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特朗普:美国可以与中国切断一切关系

新冠病毒疫情正在进一步加剧华盛顿对北京的不满,“脱钩”呼声不断加大。美国总统特朗普总统星期四(5月14日)在华盛顿说,美国可以切断与中国的“一切关系”。华盛顿和北京“脱钩”的努力究竟能走多远?疫情过后,中国会被孤立于美国领导的全球经济秩序之外吗?

特朗普:可以切断一切关系

因疫情问题而多次对中国表达不满的特朗普总统星期四接受福克斯商业台电视采访时被问到会如何对付中国的问题时说:“ 我们可以做很多事,我们可以做任何事。我们可以切断一切关系。”

他说:“假如你做了,会发生什么?假如你切断一切关系,你可以节省5千亿美元。”

特朗普在这个采访中还表示,这次的疫情证明他是对的,因为他早就说过,美国不应当有散布在世界各地的供应链,而应当全部在美国。

同天晚些时候,特朗普总统在启程前往宾夕法尼亚州参加活动之前在白宫南草坪被记者问到这番评论时说:“我们看吧。我们与中国之间有很多事情在发生。我们对中国不满。这点我可以告诉你。一项很棒的贸易协议墨迹未干,突然间从中国来了一场瘟疫。我们对此不满。”

在新冠病毒大流行病给美国带来严重的生命和经济损失之际,特朗普行政当局和国会共和党人正在酝酿如何针对中国政府采取措施,包括减少对中国的经济依赖。

特朗普行政当局一向主张把制造业从海外迁回美国,疫情对全球供应链的冲击为这项努力提供了新的动力。

美国国务院负责经济增长、能源和环境事务的副国务卿克拉奇(Keith Krach)最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最近几年,国务院一直在研究解决这个问题,但现在我们在全力推动这一计划。”

特朗普总统5月13日把去年5月签署的行政命令延长一年,这项命令禁止美国企业使用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企业所制造的电信设备,包括中国的华为及中兴公司。

5月初,特朗普又签署行政命令,责成美国政府排查大容量电力系统中的安全风险,监控或替换那些采购于不可信任的外国供应商的设备。此举被认为是有意切割美国电网中的中国设备。

本星期,美国联邦退休基金搁置了投资中国工资的一些计划。

议员纷纷推出法案

在行政当局采取一系列措施之际,共和党议员们也纷纷推出涉及北京的法案,包括减少在关键物资方面对中国的依赖。

美国联邦参议员霍利(Josh Hawley)2月27日推出《医疗物资供应链安全法案》,要求政府了解美国医疗产品对中国的依赖程度,并采取措施确保美国医疗物资供应链的安全。

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克鲁兹5月12日提出《2020年本土稀土议案》,要求在美国建立稀土和其它关键矿物资源的供应链,减少并终止对中国的依赖。

除此以外,美国也试图与它的盟友建立一个被称之为“经济繁荣网”的“可信任伙伴”联盟。

美国的盟友、全球第三大经济体日本政府日前宣布,将提供20亿美元的补助和贷款,支持日本企业将生产线从中国迁回国内,推进“供应链改革”。与此同时,德国等国家也在推进其企业的部分去中国化。

布兰兹:疫情问题加剧对中国的担忧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关系学院全球事务教授、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高级研究员哈尔·布兰兹 (Hal Brands)认为,民主国家越来越多的人有这样的看法,即中国利用了国际体系的开放性而又没有完全遵守其规则,新冠病毒疫情强化了这样的看法。

他通过电邮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现在,由于中国生产如此多的像个人防护装备和药品这样的关键产品,但它又有威胁利用其经济实力惩罚那些在政治上让它不高兴的国家的记录,因此,对它的这种担忧正在日益加剧。”

这位中国问题学者说,在这场危机之后,存在要求美国和其他民主国家减少某些关键物品对中国的依赖的压力。

从供应链“去中国化”到经济全面“脱钩”?

一些观察人士认为,美国不仅在推动全球供应链的“去中国化”,而且有意与中国进行经济上的大范围“脱钩”。

2005到2009年期间担任负责东亚与太平洋事务助理国务卿的希尔(Christopher Hill)5月13日在《外交事务》杂志上撰文说,越来越多严厉批评中国的人,包括白宫官员,谈论过把与中国进行经济 “脱钩” 作为解决美国经济困境的方法。

尽管这位做过四任大使的前美国高级外交官并不认为,实现经济转型的良方是减少与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制造中心之一的贸易,但他说,“现在,这一梦想至少有可能成为部分现实,因为这场大流行病大大扩大了战略需求的范围,并削弱了主张自由贸易的论点。”

北京高层意识到“去中国化”问题

希尔大使还写道,中国方面知道存在美国和其它贸易伙伴中存在的与中国进行经济“脱钩”的情绪,也知道这个大流行病正在使脱钩更接近实现这样一个事实。

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谈判的首席谈判代表、原中国外经贸部副部长龙永图在5月9日举办的“全球经济与决策选择”云峰会上就表达了对“去中国化”的担忧,并告诫说,中国应对此保持高度警惕。

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经济学部主任李扬在这个论坛上也表示,“我们有充分的理由说,正在形成一个把中国和人民币排除在外的国际联盟。”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5月14日召开的一次会议也体现了北京的这种担忧。由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主持的这次会议除了分析国内外新冠疫情防控形势以外,也研究了如何提升产业链和供应链的稳定性和竞争力。

布兰兹:情况不会一切照旧

担任过美国国防部长战略规划特别助理并撰写了《特朗普时代的美国大战略》(American Grand Strategy in the Age of Trump)等多本专著的学者布兰兹认为,民主国家应当采取谨慎的步骤,减少它们在高科技产品、医疗供应以及军事物资部件等关键领域对专制竞争者的依赖。

他还提到,在疫情发生之前就有一些因素在推动美国企业考虑撤出中国,包括中国不断上升的劳工成本、与中国做生意所面临的障碍以及两国之间的政治矛盾。在他看来,疫情会鼓励那些已经在考虑撤出中国的很多公司考虑这样做,因为这次疫情使他们确信,情况不会一切照旧。

然而,布兰兹不认为美国真的想与中国进行全面脱钩,他也不认为全面脱钩是可取的。

马格努斯​:把中国排斥在之外既不可能也不可取

英国牛津大学中国中心的经济学家马格努斯(George Magnus)也认为,毫无疑问,目前美国以及西方盟国与中国正在为争夺影响力以及对国际新秩序的塑造而进行博弈。

马格努斯撰写的《警讯:为什么习近平的中国处于危险之中》

这位撰写了《警讯:为什么习近平的中国处于危险之中》(Red Flags: Why Xi’s China is in Jeopardy)的作者认为,美中之间的所谓贸易战已经导致相当数量但仍然占少数的美国企业开始将它们的供应链运作多元化,这次的疫情无疑加速了这个趋势,当然还有很多企业仍然看重中国的人口和市场所带来的商机。

在他看来,美国和西方盟国有义务旗帜鲜明地坚持他们的标准和价值观,但是他认为,把中国排斥在新的世界经济秩序之外既不可能也不可取。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这是不可能的。中国太大了,它是每一个国家的主要贸易伙伴,它太重要而不会被边缘化。但是,中国在供应链中的高度融合以及贸易和投资流动也可能不会像过去那么强大和普遍。”

高达伟:外企会“渐进式”从中国转移产能

美国密西根大学迪尔伯恩分校商学院研究产业链管理的助理教授高达伟(Daniel Kao)也认为,中国的经济及其市场规模使得它难以被排除在新的世界经济秩序外。

他对美国之音表示:“毕竟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就算各国企业不在中国生产, 降低产品的‘中国成分’以规避风险, 但就消费者市场角度而言, 企业毕竟是以营利为目的, 所以我不觉得各国企业会完全去中国化,然后完全放弃这块市场大饼,毕竟要找到相同规模大小的市场也不是简单的事情。”

在外资和外企撤离中国的问题上,高达伟认为,外企会以“渐进式”的方式把在中国的产能转移到东南亚各地。由于中国的产业链与其他国家相比相对完整,而且现阶段也不是很容易要找到能取代中国制造能力的国家,因此在一夕之间把这些产能全部转移出中国是不太可能的。 但他认为,从长远来看,这是一个趋势。

他说:“因为贸易战跟疫情已让许多公司感受无法分散风险的窘境, 所以势必会增加在其他国家产能,例如到东南亚国家或是印度。一旦外企供应链完全移出中国, 则失去的外贸订单亦不容易复返。”

章家敦:美国必需与中国脱钩以自保

针对一些分析人士说美国很难将中国排除在世界经济秩序之外的说法,美国专栏作家、电视评论人士章家敦(Gordon Chang)反驳说,美国早就应该与中国进行全面脱钩了。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称,中国导致8万5千美国人死于新冠病毒,与这样的一个国家发展关系是错误的。

他说:“我们有世界上所有的理由与中国‘脱钩’,不仅是在贸易和投资方面,在外交上也如此。我们必需这样做。我们需要减少被中国拿住的地方。共产中国是不可改革的。从短期到中期,我们唯一能做的保护自己的事情就是减少与中国的接触。因此,我们与中国的接触越少,越好。”

这位《中国即将崩溃》(The Coming Collapse of China)一书的作者说,虽然切断与中国的关系并不是理想的状况,但美国所对付的是一个不可与之合作的国家,而且也不是美国主动想这样做。

巴博尼斯:是中国越来越把自己排斥在国际秩序之外

美国的社会学者、悉尼大学副教授巴博尼斯(Salvatore Babones)认为,当前的局面是中国自我孤立造成的。他说,中国虽然仍然希望向西方世界销售产品,但它似乎不想成为西方体系的一部分。

美国社会学者、悉尼大学教授巴博尼斯在美国之音演播室接受记者林枫的专访。(美国之音林枫拍摄)

出版过《美国天下》(American Tianxia)一书的巴博尼斯还认为,在疫情之后,中国自己的一些做法与政策将使得它在国际经济体系中的融合度减少。他说,中国的新战略不是完全参与全球的生产网络,而是建立无需外国技术和专业知识就能运作的“龙头企业”。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中国并没有被排除在国际经济秩序之外,但它自己越来越把自己排斥在外。美国及其盟友澳大利亚和日本希望看到一个繁荣的中国平等地参与全球经济一体化带来的好处和责任。然而,中国却选择关闭信息的自由流动,把战略性产业封闭起来,当然它也把自己与全球互联网隔离开来。”

【本文来自VOAChinese,作者:莉雅,本文不代表本台观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