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者致信全国人大呼吁启动国民制宪,是“与虎谋皮”还是”正当其时”?

原中国华东政法大学副教授张雪忠5月10日发表近万字致中国全国人大公开信,呼吁尽早启动国民制宪程序,努力实现政治和平转型,并附上他所编撰的宪法草案建议稿。

在这封已在网络上广泛而秘密地被中国网友传播的公开信中,张雪忠直言中国现行的宪法是“伪宪法”,他不认为全国人大代表是“中国人民的正当代表,也不认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一个正当的代议机构”。

据知,张雪忠周一(5月11日)凌晨曾被上海警方从家中带走。

BBC中文获悉,在被上海警方带走经过大约24小时传唤之后,张雪忠安全回到家中。传唤内容就是针对公民制宪和公开信之事。

张雪忠周二凌晨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发布了回到家中的消息,表示“已回到家中,一切安好”,并表示“想先睡一觉,不能一一回复大家的私信”。

时事三人谈:中国学者致全国人大的公开信 (2020年5月11日,宋晓男主持,嘉宾:徐亚光、张黎明)

但周二午间他的微信号已被销号。目前他仍可以自由走动和工作。有朋友分析,“最后他做这件事的结果会是如何,目前谁也不知道。所以他只能算暂时安全”。

此时正值中国即将召开国家一年一度最重要的大会“两会”(政治协商会议和人大会议)。由于新冠疫情,原定3月举行的“两会”推迟,将于5月22日召开。

中国当局一向在“两会”期间加强言论控制。自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上台以来,当局严厉打压公民运动。2015年抓捕上百名中国律师及维权人士的“709事件”,以及2019年末开始以“厦门会议”为由抓捕律师丁家喜、政治活动家许志永等人,中国知名法学家、清华大学法学教授许章润也因表达批评意见而被大学停职调查。

过去数月,在防控疫情的同时,又在进一步收紧网络言论审查,中国公共言论领域已被认为是“万马齐喑”的状态。

张雪忠此前状况

两名张雪忠在上海的朋友分别向BBC中文确认,周一凌晨一时,三辆警车将张雪忠从上海家中带走。三辆车停在小区里,张雪忠上前询问,随后被带走。

其中一名知情人士说,张雪忠最近发布的公开信和宪法草案呈现了他一贯以来关注的问题和思考。他也曾在2018年向中国全国人大代表提出过类似建议和公开诉求。

这封公开信发布以后,很多支持者都表达了深深的忧虑,认为张雪忠这次是冒了巨大风险,担心他出事。但张雪忠本人表现淡定,一位朋友引述他的话说,“这是一个公民的合法表达和对人大代表做出的合理建议。不觉得自己做得有什么不对。”

知情人士还说,张雪忠委托了紧急联络人和律师,以防不测。

张雪忠被警方带走的消息在中国公民社会圈子里迅速传开,很多他的朋友都表达了对他的“勇敢”行为的敬佩和对他个人安全的极度担忧。

张雪忠星期一(5月11日)凌晨在家中被上海警方带走。最新的进展是,5月12日午夜,他的朋友王爱忠发出消息说,张雪忠已经回到家中。

美国之音拨通张雪忠的手机,希望了解他被带走期间的情况,张雪忠表示不方便接受采访,“我是张雪忠,但是非常抱歉,我不方便接受你的采访,感谢你的关心。”

公开信说了什么

张雪忠在公开信中说,目前的中国人大代表并非人民自由选举产生的,而现行宪法也不是一部真正的宪法。他说,“真正的代议机构在制定公共决策时,必须经过必要的辩论程序”;而宪法“应是全体国民政治意志的产物”,必须包含国民参与的程序。

张雪忠写道,“现行‘宪法’一方面规定‘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另一方面又规定了单个政党的永久领导地位,这也是自相矛盾的:如果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就没有义务必须接受某个政党的领导;而如果人民必须接受某个政党的领导,就谈不上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在一切权力之上的领导权,就像是一块比最大的石头还大的石头,简直是一种十足的荒谬。”

在公开信中,张雪忠拿这次新冠疫情举例。他说,为了缓解人民在心理和财务上受到的冲击,国家应该从各级财政中匀出一些钱发给民众,而中国之所以没有这样做,根源在于“权力被少数人垄断的政治体制。”

张雪忠还为“启动国民制宪程序”提出了八点建议。

他的建议包括:将全国人大转化为启动政治转型的“最高过渡权力机构”,任命官员改革各级司法机构,完成各级地方代议机构的选举,创立具有广泛代表性的宪法起草委员会,释放全部政治犯,开放报禁,规定任何政党不再享有国家公务机构的地位,以及在依新宪法产生的全国代议机构首次集会时解散最高过渡权力机构。

在公开信最后,张雪忠说,自己以最坦率的方式表达个人看法,但不见得都是对的。他写道,“无论是对是错,我作为中国公民之一员,将自己对公共事务的思考结果,提交给一群被称为‘人民代表’的人来审视和参考,应该不算是特别不恰当的做法。”

公开信直言现行宪法是伪宪法

张雪忠的公开信5月9日开始在微信圈传播,5月10日开始陆续被中国境外的媒体,主要是中文媒体报道或转发。

张雪忠在公开信中质疑人大代表的合法性,并指出了中国宪法自相矛盾的所在。尽管如此,他在信中首先对很多人大代表在各自工作中取得的杰出成绩非常敬佩。不过张雪忠直言,“这并不等于我承认你们作为中国人民之代表的正当性”。

张雪忠告诉这些人大代表,你们不是人民的正当代表,全国人代会也不是一个正当的代议机构。他指出,人民代表的“代议职权必须是源于国民的授予和委托,因此必须经由定期的、自由的和有竞争的选举而产生。但你们的代表身份,并不是经过公正的选举而获得的”。

张雪忠指出,全国人代会的代议职能应该是在“制定公共决策时,必须经过必要的辩论程序”。张雪忠说,实际上这么多年来,“人们从来没有看到你们就政策问题进行过辩论,你们在开会时的表现,更像是一台台只知道举手的机器,而不是严肃尽职的代议者”。而宪法“应是全体国民政治意志的产物”,必须包含国民参与的程序。

张雪忠指出了中国宪法的自相矛盾性,表现在,“现行‘宪法’一方面规定‘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另一方面又规定了单个政党的永久领导地位,这也是自相矛盾的”。他写道,“如果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就没有义务必须接受某个政党的领导;而如果人民必须接受某个政党的领导,就谈不上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张雪忠认为,把某个政党的领导权置于一切权力之上 , “简直是一种十足的荒谬”。他直言,“我们国家的现行“宪法”就是一部伪宪法”。

公开信是与虎谋皮?

中国近十年来兴起的新公民运动,主要诉求包括官员公布个人财产、国家体制向宪政转型,以及朝公民社会转型等。 这项运动在2013年前后受到当局严厉打压,多名活动人士被监禁。新公民运动于是陷入低谷。

张雪忠的这封信在网上流传开,有网友评论说,张雪忠似乎在做与虎谋皮的事。

滕彪:“与虎谋皮”式的执着推动中国进步

纽约城市大学亨特学院兼任教授腾彪认为,即便是与虎谋皮也没有问题。他说,像零八宪章、像维权律师在政治性案件里的维权行动,像民间的组党行动等等,这些全是“与虎谋皮”,不能说这些是幼稚的或者说是不应该做的。

滕彪对美国之音说:“恰恰是一波又一波民间这种看似没有任何希望的一些行动,它在推动中国一点一点的进步。像张雪忠教授这种要付出很大勇气、很大代价的行动,都是使民间的力量不断地在积累。”

王爱忠:张雪忠此时呼吁政改正当其时

广州的社会活动人士、张雪忠的朋友王爱忠最近7、8年来每年都跟张雪忠见面,讨论相关问题。他说,中国的民主改革呼声几十年来没有间断过,但是一直没有得到落实,国家一直没有实现(民主)转型,而且期间很多人为此付出了代价和牺牲。

王爱忠也注意到与虎谋皮的说法,他认为,并不是说以前没有成功,现在就不需要去做了。王爱忠说,况且现在的形势跟过去也不一样。他说:“当局自身的改革已经进行不下去,也就是说,现在要求改革的不仅仅是少数政治精英,可能也包括体制内官僚阶层的人士,比如说任志强先生这样的,包括中产阶级阶层,包括富人阶级阶层。现在已经形成一个普遍要求政府改革的诉求存在。要求改革的基本面跟过去不同。张雪忠老师现在提出来有一个时机的不同”。

王爱忠是南方街头运动最早的发起人之一、中国大陆街头抗争的积极推动者和践行者,一直受到当局的监控。2014年5月29日,六四25周年前夕,王爱忠被广州警方从家中以“喝茶”名义带走,随后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关押在广州天河看守所,2014年6月25日取保候审释放。

赵常青:张雪忠的举动将唤起更多人抗争

人权民运活动人士,《零八宪章》签署人之一,新公民运动的参与者赵常青2013年4月17日在北京被拘捕,他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张雪忠是他的代理律师。也是从那时起,赵常青开始了跟张雪忠的私交。

现在旅居美国的赵常青说:“中国现在反抗的声音络绎不绝,张雪忠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对于大陆的共产党习近平政权空前的政治高压、专制压迫来说,他的声音是响亮的,尽管很温和。它是为世人所瞩目的,对于唤起更多的人抗争具有很高的价值。他(张雪忠)曾经做过我的律师,我们有些私交,我向他个人表示我崇高的敬意。”

1976年出生的张雪忠以敢言抨击中国政治制度、呼吁实行宪政,并参与维权活动著称,曾因发表文章而与曾任教的华东政法大学发生多次争执。

2013年5月,张雪忠公布一份中央编制的秘密文件的内容,列举在中国教室里不允许讨论的7个话题,包括民主、言论自由和共产党过去的错误等等。

张雪忠2013年6月在网上发表题为《2013反宪政逆流的根源及危险》的文章。文章发表几天后,多位校领导警告他说文章违反教师职业道德规范。同年8月,校方决定让他全面停止授课,12月正式解聘他。

在中国当局2015年7月9日开始对数百名律师、律所人员等展开大抓捕行动之后,几十位中国的维权律师被当局以网上发表有害言论、未能转所、扰乱法庭秩序、抓捕判刑等各种理由吊销或注销律师执业证。而张雪忠本人也2019年4月被注销律师执业证。

张雪忠是谁

1976年出生的张雪忠是中国江西人,获得上海华东政法大学博士学位。曾经担任华东政法大学副教授、硕士生导师,并曾持有职业律师执照。张雪忠以大胆、敢言的公共学者风格在中国公共表达领域被网民熟知,他经常公开撰文从学术角度批评中国政治现实和制度问题,并参与维权活动。

他曾发文表示,“反腐败也好,反权贵也好,都不是政治改革的契机或前提。恰恰相反,政治转型才是反腐败和反权贵的前提。只有首先进行政治改革,才有可能防范新的腐败,并逐步清理旧的腐败。没有政治转型的反腐败,从来就没有成功的先例,并且最终都会沦为权力斗争。”

2013年5月,张雪忠公开当局向高校传达控制意识形态的指令“七不讲”,即在教学中不要讲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中国共产党的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和司法独立。随后“七不讲”成为网络禁词,张的微博账号被删除。

同年,张雪忠发表文章《2013反宪政逆流的根源及危险》,认为中共政权扼杀宪政价值的传播,包括言论自由、民主、法制,并呼吁中国领导人建立宪政国家。

几个月后,华东政法大学解聘张雪忠。大学通告称,张雪忠“向全校教职工强行传播其政治观点,还利用其教师身份在学生中传播其政治观点”,并批评它“严重背离高校教师职业操守的行为及张对其错误没有认识及改正表现”。

2013年以来,张雪忠为多名因公民活动被捕人士的辩护律师,包括新公民运动人士赵常青、刘萍、李化平等。

2019年,上海司法局以张雪忠没有转所为由注销他的律师证。不过,张雪忠表示,当局对他所在的律师事务所施压,逼迫他离开,而在转所事宜上,学校多年拒绝出具在职证明,使他无法转所。

【本文来自VOAChinese、BBC Chinese,本文不代表本台观点】

One comment on “中国学者致信全国人大呼吁启动国民制宪,是“与虎谋皮”还是”正当其时”?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