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战场州或决定2020年总统大选结果

美国50个州,究竟有多少个摇摆州?有说6个,有说8个,有说13个,但多数人认为,决定大选胜负的关键摇摆州,有6个,它们是:威斯康星、密歇根、宾夕法尼亚、亚利桑那、佛罗里达和北卡罗来纳。

这6个州之所以成为摇摆州,是因为,根据历届总统大选的经验,美国的50个州,有的州多数选民支持共和党,称之为“红州”,有的州多数选民支持民主党,称之为“蓝州”,而这6个州,多数选民没有拿定主意把票投给谁,他们处于摇摆之中,所以称之为“摇摆州”。斯坦福大学政治经济学教授暨民调专家布雷迪(David Brady)指出,分析选情不应该只关注全国的民调,摇摆州才是影响选情的关键。

美国总统,不是选民一人一票选出,而是由各州的选民选出本州的选举人团,再由选举人团选出总统。美国共有538张选举人票,各州选举人票的数目,根据本州人口多少而定,如加利福尼亚州3900万人口,拥有55张选举人票,德克萨斯州人口2800万,拥有38张选举人票。美国选举人制度的特别之处还在于,除了缅因州和内布拉斯加州外,48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都实行“胜者通吃制”,即本州的选举人票全部给予在该州获得相对多数普选票的总统候选人。谁赢得全国538张选举人票的半数270张以上选举人票,谁就当选总统。今年的总统大选,和往年一样,两位候选人各自稳拿20个“红州”和17个“蓝州”铁票仓的选举人票,那么就要争夺6大摇摆州的101张选举人票。在6大摇摆州中,佛罗里达州有29张选举人票,是两位候选人的必争之地。

近日,媒体公布的6大摇摆州选情民调五花八门,多数民调显示拜登领先特朗普,带有党派色彩的媒体民调不可信,可供参考的是一些无党派色彩的民调。著名民调机构特拉法加集团(Trafalgar Group)的最新民调显示,特朗普与拜登在摇摆州的支持率相差无几,上下都在可容许的误差范围之内。

在美国总统选举所遵循的“选举人团制度”下,关键“战场州”往往会对大选结果起到决定性作用。在2020年的总统大选中,下面介绍十大值得特别关注的战场州。

亚利桑那 (11张选举人票)

亚利桑那州是美国现代保守主义之父巴里·戈德华特(Barry Goldwater)的家乡,这里也是很多退休老人选择定居养老的地方。这些老人政治立场偏向保守,因此,亚利桑那州在很长一段时期都是共和党的票仓。自1952年以来,除了96年的那次之外,历次总统大选均是共和党的总统提名人赢下该州。不过近年来,亚利桑那州的人口结构发生了变化:很多自由派选民、尤其是年轻人因为这里生活成本较低而来此定居;而且该州临近美墨边境,有大量拉丁裔人口进入,占据该州近三分之一人口;再加上凤凰城及城郊人口增加,占据该州一半以上人口。这些都使得民主党看到了翻转该州的希望。特朗普在2016年只在亚利桑那州赢了3.5个百分点,在2018年的中期选举中,该州又选出了几十年来第一位民主党参议员,这些都被视作该州可能向民主党转向的迹象。民调显示,新冠疫情目前以压倒性优势成为该州选民最为关心的议题,而占据该州20%人口的老年人群对特朗普总统应对新冠疫情的认可度尤其偏低,这成为特朗普在2020年赢下亚利桑那州的一大阻力。不过他在该州——尤其是州西部——依旧拥有大量的铁杆支持者,他在该州的民调支持率近一个月呈上升趋势,甚至一度反超拜登。以目前的平均民调来看,拜登目前在这里只领先一个百分点。除了总统选举外,亚利桑那州的参议员选举也颇受瞩目,民主党籍参议员候选人马克·凯利(Mark Kelly) 被认为有希望赢下该州前共和党重量级参议员约翰·麦凯恩去世后留下的席位。

佛罗里达 (29张选举人票)

(关键战场州在近年总统大选的结果)

佛罗里达被称为“摇摆州中的摇摆州”。在1992年以来的7场总统选举中,佛州四次投了共和党,三次投了民主党,而且两党之间的得票差距也在毫厘之间。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该州的人口组成非常多元化,从而带来了政治倾向的多元化。不同群体向彼此相反的方向拉扯,刚好造成了两党在该州的势力平衡。比如,该州具有庞大的拉丁裔和城郊中产阶级选民群体,这些选民近年来比较倾向民主党;与此同时,大量的退休老人不断涌入这个“阳光州”,这些人曾经更倾向共和党。另外,白人蓝领工人也是该州的一股有生力量,这些选民在2016年的选举中对特朗普的极大热情奠定了他在佛州的胜局。在2020年的大选中,特朗普或将因新冠疫情的问题失去一部分退休老人的支持,但他在总统任上的外交表现,或将为他赢得更多具有强烈“反共”意识形态的古巴裔和委内瑞拉裔选民的支持。目前拜登和特朗普在该州的平均民调基本持平,拜登只领先1个百分点。没有谁对赢下这个最大的摇摆州拥有足够的把握。

佐治亚 (16张选举人票)

和很多南方州一样,佐治亚州在上世纪60年代以前是民主党的铁票仓,但这里的“保守民主党人”在1964年出于对《民权法案》的不满开始转向共和党。自1996年以来,共和党在该州赢下了每一场总统大选。近年来,由于该州非洲裔人口增加,亚特兰大城市扩张人口剧增,以及城郊居民政治立场进一步“左转”,民主党从共和党手中夺回这个深南州的希望有所提升。特朗普2016年在佐治亚只赢了不到5个百分点。不过特朗普在该州广大的农村地区依然具有超高的支持率。目前特朗普和拜登在佐治亚的平均民调持平,拜登只领先0.4个百分点。此外,佐治亚的两个参议员席位都正面临改选,两位民主党挑战者对两位共和党在任者形成了有力威胁,这场竞争的胜败也将为判断佐治亚是否正在“左转”提供另一个佐证。

密歇根 (16张选举人票)

作为“铁锈带”上的制造业大州,密歇根州在1992年以来的历次总统大选中都选择支持了民主党,直到2016年,共和党的特朗普出人意料地以0.22个百分点的微弱优势赢下了该州,触发了“蓝墙的倒塌”。外界普遍认为,特朗普2016年在密歇根的胜利,一方面是由于他准确捕捉到了蓝领工人阶层在全球化过程中感受到的“痛点”,他在此基础上提出的“重振美国制造业”、“将工作带回美国”等口号呼应了蓝领工人的诉求——这一优势或将在2020年继续延续;另一方面,他的胜利也得益于希拉里在白人蓝领工人中的受欢迎程度很低,而且底特律市的非洲裔选民也没有给予她足够的热情,再加上民主党以为稳赢密歇根而疏于在此地的竞选——这些特朗普在2016年因为希拉里的不足而获取的优势或许在2020年面对拜登时会有所削弱。以民调来看,拜登在蓝领工人中的受喜爱程度高于当年的希拉里,再加上非洲裔选民今年投票热情高涨,城郊选民政治立场进一步“左转”,这些都为民主党在2020年夺回密歇根提供了可能。在18年的中期选举中,民主党在密歇根州大获全胜。在2020年总统选举中,拜登在密歇根州的民调也一路领先,目前他在平均民调上超过特朗普5个百分点。

明尼苏达 (10张选举人票)

严格意义上来讲,明尼苏达州并不算摇摆州。自1976年以来,该州在历次总统大选中都选择了民主党的候选人,也是本文所提到的10大战场州里唯一一个在2016年没有选择特朗普的州。不过,特朗普当时在该州只输给希拉里1.5个百分点,不到4万5千张选票。自此,共和党便将明尼苏达视作很有机会从民主党手中抢过来的一大阵地。在2020年的大选中,特朗普下大力气在这个曾经的“蓝州”竞选。特朗普2016年在明尼苏达的白人选民中得票率超过希拉里7个百分点,而明尼苏达州当时87%的人口是白人,这成为特朗普在该州的一大优势。另外该州既有偏自由派的城市,也有温和派聚集的城郊,还有保守派聚居的农村,政治倾向日趋多元化。在今年夏天因佛洛依德之死在明尼苏达的明尼阿波利斯市爆发了连续多日的种族抗议,其中一些抗议演变成了骚乱,这或许也让主张“法律与秩序”的特朗普总统收获了一些支持。不过,拜登还是在该州的民调中一路领先,他目前在平均民调上超过特朗普4.3个百分点。

北卡罗来纳 (15张选举人票)

和很多南方州一样,北卡在上个世纪60年代因为民权法案的问题而从民主党阵营倒向共和党。从1980年开始,该州在所有的总统大选中都投了共和党的票,直到2008年奥巴马将这个州短暂翻蓝,但四年后就又被罗姆尼带回了红色阵营,一直到特朗普在2016年再度赢下该州。不过,这几次选举两党的票数都咬得很紧,证明了该州作为“摇摆州”的属性。和美国很多地方一样,北卡的政治倾向具有明显的城市-农村分野。科研机构和高校集中的“三角都会区”以及夏洛特城市及周边郊县是民主党的票仓,这些地方少数族裔和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口的增长为民主党带来了翻转该州的希望。而广大的农村地区则是共和党的地盘。此外,集中于该州东部的“保守民主党人”在16年抛弃了民主党转投特朗普,并在过去四年中保持了对特朗普的忠诚,这也成为特朗普再度赢下该州的筹码。目前,特朗普和拜登在该州的平均民调基本持平,特朗普只领先拜登0.6个百分点。今年,北卡的参议院选举也很有看点,本来一路领先的民主党挑战者卡尔·坎宁安(Cal Cunningham)近日爆出了性丑闻,让他跟共和党现任参议员汤姆·提利斯(Thom Tillis)的竞争充满了悬念。这一席位花落谁家或将决定民主、共和两党谁能控制参议院。

宾夕法尼亚 (20张选举人票)

宾夕法尼亚曾经是民主党“蓝墙”当中的一个,自1992年起,连续六次总统大选都被民主党收入囊中。直到2016年,它也成为了“蓝墙的倒塌”中的一环,特朗普以不到1个百分点的微弱优势赢下该州,彻底锁定了他在全国的胜局。在2020年的总统大选中,特朗普和拜登的阵营都认为,在选情胶着的情况下,宾州将成为决定胜负的“临界点州”。传统上,民主党的势力集中在匹兹堡和费城这两大城市及其城郊区域,而共和党的势力则集中在中部广大农村区域和以荷兰裔为主的中南地带。真正的变量在于煤炭、石油、钢铁等传统产业密集的西部和蓝领工人聚居的东北角。这两处曾经都是民主党的地盘,但近年来,由于民主党主张对传统能源行业不利的环保政策,宾州西部渐渐抛弃了民主党。更令民主党始料未及的是,特朗普还在2016年凭借着对蓝领工人的吸引力,从民主党手中抢走了东北角。2020年宾州的选举,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特朗普和拜登谁能在各自的票仓里赢得更大的净胜票,同时要看拜登能否缩小在西部与特朗普的差距,以及能否从特朗普手中夺回东北角。拜登在能源政策上的暧昧态度显然是他收获宾州西部人心的一大障碍,不过民主党寄希望于他能在东北角取得比希拉里当年好的成绩,毕竟那里是他的出生地。目前平均民调显示拜登在宾州领先特朗普4.3个百分点,但共和党人相信他们在该州依旧有很大胜算,一个迹象就是自2016年以来该州新增的共和党注册选民人数高于民主党。另外值得关注的一点是,宾州有关于11月3日投票结束后三日内收到的邮寄选票是否有效的争议已上诉至最高法院,最高法拒绝加速判决,可能会在投票日之后判决。如果特朗普和拜登的票数非常接近,这些邮寄选票的命运或将最终决定大选结果,也有可能成为选举争议的来源。

威斯康星 (10张选举人票)

维斯康星也是2016年倒塌的“蓝墙三州”中的一个。自1988年起,维斯康星在历次总统大选中都归入了蓝色阵营,这使得希拉里在2016年对该州盲目自信,甚至从未亲身来此竞选。最终,特朗普以不到2万3千张票的微弱优势赢下该州,给了民主党当头一棒。在2020年的大选中,民主党加强了对威州的重视,甚至将党代会选在该州最大的城市密尔沃基举行。不过后来因为疫情,绝大多数的党代会活动都变成了线上举行。威斯康星州的密尔沃基和首府麦迪逊市一直是民主党的票仓,拜登能否在这些地方获得足够的净胜票是他成败的关键。不过,维斯康星州近90%的人口是白人,且拥有庞大的农村人口,这样的人口结构被认为比较有利于共和党,一个迹象就是该州的城郊地区并没有像美国其他地区的城郊那样在过去四年中呈现出大步“左转”的趋势,原因之一或许就在于这些城郊不像其他州的城郊那样人口多元化。此外,该州还有大量的白人蓝领工人,这些人会在多大程度上对特朗普保持2016年时的热情也成为特朗普能否在这里续写“神话”的关键。今年夏天在威斯康星州的基诺沙市爆发的种族抗议演变成骚乱,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该州民主党州长的支持率,也让特朗普总统凭借“法律与秩序”的口号收获了一波支持。但是,最近一个月威斯康星的新冠疫情异常严重,这让很多当地选民因特朗普对疫情的应对而对他感到不满。另外,今年该州不允许绿党的候选人出现在选票上,这减少了16年所出现的第三党分走民主党选票的几率,这对特朗普而言是另一大不利。目前平均民调显示,拜登在该州超过特朗普6.6个百分点。

俄亥俄 (18张选举人票)

俄亥俄在美国总统大选中一贯扮演着“风向标”的作用。在过去连续14次总统大选中,俄亥俄选出的获胜者总能最终赢下全国。特朗普16年在这里大胜8.1个百分点。在18年的中期选举中,民主党横扫其他中西部州,却并未在俄亥俄取得很好的战绩,足见该州近年来的“右转”倾向。这一变化主要是由于制造业的衰败导致一贯作为民主党票仓的克利夫兰等城市人口下滑,而该州大量的白人蓝领工人对支持自由贸易的民主党人感到不满,特朗普所提出的经济口号对这些人群具有相当的吸引力。此外,该州东南部以煤炭业为主要经济命脉,民主党所主张的新能源政策将这部分选民渐推渐远。再加上特朗普在该州广大农村地区绝对的统治力,这些都使得民主党即使能在城郊地区多拿些选票似也不足以扭转颓势。在2020年的大选中,民主党寄希望于拜登能提振克利夫兰、哥伦布、辛辛那提这几大城市以及城郊女性选民的投票率,同时能凭借他在担任奥巴马的副总统期间对汽车业救济计划的贡献而从特朗普手中抢回一些蓝领工人的选票。在民调中,特朗普从十月中旬开始反超拜登,以微弱优势在该州领跑。目前以平均民调来看,两人基本持平,特朗普领先拜登0.2个百分点。

艾奥瓦 (6张选举人票)

艾奥瓦在08和12年的总统大选中都投票给了奥巴马,但在2016年大幅倒向特朗普。特朗普在这个农村人口占绝大多数的州成功建立了一个由农民和白人蓝领工人组成的联盟,使他得以在这里大胜9.4个百分点。本来以特朗普16年在该州的表现来看,艾奥瓦已经不算是摇摆州了,但是民调却显示拜登自九月下旬起在该州的支持率反超特朗普,这使得双方阵营都对这个州紧张了起来。目前特朗普在平均民调中再度反超,以1.4个百分点的微弱优势领先拜登。艾奥瓦今年也面临着参议院席位的改选,民主党挑战者特里萨·格林菲尔德(Theresa Greenfield)对共和党现任参议员乔尼·恩斯特(Joni Ernst)形成了有力威胁。关系到参议院最终控制权的这场竞争也为今年艾奥瓦的选举增加了重要性。

除了这十大州之外,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德克萨斯和内华达的选情或也会对最后结果产生影响,值得关注。

(文中所提到的“平均民调”是RealClearPolitics截止到11月2日发稿之时综合各家民调机构的民调计算出的平均值)

【本文来自VOAChinese,原作者为:平章,本文不代表本台观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