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总统说看到新冠病毒与武汉病毒研究所有关的证据

特朗普总统说,他看到了新冠病毒与武汉病毒研究所有关的证据,但他拒绝披露细节。

特朗普星期四(4月30日)在白宫被记者问到,他目前有没有看到任何证据让他高度相信武汉病毒研究所是新冠病毒的来源。

他回答说:“有。我看到过。”

特朗普接着说:“我认为世界卫生组织应该为自己感到羞耻,因为他们就像是中国的公关机构。”

新冠病毒何时了?金正恩生死未卜;为什么所有藤校都录取了他? (2020年4月27日,晓男主持,嘉宾:徐亚光、李博阳)

多国要求追责疫情源头,北京发起反击

        随着世界各地出现越来越多的呼声,要求中国赔偿始于武汉的冠状病毒疫情造成的损失,中国开始进行反击。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周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美国的政客们“谎话连篇”。
        在他发表该评论的前一天,特朗普总统暗示,美国将就北京对冠状病毒疫情的处理寻求“巨额”补偿。
        悉尼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的中国问题分析师马利德(Richard McGregor)说,这一争端反映出,在对手美国似乎处于虚弱状态,疲于应对病毒、政治分裂和大规模失业之时,中国拒绝接受批评。
        “北京正在采取一种全员参与、百无禁忌的全球外交行动,以阻止任何地方对其处理始于武汉的冠状病毒疫情的做法提出指责,”马利德说。
        他强调,中国政府认为这是一个关键时刻,“以华盛顿的损失,换来数十年一遇的一次全球地位提升机会。”
        在周一的新闻发布会上,特朗普提出,中国本可以阻止这种冠状病毒扩散到境外。“我们相信,它本来可以从源头上被阻止,”他说。他没有解释中国可能采取的措施。
        他还说,美国政府正在对大流行的起源进行“认真调查”,“有很多方法可以让他们承担责任,”他指的是中国。“我们对中国不满意。”
        中国政府立即予以回击。
        “我们奉劝美国政客还是要好好反省自身问题,想办法来尽快控制疫情,而不是继续玩弄‘甩锅’推责的把戏,”耿爽于周二表示。

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坚持认为新冠病毒源自武汉病毒研究所,并要求中国负责

据每日邮报(Daily Mail)和福克斯新闻(Fox News)报道,白宫贸易与制造政策办公室主任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表示,在实验室中制造出这种病毒后,中国正从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中获利。纳瓦罗(Navarro)将疫情冠以“武汉病毒”之名,于上周二晚间(4月21日)在福克斯新闻(Hoxity News)的Hannity节目中露面,指责中国人创造了新型冠状病毒,并指责他们向世界隐藏疫情,从而进一步扩大了疫情的蔓延。

他称这一过程为“四大杀手”,并说中国现在正在寻求通过暴涨急需的医疗用品价格来从中获利。纳瓦罗显然支持一个阴谋论,就是新型冠状病毒并不是在武汉的华南海鲜市场上首先从动物传播给人类的,而是在武汉病毒实验室中人工制造的。据报道,美国情报部门已经开始对该实验室进行了全面调查。

纳瓦罗(Navarro)是美国国防生产法的政策协调员,这是总统援引的朝鲜战争时期的法律,并赋予其权利订购产品,阻止出口,并要求美国公司在海外的子公司生产指定的产品。

纳瓦罗在主持人肖恩·汉尼提(Sean Hannity)问及武汉封城的问题时说,中国人可能将其称为四杀。“他们在中国那个实验室产生了这种病毒,然后将其隐藏在世界卫生组织的掩护下。“纳瓦罗继续说:“在六周的时间内,基本上让数十万武汉人上飞机,在全世界传播病毒。当他们这样做的时候,令人恶心的是,他们买光了世界上所有的口罩,手套,护目镜,个人防护用品和20亿个口罩。这就是为什么在米兰,纽约和其他地方,我们的人民根本买不到个人防护用品的原因。现在,肖恩,你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吗?”他问。

“他们正在做的是从这场危机中牟取暴利,将价值50美分的口罩,收取3美元、4美元、5美元及更多的费用,然后向我们发送伪劣的测试套件。”纳瓦罗说。

纳瓦罗(Navarro)的任务是与美国工业打交道,以购买口罩,呼吸机和医院为抵抗冠状病毒而需要的其他产品。他谈到自己的角色时说:“我正在供应链上工作,以确保一线美国人拥有他们所需的个人防护设备和药品,我们将不得不将这些供应链带回美国。大流行结束后,必须要中国对此负责”。

(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

继续阅读

当艾滋病人染上新冠病毒

当查尔斯·佩里(Charles Perry)在1988年被诊断出感染艾滋病毒时,他的诊断被认为是死刑判决书。在1980年代艾滋病流行的高峰期,西雅图地区几乎每个星期都为艾滋病毒受害者举行葬礼。

去年,佩里与《AMP:艾滋病纪念之路》的故事收集协调员RosetteRoyale坐下来讲了他的故事,两人成为了朋友。

上个月,Royale伤心欲绝,得知感染艾滋病毒后幸存下来的佩里,在32年后,他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后几天就去世了,享年66岁。

Royale说:“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看起来如此抽象。当您看到《西雅图时报》有多少人死亡的清单时……那些只是数字,但随后发现我认识的人中有一个确实让我震惊。”

像佩里一样,许多艾滋病毒和艾滋病的长期幸存者从未期望过如此长的寿命。数十年来,有些人因艾滋病幸存者的负罪感而饱受摧残。许多本身不是艾滋病毒呈阳性的人,但是经历了艾滋病危机的高峰,也遭受了创伤,他们目睹了许多朋友和亲人死亡。

现在,他们发现自己正处于另一场全球性公共卫生危机之中,随着死亡人数的增加,他们再次无助地注视着这一切的发生。

“有些人感觉到似曾相识的感觉,” Royale说,他的伴侣于1994年因艾滋病去世。

当前的大流行与艾滋病危机之间存在着明显而重要的区别,但对于许多经历了最严重的艾滋病流行的人来说,新冠病毒COVID-19造成的死亡和孤立感回荡着他们忍受仇恨、和恐惧的时代,在几乎每周都参加朋友的葬礼时保持孤立。

在艾滋病危机的最初几年,联邦政府对受影响最大的人感到冷漠,因为艾滋病被贬低地视为“同性恋瘟疫”。后来随着人们越来越了解到黑人社区和静脉吸毒者是受该病毒严重影响的人群,与艾滋病有关的冷漠和污名得到了加强。

70岁的杰克·奥里安·巴克(Jack Orion Barker)经历了西雅图的艾滋病危机,他说:“这杀害了所有’该死的’人,我们被视为贱民,因为我们像苍蝇一样死去。”

现在,在一场新的大流行中,经历过西雅图艾滋病危机的人们回顾了那些悲惨的几十年,惊恐地看到了某些相似之处,鼓舞地看到人们像过去一样互相支持,并希望从艾滋病毒和艾滋病的流行期间吸取的教训对今天的抗疫可能会有所帮助。

Royale说:“即使我们看不到它,我们的所有生活也都受到了HIV的某种改变。当前的这种大流行再次提醒我们,我们相互之间是连在一起的。”

(查尔斯·佩里得艾滋病后活了32年,得新冠肺炎后,活了7天)

继续阅读

华盛顿州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最新更新(03/2020)

3月31日

美国国税局和财政部表示,美国人将在未来三周内开始收到支票,这是旨在对抗冠状病毒爆发的经济破坏的2.2万亿美元救援计划的一部分。大多数人不需要做任何事情就可以收到支票。但是有些人-包括传统上可能不会提交纳税申报表的老年人和低收入人士-确实需要采取行动。而那些报税较晚的认识也想要赶上。美国国税局和财政局提供了有关如何确保您获得支票的更多详细信息。美国政府要给每个人发钱,看看你够不够格拿,拿多少?

特朗普:美国预计有10-24万人死于新冠肺炎

如果维持当前的社会疏离准则,白宫周二预计美国死于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的死亡人数为10万到24万之间。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称美国为减缓冠状病毒的传播所做的努力是“生死攸关的事情”,并敦促公众遵守其政府的社会疏远准则。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周二警告美国人,要提前做好“两周的苦难”的准备。公共卫生官员强调说,如果全国人民忍受彼此之间的距离,这个数字可能会更少。

白宫新型冠状病毒特别工作组的协调员德博拉·伯克斯(Deborah Birx)博士说:“我们真的相信我们可以做得更好。”她说,这将要求所有美国人认真预防疾病的传播。白宫首席传染病专家安东尼·富奇(Anthony Fauci)博士补充说:“这是我们有望达到的数字,但我们不一定非要接受这一数字。”特朗普称这是美国人遵守政府指导方针是“生死攸关“的,并预测美国很快将在一场大流行中看到“隧道尽头的曙光”,目前这场大流行已经杀死了3,500多名美国人,并感染了170,000多人。

(西雅图什么时候白天的Smith Tower楼前空无一人?)

继续阅读

法国诺贝尔医学奖得主声称新冠病毒为人造

新冠病毒来源问题继续引发争议,法国著名病毒学专家因发现艾滋病毒而获得2008年诺贝尔医学奖的. 吕克·蒙塔尼耶(Luc Montagnier) 教授周四在接受法国的一个医学专业媒体采访时表示,他们用数学模式对病毒基因研究得出的结果,确认了之前印度学者提出的新冠病毒带有艾滋病基因的发现。

以下是吕克·蒙塔尼耶相关访谈的文字记录:

记者:吕克·蒙塔尼耶教授,您好,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的编译要比艾滋病毒的基因序列编译迅速得多,但是,您认为这一编译工作还不够全面?

吕克·蒙塔尼耶:武汉实验室研究冠状病毒已经多年,是这方面的专家。这就促使我对这个病毒的基因序列进行了更加深入的研究,不仅由我个人,还有我的同事数学家Jean Claude Perrez共同进行,他将 数学运用于生物基因序列的研究。他对基因序列的所有部分都进行了研究,我们并不是最早发现新冠病毒中有艾滋病毒基因序列的,之前印度学者 也发现新冠病毒的基因组中含有别的病毒的序列,对我来说,这别的病毒就是艾滋病病毒,但是,他们的文章在正式发表之前被迫撤回,因为他们受到太大的压力。但是,科学的真相总会大白于天下。

记者:我们可以理解在新冠病毒中发现艾滋病毒的基因序列会使您很吃惊,但是,这是否有可能是基因自然突变的结果,比如说,一个艾滋病患者感染上了新冠病毒之后所产生的结果?

吕克·蒙塔尼耶:不,人体不可能如此直接地影响病毒基因,要在病毒基因中插入新的蛋白必须通过实验室,这在几年前还比较困难,但是今天已经十分容易。

继续阅读

中国面临比新庚子赔款和八十国联军更大的危机

当中国疫情趋于平稳,世界的形势却严峻起来,目前已有150多万人感染新冠肺炎,10余万人撒手人寰。但相当多的中国人却开始幸灾乐祸,鄙视回国避疫的海外华人,嘲笑西方人不会抄中国的作业。中国再次做起了世界领袖梦,召集西方国家医学专家,传授中国抗疫秘诀,四处撒口罩和呼吸机,并且把外交部改造为战狼部,竟然将新冠肺炎的来源栽赃给美国军人。

人在做,天在看。中国一直没有看懂病毒,也没有看懂世界,更没有看懂自己。因为他们没有意识一个问题,那就是一场比新冠疫情更大的危机正在逼近。它是什么呢?有报道说,中国广东、浙江等地加工企业因订单被取消或接不到海外客户的生产订单,本月起再度停业二至五个月。广东省中山佳雅制衣有限公司在通知中说,订单全部暂停,公司从4月1日开始全部停工,估计停工至7月31日。浙江宁波一家针织面料有限公司宣布自3月31日开始停工五个月,并在通知书上鼓励员工“另找工作”。在社交媒体平台,一段网络视频显示,有深圳工人砸工厂车间的机器泄愤。还有新闻说,目前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印度以及中国的友邦伊朗和非洲国家都准备疫情过后对中国索赔。他们认为中国隐瞒疫情,放纵新冠病毒扩散到世界,给他们的国家带来了巨大的灾难,中国应该巨额赔偿。历史学者章立凡说,“现在很多人在这么说,120年前是庚子年,来了八国联军,现在有可能是八十国联军,或者更多,因为武汉肺炎给全球的政治和经济造成了灾难,对中国的问责,从国际角度来说可能难以避免,不仅西方国家,一些原来和中国关系相对较好的国家,现在也逐渐变脸”。据新华社报道,4月8日,“人民领袖”主持召开政治局常务委员会,指出面对严峻复杂的国际疫情和世界经济形势,我们要坚持底线思维,做好较长时间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思想准备和工作准备。

(1901的庚子赔款)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