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西雅图国际电影节新晋导演奖得主、电影《Lonely Voices》的导演和制片人

【专访电影《Lonely Voices》的导演与制片人】记者:陈晨
——《Lonely Voices》荣获2022年西雅图电影节评审团大奖新锐导演奖

为期11天的第48届西雅图国际电影节于2022年4月24日闭幕,电影节的”金太空针“奖颁奖仪式于上周日,24日中午在西雅图凯悦大酒店举行。这一次电影节也同样设置了很多的奖项,具体获奖名单可以在电影节的官方网站上查找到,也可以在西雅图中文电台官网的关于电影节颁奖典礼的文章中查找到。这次的奖项评选分为两大形式,评审竞赛奖以及金太空针观众奖。今天陈晨要向您推荐的影片是来自意大利的电影《Lonely Voices》(孤独的声音)或(孤寂的声音)。这部电影获得了2022西雅图国际电影节评委会大奖新锐导演竞赛奖。今年,新锐导演奖项同时有八部影片参与角逐,要获得参赛资格,这些电影必须是戏剧性的故事片、导演的长片处女作或第二部长片电影,并且在 入选时没有在美国院线发行。这些电影因其原创的剧本、创新的摄影技术以及对人物、地点和故事的独特见解而被选中。最终,Lonely Voices, 夺得桂冠。

专访西雅图国际电影节新锐导演奖得主《Lonely Voices》的导演和制片人 (2022年4月28日,主播:陈晨)

IMG_5368

我们中文电台非常幸运在本次电影节得到了采访的机会,我在上周五,4月22号的下午1点钟,在西雅图的Siff Film Center, 采访了这部电影的两位导演Andrea Brusa and Marco Scotuzzi还有此片的制片人Andrea Italia。非常非常值得一提的是:在本次参展西雅图国际电影节的263部电影中,有28部世界首映的影片,而这一部《Lonely Voices》就是世界首映影片之一。所以能够采访到他们,感到非常的荣幸。颁奖的时候,我就在现场。当评审团宣布了这部电影获奖的那一刻,因为我与导演们和制片人有过虽然短暂却深入的交流,所以我也特别的兴奋,为他们开心,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其中有一位导演Marco和一位制片人Andrea已经回到了意大利,没能参加这次的颁奖典礼,只有Andrea Brusa因为颁奖典礼后将会前往芝加哥而留在了西雅图,下面是Andrea Brusa在本届电影节闭幕式的颁奖典礼上发表的获奖感言:“我完全没有想到我们会获奖,我来这儿是为了吃美食的,我爱吃蓝莓。我从意大利飞过来,坐了两次飞机,不容易,我再多说30秒。谢谢陪审团,虽然不是每一位都在现场,但这真的是一份巨大的荣耀,对我们来说,意味着太多,意义重大,我都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所有为这部电影付出过努力的人,参与过这部电影制作的所有人,你们太棒了,即使你们不在这里,听不到我说的话,但你们真的太棒了。这是一部非常独立的电影制作,独立的不能再独立了。新冠病毒影响了我们的拍摄。我记得有一个晚上,我们不能继续拍摄了,我们打包了所有拍摄的东西,等了几个月。我们在想,我们这是在干嘛?有意义吗?没有人给我们钱,没有人在赚钱,我们一直在赔钱。我们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要做这个。那个晚上,我们都很安静,没有人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所以我们有点儿哭了。然后我们觉得,可能几个月之后,会有人用某种方式来回应我们,回应这个故事,这些人物。我们不知道的是,那些回应我们的人竟然在世界的另一端。我们非常骄傲我们能来参加这次的电影节。谢谢西雅图国际电影节的所有人,艺术总监Beth, 所有的策展人,还有对这部电影有信心的人。我还想说,特别高兴的是,我们能在Kathleen 的注视下接受这个奖项,她对我们三个人太重要了。我们以前是拍短片电影的,(不好意思,我讲话超时了),2013我在UCLA 学习电影编剧,作为一名学生,我那时候很迷茫,懒惰。有一天晚上,我突发奇想,给我的朋友也是这部电影的另一位导演Marco, 和另一位朋友也是这位电影的制片人Andrea(制片人与导演本人同名), 我们应该拍摄短片电影了。所以十年以后,我们都老了,但我们获得了这个奖杯,还有奖金对吗?我要用这个奖金升到头等舱把这个奖杯完好无损的带回来。我爱西雅图!”

Andrea 特别幽默,在发表获奖感言时,台下的我们数次发笑。他的话语里充满了感谢,敬意,珍惜。因为我在颁奖典礼的现场,所以我把这段获奖感言完整的录了下来。我觉得这段话非常的珍贵。通过导演的这段话,也能让我们了解到他们拍摄这部电影的艰辛与不易。

这部影片将会在之后的时间在美国影院放映,希望大家都能去影院看看这部电影,支持原创,支持在疫情之下排除万难,坚持拍摄的导演们。待我第一时间得到这部电影上映的消息,我会通知大家的。也正是因为之后这部电影会在这边上映,所以导演们对我的采访也有特别的要求,就是不能向听众们透露太多的信息。我必须遵守这个诺言,这样也有利于我们电台之后与电影节持续的良性合作。

我在采访之前,从头到尾认真的观看了两遍这部电影,第一遍观看的时候是感性的,没有带什么思考的,只是观看,第二遍观看的时候是理性的,带着自己的思考,想一下作为观众的感受,媒体人的感受,导演的想法等等。我想这样能让我在采访的时候更加的游刃有余。近水楼台先得月,在采访中,我向导演们和制片人询问了关于此部电影我感兴趣的事宜与一些我的疑问。就在一问一答中,通过层层交流,让我对此部电影又有了一些新的认识。当然,有时也是导演们向我发问,他们也特别想知道观众的感受。因为我要尽量对这部电影的剧情进行保密,所以在我的节目中我不能完全公开的播放所有的采访内容,只能有选择地播放。我的角色更像是一位引导者,带大家接近却不能走进这部电影。根据我的采访,还有导演的意图,我总结了一些启发性的问题,希望能让大家对这部电影充满兴趣。导演们和制片人也特别提到,他们很开心能有这次采访,也真心的希望我们电台能帮着他们向这里的华人好好宣传一下这部电影。这部来自意大利的电影,讲述了一位老妇人,因为疫情的到来,失去了稳定的做家政服务的收入,因此她的家庭生活陷入了乱七八糟的局面。她的丈夫也因此离开意大利,去了外地工作。两地分居,于是她开始在网上教她的丈夫怎么做饭。这个视频被传到了网上,很多网友都很喜欢看她教丈夫做饭的视频,突然间,她就成为了一个网红,当然这给她带来了金钱和名誉。那她的丈夫到外地做了什么工作呢?他们夫妻二人的关系的走向如何呢?在她成为网红的过程中,又发生了哪些故事呢?故事最终的结局是怎样的呢?是喜是悲还是归于平淡呢?这些内容呢,我在这里都不方便向大家透露太多。还是欢迎等到这部电影在美国放映的时候,大家可以去观看。

IMG_5369

在采访的最开始,我请导演们和制片人用中文向我们中文电台的听众朋友们说了一声你好。三位男士很绅士,也很热情。他们坐了16个小时的飞机,从意大利飞到了西雅图,中间有一次转机。时差反应很严重。采访之前我感觉他们是有些饿了,采访的房间里有一些食物,我有让他们先吃一点儿再进行采访。因为当时是这里的一点钟了,他们不想耽误我的时间,所以直接做了采访。他们说采访后会去吃饭,然后下午3:30还会去Pacific Place参加他们电影的放映。能感觉到他们三位也是为了自己的初心和梦想很拼的人。他们也表示很荣幸能够接受我们西雅图中文电台的采访。他们周三上午到了西雅图,周六导演Marco和制片人Andrea就要飞回意大利,所以在西雅图只有短短三天的时间。导演Marco说:“我很喜欢西雅图,西雅图比较像意大利的米兰,我觉得西雅图是一个年轻的城市,经常会有文化盛事在这里举行。在西雅图不会像在纽约和洛杉矶一样,容易走丢。”我有请教他们怎么用意大利语来说这部电影的名字:《Le  Voci Sole》。采访他们的过程很轻松,因为在采访中我们有着很强的互动性。在我问了他们用意大利怎么说这部电影的名字之后,他们又问我用中文怎么说这部电影的名字,蛮可爱的。他们三个人已经不是第一次合作了,当然这是他们第一次合作拍长片电影,在此之前,他们合作拍摄过短片电影。其中一部短片电影,原名叫《Magic Alps》(神奇的阿尔卑斯山脉),又译(难羊的心愿)。讲述了一名阿富汗难民来到意大利寻求庇护,同行的还有他宛如家人的山羊,据说本片改编自真人真事。这部短片电影是Andrea Brusa 在2018年写成,并与他的好友导演Marco联合执导拍摄的短片电影。这部短片电影是在2018年唯一入选法国克莱蒙费朗国际短片电影节(Clermont-Ferrand International Short Film Festival)国际竞赛单元的影片。这个电影节创办于1979年,是世界最大的短片电影节,这部短片电影在当时也是世界首映的。采访中我又问到他们,为什么给电影取名《孤寂的声音》呢?我们也就此有了一小段讨论,孤寂的声音说的是谁的声音呢?又是什么样的声音呢?导演希望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进行留白,待电影上映后,留给您自己去探索与思考。

我也问到这部电影的拍摄时长,给我的感觉呢,这部电影的拍摄应该是很高效的。导演告诉我,其实这部电影只拍了两周的时间。一周在家中,一周在工厂。这个工厂是一个铝件铸造厂,那为什么会选择这里呢?在我观看这部电影的时候,当我看到工厂中的场景,听到了一些声音,我觉得这里面是有导演的一些暗喻的。当然了,不同的人观看会有不同的想法和感受。我本人的感受就是选择在这个工厂拍摄,是有一定寓意在里面的。两周的时间啊,拍摄了一部世界首映的电影,并且还获奖了,真的挺了不起的。导演还提到了,他们本来打算拍摄两个月的,但是制片人不同意,因为制片人控制着拍摄的费用,所以要求他们在两周之内尽量完成。于是我又问到了拍摄费用的问题。他们说:“我们做着独立的电影,有着有限的预算,这部电影的演员是意大利著名的演员,他们很支持我们,支持电影制作,每一个参与其中的人都特别好,全心投入其中,非常有热情。每个人拿到手的钱都不多,这部电影是我们大家的投资。这也是为什么今天我们能来到这里。虽然我们只是三个人在这里,但我们实际上代表了参与这部电影制作的50个人。在意大利,很多电影制作都是在罗马。在米兰,比较困难。在米兰,我们做很多广告,但电影很少,所以如果在米兰制作一部电影,很多人都会来帮忙,想来帮忙。” 我又问了这部电影的剪辑时间。导演开玩笑的说是两年。其实也不是开玩笑,两年虽然有些夸张,但他们确实花费了几个月的时间来剪辑这部电影。导演还特别提到了这部电影的剪辑师。他说这位剪辑师非常年轻,以后会非常出名。

当我观看这部电影的时候呢,我感觉这部电影有着纪录片的拍摄手法,当我了解了两位导演之前拍摄的短片电影《Magic Alps》,也是纪录片的拍摄手法,所以两位导演是比较擅长也比较愿意用这种拍摄手法拍摄电影。电影中的男女主角是意大利非常著名的演员,在电影中扮演夫妻。他们的演技特别的棒,没有表演痕迹,表现出来的都特别自然。真的非常像现实生活中的夫妻之间发生的故事。所以我感觉这部电影很有纪录片的质感。我也跟导演表达了我的感受。

在我观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我发现演员的台词特别的密集,所以我问了导演在表演过程中演员们有没有即兴发挥的台词。导演说:“演员们的台词很多,他们记台词很认真,有一些部分他们会有即兴表演,但很多都是照着剧本背下来的,剧本就是Andrea Brusa写的。导演也根据我提到的在这部电影中纪录片式的拍摄手法做了一些回应。 Andrea说他非常开心,我能感觉到这部电影有着纪录片的质感,因为这就是他们想要的。导演Marco告诉我,两位主演在戏外也是非常好的好朋友,这也使得他们的拍摄进行的非常顺利。是啊,这个我们都知道,不管做什么,好的搭档,事半功倍。我未能免俗的还是问了一下,拍摄这部电影最大的困难是什么?答案当然是疫情。他们是在2020年10月的时候开始拍摄这部电影,正好赶上意大利第二波疫情。拍摄了三天,拍摄现场就有人得到了新冠病毒。于是他们不得不停工,隔离,三个月之后又继续拍摄。这样的停工,对于这种预算很少的独立电影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冲击,简直就相当于这部电影的末日。不像其他大部头有投资的电影,遇到了这样的问题,停工的情况下还能有这样的支持。但是这部电影没有,所以对他们来说,那段日子真的是相当困难的时期。所以导演再次强调了他们这个拍摄团队的凝聚力,他们特别团结,有工作热情,在一起克服了这个苦难,最后他们成功了。

IMG_5370

之前我提到过,这两位导演是拍摄短片电影的,也因此而出名。我就问了他们,是什么原因让他们从短片转向长片的拍摄呢?导演说:“从短片过渡到长片,或许是电影人的一种本能。在这个行业里,我们感觉到一种急迫感,迫使我们想要去证明自己执导长片电影的能力。短片电影与长片电影是完全不同的形式,短片电影也是同样受人尊重的,没有人说短片电影就是不好的,但是很明显的,大家会觉得短片毕竟是短片,不会有长篇电影那样的规模,所以我们很想去尝试拍摄长片电影。比如说吧,在文学方面,没有人会因为短篇小说短小,没有长篇小说那样的规模,而去质疑短篇小说不好。” 我个人的感觉是他们从短片过渡到长片,是一件很自然会发生的事情。挑战自己,继续向前。在采访过程中,我有问到导演想通过这部电影传达给观众什么,我也跟导演讲了我的观后感,比如这些电影都涉及到了哪些方面的内容或主题。但同样的,在这方面,我不能做过多的介绍,还要等到时候听众朋友们自己去电影院看一看。

两位导演和制片人非常开心的看到我能如此认真的准备这次采访,因为这体现了我对他们作品的高度重视。他们也惊讶于我提出的一些问题,和我对这部电影的解读。我想我只有认真努力才对得起这次珍贵的采访机会。这也是我参加了三次西雅图国际电影节的经历中,第一次采访外国导演。这一次的采访经历也非常的愉快和顺利,我也很期待明年的电影节我们电台能获得更多这样的机会。

这部电影的开头和结尾,其实每一部电影的开头和结尾都是很有意义的,应该是导演们深思熟虑过的结果。我个人认为这部电影开头的场景选择和设置非常的巧妙,有意义。越想越觉得意味深长。但同样的原因,我不能透露的太多。我想等这部电影在美国上映后,我会把这次采访导演的其他内容(这次不能与大家分享的),到那时都可以公布给大家。我也可以再来做一期有关这部电影的节目。好好的谈一谈我观看这部电影的感受,一些我喜欢的细节和设计,到时候就真的可以畅所欲言了。

在这次采访的最后,导演问我,从我的角度看,电影的最后是一个好的结局吗?当然我做了我的解答。我们也就此有了一番讨论,然后又从讨论中引出了一个开放式的问题。这是一个很棒的感觉,我和导演们与制片人,来自不同的国家,我们用第二语言进行交流。因为一部电影,我们有了这次对话的机会,有了思想的碰撞,产生了一次又一次的火花。采访中导演说了一句话:“观众永远是对的。哪怕与他们对电影的解读不同,也是对的。”

这部电影的开头和结尾,有一段旋律让我记忆犹新,确切地说是一首歌,我很喜欢。在采访的时候我问了导演这首曲子的名字,导演也告诉了我。这首歌有很多的版本,也被不同的人演绎。我听了几个版本,但我最喜欢的还是电影中选用的版本。这首歌给人以力量,一种精神上的力量。这是一首波兰的民歌,那么为什么导演会选择这首歌呢?这首歌的旋律是怎样的呢?看了电影,你就会知道答案。

这一次的采访很圆满,导演们和制片人也真是很配合我的工作。在采访的最后导演问我怎么用中文说再见。希望之后真的可以再见,希望他们之后能把更好的电影带到西雅图国际电影节,也希望我还能有机会再一次采访他们。

此次电影节,我个人观看的电影大约有20几部。这些电影来自不同的国家,电影的类型也很丰富,总体上的观影体验非常棒,也继续开阔了自己的视野,启发了自己对世界、对人生一些的思考。虽然这十一天有些辛苦,但我的收获让这些付出是值得的。期待明年的西雅图国际电影节!再见!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