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宣布取消香港特殊贸易地位,香港接下去将发生什么?

美国总统特朗普5月29日周五宣布,将采取措施取消香港的特殊贸易地位。这是对北京近期通过的一项有争议法律的回应。

特朗普在白宫玫瑰园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我指示我的政府开始取消给予香港不同和特殊待遇的政策豁免。”

他还说:“我今天宣布的决定将影响到我们与香港达成的全面协议,从引渡条约到出口管控和技术。我们将采取行动,取消香港作为中国其他地区以外的一个单独的海关和旅游地区所享有的优惠待遇。”

根据1992年《美国香港政策法》,在金融交易、移民和贸易方面,美国法律对香港有不同的待遇。这种地位使两者之间的年度贸易增至约380亿美元。

然而,中国在本周四通过了新国安法,将把大多数形式的政治抗议活动定为刑事犯罪,这引发了美方对香港民主自由被侵蚀的强烈不满。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周三向国会提交了一份报告,认定香港已不再拥有高度自治。

(以上报道来自VOAChinese)

美国取消香港特殊贸易地位,将发生什么?

在中美之间日益激烈的对抗中,香港可能会成为一种附带损害。

中国领导人已着手增加北京对这片前英国殖民地的控制。作为回应,华盛顿的官员正在考虑是否要剥夺他们长期以来一直授予该半自治领土的特殊地位,正是这种地位帮助香港成为全球金融中心和中美之间的重要门户。

如果美国撤销该认定,香港作为商业之都的地位将受到威胁。

香港为何获得特殊地位?

(1997年香港回归仪式上,中国国旗升起。 Torsten Blackwood/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尽管这片前英国殖民地是中国的一部分,但美国长期以来与香港有着特殊的关系。

英国最初在鸦片战争期间夺取这片领土,后于1997年将其移交中国。而北京方面保证,香港将在“一国两制”的共识下保持高度自治。尽管是中国的一部分,香港仍会根据自己的法律运作,其中包括中国大陆没有的经济和公民自由。

华盛顿授予香港的特殊地位也承认了这种差异。根据1992年的《美国香港政策法》,在金融交易、移民和贸易方面,美国法律对香港有不同的待遇。

这种地位使两者之间的年度贸易增至约380亿美元。

为什么这种地位不保了?

(周四在北京举行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和其他官员在对香港国安法草案投票后鼓掌。 Carlos Garcia Rawlins/Reuters

从去年开始,在香港爆发的反北京抗议活动惹怒了中国共产党。周四,中国领导人批准了一项包括起草新国安法的计划,该法案预计在9月前生效,意在遏制恐怖主义、支持国家安全以及平息要求香港脱离中国独立的呼吁。

目前尚不清楚新国安法将包括哪些内容。但是外交官和商界领袖担心,该法案将使移民政治化,侵犯香港的言论自由和网络信息的自由流通,并导致金融市场法规遭到干预。

中国上周表示将通过该计划后,美国官员表达了失望。国务卿迈克·庞皮欧(Mike Pompeo)周三宣布,他不再认为香港具有与大陆分离的高度自治,从而为采取惩罚性措施铺平了道路,这些措施可能终结华盛顿与香港的特殊经济关系。

地位发生变化后会怎样?

(夜晚的香港。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特殊地位下,美元可以与港币自由兑换,因此在香港开展业务对美国公司有着特别的吸引力。香港在贸易方面享有优惠待遇,这意味着几乎没有关税或其他成本。美国和香港享受旅行免签,使企业高管可以轻松出入。

如果美国取消香港的特殊地位,以上一切都将结束。

根据华盛顿的反应,取消特殊地位可能导致美国以对待其他任何中国城市的方式对待香港。这将意味着更高的关税,包括在中美贸易战中制定的关税。两地之间的流动也将受到限制。许多美国企业可能选择离开。

美国对中国买家施加的敏感技术出口管制,也将适用于香港。特朗普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越来越多地限制中国公司接触美国软硬件技术。

取消这一特殊地位也可能导致美国对香港公司投资进行更严格的审查。近年来,华盛顿使中国公司在美投资变得越来越困难。

前香港银行家、投资者戴维·韦布(David Webb)说,香港被视为中国的特别行政区,但“特别行政区的特别之处就在于,世界其他地方对待它的方式不同于中国大陆”。

特朗普可以自行更改地位吗?

(11月,抗议者走上街头支持要求美国官员评估香港自治状况的法案。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特朗普总统可以通过行政命令自行改变该地位。而且他已经更改。

但是,国会已施加越来越多的压力迫使他采取行动。去年,《香港人权与民主法》在参议院和众议院均获得广泛支持后,特朗普签署了该法案。法案要求政府机构每年审查香港的自治状况。

取消特殊地位具有政治风险。这将使特朗普在11月的大选之前表现出对中国强硬的态度,他的这种态度旨在转移人们对美国政府新冠病毒疫情治理失败的注意。但这也可能危及他与中国的贸易战停火,而那是特朗普政府的主要成就之一。

美国是否有伤及自身的风险?

(周三,防暴警察被派往香港中央商业区制止抗议活动。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纸面上看,美国对香港的出口比进口要多。香港民众广泛对亲民主示威者表示同情,然而,给香港的经商制造困难,可能会推动香港民众转向北京。

亲北京的香港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说:“我们遭受美国切断关系的打击越大,结果将是我们会与中国大陆越来越紧密,不是吗?”

但是华盛顿可能认为,给中国造成足够惨痛的损失,能够更加清晰地表示它的反对态度。中国公司——包括国有企业——会来到香港融资。由于北京对跨境资金流动的严格限制,中国的公司和个人能够转入和转出中国的资金额度有限,而香港拥有复杂但不可或缺的金融通道。终止其特殊地位可能会严重削弱这些优势。

香港还是许多全球大企业的地区总部。庞大的中国经济仍然是一大吸引力。但是,如果香港失去透明度和开放性,这些公司可能会决定去其他地方设点。

【本文来自NYTimes,原文作者:艾莎(Alexandra Stevenson),本文不代表本台观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