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雅图最知名的流浪汉Travis Berge死了

一年半前,西雅图的KOMO电视台拍摄了一部纪录片《西雅图正在死亡(Seattle is Dying)》引起了极大的轰动,在YouTube上的回放超过800万次,要知道整个华盛顿州只有750万人。这部纪录片中用不到4分钟的镜头记录了一个流浪汉,他叫特拉维斯·贝尔格(Travis Berge),是个罪恶累累,劣迹斑斑的混小子。仅在2014年到2018年之间,他就犯罪34起,在牢中呆了一年多,回到大街上,他整天乐呵呵地,从小偷小摸,到入室抢劫,几乎无恶不作,但是政府却几乎拿他没有办法了。西雅图的司法系统因此甚至被警察局内部成员感叹为“是没有牙齿的“。

2020年6月,西雅图的几个街区被抗议者占领,并宣布成立西雅图国会山自治区(CHAZ),后更名为国会山有组织抗议区(CHOP),特拉维斯如鱼得水,成了这个抗议组织的招牌人物,三天两头接受媒体采访。时隔两个多月,在“自治区”被捣毁之后,特拉维斯久久不愿离去,因为露宿街头、浑浑噩噩的日子才是他的归宿,他甚至还有一个女朋友和他同居。但是,2020年9月17日凌晨,他被发现死于原自治区所在的卡尔.安德森公园里,死前还杀死了他的女朋友莉萨。

​据西雅图中文电台9月17日的报道:

(2019年的纪录片《Seattle is Dying》,让Travis成了西雅图最知名的流浪汉)

美国华盛顿州西雅图在爆发种族平权示威后,曾有示威者占领市中心一个地区,并设立「自治区」,当时市长珍妮.德肯以安全为由,撤走驻守该地区的警员,成为「无警地带」。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司法部长巴尔在上周的视像会议中,要求检察官研究刑事起诉德肯市长,指控她容许示威者占领。德肯批评巴尔企图制造寒蝉效应,如同暴政。

一名女子在Cal Anderson公园被谋杀几个小时后,被怀疑杀死她的男子死亡,西雅图市长Jenny Durkan周四说,这座城市在清理公园方面仍面临挑战。她说:“我认为我们正在尝试各种事情,没有一件事情能完美地完成。” “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悲惨损失,我们已经看到,在西雅图市各处,营地数量由于多种原因而有所增加。”

晚上8点左右警察被叫到卡尔.安德森公园。据报道,一名妇女失去知觉。受害者的身份尚未被披露,不久后在公园死亡。然后,警察被派遣到公园的另一侧,据报道,一名男子闯入水泵房。由他的母亲和消息来源确定的那个人是特拉维斯·贝尔格(Travis Berge),他将自己限制在建筑物内,拒绝离开。警察谈判人员和旁观者试图哄他离开,但他拒绝了。警察叫特警队到公园,以帮助他投降。

警员说,凌晨12:30左右,特警人员进入泵房,发现特拉维斯死在一个10英尺长的油箱中,该油箱中装有约50加仑的12%漂白剂。杀害女友,并且在与警察的对峙中死亡的男子Travis Berge是去年西雅图知名的纪录片《西雅图正在死亡》中四年里有34项犯罪记录的流浪汉。

特拉维斯.贝尔格(Travis Berge)是个流浪汉,但是很多人都知道他,他吸毒成瘾,有才华,而且对所谓的相互搏斗也很喜爱。

他经常去挑战警察,和他们拳击互搏,他还自称是和莉萨(Lisa)一起这样对付警察的,他称莉萨是他的非官方妻子。目击者称,丽莎在被杀之前,于周三傍晚在卡尔安德森公园拒绝与贝尔格进行相互搏斗。

警方尚未公开查明被杀害的女子的更详细的信息,也未透露死亡原因。

特拉维斯上周告诉《 KOMO新闻》,他和莉萨两人在国会山占领抗议区被拆除后一直住在那儿。他说他们正在公园露营,并没有相处。

近两年来,KOMO新闻一直与特拉维斯保持定期联系,在监狱里拜访他,在街上采访他,或者听他讲述他如何击败西雅图的刑事司法系统的故事。

在西雅图市中心协会发布的2019年2月的报告中,他被列为西雅图100名犯罪次数最高的罪犯之一。

他最近在金县监狱里关了240天,因为他违反了缓刑规定,并且没有像他向市法院法官许诺的那样出庭接受法院命令的药物治疗。

在今年2月出狱之后,他于5月5日因为一起重罪骚扰被调查而被捕。由于他悠久的犯罪历史,金县检察官办公室要求将保释金定为10万美元。

法官最终以2万美元的保释金将他保释,但警方没有将此案以重罪指控转给检察官,特拉维斯在监狱服刑仅两天后于5月7日获释。

6月8日,特拉维斯在一次抗议活动中被关押到金县监狱进行调查,但是又被立即释放。此案仍在西雅图市法院进行审理中。

7月1日,特拉维斯因未能驱散而再次被捕,并被关进金县监狱。不久他再度被释放了,该案仍在审理中。

西雅图大都会法院记录显示,他有9个悬而未决的案件。

在对所有法院管辖区的搜索中,发现特拉维斯有35项以上的定罪和违法行为,已被捕47次。

如果特拉维斯没死,他将面临最严重的指控:包括对丽莎的谋杀。截至周四晚上,金县医学检查官办公室尚未正式公布谋杀嫌疑人的身份或死亡原因。

特拉维斯的母亲Paula Schaeffer证实了他的死亡,Paula住在内华达州的里诺。特拉维斯搬到西雅图之前,就住在里诺。

她说,周四清晨,她接到西雅图警方的电话,告知她儿子去世的消息。

Paula说:“我曾尝试并试图与他谈谈回到里诺,在里诺找个工作,远离冰毒,他只是不愿意。”他走的路,都是他自己做出的选择,但是他的情况变得越来越坏。”

特拉维斯承认,他喜欢甲基苯丙胺。

上周,他向KOMO新闻的记者展示了一袋他说价值超过100美元的毒品。特拉维斯还展示了胶囊,每个胶囊都装在各自的保护性外壳中,他称之为子弹,说它们就像“五天一粒药的速度”的子弹。

特拉维斯还闪过一卷20美元的钞票。他有钱是不寻常的。

他红着眼睛站着,裤子被撕碎了,没有穿内衣,所以他在赤膊时不小心暴露了自己。他经常不穿衬衫,头发上经常插着花。

(西雅图国会山自治区时期的Travis Berge,经常在电视上秀下限)

特拉维斯在西雅图国会山有组织的抗议区(CHOP)示威期间的最后一次面对摄像机的采访中承认,他正在试图预约看精神科医生,但是没有找到。

他说他之所以拒绝政府提供给他的住房,是因为他宁愿留在街上,因为这样做更安全,而且他也想这样做。自2月份从监狱释放以来,特拉维斯一直没有稳定的工作。

特拉维斯说,他在挑战两名警察和他相互搏斗的一周后被捕。

特拉维斯不是模范公民,与警察有很多冲突。但是,和他一起在公园里露营的朋友们称他慷慨大方,尽管他们非常生气,因为据称他杀死了他们非常喜欢的同伴。

西雅图前市法院法官埃德·麦肯纳(Ed McKenna)说,特拉维斯及其同伴死亡的双重悲剧象征着刑事司法制度的破裂,并加强了对危害公共安全的罪犯进行非自愿治疗的必要性。

特拉维斯是一个有才华但是又崩溃的人,只要有机会,他就喜欢演奏他的手风琴,长笛或钢琴。但是,当他吸毒吸得嗨的时候,他会有连续的暴力行为,他承认这一点,他的朋友也知道这一点。

特拉维斯的母亲Paula希望儿子的生活不会像现在这样终结。

“你知道我一直希望有一天我能把他带回来,”Paula说。“而且,只要还活着,就会有希望,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希望了。”

(Travis临死前,被称为是他的老朋友的西雅图警察局警员如临大敌)

RIP!

轻轨电车公司Sound Transit将于明年开通新的Link轻轨服务,我们希望得到您对我们2021年轻轨服务计划的反馈。只需几分钟,您的意见将帮助Sound Transit了解您最需要服务的地方。请在9月25日之前访问http://www.SoundTransit.org/SIP 参与反馈

西雅图公共图书馆现在通过电话或在线方式为您提供求职和失业救济的一对一帮助。 请通过访问www.spl.org/YourNextJob-zh寻求中文帮助。我们无法回答有关已向华盛顿州就业安全局提出的任何失业补助的问题。

西雅图中文电台艺术中心主持班在疫情期间继续面向全华盛顿州以及全美国6-17岁的少年儿童招生,通过Zoom上网课,定期主持“我是小主播”节目,老师是西雅图中文电台四名资深主持人。请点本文底部Read More,或者扫描文中二维码报名。

在2020年第一期的学员中,主持班的学生已经开始在周六晚7点到8点之间参加西雅图中文电台的节目《我是小主播》的直播。在第二期和第三期的学员中,主持班的学生通过Zoom坚持上网课,并定期参加西雅图中文电台的《我是小主播》节目的主持,主持班的同学们还参加了于8月29日举行的“四海一心” — 西雅图中文电台八周年全球文艺云汇演的演出,还有同学为国内的电视台录制了节目。现在主持班第四期已经正式开始招生。

西雅图中文电台专门开设每周一小时的节目时间,为学员们提供实习和锻炼的平台(疫情过后可以到电台体验或者参加直播),并有机会登上更大的舞台。每个学员完成两期的培训,可以获得结业证书,成绩合格者可升入高一级的培训,比如初级班升入中级班,中级班升入高级班。

(扫描二维码报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