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司法部拟修改特朗普时代“中国计划”

华盛顿——据知情人士透露,司法部将很快宣布修改“中国计划”(China Initiative),这是特朗普时代为应对中国国家安全威胁所做的一项努力。此前,民权支持者、商业团体和大学向拜登政府反映,该计划助长了对在美国工作的亚裔教授的怀疑,冷却了科学研究的热情,滋长了反亚裔情绪的高涨。

美国司法部国家安全部门负责人马修·奥尔森进行了为期三个月的评估,将要进行的修改包括不再使用“中国计划”这一名称。

这是一个将间谍、窃取商业机密和网络犯罪案件整合到一起的项目,做出修改决定之际,北京方面继续利用间谍、网络黑客行为、盗窃和宣传,对美国作为世界上最重要的经济和军事强国地位所做的挑战日益升级。

merlin_182826684_c51a3bcf-2760-407d-8221-b1a12bf03e82-master1050

(麻省理工学院科学家陈刚于2021年被捕,这是“中国计划”的一部分。该倡议是政府的一项反间谍行动,因特别针对华裔科学家而受到批评。 M.I.T.)

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上个月表示,联邦调查局对中国窃取美国信息和技术的行为进行了2000多项公开调查,大约每12小时就有一起与中国情报行动有关的新案件。“没有哪个国家像中国那样,对我们的思想、创新和经济安全构成广泛威胁,”他说。

共和党人认为,对该计划的修改表明拜登政府对北京态度软弱。但奥尔森已经告诉参议院情报委员会的领导人和白宫官员,该部门的工作将不会受阻。

知情人士表示,修改可能集中于司法部为铲除那些隐瞒与中国关系的学者和研究人员所做的努力上。由于无权披露与这次修改相关的私人谈话,知情人士要求匿名。这种类型的起诉旨在阻止人们隐瞒外国关系,国家安全官员担心,隐瞒外国关系的研究人员更容易被收买分享有价值的信息。

20dc-China-1-master1050

(这次修改可能集中在司法部铲除瞒报与中国关系的学者和研究人员方面的举措。 STEFANI REYNOLDS/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但批评人士表示,将此类案件纳入严重危及国家安全的打击计划会促使调查人员不公平地针对亚裔教授,并将财务披露案件与更严重的犯罪行为——如间谍活动和商业机密盗窃——混为一谈,让人误以为每个隐瞒跟中国关系的人都是间谍。

尽管许多人因“中国计划”而认罪和定罪,但一些针对学者的案件以无罪或驳回告终。在一起关受关注的失败案例中,检察官撤销了对麻省理工学院机械工程教授陈刚的指控,此前能源部表示,他未披露与中国关系一事并不会影响他的拨款申请。

这种失败往往会助长中国的宣传机器,损害美国的利益。“在美国人民的心目中,每一起失败的案件,尤其是涉及少数群体的案件,都在给司法部丢脸,”奥巴马时期的国家安全部门官员戴维·劳夫曼说。

据知情人士透露,预计奥尔森在宣布对“中国计划”进行修改时将表示,司法部会在未来将一些拨款欺诈案件视为民事案件,保留对最严重的欺诈案件的刑事起诉。

预计他会指出,中国并不是唯一一个试图与美国研究人员建立财务和其他关系以获取有价值信息的国家,因此该问题比“中国计划”这个名称指代的范围更广。此外,司法部将根据白宫最近发布的指南,改进评估研究人员是否充分披露外国关系的流程。这份白宫指南说明了研究人员必须披露的内容。

目前还不清楚司法部是否会重新命名该项目,或者是否会像以往一样调查外国犯下的间谍和公司欺诈犯罪,但不使用任何名目。美国司法部发言人拒绝置评。

去年春天,多个亚裔美国人商业和民权组织,以及国会亚太裔美国人核心小组告诉白宫和司法部,“中国计划”给人的印象是,检察官更倾向于打击中国人,而不是中国政府。涉及研究人员的案件加剧了这种看法。

“大多数情况都未能发现间谍行为,政府转而依靠文书工作的错误提出指控。”国会亚太裔美国人核心小组发言人本·苏亚拉托表示。“国家安全问题是确实存在的。我们只想说,‘中国计划’不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正确方式。”

长期以来,共和党和民主党政府一直担心北京从美国窃取宝贵机密,包括利用中国的“千人计划”等研究合作项目窃取信息。雷在2020年的一次演讲中表示,中国政府利用这些“人才招聘计划”来“诱使科学家秘密地将我们的知识和创新带回中国”。

2018年,北京方面与学者和大学的联系成为一个更大的担忧,当时国家卫生研究院警告,外国有“系统性计划”来影响研究人员和同行评审人员,而且一些研究人员未能披露来自外国政府的“大量资源”,这已经成为一个令人关切的问题。

这些担忧引起了特朗普总统的首位司法部长、来自阿拉巴马州的前共和党参议员杰夫·塞申斯的共鸣。据参与“中国计划”的前政府官员透露,在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任职期间,塞申斯开始相信,一些中国学生来美国上大学是为了收集对北京有价值的信息。

merlin_146183742_f2ec6bac-4cea-43a5-b548-d33efff5d874-master1050

(2018年,特朗普总统的首任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宣布了“中国行动计划”。 JONATHAN ERNST/REUTERS)

塞申斯在2018年公布该计划时,强调了与中国进行研究和学术合作所带来的风险。

“今天,我们看到中国的间谍活动不仅针对我们的国防和情报机构等传统目标,还针对研究实验室和大学等目标,”塞申斯在宣布该计划的演讲中表示。

随着司法部准备重新给该计划定位,并对涉及研究人员的案件采取新的处理方法,现任和前任官员表示,特朗普政府所做的工作已经产生了塞申斯寻求的威慑效果。

各大学已经改善了它们的合规计划,以确保掌握哪些员工接受了外国资金,此外还设立了培训项目,对最佳实践进行整理。资助机构也提高了对寻求资助者的要求。

在波士顿担任联邦检察官时,安德鲁·莱林曾是领导“中国计划”的工作组成员,他是该计划最有力的支持者之一。他所在的地区有大量研究机构、大学和高科技公司,这些机构的研究人员收受外国政府的资金。他主管针对陈刚的案件,并成功起诉了哈佛大学的一名化学教授,后者隐瞒了自己同中国的关系和来自中国的资金。

莱林说,他对这个计划的想法已经改变了,部分原因是研究人员已经不那么令人担心了。“我们现在的处境与四年前不同,”他说。“威慑已经实现。”

【本文来自NYTimes,作者:Katie Benner,本文不代表本台观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