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坚持清零阻离境,京沪等地学子留学路受挫

新冠病毒肆虐全球两年多以来,多数国家开始走向与病毒共存之际,中国仍坚持清零思维并实施严厉的封城政策,导致部分留学生及家长出境受限,也引发部分民众不满,打算移居国外,虽然目前受限于封锁,他们连前往机场的路都举步难行。对此,观察人士分析,中共盼控制出境人数以稳定人民币汇率,相关的封控措施到年底二十大开幕前恐怕都不会轻易松绑。

8A7B32B4-76B9-49D6-B539-6C871C355021_w1080_h608_s

(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的中国留学生在校园参加毕业典礼。2020年7月4日)

受到高传染性的奥密克戎病毒影响,中国各地疫情四起,重灾区上海已封城超过一个月以上,但仍未现全面解封的迹象,民众出行受到严格限制。而首都北京疫情也升温,一周内新增200多名病例后,全市人口2200万、近九成的人都已被要求进行核酸检测,以实现清零目标,虽然尚未全面封城,但学校、娱乐场所等都已遭封控。

部分中国民众向美国之音表示,京、沪等地的封控措施已打乱留学生、家属和部分人士的出国计划。

疫情、出境双清零

一名位于上海、因议题敏感而不愿意透露全名的何先生表示,他的24岁儿子在加拿大留学多年,去年回中国躲疫情后,原本打算今年返回加拿大,不料遇到封城,别说出境,现在他们“已经都出不了家门了,一切自由都被限制了,动不了了”。

另一位在北京、也是因议题敏感而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异议人士透露,北京近三个月来的离境管控紧缩,他身边许多朋友都反映出国行程受阻,尤其是未满18岁的小留学生及家长。

这名异议人士告诉美国之音:“18岁以下的孩子未必能出得去,另外他们的亲戚、家人,在陪他(她)出去时,(办理)护照也受到了很大的困难,甚至于办不了护照。如果孩子的护照可以办,监护人不能办,那么这个孩子仍然也是出不去的,所以现在的问题就卡在了这些技术环节,过去都不是问题,现在都变成了非常大的问题。”他说,中国不只疫情清零,现在连“出国也清零了,双清零”。

对此,中国金融学者贺江兵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推测,北京选在此时扩大出境管制,可能目的在稳定人民币汇率和防止疫情扩大。

贺江兵说:“学生家长如果要陪同(出国),势必要换汇,你需要的外汇就会更多,这样外汇储备会减少。从4月18号开始,人民币兑美元的贬值非常明显,贬值会导致大家会争相去储备美元,出境的(人)多,换汇会更多。因为我们(人民币)是不可自由兑换货币,要保持货币、汇率的相对稳定、又想要有限的自由兑换,中间取舍的问题非常艰难。从防疫的角度来说,我们实行的是动态清零,留学生家长如果出去后还回来,人员的交往多了以后,有可能带进来(病毒)。”

面对美元偏强的走势,人民币走贬压力走升,自3月底以来已贬值4.1%。另据路透社4月28日引述野村证券预测,全中国多达46个城市正处于全面或部分封锁,总计约3.43亿人的出行严重受困。

出入境从严从紧 恐持续至二十大前

分析人士说,中国扩大出入境限制已长达数月,短期内恐难松绑。

中国官媒新华社报道,中国国家移民管理局新闻发言人陈杰4月27日表示,目前全球新冠疫情“仍处于大流行阶段,周边国家和地区疫情呈暴发态势,国内疫情多点散发,国家移民管理机构将继续实施从严从紧的出入境政策”。虽从严审发证件签证,但陈杰也说,将“继续为赴境外留学、就业、商务…提供精准有效的服务。”

对此,位于台北的淡江大学中国大陆研究所助理教授曾伟峰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国并非刻意阻挡民众出入境,只能说这是中共当局厉行清零政策下所带来的“后果”,他预测,中国的清零政策和出入境限制恐将持续到今年秋天的二十大前,以达到维稳的效果。

曾伟峰说:“至少到二十大之前,这样的制度还是会维持。它(中共)有制度之争,清零政策你现在不能否定它,你否定它,等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清零理念就被整个瓦解,这样的‘错误’不能犯。第二个就是社会稳定,这次两会的基调就是‘稳’,经济要稳、民生要稳、消费要稳,国内不能有因为疫情而导致大规模的死亡,所以它是避免这样的情况。”

位于南台湾高雄的国立中山大学政治经济学系副教授李明轩则认为,出入境限制也可能与避免人才外流有关,疫情告终前,当局不可能放宽。

李明轩告诉美国之音:“这个作法是一石二鸟,借着限制人民的出入境控制疫情,同时达到了减少西方文化输入与减少本国人才流出的目标。这个情况,只要疫情未过或是独尊中华文化的气氛仍在,应该就会维持紧缩。”

疫情阻出国 观察人士大批民众仍盼海外求学、工作

即便出入境限制紧缩,但“常青藤精英教育”、“金吉列留学”和“新东方”等位于北京、上海之留学及海外就业机构的多位员工告诉美国之音,目前的咨询量并未因封城或防疫措施减少,业务一切正常。

对此,中国金融学者贺江兵表示,虽然中国仍倡导“非必要非紧急不出境”的政策,但严格的防疫限制反而推升了部分民众的移民意愿。

贺江兵说:“我接触到很多仲介机构生意火爆,特别是上海封城3月份以来,他们的咨询(量)要翻几十倍地增长。学生、出国务工、商务合同(咨询量)反而是增加了。”

台北学者曾伟峰也说,即便出行受限,但中国留学生出国意愿不会被病毒击退。

曾伟峰说:“留学要追求的是这个地方的教育,只要不是病毒感染率、死亡率非常高(的国家),我觉得在今后来看,中国应该还会是最大的留学人口输出国。”

移民查询量暴增 上海等地酿移民潮

中国厉行清零,也常传出对民众的不人道对待,让部分人士兴起移民念头。

住在辽宁省大连市、因议题敏感而不愿意透露全名的Thomson向美国之音表示,因防疫之故,当地火车、客运站和机场乘客稀疏,整座城市陷入“一种静止状态”,他认为这是“政府不合理管控、错误政策”。Thomson原本就对中共政权不满,现在当局又防疫过度,他打算申请签证长居日本,无奈疫情爆发出行受限,只能暂缓出国。

和Thomson一样想移民的中国民众,可能为数不少。根据一份网上流传的“百度检索移民热搜”数据显示,从3月28日至4月3日,移民海外的相关搜寻比过去激增数十倍,包含“加拿大”、“美国”及“澳大利亚”都成热门的搜寻关键字,引发部分网民调侃,上海人解封后,有三件事要做:回家返乡、大量囤货以及出国移民。

对此,中国学者贺江兵表示,上海严格的封城措施已迫使不少人打算“出走”,远赴他乡定居。

贺江兵说:“上海人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封锁)情况,他们又是中国最开放、最国际化的城市,所以他们反弹的指数是最强的,想移民的占(全中国)的比重是最高的。”

不过,台北学者曾伟峰认为,上海封城引发的“移民出走潮”可能只是少数,因为网路上仍可看到记录上海防疫生活的贴文和影像,代表中共认为社会秩序大致可控,仍不需要封锁言论。

【本文来自VOAChinese,作者:林柏宏,本文不代表本台观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