙泉大楼Dragon Springs Compound)

《纽约时报》联系的许多员工和法轮功学员说,他们被指示不要透露该媒体内部运作的细节。他们说,他们被告知,如果对《纽约时报》说负面的话,就等于不听李洪志先生的话,而李洪志先生被弟子们称为“师父”。

《大纪元时报》只对发给其媒体办公室的一长串问题提供了部分答案,并拒绝回答有关其财务和编辑取向的问题。在一封没有署名的电子邮件中,该媒体指责《纽约时报》“诽谤和贬低竞争对手”,并称《纽约时报》通过将该刊物与法轮功联系起来,表现出“一种微妙的宗教恐吓形式,如果不是偏执的话”。

该媒体补充说,“《大纪元时报》不会被恐吓,也不会被压制。基于《纽约时报》问题中包含的大量虚假和不准确的内容,我们将考虑所有的法律选项来回应。”

讲真相 (“真”、”善“、”忍“之一)

李洪志先生于1992年及之前在中国传授的法轮功,围绕着一系列的五种冥想练习和一个道德自我完善的过程,目的是为了达到精神上的觉悟。如今,该组织因在世界各地举行示威游行以“讲真相”而闻名,它指责中共折磨法轮功学员,摘取被处决者的器官。(在镇压初期,中国各地有数万人被送进劳改营,现在该组织在那里的存在已经大大减少了。——原文注释,译者注)

最近,法轮功受到了审查,因为一些前修炼者认为法轮功是一个极端的信仰体系,禁止跨种族婚姻,谴责同性恋,不鼓励使用现代医学,所有这些指控都被该组织否认。

2000年《大纪元时报》创办时,目标是反击中国的宣传,报道法轮功受到中国政府迫害的情况。该报最初是在乔治亚州研究生兼法轮功学员唐忠(John Tang)的地下室里办的一份中文报纸。

到2004年,《大纪元时报》已经扩展发行了英文版。该报的早期雇员之一是吉纳维芙·贝尔梅克(Genevieve Belmaker),当时她是一名27岁的法轮功学员,没有什么新闻经验。贝尔梅克女士现年43岁,她将早期的《大纪元时报》描述为一个零散的媒体创业公司和一份热心的教会公报之间的混合物,员工主要由来自当地法轮功分会的无薪志愿者组成。

贝尔梅克女士说:“使命驱动的部分是,让我们有一个媒体,不仅讲述法轮功的真相,而且讲述一切真相。”

(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在1999年,李洪志曾经称《大纪元时报》等为”我们的媒体“)

法轮功的创始人李洪志先生也是这么看的。在演讲中,他把《大纪元时报》和其他与法轮功有关的媒体,包括新唐人电视台,即NTD,称为“我们的媒体”,并说它们可以帮助在全世界宣传法轮功的故事和价值观。

两名前员工回忆说,报社的高层编辑曾前往龙泉山庄与李洪志先生会面。一位参加过一次会议的员工说,李洪志先生曾参与编辑和战略决策,充当了一种影子出版商的角色。《大纪元时报》否认了这些说法,在一份声明中说:“没有这样的会议。”

《大纪元时报》和法轮功之间的界限有时很模糊。两名前《大纪元时报》记者说,他们曾被要求为被招入“神韵”(法轮功支持的大肆宣传的舞蹈表演系列)的外国表演者撰写颂扬式的介绍,因为这将有助于这些表演者的签证申请。另一位前《大纪元时报》记者回忆说,他被派去写关于政客的批评文章,其中包括刘醇逸(John Liu),一位台裔美国人,前纽约市议员,该组织认为刘醇逸对中国软弱,且对法轮功有敌意。

这些文章帮助法轮功推进了它的目标,但只吸引了很少的订户。

纽约《大纪元时报》橙县(Orange County)版前销售总监马修·K·图拉尔(Matthew K. Tullar)在他的人才资源网站领英(LinkedIn)页面上写道,他的团队最初“每周印刷800份报纸,没有订户,利用的是‘免费扔到他们的车道上’的营销策略”。图拉尔先生没有回应评论请求。

2017年离开该报的贝尔梅克女士将其描述为一个赤裸裸的一直在寻找新的赚钱项目的机构。

她说:“这是非常短期的思维,我们的规划不超过三周的时间。”

支持特朗普的一个支点

到2014年,《大纪元时报》正逐渐接近李洪志先生定位的一个受人尊敬的新闻机构的愿景。订阅者不断增加,该报的报道赢得了新闻奖,其财务状况也趋于稳定。

贝尔梅克女士说:“当时大家都很乐观,认为发展会趋于平稳。”

但在2015年的一次员工会议上,领导层宣布该刊物再次陷入困境,贝尔梅克女士回忆说。脸书改变了决定哪些文章出现在用户新闻源中的算法,《大纪元时报》的流量和广告收入受到影响。

作为回应,该刊物指派记者每天重新推送出多达五篇文章,以寻找病毒式点击率,这些通常是内容低俗的文章,标题是“灰熊腹部着地翻入游泳池”。

贝尔梅克女士说:“这是一场流量的争夺。”

(在《大纪元时报》工作过13年的吉纳维芙·贝尔梅克(Genevieve Belmaker)女士说她见证了大纪元从露骨的操作到成为网上流量驱动器的转变)

随着2016年大选的临近,记者注意到,该报的政治报道呈现出更加党派化的倾向。

为该报报道2016年竞选活动的史蒂夫·克莱特(Steve Klett)说,在川普先生赢得共和党提名后,他的编辑曾鼓励对他进行有利的报道。

克莱特先生说:“他们似乎有种几乎把他视作是救世主的方式,将川普视为将带来中共末日的反共领导人。”

在川普先生获胜后,《大纪元时报》聘请了与之关系良好的茶党策略师布伦丹·斯坦豪瑟(Brendan Steinhauser)帮助与保守派取得联系。斯坦豪瑟先生说,法轮功组织目标,除了提高其在华盛顿的形象外,还一直企图将法轮功的迫害作为川普政府的优先事项。

斯坦豪瑟先生说:“他们希望华盛顿更多的人了解中共是如何运作的,以及它对信仰群体和少数民族所做的事情。”

押注于脸书

在幕后,《大纪元时报》还在开发一个秘密武器:脸书增长战略,最终帮助将其信息带到数百万人面前。

根据《纽约时报》审查的电子邮件,该脸书计划由《大纪元时报》越南版(即Dai Ky Nguyen,或DKN)的前负责人武忠(Trung Vu)制定。

一位《大纪元时报》越南版前员工说,在越南,武忠先生的策略包括用病毒式传播的视频和支持川普的宣传来填充脸书页面网络,其中一些是从其他网站上一字不漏地摘取的,并使用自动软件或机器人来产生虚假的点赞同和分享。这名前员工说,员工使用假账户来操作页面——这种做法违反了脸书的规则,但武忠先生说,为了保护员工免受中国的监视,这是必要的。

武忠先生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根据2017年发给美国《大纪元时报》工作人员的电子邮件,越南的实验是一个“显著的成功”,使《大纪元时报》越南版成为越南最大的出版商之一。

邮件中称,这个出版商“对拯救该国信众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根据那封邮件,越南团队被要求帮助大纪元媒体集团(Epoch Media Group),法轮功在美国最大的媒体财产的保护伞组织,建立自己的脸书帝国。那一年,出现了几十个新的脸书页面,都与《大纪元时报》及其附属机构有关。有些是明确的偏向性立场,有些则将自己定位为真实和公正的新闻来源,还有一些,比如一个名为“最有趣的家庭时刻”(Funniest Family Moments)的幽默页面,完全与新闻脱节。

(由一名大纪元的编辑帮助开启的右翼政治网站American Daily的截屏)

也许最大胆的实验是一个名为《美国日报》(America Daily)的新右翼政治网站。

如今,这个在脸书上拥有100多万粉丝的网站兜售极右翼的虚假信息。它发布了反疫苗的嘶吼,一篇文章谎称比尔·盖茨(Bill Gates)和其他精英在“部署”新冠疫情,并指控“犹太暴徒”控制了世界。

《纽约时报》获得的电子邮件显示,长期担任《大纪元时报》编辑的约翰·纳尼亚(John Nania)与法轮功下属广播网“希望之声”(Sound of Hope)的高管一起参与创办了《美国日报》。脸书上的记录显示,该页面由希望之声负责网络运营,其脸书页面上的一置顶帖包含了法轮功的宣传视频。

《大纪元时报》在一份声明中说,它与《美国日报》“没有任何商业关系”。

《大纪元时报》及其关联公司运营的许多脸书页面都遵循着类似的轨迹。他们一开始发布病毒式传播的视频和从其他网站汇总的振奋人心的新闻文章。它们发展迅速,有时一周就增加了几十万的关注者。然后,它们被用来引导人们付费讨阅《大纪元时报》的,并推广更多的偏向性内容。

斯坦福互联网观察站(Stanford Internet Observatory)的虚假信息研究员雷尼·迪雷斯塔(Renee DiResta)说,其中一些网页“似乎在一夜之间”获得了大量的关注者。许多帖子被分享了数以千次计,但几乎没有收到任何评论——迪雷斯塔女士说,这是典型的被“点击农场”(click farms)刻意操作的页面,这些公司通过付费产生一次又一次地点击某些链接来产生虚假流量。

《大纪元时报》否认使用点击农场或其他非法手段来扩大页面的影响力。该媒体表示:“《大纪元时报》的社交媒体策略与《大纪元时报》越南版不同,《大纪元时报》使用脸书自己的推广工具来获得更多的实际的关注者。”该媒体还说,《大纪元时报》在2018年与武忠先生切断了联系。

但去年,《大纪元时报》被禁止在脸书上投放广告,因为该脸书宣布,《大纪元时报》的页面通过伪装广告购买来逃避其透明度要求。在脸书,《大纪元时报》在7个月内投放了超过150万美元广告费。

今年,脸书下架了500多个与“讲真相”(Truth Media)相关的页面和账户,“讲真相”是一个反华网页网络,一直在使用虚假账户来放大他们的信息。《大纪元时报》否认有任何参与,但脸书的调查人员表示,“讲真相”“显示出与大纪元媒体集团和新唐人电视台的平台上活动有一些联系”。

脸书发言人说:“我们已经多次对大纪元媒体集团和相关团体采取行动。”她补充说,如果该媒体继续违反更多规则,脸书将对其进行惩罚。

自从被禁止在脸书上投放广告后,《大纪元时报》将大部分业务转移到了 YouTube 上,根据谷歌的政治广告公共数据库,自2018年5月以来,它在 YouTube 上的广告支出超过180万美元。

该报的钱从哪里来,是个谜。前员工说,他们曾被告知,《大纪元时报》的资金来自于订阅、广告和富有的法轮功学员的捐赠。在2018年,也就是该组织的纳税申报表公开的最近一年,《大纪元时报》协会(The Epoch Times Association)收到了几笔可观的捐款,但没有一笔大到足以支付数以百万计美元的广告宣传。

班农先生也是注意到《大纪元时报》水很深的人之一。去年,他与新唐人电视台制作了一部关于中国的纪录片。他说,当他与《大纪元时报》谈及其他项目时,钱似乎从未成为问题。

班农先生说:“我会给他们一个数字,他们会回来说,‘我们对这个数字很满意。’”

“道德目标已经消失了”

《大纪元时报》亲川普倾向让一些前员工感到不满,比如贝尔梅克女士。

贝尔梅克女士现在是一名自由撰稿人和编辑,她说,她仍然相信法轮功的许多教义。但她对《大纪元时报》越来越不满意,她认为该报违背了法轮功的“真、善、忍”的核心价值。

她说:“道德目标已经消失了。他们站错误的历史的一边,我认为他们并不在乎对错。”

最近,《大纪元时报》将焦点转移到冠状病毒上。它猛烈抨击中国在疫情初期的失误,其记者写了关于误报病毒统计数据和中国在世界卫生组织的影响的文章。

(大纪元在YouTube上的有关”CCP病毒“的视频截屏)

这些文章中有些是真实的。但也有一些文章推崇夸大或虚假的说法,比如未经证实的理论,即病毒是在实验室里被设计出来的,是中国生物战战略的一部分。

新唐人电视台和《大纪元时报》在 YouTube 上发布的一部纪录片中重复了其中的一些说法,该纪录片在 YouTube 上的观看次数超过了500万次。这部纪录片的主角是名誉扫地的病毒学家朱迪·米科维茨(Judy Mikovits),她也是病毒性传播的视频《流行病》 “Plandemic”的主角,脸书、YouTube 和其他社交平台今年以传播不实说法为由而撤下了该视频。

《大纪元时报》说:“在我们的纪录片中,我们提供了一系列证据和观点,但没有得出任何结论。”

贝尔梅克女士至今还在家里的架子上放着一张李洪志师傅的照片,她说,每当 YouTube 上出现《大纪元时报》的广告,宣传一些新的偏向性的话题时,她就会觉得恶心。

最近的一个视频《事实背后》(Digging Beneath Narratives)是一个两分钟的信息广告,内容是关于中国对冠状病毒处理不当的问题。广告的主持人说,《大纪元时报》在中国有一个“地下消息来源网络”,提供有关政府应对病毒的信息。

这是一个可信的说法,但视频的主持人没有提到《大纪元时报》与法轮功的关系,也没有提到它长达二十年的反中共运动,只说该报“给你准确地描述这个世界上发生的事情”。

他说:“我们如实呈献。”

【本文来自NYTimes,原作者为:Kevin Roose,Ben Smith和Jack Begg为原文作了贡献,本文翻译:文婉秋,译文来源:华文优读:http://www.mychinese.news/,本文不代表本台观点,原文链接:https://www.nytimes.com/2020/10/24/technology/epoch-times-influence-falun-gong.htm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