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溯源:福奇“背叛了中国的科学家”?

在美国媒体援引一份情报报告,称武汉病毒所三名研究人员在2019年11月患病并送院治疗后,中美两国再就新冠病毒“实验室泄漏”论激烈交锋。

美国卫生部长泽维尔·贝塞拉(Xavier Becerra)周二(5月25日)敦促世界卫生组织(WHO)确保对新冠疫情起源的下一阶段调查是“透明的”。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则批评美国“不断炒作实验室泄漏论”,并反过来指美国应回应德特里克堡(Fort Detrick)生物基地的“种种疑点”。

这一事件还将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推入风口浪尖。这名美国顶级传染病专家曾坚定否认“实验室泄露”论的可能性,但他近期表示他不再“确信”这种说法。

中国官方媒体对此感到愤怒。在一篇评论文章中,以民族主义著称的《环球时报》批评福奇“背叛了中国的科学家”。

_116192831_gettyimages-1197635726

研究员“患病”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周日(5月23日)援引美国情报报告称,2019年11月,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三名研究人员“出现严重病情”,并被送医治疗。这比中国报告首例新冠肺炎病例早一个月。

报道说,这份此前未披露的报告提供了患病研究人员的人数、患病时间和他们去医院就诊的新细节,可能助长越来越多要求更全面调查新冠病毒是否从实验室泄漏的呼声。

《华尔街日报》称,熟悉该实验室研究人员相关情报的现任和前任官员,对这一评估支持性证据的确凿程度看法不一。其中一人称,这是由一个国际合作伙伴提供的,“可能具有重要意义,但仍需要进一步调查和证实”。

2019年年底,中国中部的湖北武汉首次报告了新冠疫情。疫情爆发后,有关病毒可能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说法便在社交媒体上甚嚣尘上。

去年,美国时任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支持助长了这种说法,但随后,实验室泄漏论被广泛驳斥为阴谋论。全球的科学家和大多数主流媒体都形容这种说法没有科学依据。

今年3月,世卫组织发表了一份与中国科学家共同撰写的关于新冠疫情溯源报告。报告称,病毒从实验室泄漏的说法“极不可能”,而是“非常可能”通过另一种中间动物宿主从蝙蝠传播给人类。

北京愤怒地驳斥了这份报道。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周一(5月24日)称,武汉病毒研究所已经发布了声明,该所在12月31日之前未接触过新冠病毒,该所的员工和研究生也保持“零感染”。

赵立坚称,世卫组织专家组已在武汉参观了各类生物安全实验室。他还暗示新冠病毒可能来自美国的德特里克堡实验室。

“美国不断炒作实验室泄漏论,究竟是关心溯源,还是想转移视线?”他问道。

美国促“透明”调查

不过,《华尔街日报》的报道并不是助推“实验室泄露”论再度受到审视的唯一因素。一群具有相关经验的世界知名科学家近日也在《科学》(Science)杂志撰文,批评此前世卫组织报告没有足够认真对待这种假设。

“313页的报告及其附件中,只有4页提到了实验室事故的可能性……在我们获得足够的数据之前,我们必须认真对待有关自然溢出和实验室溢出的假设,”这些科学家写道。

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长泽维尔·贝塞拉周二(5月25日)在发送给世卫组织年度部长会议的视频消息中呼吁对新冠病毒起源展开第二阶段调查。

他表示,美国希望下一阶段的调查将更加严格。不过,他没有直接提及中国。

“2019新冠大流行不仅夺走了我们一年的时光,还夺走了数百万人的生命,”贝塞拉在发表讲话时说。

“新冠病毒起源研究的第二阶段必须在透明、基于科学的参考范围内启动,并使国际专家能够独立地全面评估病毒的来源和疫情初期的情况。”

白宫周二表示,它预计世卫组织将“对大流行的起源进行专家主导的评估,而不受干预或政治化”。

周二,特朗普在发给《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的一份邮件声明中试图邀功。“这从一开始就很明显,但我还是像往常一样受到了严厉的批评,”他表示。“现在他们都在说:‘他是对的。’”

福奇遭中国抨击

态度似乎发生改变的,还有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总统拜登(Joe Biden)的首席医疗顾问福奇。他此前一直完全拒绝接受这种说法,表示相信病毒是从动物传给人类的。

但他本月表示,他并不完全“确信”新冠病毒是自然发展的,他认为需要对其起源进行更多调查。

“我对此并不确信,我认为我们应该继续调查中国发生了什么,直到继续尽我们所能找出到底发生了什么,”福奇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表示。

 

fucci_trump

(新冠疫情在美国爆发并且失控后,特朗普与福奇的矛盾就公开化)
 

福奇的言论招致了中国媒体的猛烈批判。中国官方报纸《环球时报》在一篇情绪激烈的文章中指责福奇“背叛了科学、也背叛了中国科学家”。

中国官媒对福奇的攻击与去年对他的正面赞扬截然不同。彼时,福奇多次公开反对特朗普政府对疫情的处理,中国官媒多次称赞他的专业精神和讲真话的勇气。

中国媒体暗示,福奇的转变或许与他近期遭到的美国舆论压力有关。但文章称,“不论福奇有什么‘苦衷’,这不是一个有尊严的科学家应该做的事情,而更像是一个软弱的小人行为。”

两周前,美国参议员兰德·保罗(Rand Paul)在一次听证会上声称福奇所在的美国国家卫生院资助了武汉病毒研究所一项使病毒更致命或更具传染性的研究,并且质问福奇是否认为应停止此类资助。

但福奇否认了该说法。“参议员保罗,恕我直言,你完全弄错了。美国国家卫生院从未资助过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功能获得性研究,”他说道。

_118677179_3

(科学家们认为,新冠病毒很可能是通过蝙蝠经另一中间宿主传播到人类)
 

与福奇的遭遇类似,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此前在提出需要进一步调查“实验室泄露”论后,也被中国媒体和舆论质疑“叛变”。

今年3月,谭德塞在中国和世卫组织专家组发布联合报告后表示,世卫专家在获取原始数据时遭遇到困难。他还表示,研究报告针对“实验室泄漏极不可能”的评估目前还不够充分,仍需进一步研究。

【本文来自BBC中文网,本文不代表本台观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