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粉们高兴得有点早,“亨特.拜登硬盘门”疑点重重

在新闻编辑室的质疑中,《纽约邮报》发布了“亨特·拜登报告”

该报告的一些记者拒绝了他们的署名,并质疑这家小报上星期三的头版新闻的可信度。

两名邮报的员工说,《纽约邮报》周三头版关于亨特·拜登的文章主要是由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职员记者撰写的。

他们说,布鲁斯·戈尔丁(Bruce Golding)自2007年以来一直是鲁珀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拥有的该小报的记者,由于担心该文章的可信度,他不允许使用他的署名。

在激烈的总统竞选后期,文章暗示小约瑟夫·拜登(Joseph R. Biden Jr.)在担任副总统时利用他的职位使他的儿子亨特获利。邮报以报道的故事和照片为基础,报道称该故事是从亨特·拜登(HunterBiden)笔记本电脑的硬盘上获取的。

五名该小报的知情内部工作的人士说,许多纽约邮报的工作人员质疑该文件是否足以验证硬盘内容的真实性。知情人士说,工作人员还对消息来源的可靠性和时间安排表示担忧。

这篇文章列举了两个消息来源:特朗普总统的前顾问斯蒂芬·班农(Stephen K. Bannon),此人目前正面临联邦欺诈指控,据说他上个月就告知纽约邮报有关硬盘驱动器的故事。而总统的私人律师鲁道夫·朱利安尼(Rudolph W. Giuliani)于10月11日将硬盘的文件“复制了”。

朱利安尼先生说,他之所以选择纽约邮报,是因为“要么没有别的报纸愿意接受它,要么如果有人接受了,他们将花所有的时间试图在发布之前与之相抵触。”

(纽约邮报是一家门槛低的小报,《拜登的秘密邮件》一文的作者们不愿意署名,所以署名的作者一个是班农的朋友,之前没有在该报发表过文章,另一个在亨特硬盘门文章发表后才知道被署名)

该报上层的编辑于10月11日开会,讨论了如何使用朱利安尼先生提供的资料。该小组成员包括邮报资深人士科林·艾伦(Colin Allan),邮报的主编史蒂芬·林奇(Stephen Lynch);还有首席数字编辑米歇尔·哥特瑟夫(Michelle Gotthelf),据知情人士透露。这位知情人士说,艾伦曾于2001年至2016年担任《邮报》的总编辑,并于去年作为顾问回到邮报。他敦促他的同事们迅速采取行动。

两名《邮报》的记者说,随着截止日期的临近,编辑们敦促工作人员在故事中加署名-除了戈尔丁之外,至少还有一位拒绝了。邮报发言人对文章的撰写或编辑方式没有任何评论。

这篇文章的标题为“ 拜登的秘密邮件(BIDEN SECRET E-MAILS)”,并于周三以两行署名出炉:副政治编辑艾玛·乔·莫里斯(Emma-Jo Morris)在默多克拥有的福克斯新闻(Fox News)工作四年后加入该报,以及自2014年以来担任纽约邮报记者的加布里埃尔·冯鲁日(Gabrielle Fonrouge)。

根据对莫里斯女士的网络搜索显示,她在星期三之前在纽约邮报上没有带署名的文章。根据她的LinkedIn个人资料,在担任肖恩·汉尼迪(Sean Hannity)的Fox新闻节目的副制作人之后,她于今年4月来到了这家小报。她的Instagram帐户已于周三设为私人帐户,其中包括她与前特朗普政府成员班农先生和莎拉·赫卡比·桑德斯以及罗杰·斯通·史密斯等人的合影(7月,总统将斯通先生的七项重罪减刑)。

三名知情人士说,冯鲁日女士与文章的报道或撰写没有任何关系。知情人士说,她在该故事被发表之后才知道自己的名字在该文章的署名里。

文章援引据称来自硬盘驱动器的文件表明,拜登(Biden)副总统曾指示美国在乌克兰的外交政策使他的儿子受益,他的儿子是乌克兰能源公司Burisma Holdings的前董事会成员。

文章还建议拜登先生会见布斯季马顾问瓦迪姆·波扎尔斯基(Vadym Pozharskyi)。拜登竞选活动发言人周三表示,拜登的官方时间表显示,前副总统与该顾问之间未举行会议。上个月,由共和党领导的两个参议院委员会对此事进行调查,称他们没有发现前副总统有任何不当行为的证据。

艾伦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经过几天的辛苦努力,纽约邮报的高级编辑们决定发布“拜登文件”。

《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和《华尔街日报》报道说,他们无法独立验证《邮报》文章中的数据,其中包括隐含的语言,指的是“合法发送给”亨特·拜登的一封电子邮件。

纽约邮报的女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说:“这个故事经过了审查,邮报坚持发表该报道。”

【本文来自NYTimes,原作者为:Katie Robertson。Kenneth P. Vogel对本文也有贡献,本文由西雅图中文电台编译,不代表本台观点】

(特朗普和拜登的第二次辩论定于本周四)

纽约邮报从鲁迪·朱利安尼那里获得了有关亨特·拜登的大量数据,现在,联邦调查局正在调查可能的虚假宣传活动

当《纽约邮报》发布据称是计算机硬盘驱动器的内容,目的是记录亨特·拜登在乌克兰和中国的商业活动时,报纸将这些信息称为“冒烟的枪”。

进入到FBI。

在有史以来最有争议的总统竞选活动之一的不到三周前,联邦当局正在调查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私人律师鲁迪·朱利安尼提供给纽约邮报的材料是否属于俄罗斯推销的虚假烟雾弹的一部分。

一位知情人士说,这项调查至少部分旨在确定俄罗斯是否将目光投向了一个熟悉的目标:亨特.拜登的父亲,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该知情人士无权公开对此事发表评论,并被要求匿名以坦率发言。

联邦调查局拒绝置评,拒绝确认或否认调查的存在。

报纸上的详细信息可追溯到硬盘驱动器,位于特拉华州的一家电脑维修店,该笔记本电脑去年曾被维修,但从未被客户收回。资料到底是如何转移给朱利安尼的,他与特朗普长期以来一直在推动目前已经被推翻的关于拜登的阴谋论,因此引发了与总统律师提供给报纸的笔记本电脑数据的真实性一样多的问题。

经过数月的调查,共和党领导的两个参议院委员会于9月公布了一份报告,没有发现前副总统与其儿子亨特在乌克兰的业务往来有任何不当或腐败行为的证据。

但是,尽管进行了多项调查,包括最近的共和党调查,但特朗普和朱利安尼仍继续在民主党被提名人身上提出指控,但没有找到任何依据。

(新泽西前州长克里斯蒂和特朗普的私人律师鲁迪.朱利安尼)

星期三,总统和他的律师抓住了《纽约邮报》的故事,该故事的重点是一封电子邮件,目的是要展示,乌克兰能源公司Burisma的一名顾问感谢亨特·拜登为他与当时的美国副总统乔·拜登的会晤做准备。

这个故事没有提供证据表明曾经举行过这样的会议,并且由于依赖可疑来源和未经证实的文件而遭到抨击。拜登的竞选团队告诉《今日美国》,从来没有举行过这样的会议。

朱利安尼通过他的律师拒绝将材料提供给《今日美国》(USA TODAY)进行审查。

当Twitter最初以“缺乏权威报道”为由援引该故事背后的原始资料来阻止该故事的链接共享时,该报纸发表了社论,称推特的批评为“荒谬的”。

纽约邮报尚未回复置评请求。

以下是有关《纽约邮报》有关拜登的故事的起源以及特朗普和朱利安尼对拜登提出的主张的已知信息:

特朗普对拜登和乌克兰的主张是什么?

去年秋天,众议院民主党人对总统发起弹劾质询的核心是特朗普和朱利安尼努力在拜登和乌克兰身上挖脏东西。

去年,由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批准了两项弹劾条款:滥用权力和妨碍国会。弹劾调查是由匿名举报人投诉发起的,指责特朗普利用美国外交手段试图诱使乌克兰为特朗普谋求总统的政治利益而展开对拜登的调查。

特朗普政府的多名高级官员作证说,他们被警告特朗普总统于2019年7月25日敦促乌克兰总统沃洛德米尔·泽伦斯基(VolodymyrZelensky)宣布对拜登进行调查。

政府官员还作证了对朱利安尼正在乌克兰进行“影子外交”的担忧,重点是向官员施压以调查特朗普的政治对手。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今年在审判后宣布特朗普无罪。

(特朗普和他的私人律师鲁迪.朱利安尼,鲁迪曾自嘲在自己的墓志铭上将刻上“为特朗普撒谎的人”)

特朗普和朱利安尼指控乔·拜登(Joe Biden)寻求解雇乌克兰检察官维克托·肖金(Viktor Shokin)以阻止对Burisma公司的调查-这项指控已经被独立事实核查者和调查人员推翻。

乌克兰检察官肖金被欧盟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国际组织以及乌克兰的反腐败调查人员广泛地视为改革该国嫁接文化的障碍。

拜登帮助解雇了肖金,因为该检察官没有积极地追究腐败案件。没有证据表明亨特·拜登有过错。

PolitiFact在2019年对此事进行的调查显示,“没有证据支持乔·拜登出于儿子的利益而提出解雇肖金的想法。甚至不清楚Burisma公司是否正在被调查,或者对“检察官从中受益”有所改变。

上个月,由两个由共和党领导的参议院委员会调查了这些指控,他们在一份长达87页的报告中说,亨特·拜登在Burisma董事会中的角色是“有问题的”,但表示“不清楚”它是否曾影响奥巴马政府领导下的美国外交政策。

纽约邮报的报告怎么说?

《纽约邮报》报道了未经证实的文件,这些文件是根据所谓的从便携式计算机上获得的“大量数据”。报纸说,这些数据是由朱利安尼和前白宫顾问史蒂夫·班农提供的。

这些文件的中心要求尚不清楚。这篇文章引用了Burisma顾问Vadym Pozharskyi的一封电子邮件,他在其中感谢Hunter Biden“给了我一个见面你父亲的机会,并度过一段时间。”

电子邮件的措词不清楚,波扎尔斯基是指过去的相遇还是他希望将来的相遇。在已发布的文档中也没有证据表明发生了和乔.拜登的会议。

该报称这些文件是对拜登先前声称他从未与亨特谈过他儿子在乌克兰的生意往来的说法的削弱。

但是拜登竞选阵营断然否认乔·拜登和波扎尔斯基之间曾有过会晤。

拜登竞选活动发言人安德鲁·贝茨(Andrew Bates)对《今日美国》说:“他们从未会面。”

拜登前工作人员阿莫斯·霍希斯坦(Amos Hochstein)对Politico说:“我从没听说过这个人。”

Facebook和Twitter将纽约邮报的故事标记为传播虚假信息。虚假信息专家指出,该故事具有虚假宣传活动的许多特征,其核心是可疑的断言。

纽约邮报说,收到的数据是在乔·拜登家乡特拉华州的一家修理厂的笔记本电脑的硬盘上发现的。

在报纸的报道中,电子邮件以图像文件的形式共享,而不是以包含标题信息和元数据的文件格式共享。这使得分析和验证文件更加困难。

据称这台笔记本电脑被放在特拉华州的维修店之后,但从未取回。邮报说,商店的所有者然后将文件复制到设备的硬盘驱动器上,并将其发送给朱利亚尼的律师罗伯特·科斯特洛。

该文章没有解释朱利安尼和特拉华州商店所有者之间的联系。

白宫前助手班农后来向《纽约邮报》讲述了文件的存在。而朱利亚尼将文件提供给纽约邮报。文章还声称联邦调查局没收了笔记本电脑进行调查。

FBI和特拉华州的美国检察官办公室在与《今日美国》联系时拒绝发表评论。

特拉华州的计算机商店店主怎么说?

特拉华州威尔明顿市的计算机维修师约翰·保罗·麦克·艾萨克(John Paul Mac Isaac)表示自己是商店的老板,他将笔记本电脑硬盘的副本交给了朱利安尼的律师科斯特洛。

在《今日美国》网络的一部分《威尔明顿新闻日报》的报道中,Mac Isaac在周三与记者的蜿蜒对话中表示,一名男子于2019年4月将三台被液体损坏了的笔记本电脑带到了维修店。

他说,只有一台电脑留下来维修。他说,没有人回来取回它。

(自称是修理亨特.拜登的苹果电脑的修理店)

Mac Isaac表示,笔记本电脑上贴有Beau Biden Foundation贴纸-引用以Hunter Biden的已故兄弟命名的非营利组织-使他相信它属于Hunter Biden。Mac还说,他患有未知疾病,这使他很难分辨是谁在商店里留下了该笔记本电脑。

Mac Isaac表示,笔记本电脑留在维修店后不久,他就开始听说Burisma和乌克兰。如果客户在90天后没有回来取电脑,Mac Isaac表示,他通常会通过电话与他们联系。

当被问及是否给亨特·拜登打来电话时,麦克·艾萨克说:“没有评论。”

Mac Isaac表示,他一直在与FBI就笔记本电脑的内容进行联系,但没有透露该机构是否先与他联系或是否他发起了联系。他对通讯的时间安排说不清楚,并表示对联邦调查局的后续行动感到失望。

店主说:“我以为联邦调查局会帮上忙,然后我就以为他们根本不会帮我,这是一种压倒性的感觉。”

麦克·艾萨克回避了有关他的意图和与朱利安尼的联系的多个问题,一再表示害怕“对说错话”以及陷入比已有的更多的麻烦。

根据特拉华州选民的登记记录,现年44岁的Mac Isaac已注册为共和党人。他说他在2016年投票支持特朗普,并且仍然是一位热情的支持者,称特朗普的弹劾是假的。

Mac Isaac在周六接受《威明顿新闻日报》采访时说,自从《纽约邮报》的故事发表以来,他一直是许多“愤怒与仇恨”的话题,但他也得到了同等支持者的回响。他拒绝评论联邦调查局对虚假信息的调查消息。他说:“我不想再谈论它了。” “我擅长说’不发表评论’。”

拜登团队怎么说?

拜登发言人贝茨(Bates)说,关于前任副总统做任何不当行为的说法都是错误的。

“在新闻界,在弹劾特朗普总统期间,甚至由共和党领导的两个参议院委员会进行的调查都得出了相同的结论:乔·拜登对乌克兰采取了正式的政策,没有任何不法行为。”他说。去年,拜登保证,如果当选总统,他的家人将不会从事任何外国商业活动。

(亨特.拜登(右)和他父亲乔.拜登)

TwitterFacebook为什么要举报这个故事?

在发布纽约时报的故事之后,在Twitter和Facebook上推广该帖子的帖子被标记为潜在的虚假信息。 Twitter和Facebook都表示,他们正在积极压制该故事的知名度,而独立的事实检查人员则对该故事的主张进行了调查。

Facebook发言人安迪·斯通(Andy Stone)表示,该平台将“减少其发布量”,作为其遏制错误信息传播的一部分。斯通写道:“尽管我不会有意链接到《纽约邮报》,但我想明确地说,这个故事有资格被Facebook的第三方事实检查合作伙伴进行事实检查。” “与此同时,我们正在减少其在我们平台上的发布。”

Twitter走得更远,阻止用户发布指向纽约邮报故事的链接,同时还警告用户不要转发该网站上已有的帖子。该公司引用其政策,即不允许潜在的被黑客入侵的材料作为其决定的原因。保守党谴责媒体巨头的审查制度。 Twitter和首席执行官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在该公司的决定遭到强烈反对之后,发表声明承认该公司缺乏透明度。

Twitter安全中心的声明说:“当我们以这种方式执行规则时,我们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来使产品更加清晰。”“在防止对违反我们政策的网址进行转推或者直接推送时,我们应该提供更多的清晰度和上下文。”

Twitter随后在星期四晚上宣布,除非有黑客或与之并肩作战的人直接共享,否则它将不再删除据称被黑客入侵的内容。该平台现在还将标记推文以提供上下文,而不是阻止在Twitter上共享链接。

是否有任何明显的虚假标记

《纽约邮报》故事的发表促使一些人想起2016年大选时的情况,当时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电子邮件遭到俄罗斯附属特工的黑客攻击,并由WikiLeaks发布。

联邦调查局目前正在研究俄罗斯是否与《纽约邮报》所引用的信息联系在一起。

一些专家说,这个故事有许多虚假宣传的标志。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专注于虚假信息和信息战的政治学家托马斯·里德(Thomas Rid)发推特表示:“将信息传递给流通量高,调查标准低的报纸,也是一种冷战时代的虚假信息手段,特别是但并非仅限于伪造。

根据美国情报服务机构2017年的一份报告,俄罗斯特工在2016年总统大选周期内播撒了美国的游击队师,并散布了虚假信息。该报告发现,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渴望帮助特朗普当选总统的机会”,部分原因是抹黑了他的民主党对手希拉里·克林顿。

特朗普自己的情报官员警告说,莫斯科将再次干涉2020年大选。

9月,财政部制裁了乌克兰议员安德烈·德尔卡赫(Andrii Derkach),他在12月与朱利安尼会面,因为他是“活跃的俄罗斯特工十多年”。

(前不久刚被捕并被保释的班农)

检察官说,前白宫国安顾问班农于8月份因涉嫌与边境墙的筹款活动有关而被指控犯有欺诈行为,“使用虚假的陈述称所有的经费将被用以修墙”筹集了超过2500万美元的资金。 班农不认罪。

对于朱利安尼合伙人德尔卡赫(Der kach)而言,财政部的举动旨在“公开俄罗斯的恶性影响运动,并保护我们即将举行的选举不受外国干涉”。这也清楚表明,朱利安尼与俄罗斯特工一起参与了对抗拜登的运动。

前拜登的助手还暗示,纽约邮报故事的背后是俄罗斯人。

“这是俄罗斯的虚假信息行动,”前负责欧洲事务的副国防部长迈克尔·卡彭特(Michael Carpenter)现在对宾大·拜登中心(Penn Biden Center)负责。他对Politico说。

【本文来自USA Today,原作者为:Caren Bohan,Kevin Johnson,Matthew Brown,Jeff Neiburg;另外John Fritze,Courtney Subramanian, David Jackson对本文有贡献,本文由西雅图中文电台编译,不代表本台观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