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班攻占喀布尔,阿富汗总统逃亡塔吉克

目睹塔利班武装人员进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的美国官员说,美国军队“牢牢控制”了美国大使馆和该市的国际机场,尽管布林肯国务卿形容这一场面“令人心痛”。

塔利班领导人周日宣布胜利,在这场闪电般的攻势中,阿富汗最后一支安全部队已经消失,阿富汗首都的大门向叛乱分子敞开。

但是,尽管塔利班声称他们的战士正在保卫首都的部分地区,一名美国官员告诉美国之音,美国大使馆本身以及哈米德·卡尔扎伊国际机场都是安全的。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告诉美国之音:“我们的部队继续涌入并牢牢控制着国际机场和大使馆。”

美国三个步兵营的前沿部队,约3000人,星期五开始抵达喀布尔。周六,随着塔利班部队越来越接近阿富汗首都,美国总统拜登授权另外1000人的部队前往阿富汗。

尽管如此,美国似乎并不打算长期占据其驻喀布尔大使馆。

1000-31

(塔利班占领总统府的画面)

大使馆的一名官员向美国之音证实,工作人员正被转移到机场的一个安全地点,以帮助监督航班起飞并做好撤离准备。

大使馆发出的警报还警告说,安全局势正在迅速变化,在接到机场驳火的报告后,在喀布尔的美国公民应该在原地避难。

北约周日表示,正在尽其所能帮助机场。

“我们正在帮助维持喀布尔机场的运作,以保持阿富汗与世界的联系,”一名北约官员告诉美国之音,并补充说,北约目前正在维持其在喀布尔的外交存在。

这位官员补充说:“我们人员的安全至关重要,我们将继续根据需要进行调整。”

一位政府高级官员周日对美国之音说,拜登过去几天一直在华盛顿郊外的总统度假胜地戴维营度过,他已了解最新事态发展,包括撤离美国人员和阿富汗特别移民签证申请人。

这位白宫官员对美国之音说:“今天上午,总统和副总统与他们的国家安全团队举行了安全视频会议,听取了我们在阿富汗文职人员撤离、SIV申请者和其他阿富汗盟友撤离以及喀布尔目前安全局势的最新情况。”

总统和副总统会见了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中央情报局局长威廉·伯恩斯、国家情报总监艾薇儿·海恩斯、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美国大使威尔逊(美国临时代办),(美国阿富汗和解特别代表)卡利勒扎德大使,(中央司令部司令)麦肯齐将军和其他高级官员。”

布林肯谈塔利班的进展

事态迅速发展。美国最高外交官称塔利班接管阿富汗和喀布尔即将陷落是“令人心痛的事情”。

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周日表示,美国人员(其中一些人仍在大使馆)和阿富汗助手的安全是“第一要务”,以抵挡华盛顿对阿富汗军队迅速崩溃毫无准备的批评。

布林肯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国情咨文”节目采访时说,美国将“尽我们所能,能坚持多久就坚持多久,只要他们愿意,就把他们接出来。”

布林肯补充说:“我们没有向塔利班提出任何要求。我们已经告诉塔利班,如果他们在我们撤军的过程中干扰我们的人员和行动,我们将做出迅速而果断的反应。”

布林肯还为美国政府继续撤军的决定进行辩护,尽管担心塔利班可能试图以武力夺取该国。

“不管你喜欢与否,双方达成了一项协议,军队将于5月1日撤出。”他说,“如果他们不仅没有开始这一进程,而这正是总统所做的和塔利班所看到的,那么我们就会回到与塔利班的战争中。”

布林肯说,鉴于“阿富汗安全部队的空洞性”,与塔利班重新开战需要美国增派“数万”部队 。

美国议员作出反应

一些国会议员星期天对美国支持的阿富汗政府的垮台做出了愤怒的反应。

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共和党成员本·萨塞(Ben Sasse)在一份声明中说:“阿富汗的不折不扣的灾难——可耻的、西贡式的对喀布尔的遗弃、对阿富汗妇女的残暴以及对我们盟友的屠杀——是特朗普-拜登软弱主义的可预见结果。”

“历史必须清楚这一点:美国军队没有输掉这场战争——唐纳德·特朗普和乔·拜登故意决定输掉这场战争,”萨斯补充道。

拜登总统的撤军计划是其前任唐纳德·特朗普提出的方案的延续。特朗普政府于2020年2月与塔利班谈判达成了一项协议,为美军撤出阿富汗设定了时间表,以换取叛乱分子结束对美国人的袭击并与阿富汗政府进行谈判。

但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的共和党高层周日表示,责任完全落在拜登政府身上。

“他们完全搞砸了。他们完全低估了塔利班的力量,”众议员迈克尔·麦考尔告诉CNN的“国情咨文”节目。“他们没有听取情报部门的意见,因为每次我得到的情报界的简报评估时,这可能是我所听到的关于阿富汗的最糟糕的评估。”

相反,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发表了一份声明,赞扬拜登总统“关于阿富汗问题声明的明确目的以及他所采取的行动。”

这位众议院民主党领袖还警告塔利班“全世界都在关注它的行动。”

佩洛西说:“我们对有关塔利班残暴对待所有阿富汗人,特别是妇女和女孩的报道深感关切。” “美国、国际社会和阿富汗政府必须竭尽全力保护妇女和女孩免受塔利班的不人道待遇。”

(本文来自VOAChinese,作者:塞尔丁,赫尔曼和维达库斯瓦拉对此报道做出了贡献。)

taliban2

(阿富汗总统加尼流亡塔吉克斯坦)

美国福克斯新闻8月15日上午报道,已经证实阿富汗总统加尼及其核心团队已经离开首都喀布尔。报道表示,美国一位官员说,“就这样了,一切完了”。

报道还表示,阿富汗黎明电视台(TOLO)最初报道了加尼总统及其核心团队逃离喀布尔,前往塔吉克斯坦。

另外,耶路撒冷邮报有报道,阿富汗内政部一位资深官员周日表示,加尼已经离开阿富汗。阿拉伯卫星电视台报道,一个由塔利班主导的政府将在未来数小时内成立。

此前,据美国广播公司(ABC)周日报道,阿富汗塔利班的发言人穆贾赫德(Zabiullah Mujahed)告诉ABC,塔利班领导人的一个代表团在喀布尔总统府谈判权力移交事宜。

据报道,塔利班反叛武装星期天凌晨进入的首都喀布尔的外围,并有塔利班武装人员出现在喀布尔的几个区。另一位塔利班发言人还告诉ABC,塔利班领导人已经命令武装人员暂时不要武力夺取喀布尔,停留在在首都的外围待命。

这位发言人还表示,同对方的谈判正在进行,以确保移交过程安全地完成,不会伤害喀布尔市民的生命和财产。

在美军及国际部队基本上完成撤离阿富汗计划之际,塔利班近期闪电般地夺取了阿富汗大片地区及一些主要城市,尽管由美军训练的阿富汗政府军有美军的空中支援。上个月以美国为首的国际部队撤出大部分剩余部队后,塔利班加快了攻势,阿富汗军队则疲于防御。

据路透社报道,阿富汗一名内政部高级官员说,塔利班叛乱分子8月15日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塔利班是“从四面八方”进来的,但没有提供更多细节。

来自阿富汗总统府账户的一条推文称,在喀布尔周围的多个地点听到了开火声,但安全部队与国际合作伙伴协调,仍控制着这座城市。

美国官员表示,美国外交官正从设防的瓦齐尔阿克巴尔汗区的大使馆被送往机场。在塔利班几天内闪电般推进到喀布尔之后,更多的美国军队被派往阿富汗协助撤离。而就在上周,美国情报估计还认为,喀布尔至少可以撑3个月。一名美国官员说,美国大使馆的“核心”团队成员在喀布尔机场工作。而一名北约官员表示,几名欧盟工作人员已搬到首都一个更安全、未公开的地点。

英国媒体报道说,英国计划在周一晚间前将驻阿富汗大使空运出阿富汗。上周,英国派遣600人的部队前往喀布尔,帮助撤离大约3000英国国民以及2000名曾为英军服务的阿富汗人。

周日早些时候,塔利班叛乱分子未经战斗就占领了东部重要城市贾拉拉巴德,使他们控制了通往内陆阿富汗的主要高速公路之一。他们还接管了附近与巴基斯坦接壤的托尔卡姆边境哨所,使喀布尔机场成为仍掌握在政府手中的离开阿富汗的唯一途径。

此前,塔利班周六晚些时候在几乎没有发生战斗的情况下占领了北部城市马扎里沙里夫。阿富汗安全部队的一些士兵从高速公路上逃到了北部约80公里的乌兹别克斯坦。社媒上未经证实的视频显示,阿富汗军车和身穿制服的男子挤在阿富汗城镇海拉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之间的铁桥上。

拜登总统周六(8月14日)授权部署5000名美国军人帮助撤离美国公民,并确保军事人员“有序和安全”地撤离。一位美国国防官员说,新批准部署的部队中包括来自第82空降师的1000名美军。

支持政府的两名有影响力的民兵领导人阿塔·穆罕默德·努尔和阿卜杜勒·拉希德·杜斯塔姆也已逃离。努尔在社交媒体上说,由于“阴谋”,塔利班已经控制了马扎里沙里夫所在的巴尔赫省。

taliban1

纽约时报:阿富汗的最后失败是拜登的责任

据美联社8月15日报导,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和其他美方高级官员当天对塔利班几乎完全接管阿富汗的速度感到震惊,因为计划中的美军撤退紧急变成了确保使馆人员安全撤离的任务。此外,美国国防部和国务院最新就阿富汗形势发表声明指,在接下来的48小时内,将把部署于喀布尔国际机场的安保存在扩大到近6000名美军士兵,并将接管空中交通管制。

美联社报导说,阿富汗政府崩溃的速度和随之而来的混乱对作为美国三军统帅的拜登提出了最严峻的考验,他遭到了共和党人地尖锐批评,说他失败了。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已在周日发表声明要求拜登辞职。报导指,拜登在竞选时是一位经验丰富的国际关系专家作为大选资本,他花了几个月时间淡化塔利班崛起的前景,同时认为所有政治派别的美国人都已经厌倦了一场长达20年的战争。作者认为,这场冲突显示了金钱和军事力量的局限性,无法将西式民主强加给一个尚未准备好或不愿接受它的社会。

到了周日,拜登政府的主要人物承认,他们对阿富汗安全部队的彻底崩溃速度感到措手不及。在喀布尔机场发生零星枪击事件,促使美国人在等待飞往安全地点的航班时进行避难后,这一努力的挑战变得十分明显。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提到阿富汗军队时,在周日的采访中向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表示,“我们已经看到,这支部队已经无法保卫国家,而且这种情况比我们预期的要快。”报导指,阿富汗的动乱以一种不受欢迎的方式重新确定了拜登的工作重点。他的工作重点原本是国内议程,包括帮助美国摆脱新冠疫情的困扰、为数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支出赢得国会批准以及保护投票权。

据白宫高级官员称,拜登周日仍在戴维营,接受关于阿富汗的定期简报,并与他的国家安全团队成员举行安全的视频电话会议。未来几天可能是决定美国是否能够在某种程度上重新控制局势的关键。据两位要求匿名讨论内部谈话的高级政府官员说,有关拜登公开讲话的讨论正在进行之中。拜登计划在戴维营呆到周三,如果他决定发表讲话,预计将返回白宫。拜登是第四位在阿富汗问题上面临挑战的美国总统,他坚持认为不会把美国最漫长的战争交给他的继任者。但是,拜登很可能不得不解释阿富汗的安全问题是如何迅速解体的,特别是因为他和政府中的其他人都坚持认为这不会发生。

拜登曾于7月8日宣称,“陪审团还没有出来,但塔利班霸占一切并拥有整个国家的可能性非常小”。就在上周,拜登也不忘公开表示,希望阿富汗部队能够形成保卫国家的意愿。但在私下里,美国政府官员警告说,阿富汗军队正在崩溃,这促使拜登在星期四命令数千名美军进入该地区,以加快撤离计划。一位官员说,拜登对阿富汗政府军抵御塔利班的预测比较乐观,部分原因是为了防止其士气进一步受到削弱;这最终是徒劳的。

大多数共和党人没有推动拜登将部队长期留在阿富汗,他们也支持特朗普自己推动的退出阿富汗计划。不过,美国共和党中的一些人正在加强对拜登撤军战略的批评,并表示周日美国直升机在喀布尔的美国大使馆上空盘旋的画面让人想起美国人离开越南时的羞辱。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认为撤军的场面是“一个超级大国偃旗息鼓的尴尬局面”。同时,据一位熟悉情况的人说,美国官员越来越担心,随着阿富汗局势的演变,针对美国的恐怖威胁可能会上升。

该人士说,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将军(Mark Milley)在周日的电话简报会上告诉参议员,预计美国官员将改变他们先前对恐怖组织在阿富汗重组的速度的评估。根据不断变化的形势,官员们认为像基地组织这样的恐怖组织可能会比预期的增长速度快得多。通话中的政府官员告诉参议员们,美国情报界目前正在努力根据不断变化的威胁形成一个新的时间表。不过,除了拜登下令部署部队以协助疏散之外,仍然没有计划采取其他步骤。拜登政府高级官员认为,美国将能够在喀布尔机场维持足够长的安全时间,以解救美国人及其盟友,但那些无法前往机场的人的命运却远未确定。

报导指,在拜登政府的上层人员中,阿富汗的迅速崩溃只是证实了离开的决定。如果在美国驻军近20年后,阿富汗军队的崩溃会来得如此之快,那么再过6个月或1年、2年或更长时间也不会有任何改变。拜登十多年来一直认为,阿富汗是美国的一种炼狱。他发现阿富汗是腐败的,沉迷于美国的慷慨,是一个不可靠的伙伴,应该让其自决。他的目标是保护美国人免遭恐怖袭击,而不是建设一个国家。作为副总统,拜登私下里反对奥巴马总统向阿富汗增兵3万人,以稳定该国局势,使美国及其盟友能够随后撤军。

taliban3

美国总统拜登周日就阿富汗局势参加国安会议 )

作为总统,拜登在7月说,他在收到每天的战场最新情况后,以“清晰的目光”作出了撤军的决定。他的判断是,阿富汗将在与塔利班的和平协议中被分割,而不是一下子沦陷。虽然拜登一直以向美国公众提供朴素的事实而自豪,但他一个月前对局势的乐观评估可能会让他后悔莫及。他在7月时说,“你不会看到人们被从阿富汗的美国大使馆屋顶上吊起来”,“在阿富汗有一个统一的政府控制整个国家的可能性非常小。”阿富汗政府此前从未完全控制全境。

此外,《纽约时报》记者戴维·桑格(David E. Sanger)当天还撰文称,“阿富汗的最终失败是拜登的责任”。他写道,“在现代总统史上,很少有话能像五个多星期前拜登总统说的那样迅速地反咬美国三军统帅一口。‘你不会看到人们被从阿富汗的美国大使馆屋顶上吊起来’。” 桑格指,“然后,他把洞挖得更深,补充说:‘在阿富汗有一个统一的政府控制整个国家的可能性非常小’。”桑格表示,“拜登先生将被载入史册,不管是公平的还是不公平的,他是主持美国在阿富汗的实验中酝酿已久、令人羞愧的最后一幕的总统。在七个月的时间里,他的政府似乎散发着亟需的能力;让全国70%以上的成年人接种疫苗,推动就业增长,并在两党基础设施法案方面取得进展。美国在阿富汗的最后几天的一切都打破了人们的想象。”

美国国防部和国务院周日发表声明指,“目前,我们正在完成一系列步骤,以确保哈米德·卡尔扎伊国际机场的安全,使美国和盟国人员能够通过民用和军用航班安全离开阿富汗。在接下来的48小时内,我们将把我们的安全存在扩大到近6000名士兵,任务完全集中于促进这些努力,并将接管空中交通管制。”声明称,“明天和未来几天,我们将把居住在阿富汗的数千名美国公民,以及美国驻喀布尔特派团的当地雇员及其家人和其他特别脆弱的阿富汗国民转移出该国”。

声明续指,“而且,我们将加速疏散数千名有资格获得美国特别移民签证的阿富汗人,其中近2000人已经在过去两周内抵达美国。就所有类别而言,已通过安全审查的阿富汗人将继续被直接转移到美国。我们将为那些尚未接受审查的人找到更多的地点。”另据了解,布林肯周日分别与澳大利亚外长佩恩、法国外长勒德里昂、德国外长马斯和挪威外长瑟雷德就阿富汗的发展,包括安全局势进行了交谈。他们还讨论了为使本国公民获得安全和协助弱势的阿富汗人所做的努力。

【本文来自法广,作者:弗林,本文不代表本台观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