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情报机构提交的新冠病毒溯源报告将没有明确结论

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要求该国情报机构在90日内提交的有关新冠病毒起源的报告将没有明确结论。

报道称,对于这个最初在中国发现的病毒是由动物自然传染给人类的结果,还是由实验室事故造成的,情报机构存在分歧。

白宫新闻秘书普萨基(Jen Psaki)此前称,该调查将在周二(8月24日)的最后期限前完成,但需要“几天时间”整理出面向公众的非保密版本。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则将该报告形容为对中国的“栽赃”。北京表示,美国情报机构的报告,不是一份“基于事实和科学方法的科学报告”,而是为了“推卸美国自身抗疫失败责任、向中国甩锅推责”。

与此同时,世界卫生组织(WHO)研究病毒起源的专家周三(8月25日)警告,目前溯源工作已经“停滞”,溯源调查的进一步拖延可能会导致有关疫情起源的关键证据流失。

“没有明确结论”

《华尔街日报》周三(8月25日)援引两名美国高级官员的话称,情报机构没有就病毒起源得出明确结论,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缺乏来自中国的详细信息”。

“这是一次深挖,但目前形势下也只能深挖到此,”一位美国官员说。“如果中国不允许获得某些数据,你永远也不会真正知道答案。”

新冠疫情最初于2020年初在中国中部的武汉爆发,目前在全球范围内夺走了400多万人的生命,但有关该病毒如何感染人类,为何突然能在人际之间大规模传播,如果是经动物传播到人,那潜在的宿主是什么等问题仍没有答案。



(武汉华南海鲜市场起初被认为是疫情最早的爆发地,但科学家们随后改变了结论)

由13人组成的世卫组织新冠病毒溯源专家组在今年1月抵达武汉,与中国科学家会面,并拜访了多个机构,包括几家传染病医院、华南海鲜市场和武汉病毒研究所。武汉病毒研究所曾对蝙蝠冠状病毒进行了十多年的研究。

随后专家组发布了一份报告,结论是新冠病毒很有可能是从市场上出售的动物身上传播的,而从武汉病毒研究所实验室泄漏的说法“极不可能”。

但很多科学家仍呼吁对实验室泄露论进行更多调查。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也表示,不应过早就病毒是否涉及实验室泄漏下定论。

今年5月,拜登总统要求美国情报机构加快调查病毒源头,并在90天内向他提交一份报告,以提供更加接近病毒起源的“明确结论”。

《华尔街日报》在今年5月曾援引一份情报报告称,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几名研究人员于2019年11月住院。这一事件加上中国拒绝世卫组织对实验室泄露论进行调查,推动了拜登做出这一决定。

但在今年6月,美国国家情报总监艾薇儿·海恩斯(Avril Haines)淡化了得出结论的可能。她对雅虎新闻(Yahoo News)说:“我们希望找到铁证,但这可能不会发生。”



(武汉病毒研究所一直处于病毒源头的舆论风暴中心)

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现任和前任官员一再警告说,找到新冠大流行的确切起源可能是科学家的工作,而非间谍。官员们还警告称,90天的调查可能过于简短,无法得出任何明确结论。

路透社援引一位美国官员的话说,该报告可能会指出美国官员们可以采取的更多调查方式,包括对中国提出要求。但在中美关系处于数十年低点之际,对中国的要求可能会进一步加剧两国紧张关系。

报道还称,熟悉情报报告的人士说,最近几个月来,几乎没有证据证明病毒在野生动物中广泛自然传播。

中国反击

在美国发布溯源报告前夕,中国正加大力度鼓吹另一种实验室泄露论——病毒起源于美国军方的德特里克堡(Fort Detrick)。该设施曾经是美国生物武器计划的中心,目前设有生物医学实验室,研究包括埃博拉和天花在内的病毒。

以民族主义著称的官方小报《环球时报》在网络上发起了一份号召中国网民要求世卫组织调查德特里克堡的公开联署。参与的网民只需要点一下鼠标便可“签名”,据称该联名信已收到超过2500万个“签名”。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周三(8月25日)再次提及此事,他称美国应首先邀请世卫组织专家对德特里克堡展开调查。他反过来指责美国称,美国疫情发生的时间线不断提前,但美国自己“避而不答、讳莫如深”。

“这样一份栽赃报告、政治报告,自然不可能就病毒溯源得出任何科学的结论,只会对国际溯源和全球抗疫合作造成干扰和破坏,”他说道。

中国驻美国大使馆也于同日在官网以《支持科学溯源,反对政治病毒》为题发文。文章序言称,中国使馆近期向多家美国媒体投稿这篇文章以阐述中国立场,但都遭到了拒绝。

“你可以无凭无据指责别人,却不给别人辩护的机会,这难道就是美国的‘新闻和言论自由’吗?”文章写道。

溯源瓶颈

在美中就新冠病毒溯源问题针锋相对时,科学家警告称,对于疫情起源进行关键研究的可行性窗口正在迅速关闭。世卫组织溯源小组的专家周三(8月25日)说,目前相关调查已经“停滞”。

在科学杂志《自然》(Nature)的一篇文章中,他们呼吁政治和科学领袖“趁还有时间”加快这些研究。专家们表示,进一步的拖延可能会使关键研究“在生物学上不可能”完成。

目前,大多数科学家仍认为新冠病毒经动物传染给人类是最有可能的情况。

世卫专家组在3月的报告中曾建议,在中国和其他国家的血库中寻找2019年12月疫情爆发前几个月血液样本中的病毒抗体,并从水貂等饲养的野生动物中提取样本,判断其是否可能是中间宿主。

但由于养殖动物的寿命有限,而且血库储存捐赠的血液有固定期限,研究人员担心有价值的生物信息可能已经丢失。

新冠病毒已在全世界流行超过一年半。

曾前往武汉进行调查的世卫组织溯源专家组成员、荷兰病毒学家玛丽安·库普曼斯(Marion Koopmans)对BBC说,有关病毒是否从实验室泄露的问题颇具政治争议,也让工作变得更困难。

今年7月,中国已明确表示拒绝世卫组织提出的新冠溯源第二阶段调查计划。中国官员称,世卫组织第二阶段计划将“中国违反实验室规程造成病毒泄露”作为研究重点之一,这透露出计划“对常识的不尊重和科学的傲慢态度”。

“如果我们讨论的是实验室发生的事故,那么实验室中仍必须有完全相同的病毒,才会意外释放出来,”库普曼斯说,“我们没有发现任何迹象。”

但一些其他科学家希望检查武汉病毒研究所持有的病毒数据库,该数据库已于2019年9月12日关闭。

“回想起来,明确的措辞‘极不可能’也许不是最明智的表述方式,因为这已成为争论的核心,”库普曼斯说道。“但鉴于我们所知道的一切,这关系到你会(在下一个科学步骤)优先考虑什么。”

在周三的记者会上,世卫组织紧急情况项目负责人迈克尔·瑞安(Michael Ryan)委婉批评中国兜售美国德特里克堡起源论。

“如果中国的同事说实验室泄漏假设在中国背景下没有根据,而我们现在需要去其他国家的实验室调查那里的泄漏,这稍微有点矛盾,”瑞安说。

【本文来自BBC,本文不代表本台观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