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南方遭遇严重洪灾,已致百余人死亡或失踪

人民网北京7月6日电 据中央气象台网站消息,中央气象台7月6日06时继续发布暴雨黄色预警,预计7月6日08时至7日08时,上海、江苏南部、浙江西北部、安徽中南部、江西北部、湖北东部和南部、湖南北部、重庆东南部、贵州北部、云南西北部以及黑龙江北部等地部分地区有大到暴雨,其中,江苏南部、安徽南部、湖北东部、江西西北部、重庆东南部、湖南西北部等地部分地区有大暴雨(100~240毫米)。上述部分地区伴有短时强降水(最大小时降雨量40~60毫米,局地可超过80毫米),局地有雷暴大风等强对流天气。
【以下是纽约时报的报道】
        数周来的异常强降雨已席卷了中国南方的建筑物、冲毁了房屋,造成至少106人死亡或失踪,1500万居民受灾,这是该地区几十年来最严重的洪灾。
        每年这个时候的大雨往往会使中国河流水位暴涨,导致水库存水溢出。然而,据共产党官方报纸《人民日报》报道,今年,抗击新冠病毒大流行给备汛工作造成影响。

        在政府气象部门连续31天发出暴雨预警后,恶劣的天气仍没有停止的迹象,专家们已警告称,水库和大坝可能会发生滑坡和决堤。
在中国,“中小型水库多数是六七十年代的产物”,并没有遵循很高的建设标准,南方城市深圳的水利工程师布兰登·孟说。“一旦发生极端天气情况,很容易出险”。
        迄今为止,受灾最严重的省份之一是湖北,新冠病毒便是在该省省会城市武汉最先出现的。上月底,在宜昌,齐腰深、浑浊不清的水淹没了一条条街道,将人们困在车里。宜昌是湖北的一个城市,位于长江沿岸,世界上最大的大坝之一三峡的下游。
        在以绝美山景出名的旅游小镇阳朔,一名官员告诉新闻刊物《南方周末》,该地区在6月7日遭遇了两百年一遇的暴雨。当局告诉《南方周末》,超过1000家酒店和民宿以及5000家商铺受损。
        在中部城市重庆,当地官方表示,上个月在长江上游的綦江当地流域的洪水情况是1940年有监测以来最为严重的。根据当地新闻媒体报道,约有4万名居民被疏散。
        中国国家气象中心周五警告称,该国西南地区将于周六开始面临新一轮强降雨。
(《中国日报》发布的一张照片。6月27日,安徽省合肥市的人们涉水而过。 CHINA DAILY, VIA REUTERS
(本周,在四川省冕宁县的一个临时避难所,人们向受灾群众发放食品。 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新华社上个月发布的一张照片显示,洪水包围了中国南部广西地区的一个村庄。 LU BOAN/XINHUA, VIA ASSOCIATED PRESS)
【以下是南方周末的报道】
洪水是否由上游泄洪导致?南方周末记者走访久大水库发现,该水库为自然溢洪设计,溢洪坝并未建设水闸。

在阳朔县水利局局长梁军城看来,遇龙河两岸遭遇洪水时只能尽早撤离,没有“工程手段”可以调节。

当天在香樟华苹酒店失踪的两名住客已确认遇难。他们是一对夫妇,均为中国农业银行广西分行管理层人员。

“古代人修房子首先考虑的就是各种灾难,要考虑地势,不会为了风景好而把土房子修到河边去。”

(本文首发于2020年6月18日《南方周末》)

2020年6月7日,广西阳朔,遇龙河河水猛涨,淹没村庄。(视觉中国/图)

(2020年6月7日,广西阳朔,遇龙河河水猛涨,淹没村庄。(视觉中国/图))

2020年6月16日,洪灾过后,阳朔已经放晴五六天,遇龙河的水仍浊浪湍急。

遇龙河是广西首个国家级旅游度假区。这条漓江支流,流经阳朔县城西南郊著名的十里画廊景区,在景区内与另一支流金宝河交汇后,北流在县城南边注入漓江,自西向东环抱县城。

往常,遇龙河涨水之后,至多一两日便能涤清,6月初以来的雨水,却令遇龙河泛黄了近半个月。

“从降雨量来说,6月7日的暴雨是两百年一遇的级别。”阳朔县水利局局长梁军城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上游水库中滞留的山洪导致河水一直未能回清。

梁军城在六年的水利局长任期内,已经遭遇了两次五十年一遇洪水,分别是2017年的漓江洪水和2020年的遇龙河洪水。也就是刚过去不久的这一次。

山水甲天下的阳朔十年九涝,县城内紧邻漓江的西街几乎年年被淹。但在遇龙河岸,民宿旅游业这两年兴起,2020年的洪水尤其刻骨铭心。

阳朔县应急管理局提供的数据显示,全县酒店民宿进水受损一千余间,商业铺面浸水五千余间,旅游景区景点受损三十余家,大部分位于遇龙河和金宝河沿岸。南方周末记者调查发现,遇龙河沿岸此次受灾严重,恰与这两年大规模的民宿建设、土地开发不无关系。

阳朔是旅游大县,2019年旅游接待总人数2018.82万人次,旅游总消费289.46亿元。2020年上半年对这个著名旅游县来说有些灰色,熬过了长达几个月的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刚开始艰难复苏不久,暴雨季又早早到来。

(2020年6月16日,广西阳朔遇龙河边,一位农妇站在自家水田旁,望着洪水留下的淤泥。 南方周末记者 李玉楼/图)

洪峰到来

洪水来袭时,历史学家秦晖身处重灾区金宝河畔。一张他搭乘佛山菠萝救援队的橡皮艇在水面上的照片,在社交媒体上流传。

秦晖是广西人,曾多次到访阳朔,却是头一次游览遇龙河和金宝河。

阳朔自2000年开始打造遇龙河景区,开发之初,此地曾陷入多方利益争夺,但在近年的民宿热中受到追捧,不少民宿酒店选址在河流两侧,为住客提供群峰倒影的极致景观。

秦晖入住的云舞度假酒店是周萍莉在2016年建起的民宿,由于靠近河边,周萍莉曾担忧洪水威胁,但业主说此处地势较高,不会涨水。

结果开业次年就遇上了2017年大洪水“,地下室淹了50厘米左右”,周萍莉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村里九十多岁的老奶奶都说从没见过这么大的水,她想这种洪水也不会多发。

2018年,周萍莉盘下第二间民宿,在2020年6月7日的洪水中,两间民宿的一层都没了顶。

2017年洪水的特点是漓江洪峰与遇龙河洪峰叠加,导致县城水位奇高,令县城人印象深刻。本次洪水主要是遇龙河流域暴雨,遇龙河水位已超过2017年水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