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专家:武汉火葬场数据显示死亡人数是官方公布的10倍以上

美国一项新的调查报告指出,中国官方的新冠病毒感染和死亡人数“不被正常医学范畴认可和接受”,而且武汉疫情可能早在去年10月就爆发了。这份报告主要根据武汉火葬场在疫情期间的运行情况,和发出的骨灰盒数量,推算出武汉新冠的死亡人数是政府公布的10倍以上。报告批评说,北京提供的信息延误了中国其他地区,乃至全世界的应对决策。

这份调查报告由华盛顿大学医学院和俄亥俄州立大学的学者联合发表,综合和分析了大量资料,包括中国政府公布的数据、官方和非官方媒体报道、社媒信息,以及武汉火葬场发出的骨灰盒数量等。

中国政府对新冠死亡人数讳莫如深,陈秋实等公民记者因为报道武汉医院和殡仪馆的死亡人数而遭到中国官方的打压。

何迈:武汉殡仪馆一月中旬就开始高负荷运作

报告指出,武汉各家火葬场原来一天营业4小时,可是1月25号之后,武汉火葬场的运作时间增加到每天24小时。报告的作者之一,华盛顿大学医学院病理学教授何迈说,其实武汉殡仪馆更早就全负荷运作了。

他说:“其实呢,如果我们现在再回过头去在网上收集这些媒体报道,我们发现,其实在1月中殡仪馆就已经感觉这个疫情,他们就已经开始相应地在操作上就已经采取措施了,所以到了1月25号不是突然间的,1月25号是媒体开始报道火化馆的高负荷、高压力的这种运作。”

调查报告估计,到2月7号,武汉的死亡人数就已经达到7000人,这还不包括武汉封城前的死亡人数。根据2.5% 和10%的死亡率来推算,武汉当时的感染人数在30万到127万之间。中国政府当天提供的死亡率为3.14%。

何迈说,武汉有8家火化馆,因为其中1家数据不详,他们只统计了7家火化馆的资料,以平均每天火化680具尸体来统计,而这些火化炉的最高运作能力是每天火化2000具尸体。另外,他说,报告也没有包括武汉封城前的死亡人数,和火化馆在封城后头2个星期发出的骨灰盒,当时政府还允许市民去领取。因此数据是相当保守的。

何迈:武汉调动外地殡葬业者 显示死亡人数激增

调查发现,2月19号,武汉又从外地调来了殡葬业工作者,和40个移动焚化炉,显示死亡人数激增。

调查报告还指出,武汉病床数量和政府公布的感染人数有非常大的差距。2月份武汉原有和临时在学校、旅馆等设施增加的病床达到19万张,而政府公布的感染人数是3万3千。医疗资源和病人的比例令人质疑。

何迈说:“可以看出中国的数字不是实际情况,而且非常多的媒体报道,说那时候是一床难求。”

他说,当时在80个病人中,武汉医院只能收治5个病人,这样的比例有16倍的差别。

报告说,3月23号武汉市允许居民领骨灰盒,根据家属领取的骨灰盒的数字来看,这个时候武汉总死亡人数是达到3万6千人,是中国政府公布的2500人的10倍以上。

何迈:去年九月武汉海关就新冠病毒举行演习非常蹊跷

报告指出,武汉的新冠疫情从2019年10月就开始了,而不是12月。何迈说,2019年9月18号中国的新浪网和湖北财经等媒体报道,武汉海关举行了一次演习,其中有针对新冠病毒的应急措施。

他说:“这次演习的内容呢包括了对可能出现的新型冠状病毒的处置,所以这就比较蹊跷了,9月18号,(而)新型冠状病毒这个名词被世界所知,基本上是在4个月以后,所以呢,为什么在9月中就出现了新型冠状病毒演习?”

报告指出,中国政府在12月就知道新冠病毒会人传人,可是在1月份还在继续压制李文亮医生等吹哨人,隐瞒疫情给中国其他地区和全世界的防控决策带来了极大的什么影响。

何迈说,中国政府浪费了关键时期,任由疫情扩散,在武汉封城前有500多万市民流散到世界各地。在数字上严重压缩了感染人数,让其他国家低估了病毒的危险性。

【本文来自VOA Chinese,不代表本台观点】

哈佛研究称疫情或始于去年8月 北京:荒谬

哈佛医学院的一项研究认为,新冠病毒可能最早在2019年8月就开始传播。该研究基于卫星图片显示的医院车流量以及搜索引擎数据。虽然北京和其他学者皆认为研究方法有问题,但越来越多的科学研究发现疫情可能始于2019年秋季。

(德国之声中文网)哈佛大学医学院的一个团队日前发表论文,透过对武汉医院附近交通流量和相关百度搜索的分析,提出新冠肺炎可能去年8月末就开始在武汉传播。

中国外交部6月9日被问到这个问题,发言人华春莹说:“我还没有看到你说的这个研究论文,但我觉得如果仅从交通车流量等一些表象来得出这个结论,实在是出奇的荒谬。”

爱丁堡大学病毒学专家迪加德 (Paul Digard)说,利用搜索引擎数据和医院交通的卫星图像来检测疾病爆发 “是一个有趣的想法,具有一定的有效性”。

但他说,这些数据只是相关的,而且正如哈佛大学的科学家所指出的那样,不能真正确定原因。

迪加德提醒说,在已知武汉是疫情爆发中心的情况下,这项研究只关注武汉的医院可能只是迫使相关性出现。他说:“如果能看到湖北地区以外的其他中国城市的对照分析,那将会很有趣,而且可能更有说服力。”

英国诺丁汉大学传染病流行病学教授尼尔 (Keith Neal) 则说:“这是一项有趣的工作,但我不确定它是否能让我们更进一步了解状况。”

他也说,这项研究包括至少一家儿童医院周围的交通,虽然儿童确实会患流感,但并不倾向于患新冠肺炎。

斯克里普斯研究转化研究所所长托波尔(Eric Topol)说,这种研究方法没有得到验证,“非常间接和不精确”。没有参与研究的他说,根据目前看到的证据,他怀疑疫情的确是在8月份开始的。他和其他研究者指出,基因证据表明,病毒在秋季的某个时候从动物宿主跃迁到人类。

研究报告详细内容

“在武汉,医院交通流和症状搜索数据的增加都早于新冠病毒大流行始于2019年12月的这一记载”,哈佛医院院一个研究小组在最新公布的一份报告中指出,“虽然我们不能证实这些数据的增加和新冠病毒有直接联系,但我们的证据支持了近期有关新冠病毒在华南海鲜市场上被认定前就已出现的研究。”

哈佛医学院的研究者写道,他们的研究基于已经证实的数据流:从2018年1月9日到2020年4月30日的111张武汉医院停车场的卫星图片以及百度上和疾病有关的搜索。数据显示,在2019年夏末和初秋,医院交通流和疾病相关搜索都出现上升。“和呼吸道症状‘咳嗽’有关的搜索显示出季节性波动,与每年的流感季吻合,但‘腹泻’却更多是新冠特有的症状,仅显示与当前的新冠传染有关。两种症状的增加都早于新冠疫情始于去年12月的记载,凸显了新型数据源对新兴病原体监测的价值。”

此前的流行病学初步研究显示,最初确定的和新冠病毒有关病例中,三分之二都和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有关。但研究也表明,有14人,包括第一个确诊的新冠病人,都和华南海鲜市场没有直接关系。此外,该市场贩卖的野生动物病毒学样本也和新冠病毒没有关联。

哈佛医学院的研究者据此假设,新冠病毒可能在华南市场出现传染链前就开始在社区传播。“这一假设得到了流行病学和系统发育学证据的支持,这些证据表明,该病毒在中国南部出现,可能已经在国际上传播,并在12月下旬被发现之前已经适应于有效的人际传播。”

【本文来自德国之声,不代表本台观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