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没有成为中国的切尔诺贝利,却成了美国的滑铁卢

【截止到10月14日晚上,全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7,911,497人(新增55,455人),死亡216,734人(新增852人),截止到10月13日晚11:59, 华盛顿州新冠病毒确诊病例为95,,509人(新增734人),死亡2,221人(新增10人)。华州确诊人数目前列全美国第27位】
        观看特朗普和拜登的首场辩论时,一个画面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我想象中共的政治局委员们也聚在一起看这场辩论,为了凑趣,他们决定玩个喝酒游戏。每当唐纳德·特朗普说出什么可笑或者让美国难堪的话,每位委员就得喝一杯威士忌。不到半小时,25名委员都烂醉如泥。
        怎么可能不是这样呢?他们看到的是他们以前从未见过的——一个语无伦次的美国总统失控的滑稽行为,一个显然不顾一切想要继续留任的人,因为一旦失败,他将面临起诉、羞辱和破产。
        谁又能责怪中国人幸灾乐祸呢?一场始于武汉、目前已在中国得到控制的大流行,却仍在摧残着美国的经济和国民——尽管这一切都是我们早就能预见到的。
        唉,我们并不是我们自以为的那样。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