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状病毒是由武汉病毒研究所研制并泄漏的基因武器?

源自武汉的新型管状病毒在中国引起恐慌、并造成成千上万的人员伤亡之后,网上各种阴谋论尘嚣日上,包括新冠病毒是美国的细菌战导致、还有新冠病毒由武汉病毒研究所研制并泄漏等。

在五年前,也就是 2015 年,美国病毒学家牵头联合中国病毒专家就曾合作成功提取和鉴定出了一种类SARS新型冠状嵌合病毒,并且之后又成功在实验中制造和培养出了一种SARS新型冠状重组病毒。这次的研究成果也被发表在了2015年的国际顶级科学杂志《Nature》上。这篇文章的作者之一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石正丽。

在此刻新冠病毒肺炎爆发之时,回过头来再看这份五年前的研究报告,依然颇觉触目惊心。虽然并不能证明五年前的研究发现和本次发生的武汉肺炎病毒是完全同一的病毒,但是的确都是与SARS极为相近的新冠病毒,在今年1月,有专家认为本次“不明肺炎”疫情,传播速度快、重病率高、难以”防控”的态势,是世界首次发生的时候,实际上,五年前就早有发生,而病毒科学家也早有预知,并且所有预知的内容都与本次发生的疫情状况高度相似。

根据印度科学家新近尚未正式发布的科研论文《Uncanny similarity of unique inserts in the 2019-nCoV spike protein to HIV-1 gp120 and Gag》中的内容显示,2019-nCoV病毒(新型冠状肺炎)的刺突蛋白S蛋白的4个不连续位点插入了HIV病毒的氨基酸序列,而在S蛋白质的立体结构上,这4个插入位点恰好与动物细胞膜上的病毒受体相互结合。即2019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能力与爱滋病毒一样,其毒性则仍由冠状病毒所决定。这4个插入位点在其它冠状病毒中不存在,这么巧妙的变异是不可能在自然界中发生的,这肯定是人工设计的病毒。论文还提到,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所的周鹏实验室在几天前发表的论文中,发现了S蛋白的这4个插入物中的3个。目前这篇论文已经被撤回。

中国《新京报》1月30日报导,1月30日,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王广发治愈出院。他是在武汉考察疫情时感染病毒,是中国大陆第一位确诊感染“武汉肺炎”的专家组成员。《香港经济日报》1月30日报导,王广发曾经声称“武汉肺炎”疫情可控,但自己却成为第一个倒下的专家组成员。他认为自己可能是没有戴护目镜,病毒进入结膜而染病。王广发曾说过,一种抗爱滋病病毒的药物对治疗他的病情有效,他只用了一天体温就降低了,随后身体有所好转。但这种药物名为“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是否同样适用于其他患者,还需要观察。

目前,以抗艾滋病药物著称的Gilead公司因成功使用Remdesivir(瑞德西韦)药物救治新冠病毒患者,而受到广泛关注。这些又印证了印度科学家有关新冠病毒中有艾滋病毒HIV的基因序列的说法。

多年前,徐德忠等编著的《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一书在军事医学科学出版社出版,书中认为非典这样的冠状病毒是非自然起源,也就是人工制造出来的病毒基因武器。在新冠病毒施虐之际,再次让人联想到该病毒是非自然起源,即人工合成的。

继医学博士武小华指证蝙蝠专家石正丽所在的武汉病毒所管理不善,涉嫌为泄漏新型冠状病毒的源头后,多益网络董事长徐波周二又在微博上公开举报武汉病毒研究所涉嫌制造并泄漏传播了病毒。该文罗列了一系列基本事实以及与石正丽相关的学术论文链接,认为这些事实与证据真实、合法、相关性明显、逻辑合理周密,提出该病毒所很可能是导致2019新冠状病毒疫情爆发的根源,呼吁当局彻查,以便控制疫情及防范避免未来类似疫情。

北京时间2月2日下午,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所研究员石正丽在朋友圈说:“2019新型冠状病毒是大自然给人类不文明生活习惯的惩罚,我石正丽用我的生命担保,和实验室没有关系。”

众多华人学者呼吁国家成立专家团来调查新冠病毒的起源。

【以下为2020年1月24日《华盛顿时报》刊登的文章《受病毒打击的武汉有两个与中国生物战计划有关的实验室》,仅供参考】

美国华盛顿时报《Washington Times》2020年1月24日报道,一名以色列生物战专家说,起源于中国武汉、现在全世界二十几个国家传播的致命的动物病毒流行病可能是在武汉的一个实验室中传播出来的,该实验室与中国的秘密生物武器计划有关。

自由亚洲电台转播了武汉当地电视台2015年的报道,该报道显示了中国最先进的病毒研究实验室,就是武汉病毒研究所,是中国唯一宣布的能够处理致命病毒的场所。

研究过中国生物战的前以色列军事情报官员丹尼·肖汉姆(Dany Shoham)说,该研究所与北京的秘密生物武器计划有关。肖汉姆对《华盛顿时报》说:“就研发而言,该研究所的某些实验室可能至少在联合参与了中国(生物武器)的研究,但还不是中国生物武器联盟的主要设施,”肖汉姆对《华盛顿时报》表示。

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生物武器研究是军事和民间双重研究的一部分,“绝对是秘密的”。Shoham先生拥有医学微生物学博士学位。从1970年到1991年,他是以色列军事情报部门的高级分析师,负责中东和世界范围内的生物和化学战,担任中校军衔。

过去,中国否认拥有任何进攻性生物武器。美国国务院在去年的一份报告中说,它怀疑中国从事秘密的生物战工作。
中国使馆发言人未回复要求评论的电子邮件。迄今为止,中国当局表示,湖北省中部导致数十人死亡并感染数百人的冠状病毒的起源尚不清楚。截至1月23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告诉国家控制的媒体初步迹象表明,该病毒起源于武汉海鲜市场出售的野生动物。

美国官员说,一个不祥的信号是自几周前爆发以来的虚假谣言已经在中国互联网上流传开,声称该病毒是美国阴谋传播细菌武器的一部分。这可能表明中国正在准备宣传网站,以应对将来从武汉的一个民用或国防研究实验室逃脱的新病毒的指控。世界卫生组织称这种微生物为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在1月23日日内瓦举行的一次会议上,该组织没有宣布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该病毒的爆发引起了类似肺炎的症状,并促使中国将武汉封城,以制止这种传播。停止了1100万人从这个城市出发的所有旅行。

武汉病毒研究所过去曾研究过冠状病毒,包括导致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或SARS的毒株,H5N1流感病毒,日本脑炎和登革热。该研究所的研究人员还研究了引起炭疽病的细菌-一种曾经在俄罗斯开发的生物制剂。

他说:“冠状病毒(特别是SARS)已在该研究所进行了研究,并可能保存在其中。SARS总体上包含在中国的生化武器计划中,并在数个相关设施中进行了处理。”

他说,目前尚不清楚该研究所的冠状病毒是否专门包括在生物武器计划中,但有可能。

当被问及新的冠状病毒是否可能泄漏时,Shoham先生说:“原则上,病毒的向外渗透可能是泄漏,也可能是正常情况下从有关设施出来的人在室内未被注意到的感染。武汉病毒研究所可能就是这种情况,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证据或迹象表明发生这种事件。”

在研究人员对新冠状病毒的基因组进行测序后,可能有可能确定或提示其起源或来源。

肖汉姆先生目前在以色列的巴伊兰大学(Be Ilan University)启迪-萨达特战略研究中心工作,他说病毒学研究所是中国唯一被宣布为4级病原体P4的地点,这一状况表明该病毒学所使用的最严格的安全标准防止正在研究的最危险和最奇特的微生物扩散。

这位前以色列军事情报医生还表示,对武汉病毒研究所引起怀疑,是在当一群在加拿大工作的中国病毒学家不当地向中国发送了样本,他所说的样本是地球上最致命的病毒,包括埃博拉病毒。

Shoham先生在7月发表在《国防研究与分析研究所》上的一篇文章中说,武汉病毒研究所是从事某些生物武器开发的四个中国实验室之一。

他确认在该研究所中的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从事埃博拉,尼帕和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病毒的研究。武汉病毒学研究所隶属于中国科学院。但他说,该实验室中的某些实验室“与中国国防部门中与解放军或与生物武器相关的因素有联系”。1993年,中国宣布了第二个机构,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这是中国于1985年加入的《生物武器公约》(BWC)涵盖的八个生物战研究机构之一。

肖汉姆说,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是一个民用设施,但与中国国防部门有联系,并被认为参与了中国的生物武器计划。中国生产的抗SARS疫苗很可能在那里生产。他说:“这意味着SARS病毒将在这里保存和繁殖,但它不是新的冠状病毒,除非对野生型进行了修饰,目前尚不知道,目前尚无法推测。”

去年,美国国务院年度武器条约遵守情况报告指出,中国可能从事支持生物战争的活动。

报告说:“信息表明,在报告期内,中华人民共和国从事了可能具有军事和民用双重用途的生物活动,这引起了人们对其遵守《生物武器公约》的担忧。”他补充说,美国怀疑中国未能消除其生物武器公约。条约要求的生物战计划。

报告补充说:“由于潜在的双重用途和潜在的生物威胁,美国对中国军事医学研究机构的毒品研发方面有合规性的担忧。”

该生物安全实验室位于距武汉海福德海鲜市场约20英里处。据中国报道,该市场可能是该病毒的起源地。

罗格斯大学微生物学家理查德·埃布赖特(Richard Ebright)博士对伦敦的《每日邮报》说,“目前,没有理由怀疑”该实验室可能与病毒爆发有关。

【本文系综合报道】
(打赏是对我们的支持,PayPal: crsradio@gmail.com】

One comment on “新型冠状病毒是由武汉病毒研究所研制并泄漏的基因武器?

  1. Pingback引用通告: 新型冠状病毒是由武汉病毒研究所研制并泄漏的基因武器? | 西雅图中文电台 Chinese Radio Seattle – 新生代青年文摘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