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川普助选团(Chinese American For Trump)团长王湉:川普当选美国总统,华裔助选功不可没

在川普参选美国总统之前,你可能没有听说过王湉这个人,但是在美国大选的后期,你可能已经对他发起的北美川普助选团(Chinese American for Trump)有所耳闻。是的,在今年总统大选的关键时期,不管是在传统的红州,还是深蓝州,都活跃着北美川普助选团成员们执着而勇敢的身影,不仅仅在社交网络、在挨家挨户的扫街者队伍、还是在空中飞扬的“Chinese American for Trump”的飞机横幅广告,都有支持川普的华裔的努力。

自称是草根中的草根的王湉,在川普初选还没有出线的时候,就开始支持川普,发起了北美川普助选团,并通过微信等平台在全美国迅速发展壮大。他和团队为川普竞选总统做了很多义务工作,从敲门、扫票到飞行广告,北美川普助选团所影响到的选票,足以改变大选的结果。

王湉曾在2013年ABC吉米.鸡毛秀节目中有儿童扬言杀光中国人的事件后,组织全美国华人游行,后来因加州SCA 5法案组织抗议迫使该法案取消,2016年又组织220全美挺梁平权大游行。在今年的总统大选期间,在川普在初选的民调不到3%的时候就发起组织公开支持川普而受到关注,也得到了川普本人和竞选搭档彭斯的接见,并被任命为川普的亚太顾问委员会成员。他说,支持川普的初衷,就是他从先前的一系列事件中得出结论,认为“我们华裔不该站在抗议的这边,我们应该参政议政,用政治的手段来立法,来帮助华裔争取得到公平公正的生活环境”。

请听西雅图中文电台“美国故事”栏目主持人小元专访北美川普助选团(Chinese American For Trump)的发起人王湉先生。

专访北美川普助选团Chinese American for Trump的发起人王湉 (2016年11月23日,主持:小元,嘉宾:王湉)

caft_1

(2016年6月,川普和CAFT团队在一起,川普左前为王湉)

 

(专访全文)

小元:亲爱的听众朋友们大家晚上好,欢迎收听西雅图中文电台的美国故事栏目,我是小元。今天我们非常有幸的请到Chinese American For Trump的发起人王湉先生,欢迎天天。天天你好,你在线上吗?

王湉:我在线上。

小元:非常荣幸有天天参加我们的节目,可能有些听众知道,在美国总统大选最关键的时候,在美国的好多城市,上空都飞起了美国华裔支持川普的广告。这个Chinese American for Trump是一个自发的组织,在竞选期间也是很有影响,特别是在华人之中。今天我们的嘉宾就是这个组织的发起人,王湉先生。那么,天天,你是怎么会发起这个组织的?

王湉:这个事儿其实也挺奇怪的,可以这么说吧,一大堆的Seriously Unfortunate Events, 到最后的火山的爆发,所有的事情可以从好几年前开始说起,我就给大家带过一下。最早的时候我也就是个平民老百姓,我现在也是。 在3、4年前,当时有一个叫做ADC的电视台,里面有个主持人叫Jimmy Kimmel,他的一个脱口秀节目中有美国小孩说要杀死全部中国人。这个事儿发生了以后,我就在洛杉矶发起了11.9游行,后来发展到全美国28个城市、3万多华人都上街吼了一声。然后自从那次以后,这个就停不下来了,这个是在洛杉矶。之后两年前就是在加州,加州当时有个法案叫SCA 5,很多听众朋友可能听说过,就是歧视华裔小孩,让华裔小孩没有那么公平地去上名校。这个时候呢,我又发起了洛杉矶的一个游行,然后我们在一两个月之内把这个法案给干掉了。在这个时候我就在想,咱们华人不能永远的说站在抗议的这边,咱们应该用一些方式可以阻止这些人来捣乱,来存心搞一些不公平的法案对待我们华裔。我们想了半天以后,我觉得唯一可行的就是我们华人要参政议政,要用政治的手段来立法,这样才能保证到在美的华人,有公平公正的生活条件。所以之后我就开始在洛杉矶当地,还有全国各地想办法搞一些Board Registration, 还有Board block这种形式,看看说能不能以后我们可以推出自己的议员。这几年,我们也在帮一些当地的民选官员,当然只是帮共和党,绝对不帮民主党。因为歧视华裔的这些法案,基本都是民主党写的。我呢其实是在去年年初的时候支持杰布.布什(中布什),不是小布什不是老布什,我是支持中布什的。我是见过他几次的,我觉得他是那种比较高高在上,比较傲气的人。你想啊,他也是一个官二代了,对不对,应该说是官三代了吧。然后当川普出现的时候,很多人都开玩笑,有些人就问我说“天天,你有没有听说过川普这个人,他今天announce presidency  ”我当然在报纸上也看过了,我立刻就上了youtube网站,我要去看一下trump这个人到底是谁。我就到youtube上search了一下Donald Trump,上面有好多好多video,全都是拿他开玩笑的。不管是他说了什么东西,还是怎么样,反正都是making fun of him,那我也觉得挺有兴趣的,这不是也逗逗乐吗。看着看着我就看了五个小时,我基本上把他从2013年到2015年六月份说的话,我全都看了很多很多遍。基本上是这样,我开始觉得呢,这个人他说的话,是有一点的夸张,有一点的直接。可能没有我们中国人那么中庸,那么圆滑。但是他说的很多话都是真的,代表了中产阶级说的话,代表了老百姓说的话。那个时候我就看了一下,我就search了一下,他在共和党党内的支持率,不到百分之三。所有人都觉得他是一个笑话,很多媒体还说,他估计只能撑三个礼拜,之后就要撤了。大家都这么觉得,只是想说可能每次大选都会有一些人冒出来,只是想给自己增点名声啦,不是serious的。但是我呢就觉得,这哥们肯定行,为什么呢,因为当时第一名的是Jeb Bush, 他当时大概有46%的支持率,他是共和党的老大,所有人都支持他,他代表了establishment, 代表了建制派,然后还有一些其他人。我觉得呢,川普代表了老百姓,不管他以后赢不赢。我是希望他能赢。那个时候我也是挺搞笑的,我在微信上随便拉了两个人,因为微信群必须要三个人,然后那个群的名字叫做Duck mouth,翻译就是鸭子嘴巴。 为什么叫这个呢,因为他大嘴嘛,大家都把他叫鸭子嘴。所以我们就叫鸭子嘴俱乐部。这个东西慢慢弄起来了之后,我就觉得有些inappropriate,就把他的名字换成了Chinese American for Trump,这样我们这个CAFT组织就诞生了,在去年六月底的时候,那个时候也就十几个人。

A group of Chinese people hold a banner to show their support for Republican presidential candidate Donald Trump during a rally at the Anaheim Convention Center, Wednesday, May 25, 2016, in Anaheim, Calif. (AP Photo/Jae C. Hong)

(川普在竞选的早期就得到了华裔的支持,这是2016年5月,加州的一个集会上,华人打出支持川普的标语)

小元:所以当初川普还在选举开始的时候,你们就成立了华裔美国人支持川普的组织是吗?

王湉:对的,他在党内的支持率只有不到百分之三的时候,我们就开始支持他。主要是因为我们觉得他是老百姓草根的总统参选人。而且当时他也说了一些话,他说了他要自费做初选。我们大家都觉得 挺好的,为什么呢,因为很多的政治家,那些职业政治家, 他们都会向大的公司,大的财团拿钱。那些财团呢叫做special interest,因为你收了钱,你以后当了官儿,你就要给他们服务。这是美国基本上政治界的一个定律。但是Donald Trump这个人他没拿钱,他自己出钱,也就是说他没有任何政治上的包袱。他如果当了总统以后,他不需要听别人的指挥,他来指挥。我觉得这个是一个,首先美国历史上从来都没有过的(先例),就是在初选的时候自己掏钱的以前从来没有,他是第一个人,还需要这么多钱。而且他说的很多话都挺对的, 但是我觉得呢,他有的时候说了一些比较夸张的话,那也是因为他想少花点儿钱。他每次一说夸张的话,这个好多的媒体就过来报道,把其他人的spotlight都占了,每次媒体骂他,他在党内的支持率都会多个百分之三。我觉得很有意思,因为很多人都像我一样,一听到别人骂川普就上网去自己研究一下,川普到底是谁,当他们研究完之后,可能就会变成支持川普或者不支持川普的。所以就这样,然后到了去年年底的时候,我们这个CAFT也就大概一百个人,很多个州都有,但是美国整个也就100个人,非常少。什么时候开始人多的呢,差不多是republican presidential debate, 这段时间呢,就是每次只要有一个候选人下去,哗啦啦一大堆人都来支持川普。我们至今为止已经有几千人了。

小元:现在总共有多少人了?

王湉:几千人了,非常多人。

小元:一千人?

王湉:没有没有,我觉得有八千人吧现在。八千人左右。

小元:那你们支持他的….

王湉:我们现在有很多的群,在不同的州。我们现在有包括了大概四十多个州左右, CAFT在每一个州都是有一个领头羊在那边,在那边领着。(每个领头羊)他自己肯定是做事最多的志愿者,因为我们是以做事情最多(为标准的。做什么事情呢,两件事儿:一个是捐钱,那捐多少,人有贫贵,有些人捐10块, 有些人捐了1万块、钱,都有。更主要的是上街、扫街、拉票、打电话等,扫街是我们CAFT(主要)衡量一个志愿者的方法,看你扫了几个房子。所以当你一开始说到了很多媒体看到天空中飞着一些飞机拖着一些banner,这些都是比较往后的时候了,我们在三四月份的初选的时候,就已经形成了在全国为川普扫街的这个趋势,然后我们扫了很多很多的房子。然后呢…

小元:你们扫街是怎么扫的?

王湉:扫街是这样的…

小元:敲门吗?

王湉:就是敲门,但是这个是有很多的技巧的,不是说挨家挨户敲门。我们敲门都是去敲已经注册了的选民的门,而且我们敲的时候,我们知道他是共和党,民主党还是中间派,那么我们说话就会比较方便。每条街可能有五六个人去扫,比如十个房子,可能有三四个房子是注册选民,那么我们都要敲。每个人手上有一个手机,手机里面有每个州不一样扫街的app,然后你点进app之后,他会给你50到100个房子, 每个州的app当然都不一样了,我随便说说。就是基本上一开始都是绿色,黑色或者红色,然后你挑完了以后,你点一下那个房子,你一定要把你敲门的时候,得到的一些这些住户的feedback放到这些软件里。这样方便以后再来敲门的人,他就会知道(这个住户)之前是要投给川普还是不投给川普,为什么,大概是这么一个事儿。我们一开始的时候,大概一天只敲的了大概一百户人,一百个房子,这其实也挺多的。然后慢慢地,我们把自己敲门的这个方式,反正就是弄得很快,因为你敲多门了,你就知道,什么样的人是可以团结的,什么样的人是不能团结的。最快的时候,我估计一辆车一天可以敲个三四百个房子,我觉得也是挺好的。敲门,我觉得是这么个事儿,这也不是吹牛,在咱们这个弗罗里达州,整个全州就是敲门次数最多的人叫做Grace Su,她敲了一万多个门。这真的是挺不容易的,你想,你要一天敲一两百个门的话,你要敲一百天呢,挺不容易的。她基本上是每天敲550个房子左右。

小元:你能不能说一下你这么长时间带领这个组织支持川普的核心的原动力是什么?就是为什么你觉得我们华人之间应该团结起来支持川普?

王湉:就是我一开始说的,我之前为了华人各种搞抗议游行什么的。然后我觉得我们不该站在抗议的这边,我们应该参政议政,用政治的手段来立法,来帮助华裔争取得到公平公正的生活环境。我这么讲好了,我用特别简单的白话来讲,当我觉得一个参选的人一定会赢得话,我从六月多份,去年六月底我就觉得他一定会赢。那个时候,我觉得说一定要去帮助他。为什么呢,如果一个竞选的人,他在竞选的期间,你没有帮助他的话,那么他竞选上位的话,他也不会帮助你。这个基本上是一个规律,所以说呢,我觉得川普一定会赢。那么在川普竞选期间,我们做了那么多事情,他都知道,他非常了解,那么他上位了以后,在白宫里面要做出对亚裔,对华裔,或者关于中美关系的一些决定的时候,他会想到有一帮华人帮助过他,他就可能会帮我们一下。我一开始的初衷是这样。另外呢,有几个很重要的点呢,就是说,现在我是比较关心教育,我比较关心homeland security,在美国呢恐怖主义开始冒出了很多的火苗…圣湖纳迪诺其实就离我们家差不多开车30分钟,然后又有奥兰多,反正今年一年,年初就是恐怖组织在美国杀人。所以我就觉得说呢,美国必须要有一个强有力的总统把这些坏人都赶尽杀绝,因为这些人都是要杀你全家的人,这些人都不是好人,这些恐怖分子。必须要有一个强有力的人站出来,真的把这个伊斯兰国给干掉,所以呢,当有人问Donald Trump说:Trump先生,伊斯兰国家的邪教组织,你要怎么对待他们。Donald Trump当时的原话是说,我要把他们的屎都炸出来,听着很解气啊,我觉得很高兴啊。凭什么我们花了那么多力气,时间,光阴留在了美国拿到了绿卡拿到了公民,找到了工作安家了,小孩都在上学,现在这些穆斯林极端分子进到美国来杀人,凭什么,让我们都不敢说,(比如)国庆节的时候都不敢参加很多人的活动,都不敢了。就怕那边时不时的来个炸弹什么的,就好像美国这边很不安全。我一直都觉得美国是一个很安全的国家。这是一点,另外一点呢,就是美国的大法官,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如果川普没有上去的话,那么民主党希拉里或者桑德斯当时在竞选的时候,桑德斯还是有戏的,肯定他们会钦定民主党的最高法院的法官,那么美国就完蛋了,因为这总统是四年八年换,有些参议院众议员是两年四年换,但是这最高法院的法官是一直干活到他们无法再干活为止,所以这些人呢,他们基本上控制了美国法律的趋势。这个也是很重要的,我之前不是说了吗,我们需要立法,用政治手段立法,才可以让华人过上更好更公平的日子。所以这最高法院是非常非常重要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一定要选一个共和党的总统,不管他是谁,都要选。那正好,我觉得川普还挺好,所以呢我就选了他,也帮助他助选。我觉得我们这个Chinese American For Trump,这个CAFT组织呢,在一些非常重要的关键州,比如在宾州,像俄亥俄州、佛罗里达州,那肯定是出了最多的力,也肯定是,怎么讲呢,我就这么讲好了,在宾州,我们CAFT团队,是所有宾州,所有助选团,或者义工中敲的门敲得最多的团队,不是第二名哦,是最多的。所以当宾州赢了百分之…. 就是很少很少险胜的时候,我跟你讲,这就是华裔,华人的力量。我可以很自豪的说,宾州,佛罗里达州,差那么一点儿就赢了的时候… 宾州就差七万票….

小元:这里是西雅图中文电台美国故事栏目,今天我们非常有幸的专访美籍华裔支持川普的发起人王湉先生。王湉呢我们在微信上都叫他天天,在去年的时候美国总统各各政党初选的时候就发起了Chinese American For Trump的组织,然后一路上也是起起伏伏,但是总来也没有放弃过,也是为川普,特别是华裔之中支持川普做了很多很多的工作。也为川普成功的当选总统可以说是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那么天天,你们的工作是什么时候得到川普本人的认可,你们是什么时候见到的?

王湉:我们在四五月份的时候,好像是四月二十六号。川普第一次来了加州,搞了一个拉力。然后我们很多人,当天穿出了,大家平常也有看到的那件白色的T恤,上面有红色的字,写的这个Chinese American For Trump,背后写着北美川普华裔助选团。我们不是联盟,我们是团,我是团长。 然后当时有一个记者,我们也不知道是谁,就把我们照片给照了,照了照片以后,他做了一个promotional video,把我们的照片放在里面,然后我们给发现了,然后我们就和川普的团队联系上了,联系上了以后,川普就在之后的,好像是六月三号,跟我们见了个面。我们当时有五十五个人,去了他在比华利山的一栋房子,就是他们在加州的家里,跟他见了个面。我们聊了很多事情。之后就是当场见面,就把我们当时亚裔、华裔的concern告诉了川普,川普也一一的回答了一些问题,我们当时也非常满意川普做的回答。很多人都哭了,他们都觉得,哇,他当时还不是总统,他当时好像刚刚才评到共和党候选人吧,所以说,这么高大上的一个富豪能低下身段来见我们,真的是很棒。我也被很多的媒体采访过了,他们每次都说,你能不能形容一下你见到川普的时候,川普是什么样子的,我可以这么样的告诉各位听众,用八个字好了 — 和蔼和亲,平易近人。他并不是美国主流媒体所说的种族歧视者和性别歧视者,绝对不是,他是一个非常好的老头子。他没有架子,一点儿架子都没有,他不会像什么希拉里啊,罗姆尼啊,或者Jeb Bush啊,在很多人面前,站的高高站在台上,演讲啊什么的。他当时直接走到了我们五十五个人团体里面,非常好。之后呢,我们也做了很多事情,我们给他捐了很多钱,我们帮他扫了很多的街,我们还有做出很多很多其他的贡献了。我觉得可以表扬一下自己的, 我们写了很多reform policy,比如像教育改革法案,我们解出来了,递交给了川普的团队, 那个时候在克利夫兰的共和党的全国大会还没有开,所以当时他们还没有定下来整个RNC和川普的平台是什么样子,所以我们把这一些,写了很多不一样的,包括homeland defense什么的这些政策想法都写给他,他们也都看了,也都非常欢迎我们继续写一些东西给他。之后呢,川普呢邀请我去加入他当时搞了一个组织,中文叫做川普亚太委员会,顾问团吧,大概这个意思。Asian Pacific American advise counsel,  然后我也很荣幸的加入了,因为这是一个可以和川普可以联系到的渠道。所以呢,我也变成了川普的一个顾问,我们经常呢把老百姓的一些concern,通过一些渠道这个voice到川普的团队里面去。之后川普团队也派了当时还没有正式挑选的副总统彭斯来到洛杉矶,我们十五个人,包括他十五个人,坐下来开会,开了三个多小时。我们又一次把华裔为什么支持川普啊,华裔的一些concern啊,比如我们在公平教育、在homeland security、在foreign policy、中美政策等方面,我们都提出了一些建议。他也都听见了,非常非常好。我觉得现在的川普团队还是非常草根的,就是说他们愿意听草根的发言。因为你看我,我就是很普通,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为什么川普就可以邀请我当他的顾问,我也挺纳闷的。然后呢他也派彭斯来听我们华裔发声,就是说他不是高高在上。在我们顾问团里,有眼科医生,有这个普通的老百姓,也有高大上的前劳工部部长赵小兰,也有当官的州长,反正呢就是什么样的人都有,不是说都是高大上的,也要老百姓什么的。我觉得挺好的。其实我觉得呢,你们在西雅图吗,听众都是西雅图的。

caft_5

(CAFT发起人王湉说,川普不是主流媒体所描述的性别歧视者和种族歧视者,他可以用八个字形容:和蔼可亲、平易近人)

小元:我们全世界都有,因为我们的app是全世界都有听众在听。

王湉:你们西雅图中文电台是短波吗?

小元:我们是短波,但是通过手机app还有喜马拉雅平台,全世界都可以听到。

王湉:那和我现在主持的那个电台也是一样的,也是fm短波,然后通过网络宣传。我觉得呢,其实你知道吗,华人呢在美国的数量是比较少的,而且呢我们投票率是非常低的,十个华人有一个能投票已经是不错了,所以有什么办法能让我们华人这么一丁点百分之一百分之二的投票有重量呢?有什么办法可以做到这件事儿呢,我觉得唯一的办法只有一种。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玩过一个游戏叫三国杀。

小元:我听说过。

王湉:你听说过,对,那我就不说了。

小元:那你能不能介绍下全美国都有飞行的广告,包括这个工作的前前后后。

王湉:对,这个呢,最早是什么呢,应该在八九月份的时候,八月份或者七月底吧。我们亚利桑那州这个CAFT的州负责人,他叫张全中(音译),张先生,他其实也在竞选 School Board,好像没选上,他是一个业余的飞行爱好者,当时他们那个群里还有另外一个小姐,她是专门做飞行广告的,张全中就有一个很开阔的想法,他说:哎,我们要不要把Chinese American for Trump的广告牌拖在空中,然后去一些人多的地方,其实你想也是挺便宜的一种传播的打广告的方式。你在一个普通的报纸上,三千美金,你可能也没有多少人看,还不如微信好,但是呢,如果有好几万人在什么地方,或者塞车的地方,飞机一飞,有很多很多人都能看到。所以他就把他这个主意发在亚利桑那的那个群里,然后看看大家反映怎么样,  有些人支持有些人不支持,有些人觉得这个浪费钱,乱花钱。但是呢,张全中还是非常坚定的说,我们一定要做,然后他就把这个事儿给整了,好像是大家都募捐了一些钱, 直接把钱交给了飞机公司。飞机就把第一张Chinese American For Trump的banner拉上去了,拉上天了以后大家到处都在发朋友圈呀,觉得哎呦这个挺有意思,比较新奇呀,不是经常干的事儿。然后之后呢就一发不可收拾。很多州都觉得诶呀我要做这个事儿。因为这件事儿其实比扫街方便多了,就是每个人捐个十块,二十块什么的,有些州也很便宜。像我知道西雅图也飞了嘛,还闹出一些事来。我们洛杉矶当时我们也想飞,但是当时北加州是先飞的,然后南加州这边呢,我们当时觉得说我们要飞就要飞到人特别特别多的地方,因为加州本来就是蓝州。基本上,当时觉得是可能没有办法翻红了,要不然我们就把钱给内华州达、和宾州这样,让他们去飞,要不然我们自己飞。然后我们找了个飞行员。这个飞行员一听说我们支持川普,就非常高兴,给我们打了很多很多折扣,他说只要帮川普他就愿意飞,结果我们洛杉矶这边飞了四次,我们飞的稍微晚了一点,但是我们定下来的时间是很早的,我们是在万圣节那天。(因为)万圣节在那天有一个四十人万的游行,四十万人游行的地方飞了一下,之后我们还在洛杉矶公羊队RAM附近,美式橄榄球他们比赛的当天飞了。另外的时候,我们在特别特别塞车的高速公路上早上,在早高峰八点到十点时候飞了,一共飞了四次。

caft_3_ca_banner caft_3_fl_banner

caft_3_wa_banner

(CAFT在全美国多个城市的飞行广告,引起了各地媒体的关注)

小元:欢迎回来,这里是西雅图中文电台美国故事栏目,今天我们非常有幸请到了北美川普华裔助选团的团长王湉先生。刚刚王湉先生给我们介绍在洛杉矶,(助选团的)飞机在人群最密集的时候飞了四次。那么其他州呢?总共有多少个州飞了支持川普的广告?就是在美华裔支持川普的广告?

王湉:这个广告飞了很多州。一共多少,具体的数字我现在记不清楚了,好像是三十多个城市一共飞了。但是呢,我记得一个数字,就是一共加起来呢,好像飞了174个小时,这个是我记得的一个数字,可能更多,不会更少。还是蛮有意思的。在很多州,除了这个飞机以外呢,在一些摇摆州,CAFT还有一些人还去买了高速公路旁边这些大的招牌,也挺好的,也都是在特别塞车的高速公路旁边。我觉得,怎么讲呢,我特别想说一件事,就是说,刚刚我不是谈到三国杀了吗,然后咱们好像进广告了。就是说怎么样让咱们华裔这百分之这么一丁点的,就相对于一个稻草一样的重量呢,可以把骆驼给压倒呢?就是说,你一定要在,像在这次在宾夕法尼亚的宾州我们就做到了,宾州赢了七万票,我们在宾州扫的街,得到的票数差不多就整好是这七万票,所以说这次呢,宾州能大获全胜,我觉得和CAFT有非常大的关系。不是说是华人投票,而是华人这些志愿者出去扫街,扫到了很多白人摇摆者的票。像我自己亲身去了宾州两次,第二次专门去扫票的,我这辆车呢扫了810张票,我们其他人在两天时间里加起来扫了五六千张票。

小元:这个票是怎么扫的,你扫了,人家就会告诉你,他们会投川普吗?

王湉:那当然了,你肯定有做一个closure,你要最后问他你要投票给谁呀。 他会告诉你,要不然就是不知道,要不然就是投给川普,要不然就是投给希拉里。就这么三种选择。要不然你肯定要问他。但是我觉得很有意思,就是每次我们在扫票的时候,尤其在宾州。我第一句就会说:你好,我叫David,我从洛杉矶飞过来的,我专门过来告诉你,一定要投给川普。很多人听到了这句话都非常的感动,有些特别支持川普的人还从门里跑出来,还热烈的拥抱了我们。挺有意思的。怎么讲呢,我觉得如果你是一个白人,然后另外一个白人在你门口告诉你投给川普,你可能会投,可能不投。但是如果你是白人,有一个人敲你的门,你一开门,是一个从洛杉矶飞过来的华裔,都是自费飞过来的,他们很多人问川普给你多少钱啊,你从洛杉矶飞过来,我说我都是自费飞过来。我们这些义工很多人,包括我,都是睡在当地的义工家里,睡袋打地铺,睡觉。然后呢自己出钱自己租车,自己出钱买机票过去,帮川普。所以这样子,白人就觉得:哇你们这些人真的是太committed,真的是不错,怎么讲呢,我们就想创造一种让他感觉说川普的志愿者和希拉里的志愿者不一样,川普的志愿者都是大好人,都是特别nice的人,川普如果有这种的亚裔又是少数族裔的志愿者,那么川普应该人也不错。所以我们一直想办法创造这样的形象,我觉得我们做到了。

(2016年8月,支持川普竞选活动的CAFT成员出现在电视媒体上)

小元:你们在支持川普的过程当中有没有遇到什么阻力,特别是当他民调比较低的时候,甚至是美国的主流媒体都在打压他的时候,你们有没有什么阻力,然后是怎么克服的?

王湉: 我觉得我们受到的最大的阻力,不是从希拉里或者从主流媒体的打压,这个阻力。因为我们完全是没有人相信主流媒体了,其实主流媒体这次是算他们自己毁了自己,因为他们一直在骂川普骂了一年多,从来没有说过川普的一件好事,没有。所以大家越来越觉得主流媒体不可靠,因为已经变成了一种政治正确,就是说,如果你敢在公众说川普有机会能赢得话,那你就是政治不正确,那你就要下台,那你就要滚蛋。已经变成这样了。所以很多老百姓都是支持川普的,他们非常非常的讨厌主流媒体。主流媒体越骂川普,他们越要支持川普。然而我受到的最大阻力其实是来自共和党的建制派呢,他们应该都是共和党人嘛,那么应该都是投给川普的,但是他们死也不投给川普。他们就宁可不投票也不投给川普,他们也不投给希拉里,我就觉得呢,这种人是最难最难说服的,也是最难搞、搞不定的人…… 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人,难道你不投给川普,那你是帮投希拉里,你只要不投给川普这一票,你不投票,或者你投给希拉里,都是帮助希拉里。所以呢,有一些这样的共和党的建制派,给了我们一些阻力。但是到最后呢,我觉得也没有什么事儿,因为说真的,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去做的事情是扫街,没有人可以阻止我们去扫街,因为扫街是合法的,就是敲门啊。真的没有什么阻力,不会有人让警察来抓我们,不让我们扫街。所以我觉得其实真的没有像你说的什么阻力,也没有克服什么东西。主要是,川普在打两个仗,我们也在打两个仗,他真的是背水一战。前方是希拉里的敌军,后方是共和党的建制派,但他还打赢了,他做到了所有人,当然除了我以外,还有一些其他很少数的人以外,做到了其他人觉得绝对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就是他当了总统了,而且他是大获全胜的那种,他把基本上美国都翻红了,你看了没有,美国大选结果的地图

小元:看了

王湉:看那个把美国翻红的红色的照片,人家说比Verizon电信公司的cover还多,挺有意思的。所以我觉得,美国的老百姓也不都是傻子,大家基本上都是火眼金睛的。我跟那么多人,我扫过那么多街,我敲了那么多人,我太了解美国人支持谁了,这些主流媒体,他们自己花了好多好多钱,从克林顿那边拿了好多好多钱,你知道吗,川普花了两亿美金在竞选。克林顿花了25亿美金,25亿啊,将近是他的十二点五倍啊,你看她还输了,这里面有很多的钱是克林顿送给了主流媒体,所以这回主流媒体赚翻了,赚了好多钱,然后做民调的公司赚了好多的钱,但是我觉得,以后再也没有人会用他们了,因为他们这个民调是非常非常不准确的,他们竟然有一段时间做出来说,希拉里领先川普16个点,我说这不是搞笑吗,因为我在那些地方,我在加州,我在内华达,我在宾州,我在其他的州,我都有扫街,所以我天天我就是一个human poll,我每次扫街的时候我必须要问他你要投给谁, 所以我完完全全知道什么样的人投给川普,什么样的人投给希拉里,那我扫街扫了这么18个月,我觉得川普基本上大概有百分之六十的支持率,而不是说希拉里有百分之七十五,这根本不可能的,所以你知道吗,每次我看左派媒体搞得这些民调,我就很生气,我就觉得说,他们就是收了钱办事的人,根本没有任何媒体的独立性,基本上所有的主流媒体都已经变成了民主党的爪牙了,这是非常恶心非常恶心的。

caft_4

(川普在总统大选的支持率超过美国手机公司Verizon的覆盖率)

小元:那川普当选之后对亚裔政策,特别是对华政策有没有什么展望?

王湉:当然有了,首先他已经做了几件事情是非常利于亚裔的。首先他赢了,他赢了代表了什么,意味了什么,他会聘请最高法院的法官,共和党最高法院的法官。这一点就是对华人最好的一件事情,因为我们就可以说,美国今后的二十年,法律的趋势都是以共和党的价值观为核心的,还有就是今天, 最近发生了一件事儿,他今天任命了Betsy DeVos当教育部部长。Betsy在她网站上写的非常清楚,她是100% 反对 Common Core的,period, 她都用了period这个字,就是说她非常强烈的反对 Common Core的教育方式,Comment Cord就是华裔最反感的一个教育方式,因为他就是基本上所有人都变笨。只要有一个孩子特别笨呢,其他所有人都应该和这个孩子差不多一样,学习不好,这样子大家好像都比较一致,这个呢是非常非常不好的,美国这个Comment Cord Standard要赶紧赶紧取消掉,我觉得教育部长是可以做到这些的, 因为这是一个标准,看每个州会不会采用, Comment Cord在美国至少有四十个州都采纳了,但是如果你现在出来一个新的东西,那么那些州他们也会采纳,因为他们如果不采纳的话,白宫就不用给他们钱了,教育部可以不给这个州钱,所以他们为了这个钱还是没办法肯定要做这个事儿,所以我觉得川普还没上台之前,他任命的这几个人都是让我觉得是非常让人欣慰的。

小元:好,我们今天的节目也马上到了尾声了,今天非常有幸的请到了北美川普华裔助选团的团长王湉先生做客我们的节目,那么,王湉,你在过去十八个月支持川普的过程之中,有没有什么心得,特别是给我们听众朋友,华裔朋友参政议政等等,有没有什么要告诉我们听众的。

王湉:如果说是一句话来说呢,我希望大家参政议政,一定要参政议政。

小元:从我做起是吧?

王湉:我这么讲吧,美国有一句话说什么呢,如果你不在桌子上你就要被吃掉,如果你不去投票就没有人会理你,所以你一定要投票,一定要参政议政,一定要培养自己的小孩儿以后也参政议政,告诉他们这个是有多么的重要。

小元:还有吗? 就是你以后还有什么打算吗?就是川普邀请你去任职你会去吗?

王湉:我要看看吧,我这有三个小孩,华盛顿DC也比较冷,你们西雅图要不是整天下雨或者那么冷的话,我也会喜欢去住西雅图。这么讲吧,三藩市我都觉得太冷了,我还是喜欢洛杉矶,我又觉得圣地亚哥太热了,所以我可能就待在洛杉矶,我也没有任何想这个参政,不是说参政就是run for office的打算…..

小元:但是你在他那个亚太的顾问团里面是吗?

王湉:对,我现在在顾问团里,但是这个顾问团是非常松散的,就不是说每天需要上班的,好像一年见四次面吧。那我呢,我自己呢,就想说永远保留在我草根的这种状态,就是说光着脚不怕穿鞋的嘛。谁欺负华人就骂谁,没有政治包袱。我希望我们,你会在我微信朋友圈中看到,12月份初的时候我们就会成立一个全国性的草根组织,专门帮助华裔参政议政,唤醒华裔参政议政,帮助这些华裔的民选官员,给他们出钱帮他们扫街,我希望看到有更多的大陆来的第一代移民去选个什么市长,什么参议员之类的。所以各位听众如果你有兴趣的话,请你去参政议政。这个是很有意思的。

小元:我们也代表我们广大的听众,华裔的听众朋友们感谢王湉还有他的组织,北美川普华裔助选团对维护我们华裔的权益,对帮助川普进军白宫所做的贡献。谢谢王湉。

王湉:好了,谢谢小元,谢谢各位听众,我再次祝各位感恩节快乐,感恩节快乐。

小元:也谢谢各位收听,祝大家感恩节快乐。

王湉:好了,谢谢拜拜。

chao_112916getty

(川普任命华裔赵小兰担任交通部长)

【本文主持人:小元,嘉宾:王湉,文字录入:Angele Shen,照片、视频来自网络,文字部分西雅图中文电台版权所有】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