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忍卒读:《写给家乡:离开是为了有尊严地活着!》

我已经离开了湘西,离开了那座我生活了27年的小县城。我与爱人拖着几袋行李、一箱书籍、还有身心俱疲的灵魂,在异常寒冷的冬季、在阖家团圆之际,踏上了“背井离乡”之旅……

与故乡这一别,不知何时再能回去?

此时,不由想起唐代韩愈的一首诗:

litiantian

《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州路八千。

欲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

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

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

我不敢自比韩愈,但那份凄凉感却比韩愈更痛彻入骨。韩愈被贬是去做官,而我却是身心千疮百孔的去“逃难”!

不禁又想起王小波的一段话:“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逝,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可是我过二十一岁生日时没有预见到这一点。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锤不了我。”

我大学毕业时也是21岁,对未来也充满了憧憬与希望,我以为自己会在湘西生活一辈子,我甚至做好了在乡村学校工作到老的打算,一边写作、一边诗意教学。并且,我也找到了愿意陪我坚守理想的男人,他为此放弃了自己在北方省会城市优越的生活,准备着和我在湘西大地上教乡学——类似于我当年创办“巴学园”的梦想。

然而,我们终究是低估了现实环境对“理想者”的不容,就像《皇帝的新装》里那个孩子,悲催地受到“现实派”的审视。在一场不经意的狂风巨浪之后,船倾桅摧,生活变成了一座孤岛,在不可预测的未来里受煎熬。就连我的至亲,也会在关键时刻挥剑斩锚,说一些不该说的话、做一些不该做的事,生怕这艘即将沉没的破船会连累自己。

我不怪他们,只怪自己想得太多、活得太真——我为什么就不能迷迷糊糊、没心没肺的活着?

正如他们劝我时所说:“你什么也别做,什么也别说,好好结婚生娃、持家过日子、挣工资活着才是正事!”

​其实从2019年的新闻事件起,我就已成为家乡的“异类”,一个人孤独地生活在湘西大地,凭着对教育的热爱和对文学的追求苦苦支撑着自己的理想!多少次孤独到绝望,多少次又绝望到坚强!白天,我是那群留守儿童的“妈妈”,尽最大责任做到“师者无悔”;夜晚,我是文字的精灵,洗剂和刷新着自己的灵魂。

在大人的世界,我显得格格不入!

在孩子们的世界,我总是如鱼得水。我与学生一起阅读、一起去稻田里写作文、一起捡拾秋天的落叶、一起吃冰激凌、一起在星光下玩游戏……我工作了5年,我爱了他们5年,他们也温暖了我5年,我们是彼此这5年中的时光伴侣。

我的许多文学作品,灵感也是源自于他们,我们的生命早已水乳交融。

如果没有后来的事,我想我的生命一定属于桃子溪小学,属于中国的乡村教育梦。我肯定会是永远的仙女老师,用我的“仙气”温暖一颗颗幼小的心灵。我会陶醉在家乡的星光下,用诗文书写湘西大山深处的民性之魂。可是此时此刻,我却不知道以怎样的姿态安放自己的灵魂?我身心俱疲,只想着逃离!原谅我的不够坚强,只是实在遍体鳞伤!

如果你们真的关心我,得允许我“疗伤”——而不是一遍遍传递假意的“关爱”与“善良”!

当我看到网上我的学生对我的留言,我泪流满面——他们小小年纪竟然懂得祝福我和宝宝健康平安。他们自己还是个孩子,却早已有了某些大人没有的善良与担当。秃头男,那个把我从床上拖下来的男人,你真的不如这些孩子。湘西的腊肉哺育了这些孩子健康阳光的体魄与心灵,却只熏蒸了你们的冷漠、势利与油腻。我衷心祝愿我的学生在没有我的日子里,照样健康成长、平安喜乐,以一个人的姿态傲立于天地间!

选择离开家乡,不是我背叛了家乡,而是家乡“背弃”了我,不管是出于“公义”还是“亲情”。

无论是2019年的新闻事件还是最近的事,至始至终,家乡都没有一个人肯站出来为我说话。即使是个别朋友微信里发来消息,也不过是提醒我:“你已经不适合在这里做老师了!”就连亲人,有的也变相出卖了我,有的认为我是家族的罪人,有的迫不及待地自我撇清……我理解他们的苦衷:即使你们跟我断绝关系、划清了界限,我也不会怨恨你们!

见识了人性肮脏灰暗的一面,我又岂在乎那点“冰凉”!不如远离——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沟渠!

我现在唯一拥有的,就是信仰与爱情。

我至少有两点可以肯定:一是我不会让灵魂为现实受屈;二是我想去哪里?我的爱人就会陪我去哪里!那个唯一在舆情漩涡中为我拼尽全力的“男人”,他会无条件地支持我、爱护我。在这次的事件中,我们在不同的“地方”,默默地经受着“考验”。等彼此都恢复自由的时候,泪水在眼窝里打转,心却比以往更坚强、坚定、亲密无间。

​为了我,或许以后的岁月他都得冒险地活着!但他毫无怨言,这就是我最大的“财富”与“靠山”。

这次事件后,我的状态很不好,时常做噩梦,梦里总是那间神秘的屋子。我梦见春天永不降临,梦见一副副狰狞的面孔,梦见我的身上全是抓痕。我努力抓住爱人的手,请他带我快点离开这里,我不要再见到那些人,不要做那种没完没了的噩梦,不想被那些梦境折磨致死。我想要好好地活着,朝气蓬勃地生活着,直到驱除尽心中所有的魔。

爱人紧紧地握着我的手,终于一步一步地将我带离了家乡!即使有人仍不停地来我家“拜访”,他也从未改变主意和方向——我的母亲总在保我的工作,而他在保我这个人!

我清楚,家乡外的世界亦有风风雨雨,可至少不会有噩梦,不会有在“亲人”怀里驱散不尽的恶梦。我亲爱的姑父,姑姑常常说我的事托累你,以后你最好别管我的事——不管受谁的驱使或委托,即使是你的领导或我的母亲。我的母亲总怕我丢掉工作,可她不明白一个人的工作不是靠亲戚来保全(况且你只是局里的一个小官);如果我真的犯了打碎自己饭碗的错误,那就让“饭碗”自己来惩处。

四个多月后,我的孩子就要出生了,我们在陌生的城市为他安了家——哪里有温情哪里就是他的家乡。虽然他将失去湘西山水的滋润,但将被另一方暖阳照耀。纵使世事纷乱,我们也希望他能带着爱来到这个世界,并能给这个世界带来真、善、美。有人说:“一个人走得再远,也走不出自己的家乡。”可是我却更欣赏毛姆的这句话:“在满地都是六便士的街上,他抬起头看到了月光。”

我这一生,本可以不这样“颠簸”!我只要傻傻的,一定是岁月静好,还有拣拾不完的六便士!

​可我偏偏喜欢《有只狐狸看月亮》,偏偏只想做自己最想做的事,生活在自己喜爱的环境里,朴素简单、有尊严地活着。月光对我来说,更重于六便士——这是我的母亲及周围环境所不能理解的!因为在庸常的物质生活之上,还有更为迷人的精神世界,这个世界就像头顶上夜空中的明月,它不耀眼,却散发着宁静又平和的光芒。而那些我要追寻的地方,都是我从未谋面的家乡。

一首小诗《流浪》送给大家:

如果家乡还能看见漫天繁星

我也不会去流浪

春天不是起点

秋天也不是终点

我想在一朵野花里开火车

吹笛写诗

怀着“侠心”遇见你

而你,就是与我精神共鸣的万千力量

我能给你的就是梦想

——致关心我的人

【本文作者:李田田】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