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强调自力更生,谨防孤立处境

历史上,中国的当权者为了防范外部威胁曾修筑了长城,如今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则在修建堡垒,让这个国家更有能力自力更生,而俄乌战争让这一使命变得越发迫切。

中国已经为半导体生产注入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资金,储备了粮食和石油,并为其金融系统建立起国际网络连接。这些动作的根源是担心被美国和欧盟通过严厉惩罚——比如对俄罗斯那样的惩罚——挡在西方经济体之外。

对于美国的制裁,中国并不陌生,如果与美国发生军事冲突——可能是在台湾问题上,或者如果北京在俄乌战争期间向莫斯科提供重要援助,中国可能面临更严重的制裁。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前中国部主任、现康奈尔大学贸易政策教授Eswar Prasad说,中国看得很清楚,在与莫斯科对抗方面,“西方大国以非常快速、非常团结一致的方式采取了行动”。

中国的经济规模比俄罗斯大得多,想要切断更加困难。尽管如此,Prasad说,“中国可能从这次事件中吸取的一个教训是,该国仍然容易受到金融、经济和技术制裁的影响”。

习近平主政期间,连续三届美国政府都对中国实施了制裁,目标既包括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据称有军方背景的公司,也不乏美国政府认定存在侵犯人权行为的官员和实体。

美国的每次制裁似乎都加强了习近平对自力更生的追求。

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一天后,中共麾下《人民日报》的一篇社论称:“独立自主保证党和人民事业不断从胜利走向胜利”。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迅速遭到西方制裁。

更好的防御能力

与俄罗斯疲弱的制造业和以油气等大宗商品为主的出口基础不同,中国的生产规模大、覆盖范围广。“这是中国的优势,”中国民族主义小报《环球时报》3月份的一篇评论文章不无得意地说道。

哈佛大学(Harvard)国际发展中心的数据显示,全球三分之一的纺织品、超过27%的电子产品和近20%的机械设备都来自中国。中国实际上是唯一的稀土金属出口国。稀土是制造多种产品的必需材料,包括夜视镜、特斯拉(Tesla Inc., TSLA)等电动汽车用的电池等。

im-536373

(位于南昌的一条芯片生产线。像半导体这样的高科技可能是中国最大的弱点。图片来源:COSTFOTO/ZUMA PRESS)

像撤离俄罗斯那样撤离中国,对美国经济来说绝非易事。美国全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和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去年共同编制的一份报告估计,如果美国放弃在中国的一半投资,美国公司每年将损失250亿美元利润,其中航空、化工和医疗行业受到的打击将尤为严重,除此之外,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还将损失5,000亿美元。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认为,面对中国这个规模10倍于俄罗斯的经济体,多边协调将过于繁冗复杂、效率低下,而且中国政府会坚定对抗挑战,就像在特朗普政府发起的美中贸易战中那样。

此外,华盛顿方面越来越意识到,美国的制裁威力正因可能存在的过度使用而削弱。超过1,000个与中国有关的实体出现在美国政府机构的制裁名单上。

仅美国财政部就管理着37个独立的制裁项目。财政部去年表示,面对数字货币、另类支付平台和隐匿跨境交易的新方法等有可能降低美国制裁效力的技术创新,已对制裁机制进行评估。

对冲基金桥水(Bridgewater Associates)的创始人达利欧(Ray Dalio)认为,中国的崛起是以美国为代价的,他说,如果制裁俄罗斯有助于结束乌克兰战争,这将增强美国的影响力。不过,达利欧在4月份写道:“如果这些制裁举措没有奏效,我们将有可能看到美国失去其最独特、最伟大的力量——对世界储备货币和资本市场体系的控制,因为将有越来越多的其他国家逃脱美国的这种控制。”

历史背景

在建国初期,美国发现自己成为了被制裁的靶子,于是美国想办法扭转这种情况,并借机成长。

1812年,美国向大英帝国宣战,爆发了1812年战争,部分起因是英国扣押了美国商船以阻止美国与法国进行贸易。美国历史学家沃尔特·伯恩曼(Walter R. Borneman)说:“在此次战争前,美国仍有依赖欧洲的想法,但在战争结束后,美国出现了独立和寻求民族认同感的思潮。”

im-536376

图为位于中国南京的港口。该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贸易国。图片来源:COSTFOTO/ZUMA PRESS

中国有自己的历史背景:毛泽东对自给自足的追求源于内战后深层次的经济困境;国共内战结束后,中国共产党于1949年掌权。由于自给自足策略产生了适得其反的效果,中国陷入贫困,但后来上台的中国领导人推行的策略都或多或少地有点毛泽东“内向型”愿景的影子。

尽管如此,后毛泽东时代的中国领导人对全球贸易和投资持开放态度。作为一个强烈的民族主义者,习近平越来越多地借用毛泽东时代的术语“自力更生”来描述他的核心防御战略。

纽约政治咨询公司Eurasia Group的地区分析师Neil Thomas称:“与我们看到的改革开放之后的其他中国领导人相比,习近平倡导的自力更生肯定更注重国内生产和国内技术。”

供应线

随着乌克兰紧张局势推高粮食价格,习近平要求食品生产方面也要自力更生。习近平3月在北京对政协委员语气坚定地表示:“谁来养活中国?中国要靠自力更生,自己养活自己!”

在实践中,自力更生对于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贸易国而言,意味着找到进口的替代品或建立可靠的供应线。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的数据显示,去年美国10个州分别向中国出口了超过10亿美元的油籽和谷物,总额接近220亿美元。中国的许多水果、蔬菜和种子也依赖进口。

中国最大的进口账单是石油,70%的需求靠海外满足。不过,石油来源是受益于中国的发展融资和政治支持的中东和非洲的国家,以及俄罗斯。

在习近平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国将大量融资资源用于帮助贫穷但资源丰富的国家修建港口和铁路,部分原因是为了保护供应线。总部在华盛顿的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史剑道(Derek Scissors)称,如果美国实施非常重大的制裁,这种联系将为中国提供有限的保障。

例如,在战争情景下,美国可能制裁中国的银行,各国将面临一项选择,是与北京方面保持良好关系,还是承担切断贸易流动所需的美元网络的后果。“形势严峻的话,‘一带一路’沿线的大部分国家会选择退出”,史剑道说。

im-536374

(位于乌鲁木齐的一个食品生产基地。图片来源:WU HONG/SHUTTERSTOCK)

纸面财富

归根结底,美元是令美国制裁行之有效的杀手锏。

从纸面实力来看,中国非常富有,没有什么国际债务,拥有3.2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但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后,美联储和其他主要央行冻结了俄罗斯6,000亿美元外汇储备的大约一半,这让中国在与美国发生冲突期间可能动用多少外汇储备成为了未知数。

为了提高人民币的吸引力,中国政府降低了在中国投资股票和债券的门槛,同时采取措施发展金融网络,以便在不触碰美元的情况下在全球各地实现资金流动。

中国央行的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旨在与基于美元的转账系统Swift相竞争。中国还在与其他央行合作,以便其他国家能够接受数字人民币。

宣称拥有比Visa更多用户的中国银联(UnionPay)信用卡,已经成为俄罗斯银行机构常用的网络。然而,分析人士表示,中国的平行金融系统目前未被数量足够多的其他国家和地区使用,尚无法成为可供规避美国制裁的可行替代方案。

此外,Prasad说,中国政府在其金融市场自由化进程中正处于一个危险节点:外国机构投资者已注入大量资金,如果因失去信心而纷纷退出,就会给中国市场造成痛苦,但相对于中国政府对这些投资者以及他们本国政府拥有的较大影响力来说,这些资金又不够多。

im-536372

(美国对中国的制裁似乎加强了习近平对自力更生的追求。图片来源:MARK R CRISTINO/SHUTTERSTOCK)

公司关联

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后,包括快餐连锁店、汽车制造商、石油巨头和银行在内,数以百计的跨国公司表示要部分或全部撤出俄罗斯。很多公司在中国扎根更深。

据保尔森基金会(Paulson Institute)旗下智库MacroPolo最近的一项聚焦电子和机械领域的研究,在美国前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 2019年敦促美国公司探索在中国开展业务的替代方案之后,没有发生重大转变。

虽然美国此类进口设备中原产于中国的份额从2018年42%的峰值下降到2021年的32%,但该研究称,这一变化主要反映的是中国退出附加值最低的组装活动。

中国还强化了抵御外国经济压力的法律基础。新的阻断法规之一是《反外国制裁法》(Anti-Foreign Sanctions Law),如果有个人或公司在响应其他国家制裁令的过程中损害了中国的国家利益,中国可依据该法进行反制。

根据华盛顿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发布的一份法规摘要,这些迄今尚未使用的措施允许中国对制裁进行“反击”。该报告共同作者、雪城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Mary E. Lovely表示,如果中美关系没有出现实质性的破裂,中国出手打击美国公司的可能性很低。

技术短板

半导体等高科技堪称中国的头号弱点,中国在这方面仍高度依赖美国。

据总部位于英国的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的研究员Innes McFee估计,鉴于中国大约四分之一的技术出口依赖于海外采购的零部件,切断对中国的这类供应会让美国和欧盟受到影响,但他表示,此举每年对中国经济的负面影响将是美国和欧盟的三倍。

专注于中国的研究服务机构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的技术分析师Dan Wang表示,复杂的太阳能电池板制造过程、生产电动汽车电池所需的十几个步骤,这些对中国来说都不在话下,但在更先进的科学应用方面,比如生产喷气发动机,以及研发软件以运行制造半导体的设备等,中国还要仰仗外国专业知识。

他说:“中国并非刀枪不入。”

【本文来自华尔街日报,作者:James T. Areddy】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