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英认为新冠病毒源自于中国生物实验室的意外泄漏

英国《星期日邮报》报道,英国政府认为新型冠状病毒可能是从中国武汉市的一个实验室意外泄漏出来的,那里的科学家当时正在研究这种病毒。

大多数专家认为,这种病毒源自于中国武汉的一个动物交易市场,是由动物传染给人的。

然而,《星期日邮报》的报道说,虽然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政府的官员认为,这仍然是最可能的解释,但该市场附近的实验室的泄漏实际上引起了疫情,这已经“不再被忽视”。

英国政府高级官员紧急委员会成员Cobra对报纸说:“基于人畜共患病的理论,还有一种可靠的替代观点。也许在武汉有那个生物实验室并不是偶然的,这不容忽视。”

武汉附近有两个科学实验室,据信科学家正在对病毒进行测试:武汉病毒研究所和武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这两个实验室两者均距华南海鲜市场10英里以内,据信该市场已于去年下半年开始爆发病毒。

《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戴维·伊格纳修斯(David Ignatius)上周表示,美国一些科学家认为实验室意外泄漏是一个合理的理论。罗格斯大学瓦克斯曼微生物研究所的教授理查德·埃布赖特(Richard Ebright)就是其中一位生物学家。埃布赖特在《原子科学家简报》中引用他的话说,武汉许多从事病毒研究的科学家对感染只有“最小的保护”。

“以具有爆发病毒传播特征的病毒在BSL-2 (中等生物安全水平)上进行病毒收集、培养、分离或动物感染,将构成对实验室工作人员传染,以及从实验室工作人员感染到公众的巨大风险。“ 他说。

他继续说,现有的证据“为排除实验室构造上的问题提供了依据,但是并没有排除实验室发生事故的依据”。换句话说,虽然该病毒被认为不是在实验室中产生的,但它可以是在一个实验室里被研究,并在一次事故中泄漏出来。

据报道,英国首相约翰逊政府已经开始质疑中国有关新型冠状病毒声明的准确性。上周有报道称英国官员对中国政府感到愤怒。3月29日,英国资深议员迈克尔·戈夫(Michael Gove)告诉英国广播公司(BBC),他对中国官方的病毒数量持怀疑态度。他说:“中国首例冠状病毒于去年12月确诊,但是事实是中国对此病毒的报告并没有说清楚其规模,性质和传染性。”

英国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上周的一份报告指责中国政府传播有关该病毒传播的虚假信息。该委员会说:“关于新冠病毒COVID-19的虚假信息已经使人丧生。”

“至关重要的是,政府必须在国内发出清晰透明的信息,以对抗和反驳外国大国传播的虚假信息。”

【本文源自Business Insider 4月6日的文章,原作者为:Adam Payne,本文不代表本台观点】

(罗格斯大学化学生物学教授理查德·埃布赖特 Richard H. Ebright)

被《华盛顿邮报》和MSNBC引用为冠状病毒专家的分子生物学家毫无疑问地表示,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可能是由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泄漏而释放出来的。

中国顶尖的蝙蝠传播病毒的病毒学家石正丽用她的生命发誓说,这种病毒并未从她的武汉实验室泄漏出来,她说这种病毒的传播是“自然因其不文明的生活习惯而在惩罚人类。”

但是,罗格斯大学化学生物学教授理查德·埃布赖特(Richard H. Ebright)周四对”每日来电者新闻基金会“(Daily Caller News Foundation)表示,该病毒很可能由于实验室事故而传染给了人类。

当被问及他是否认为该病毒可能从石正丽在武汉的实验室泄漏出来时,埃布赖特说:“是。”

埃布赖特说:“石正丽的否认并不是驳斥。尤其是基于’自然以其不文明的生活习惯而惩罚人类’为理由的否认。’”

现在,尽管石正丽告诉那些质疑她的实验室是否可以与冠状病毒的泄漏联系起来的人”闭上臭嘴“,但她说过她失眠了,因为她担心自己在武汉的实验室可能对这种病毒的泄漏负责。

石正丽因她在蝙蝠洞中寻找病毒的16年的经历而被同事称为“蝙蝠女人”。今年3月,她对《科学美国人》表示,在得知新冠病毒于12月下旬在武汉爆发之后,她疯狂地搜索了任何她实验室记录被错误地处理的证据。

“它们可能来自我们的实验室吗?”石正丽当时在想。

她指出:“我从未想到过这种事情会在中国中部的武汉发生。”她说,她的研究表明,华南地区存在新型冠状病毒从动物传播到人类的最大风险。

石正丽说,当结果显示新型冠状病毒的序列与她和她的团队从蝙蝠洞中取样的病毒不匹配时,她松了一口气。

“这确实使我不堪重负,”她说。 “我好几天没睡觉了。”

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的石正丽和她的同事在2017年初报告说,经过五年的调查,他们在中国云南省的马蹄蝙蝠中发现了11种新的SARS相关病毒株。病毒学家当时说,这11株含有所有与SARS冠状病毒相似的基因,与2003年爆发时的相似。

石正丽在二月份发表的一项研究中做出了贡献,该研究报道新型冠状病毒与云南省马蹄铁中检测到的病毒株具有96.2%的同一性。

然而,两名中国研究人员在二月份的另一篇论文中指出,已知携带几乎完全相同的病毒株的马蹄蝙蝠生活在距离武汉600英里的地方。研究人员还引用了居住或访问武汉的将近60个人的证词,称该蝙蝠“从来都不是这个城市的食物来源,市场上也没有蝙蝠交易”。

两位中国研究人员在论文中指出:“已经在全球杀死了成千上万人的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可能起源于武汉的实验室,”该论文于2月6日上传到Research Gate。

互联网的存档显示,该论文于2月14日或15日从Research Gate移走。该论文的首席研究者肖波涛(Botao Xiao)周四没有回复DCNF要求评论的电子邮件。当被问及有关将论文从网站上删除的消息时,Research Gate也没有回应。

罗格斯大学分子生物学家埃布赖特今年2月对北京新闻媒体《财经》(Caixin Global)表示,尽管“没有理由怀疑该病毒是经过工程改造的”,但现有数据表明,该病毒被传染到人类的原因可能是实验室事故导致的。

《华盛顿邮报》和MSNBC引用了埃布赖特的话说,应该“坚决排除有关该病毒是一种生物武器的理论”,但是这两家媒体都没有引用埃布赖特认为的这种病毒通过实验室事故泄漏并传染给公众的可能性“不能,而且不应–被排除。”

石正丽愤怒地地否认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可能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实验室泄漏出来。“新型冠状病毒是自然的一种,因为人类保持着不文明的生活习惯“,据财新网的报道,石正丽在2月初在中文社交应用程序微信上写道,我是石正丽,我发誓我用我的生命保证新冠病毒与我们的实验室无关。 我请那些相信和散布来自有害媒体的谣言的人……闭上你的臭嘴。”

致命病毒有从中国的实验室泄漏的历史。2004年,SARS病毒最初被控制了一年后,它两次从北京中国病毒学研究所逃脱。中国政府从一开始就新型冠状病毒爆发误导世界,因此受到广泛批评。武汉市第一批就引起SARS样病毒传播发出警告的医生之一于12月被警察训诫,并被告知“停止发表虚假评论”。那位医生李文亮二月份死于新型冠状病毒。

另一位中国医生艾芬(Ai Fen)声称,当她试图在病毒的早期阶段对其进行警告时,她的老板们对此保持了沉默。据澳大利亚《 60分钟》报道,艾芬截至周日的下落目前未知。这引发了人们对她被拘留的恐惧。

周三,中国最高卫生官员宣布,中国将开始对没有症状的患者进行新型冠状病毒病例计数,这是一种策略性的承认,即自大流行开始以来,北京对已知的新冠病毒病例的官方统计不足。

阿肯色州共和党参议员汤姆·科顿周三告诉DCNF,完全有理由质疑新冠病毒的爆发是否源于武汉研究冠状病毒的实验室。科顿说:“我之所以提出这些问题,是因为中国的声明及其行动。在12月隐瞒病毒数周后,在1月的大部分时间里将其严重程度降至最低,然后他们推销有关该病毒起源于武汉的一家动物交易市场的故事。”

“鉴于他们的不诚实以及我们已知研究冠状病毒这两个实验室离该动物交易市场那么近,我们对此提出问题并要求回答是合理的,也是负责的。”

【本文来自Daily Caller News Foundation,原作者:Andrew Kerr,本文不代表本台的观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