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雅图警察局代理局长迪亚茨:西雅图警察局正在从困难中走出来,西雅图治安有望好转

2020年6月,西雅图经历一场全国瞩目的抗议活动。在西雅图国会山自治区(CHAZ,后改名为CHOP)抗议活动期间,西雅图的警察撤出了西雅图国会山地区的几个街区,这些街区的治安等都由抗议者维持,这个乱局维持了近三个月,还酿成了有年轻人在这个区丧命的严重事件,最终在全国舆论的压力下,这个“自治区”最终被政府收回,西雅图警察局长贝斯特辞职,市长珍妮.德肯宣布不再竞选连任,而市议会通过了削减警察经费的决议,致使大批警察离职,西雅图的治安恶化。在这种危急的关头,原西雅图警察局副局长迪亚茨(Adrian Diaz)被任命为警察局代理局长,可谓临危受命。一年半以来,迪亚茨代理局长不辱使命,在有限的资源和条件下,做出了不平凡的工作。西雅图中文电台“美国故事”栏目,近日专访到迪亚茨局长。

美国故事:临危受命,重建信任 —— 专访西雅图警察局代理局长Diaz (2022年1月12日,主持:小元,翻译:雅秋,嘉宾:Adrian Diaz)

IMG_3538

小元: 能够采访到西雅图警察局代理局长阿德里安·迪亚兹是我们的荣幸。非常感谢您参加我们的节目。
说话人

Adrian Diaz (通过翻译雅秋,下同): 谢谢你邀请我。

小元:我们知道,您的警察生涯从一名员警开始,担任了许多不同的职务,从非常基层的级别开始,然后晋升为部门负责人。 那么,您能否描述一下您作为首席警官和警察局长的职业生涯中的一些光辉时刻。

Adrian Diaz: 我是从25年前开始警务工作的,一开始一直在巡逻队。我在市中心工作,经常性的服务于中国城国际区和小西贡,并响应报警电话。在那段时间里,我和一个在菲律宾社区长大的伙伴,经常一起去中国城国际区吃午饭。那是我当巡警最棒的经历之一,甚至单单能够尝试不同的美食就已经值得了。我在巡逻队工作了差不多8年半。

然后我开始研究青少年暴力问题,并处理青少年暴力事件。我跟每个受到暴力影响的社区打交道,从黑人社区到拉丁裔社区,再到亚裔社区。具体来说,在越南和柬埔寨社区以及菲律宾社区,开展了大量的工作。
因此我有机会真正体验每个社区的文化、学习与社区交谈、了解问题,并尝试找到 解决许多正在发生的、影响我们青年的暴力的方法。

然后我开始做社区外展。专注于努力与整个城市的所有社区建立联系和关系。我被提升为初级警官、然后中级警官,最终建立了一个所谓的“协作警务局”。这个机构致力于按照人口的分布,来做社区工作,建立我们和社区的合作联系。

当时我是警察局助理局长。我当了2年左右的助理局长,然后做了不到一个月的副局长。然后被要求担任代理警察局长。到现在已经做了大概一年半。对我来说,这是一段非常激动人心的时间,我需要学习、调整,并不断尝试,以确保警察局朝正确的方向前进。

小元: 好精彩!我们知道,你是在贝斯特局长辞职后的困难时期被任命的。我记得那是在CHOP(国会山自治区,后更名为国会山有组织的抗议)抗议之后。你是怎么一直做得那么好的?尤其是在那样的困难时期。

Adrian Diaz: 失去贝斯特局长是我们巨大的损失。她是我的好朋友,也是我的一个很棒的导师。失去她的领导,对员警来说是个难关。我不得不在最艰难的时期介入。当时我们被有关警力经费削减、重新构想、公共安全的讨论围绕着。我们还得处理 有时会导致骚乱的抗议活动。而且开始有员警离开警察局去其他机构就职。

所以我真的不得不做一些快速的调整,调动人员,确保我们能够响应911报警电话(那是最高优先级别的电话)。在此期间,我们社区的枪击事件也在持续增加,我们的凶杀案件也趋于最高水平,25年来的最高水平。因此,我们必须不断确保我们将努力集中在减少凶杀案上。

还有,我们如何解决一些枪击问题?过去一年半的时间里,我们一直在确保,从必须解决的每一个问题中学习,不断调整,并确保以正确的方式指导我们的人员,让他们以正确的方式为社区服务。我们经历了很多艰辛。但我觉得我们正走在真正确保让西雅图警察局以最好的方式为社区服务的路上。

小元: 你愿意成为西雅图警察局的正式局长,而不是代理局长吗?

Adrian Diaz: 我已经做了一年半的代理局长。我一直致力于为这个城市服务。我一直致力于确保 在这项工作中投入大量时间。我觉得我已经努力确保 警察局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而且我确实想要担任正式局长的工作。我一直努力工作,我的团队也努力确保我们与社区合作。我希望我能以警察局长的身份继续服务。我期待着确保这座城市比我接管它时更好。

小元: 那好极了。你认为哈勒尔市长会任命你为警察局长吗?

Adrian Diaz: 我认为我们正在共同努力,并建立工作关系、建立信任,我会尊重他必须做出的决定。

小元: 我希望你会如愿以偿。我还有一些问题,比如在CHOP期间。你觉得对西雅图警察局来说,那是非常困难的时期吗?

Adrian Diaz: 你知道,那是最困难的时期,对我们的社区来说很艰难。并且因为没有了辖区,对我们警察也很困难。对于那些受到影响,并且在社区内外看到暴力的社区来说,更是超乎寻常的困难。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我们必须承认并且面对。我们确保采取预防措施,确保从每一种情况中学习,并且不允许那种情况再次发生。我们有义务确保在我们的城市里做正确的事情,并且有员警经常在街道巡逻,尽可能的确保街道安全。

小元: 如何防止这种情况再次发生呢?

Adrian Diaz: 我们调整了我们的示威管理和群众管理。当时我们是在人群前面排成一排阻挡他们。事实上,我们需要辅助各种各样的群众的情况,但我们不需要成为那群人的中心。我认为我们在过去一年里进行了调整,并且在应对群众方面看到了显着的变化。我们专注于有人使用暴力的时候。当有人使用暴力时,我们会逮捕那些特定目标,而不是把整个人群都视为坏分子。我认为在过去一年中,我们已经看到了不把重点放在警察局方面的成功。

小元: 好的。那么关于谁下令让警察撤离东区警察大楼,是否有任何结论?

Adrian Diaz: 有人已经被记录在几份报告中,警察问责办公室记录了一份报告。我们目前正在与监察长办公室一起完成定点审查程序。我们正在了解从5月29日的第一天起,直到10月的所有示威的不同阶段。我们正在进行全面审查、收集报告,以确定情况是何时发生的,以及我们如何应对,并确保这种情况不会再次发生。

小元: 众所周知,有大量警察离开了西雅图警察局。请问你怎么看?造成这么多警察离开的最大原因是什么?

Adrian Diaz: 是的,很多员警离开了,他们觉得自己没有得到城市的支持。其中很多人都在离职面谈中谈到了这一点。有一个警力经费削减的运动,强迫取消或削减我们50%的预算。这意味着一名年资11年的警官可能会失去工作。

所以员警离开是为了确保他们还能有工作。因此,我们在过去一年半中看到,大约350人离开了警察部门。而这对我们的巨大压力,又施加了相当大的限制。但是我们仍然确保出勤响应报警电话,虽然我们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响应优先级别的电话。当涉及严重犯罪时,警察会出动并尽其所能的确保人们的安全。去年我们收缴了1000多支枪。这几乎与我们有1,400名员警的时候,追回的枪支数量相同。由此可见,我们的员警正在非常非常努力地工作,以确保这个城市的安全。

小元: 太棒了。那么您认为与Bruce Harrell市长上任后,情况会有所改善吗?

Adrian Diaz: 我们已经看到了警员出勤真正需要的支持水平。我们在11月的选举中选出的官员中,看到了一些改变,其中有一位新的市检察官、一位新加入市议会的议员、一位新的市长,我很高兴能与他们合作。我们希望能够共同努力,解决城市面临的严重社会和正义问题,以及同时也影响我们城市的犯罪问题。

小元: 西雅图削减警察经费是否已经生效?还是情况会逆转?

Adrian Diaz: 正如我所提到的,关于削减50%经费的讨论,确实产生了一些巨大的影响。员警觉得他们需要工作、需要在其他地方寻找工作,这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这对警察士气产生了巨大影响。我的工作是确保我们的员警感受到支持,感觉到我们正在努力恢复警察的工作。

而且我们正在招聘最优秀的员警,通常我们招入员警时,希望他们将成为未来30年的员警,并且有正确的心态,愿意为我们的城市服务。

小元: 我知道在全州范围内,有警察问责制度。你认为这是警察离开西雅图警察局的一方面原因?

Adrian Diaz: 我们已经建立了一个非常强大的警察问责制度。我们服从同意令大约有9年半了。我们有一个法官、一个监督小组、一个社区警察委员会办公室监察长。我们配有随身摄像机,还有车载摄像机。

所以我们非常符合警察的责任。我们对此表示欢迎。我们已经支持了很多这样的工作。 我们所做的几乎所有事情,都有某种文档。我们将继续发展、改变和更新我们需要做的事情。我们很清楚问责制。我认为州议会的法案发生了变化,并影响了全州的许多警察机构。 不过对我们的影响比较小,因为我们已经做出了很多改变,涉及同意令,涉及使用武力处理面临危机的人。我们已经进行了一些调整。总体而言对我们的影响较小,但仍然有一些影响。

小元: 疫苗强制令怎么样? 是否有警察因此而离开?

Adrian Diaz: 是的,到目前为止有有一位警察离开。我们有接近96.5%的警察接种了疫苗。可能是全国拥有最高警察疫苗接种率的城市之一。我们目前在侦探单位中,在街道上出勤的所有员警,都已100%接种了疫苗。

我们确实有一些人正在离开,由于他们或者已经退休、或正在接受医疗和手术,以及各种其他不同的原因,无法更新他们的疫苗接种状态,因为他们目前没有工作。不过,这只是警察局的一小部分。我们有一个人因为疫苗强制令而被解雇了,这是非常好的数字。员警正在接种疫苗。我们的员警正在走出去,并通过确保接种疫苗来支持社区。我们确实仍在对一些人进行辅导,我们现在正在解决这个问题。

小元: 你认为明年西雅图警察局会出现警力的净增长吗?

Adrian Diaz: 不会。从过去两年我们的折损情况来看,我希望我们可以减少今年离开的人数,并且可以雇用比失去的数量更多的人。我认为从长远来看,这将有助于 我们真正走上正确的轨道,让我们的部门恢复到大约1,400名员警。我们需要真正拥有一个健康的部门,我们的员警要能够休假、能够确保涵盖所有轮班、能够确保我们把重点放在当犯罪增加时,并且还能解决手头的犯罪问题。

正如我之前提到的,在过去的2年中,我们的凶杀案件有所增加、枪击次数有所增加。而现在,由于 COVID 状态,西雅图这个城市还没有完全开放。因此,我们正走在确保未来4-5年内聘用合适的员警的道路上,希望能够恢复到人员额满的工作状态。

小元: 我很高兴知道你在中国城有很多朋友,在华人社区也有很多朋友。那么你能对华人社区说点什么吗?

Adrian Diaz: 是的,谢谢你们成为我家庭的一员。也谢谢你们让我成为你们家庭的一员。我在我们所有的社区都做了很多工作,我特别喜欢有机会在中国城国际区、小西贡,和所有受到影响的亚裔社区工作。

在过去的一年半里,我们看到影响亚裔社区的仇恨犯罪有所增加。我一直站在最前线,确保我谴责它、解决它,并尽我所能确保我们共同努力,终止仇恨犯罪,特别是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

而且我知道,我们的社区,面临着各种不同的挑战,从无家可归者到面临危机者,都产生了影响。我致力于确保我们也解决所有这些问题,以使我们拥有一个安全的社区。我很幸运有这么多朋友,让我与我们的亚裔社区建立更牢固的联系。

小元: 我知道西雅图的民众,包括亚裔社区的人,都非常关心公共安全。请问你认为,疏散街头流浪者帐篷,有助于改善公共安全吗?

Adrian Diaz: 是的,作为一个城市,我认为我们都在试图弄清楚,如何让庇护所中的人口,进入慈善性的住房,以确保每个人都拥有他们未曾得到的资源和服务,让他们不是只能流浪街头,他们没有被社会抛弃。这是我们社区的一部分。但我们还需要确保解决任何程度的暴力问题。如果暴力是由于无家可归者营地而发生,那么警察部门正在积极应对这种情况。我认为这将是我们必须共同努力的事情。不仅仅是警察部门,社区和非营利组织中的许多部门,都可以帮助解决,从无家可归者到面临危机者的问题。

我们知道,与面临危机者打交道常常会影响商家。这是我们必须共同解决的一个领域。

小元:您认为中国城国际区会更安全吗?以后会有更多的巡逻和更短的响应时间?

Adrian Diaz: 是的,我们一直专注于处理项目。我们一直在与其他的合作伙伴合作,以应对拥有大型营地的 8th 街和 king 街路口的影响。我们还在 12 街和杰克逊街与其他合作伙伴合作,确保在该地区提供额外的巡逻,以解决贩卖赃物、滥用毒品,以及骚扰和袭击经过该地区的社区成员的问题。

我知道是因为我在新年前夜,出勤响应12街和杰克逊街的报警电话。当时很多警察在街上与许多无家可归者交谈,知道他们也不想陷入那种境地。因此,我们将确保派出巡逻队来支援社区,但还需要与每个人合作,以确保社区的安全。

小元: 非常感谢您对社区的所有贡献和帮助。我们期待听到您被任命为西雅图警察局正式的局长的好消息。

Adrian Diaz: 谢谢你邀请我。我期待与我们社区的每个人一起努力。非常感谢你今晚花费的时间。

小元: 谢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