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就职典礼前,共和党人有可能推翻选举结果吗?

人民已经表态。接下来呢?

从选举日到就职典礼日之间的一系列程序,通常很少有人去关注。但是,特朗普总统拒绝承认自己败给候任总统小约瑟夫·R·拜登(Joseph R. Biden Jr.),共和党高层也默许了他颠覆民主进程的行动,于是,这些将人民的意愿正式化的神秘程序,就成了公众关注的重大问题。

首先,让我们来谈谈房间里的大象:共和党人推翻选举结果的可能性极小。

是的,有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议员或法官策划特朗普连任,让美国陷入宪法危机。但是,选举法专家说,即使现在有一个保守派最高法院,共和党领导的参议院,大多数州的国会代表团也由共和党领导,这种情况依然不会发生。

(候任总统小约瑟夫·R·拜登将在2021年1月20日宣誓就职,正式成为美国第46任总统。 AMR ALFIKY/THE NEW YORK TIMES

下面概述一下,从现在到明年1月将会发生什么,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可能会如何试图干预,以及它为什么不太可能成功。

首先,各州将对它们的选举结果进行认证

县或市官员——一州之内负责选举管理的各级政府——必须清点所有选票,反复核对总数,确保每一张有效选票都被包括在内。具体程序因州而异。

这些官员将最后的计票结果报告给州政府,该州的最高选举官员——通常是州务卿,但也不尽然——汇编结果并提交给州长。各州都有自己的最后期限;一些州的认证已经结束,加利福尼亚州的最后期限是12月11日。

州长必须在12月14日选举人团召开会议之前,向国会提交一份“认证书”,其中包括各州经认证的选票总数和选举人姓名。但是州长会很倾向于提前提交,因为在12月8日(也被称为安全港最后期限)之前认证的结果,在很大程度上不会受到挑战。

特朗普竞选团队仍然可以提起诉讼,挑战安全港截止日期前认证的结果——任何人都可以提起诉讼,即使是毫无根据的诉讼——但法院几乎肯定会驳回。

“一旦获得认证,其实就应该免受诉讼了,”洛约拉法学院(Loyola Law School)专门研究选举法的杰西卡·莱文森(Jessica Levinson)教授说。“在州选举结果得到认证之后,会有一个魔法箱子来保护这个结果,而我们只会把这个箱子交给国会打开。”

(特朗普总统试图推翻选举结果的努力,使得这些将人民的意愿正式化的神秘程序成为公众关注的重大问题。 ERIN SCHAFF/THE NEW YORK TIMES)

州议员可以干预,但很可能不会干预

特朗普竞选团队和保守派团体的一个主要策略是利用诉讼和其他手段,试图阻止各州认证选举结果,或至少推迟这一过程。他们的部分想法是,如果选举官员不能及时证明拜登胜利,共和党控制的州议会可以介入,提名支持特朗普的选举团成员。

在佐治亚州,特朗普呼吁进行费时的人工计票,并得到了共和党州务卿的授权,重新计票可能会拖到认证截止日期之后。不过,距离这个最后期限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如果官员似乎在人为延长重新计票时间,法院可能会介入。无论怎样重新计票,拜登获得的1.4万张选票的领先优势都是一个巨大的障碍,而且他本身也不需要获得佐治亚州的选举人票就能获胜。

在宾夕法尼亚州和密歇根州,共和党人提起诉讼,以未经证实的投票或计票违规指控为由阻止认证。但到目前为止,法官们全面驳回了特朗普竞选团队的申诉,拜登的领先优势也远远超出了重新计票的范围:在宾夕法尼亚州领先5万多张选票,在密歇根州领先近15万张。

即使计票及时得到确认,理论上,州议员仍然可以肆无忌惮地任命支持特朗普的选举团成员,与州长确认的选举人团竞争。但宾夕法尼亚州的共和党人已经表示,他们不会这么做,即使他们或其他州的议员这样做了,可能也无法通过法律审查。

“我认为他们会试图提出的论点是,根据《美国法典》第编卷第5条,这场选举实际上是失败了,但实际上没有人尝试过这种做法,”维护公民合法权利律师委员会(Lawyers’ Committee for Civil Rights Under Law)的首席律师乔·格林鲍姆(Jon Greenbaum)说,他提到的是联邦法律中管辖选民纠纷的部分。“在我们看来,必须有一系列违背法律的事情,共和党立法机构才可能推翻选民的意志。”

选举团会议即将召开

12月14日,各州的选举人团将正式投票。

大多数州的法律都要求选举人团投票给他们承诺的候选人(在几乎所有情况下,都是该州普选的获胜者),从而限制了出现“失信选举人团”的可能性。(2016年有过几起,但没有改变最终的结果。)今年夏天,最高法院在齐亚法洛诉华盛顿案(Chiafalo v. Washington)中一致支持这些法律。这就减少了一个不确定性的来源。

还有一种可能的复杂情况是(但是,重申一下,这种情况极不可能发生),如果州议会设法任命了一个支持特朗普的选举人团,并且保护它通过了法律挑战,但州长通过正常程序认证了一个支持拜登的选举人团,这样就会产生两组相互竞争的选举人团。

在这种情况下,将由国会决定计算哪个选举人团的票数。

但是“我认为这一切都不太可能发生”,无党派投票权利组织,竞选活动法律中心(Campaign Legal Center)负责诉讼和战略事务的副总裁保罗·史密斯(Paul Smith)说。“如果没有一些真正明确的理由,比如一些严重的功能障碍,立法机构很难说,‘我们就是觉得不想要民主了。’”

国会将认证结果

1月6日,国会将清点并认证选举人票。

在任何比较正常的年份,12月8日或最迟延至12月14日的国家认证都将是纠纷的终结,之后的一切都只是手续。今年很有可能也是如此。

但是,万一州议会和州长任命了相互竞争的选举人团,国会就必须做出选择。

1960年确实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夏威夷州长确认理查德·M·尼克松(Richard M. Nixon)以141票获胜,但重新计票将该州的选票转给了约翰·F·肯尼迪(John F. Kennedy),选举人团会议召开时,结果还不是最终的。虽然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不大——夏威夷州的选举人票对肯尼迪的胜选没有影响——但国会必须解决这一争端。尼克松本人以时任副总统的身份主持参议院会议,他要求一致同意将支持肯尼迪的选举人团计入选票。

格林鲍姆说,如果这一幕在2020年上演,从理论上说,联邦法律表明国会应该支持州长提名的选举人团。

但是,让我们假设国会坚持党派立场,即民主党的众议院选择了支持拜登的州长选举人团,共和党的参议院选择了支持特朗普的立法机构选举人团。2000年佛罗里达州重新计票时担任阿尔·戈尔(Al Gore)的首席律师的戴维·博伊斯(David Boies)说,即使在国会陷入僵局的情况下,根据联邦法律规定,相关州的“行政部门”选择的选举人团将会胜出。

博伊斯说,至于“行政部门”是指州长还是州务卿,还是存在不明确的地方。但是在三个关键州——密歇根、宾夕法尼亚和威斯康星——两者都是民主党人。

拜登将会宣誓就职

接下来几周可能会很乱。他们可能会颠覆公众对选举程序的信心,巩固特朗普支持者的错误信念——本次选举被“篡取”了。由此给民主体制带来的伤害将是久远的。

但是短期内,想不出有什么可以阻止这一结果的到来:2021年1月20日,拜登将举起右手,宣誓就职,成为第46任美国总统。

莱文森说,几个月来她一直在列举一系列“选举噩梦”,但目前还没有任何一项成为现实。共和党议员的干预将是最后一个可能的场景,而对此她并不担心。拜登在这么多州领先了这么多票,需要在这些地方都发生许多难以想象的事才行。

“告诉我哪个州。哪个州能发生这种闹剧,”她说。“需要有很多事情同时出问题才能实现。需要在一场八级大地震中刮起飓风,同时再来一场龙卷风,我觉得这不太可能。”

(来自CNN的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结果)

【本文来自NYTimes,作者为:MAGGIE ASTOR,本文不代表本台观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