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可能比民调输得更多,三大原因致其连任艰难

万众瞩目的美国总统大选就是明日(11月3日)。由于疫情严重,多州延展了提前投票的时长及放宽邮寄选票的标准,且此次大选意义重大,两党选民高度动员,提前投票人数史无前例超过九千万人,说不定在大选正日之前,不少州就已经分出了胜负。从民调来看,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入主白宫的几率颇大,不过11月3日当天未必能有清晰结果。

从全国整体范围来看,根据民调机构FiveThirtyEight11月2日的数据,总统特朗普的支持率虽然在最后两周有所上扬,但依然落后对手近9个百分点,输掉普选票似乎几无悬念。至于特朗普是否能复制四年前的成功模式,即输掉普选票、但通过微弱优势拿下关键摇摆州从而在选举人票取胜,目前看来也机会较小。

如果特朗普要赢,他需要先保住两个出现明显松动迹象的传统红州,德州(Texas)和乔治亚州(Georgia),再夺下调稍微领先的摇摆州俄亥俄州(Ohio)。此外,他仍然面临四个关键州的艰难挑战,即佛罗里达州(Florida)、宾夕法尼亚州(Pennsylvania)、北卡罗来纳州(North Carolina)和亚利桑那州(Arizona)。目前他在这四个州民调落后2个百分点至5个百分点不等,而他很可能需要同时取得这四个州,才能越过270张选举人团票的门坎,取得胜利。的确,特朗普也有可能转而攻取拜登领先优势超过8个百分点的威斯康星州(Wisconsin)或密歇根州(Michigan)获胜,不过此机会相当渺茫。

FiveThirtyEight认为,特朗普并非没有获胜的概率,不过仅在11%左右,他很可能继老布殊之后成为又一位”单届总统”。

(知名美国大选民调网站270towin.com于大选日前一天11月1日的大选结果预测)

三大原因致选举艰难

特朗普此次争取连任如此艰难,有三个主要原因,首先,他的票仓出现了一定流失,包括长者和市郊女性;二是多个传统红州的人口年龄和种族结构正朝有利于民主党的方向发展;最后则是民主党的超高投票热情,他们一扫四年前的投票冷感,来势汹汹。

从特朗普的选民流失说起。目前,美国有超过23万人因新冠肺炎病殁,其中八成为65岁以上的长者,对特朗普抗疫不力的埋怨情绪在他们之间广泛蔓延。据统计,特朗普上次大选时在长者群体中拥有9个百分点的优势,而今情况调转,根据《纽约时报》与锡耶纳学院(Siena College)10月20日发表的民调,拜登占了10个百分点的上风,有些更乐观的民调甚至给出了20个百分点以上的绝对优势。

除长者外,特朗普也失去了部分市郊女性的”芳心”,尽管他在集会中大声疾呼,”市郊女性,请爱我好吗?”但这可能已来得太晚。四年前,特朗普在市郊选民中获得47%的选票,希拉里仅为45%。而今,跨党派组织”民主基金会”(Democracy Fund)指出,拜登在市郊选民中有10个百分点的优势,其中主要推力来自女性——54%白人市郊女性支持他,较特朗普阵营高出9个百分点。

部分市郊女性远离特朗普,可能是对他治下分裂混乱的社会感到不安。密歇根州的戈德曼(Lori Goldman)此前一直对政治冷感,但现在她挨家挨户为拜登拉票,”迫切感到美国的民主就在自己手中”。密苏里州堪萨斯市郊的母亲列根(Claire Reagan)则是受够了特朗普的粗鄙言行,她不愿在孩子面前打开电视,”以免孩子学到总统说话的方式。”

长者和郊区女性支持度的下降,对特朗普在各州选情造成不同程度的冲击,尤其是在长者群体庞大的佛罗里达州和宾夕法尼亚州。他四年前在这两个州险胜,目前则分别以约2个百分点和约5个百分点落后于对手。如果无法翻盘夺下这两个州,他的总统生涯很大机会将就此止步。

另外,多个传统红州的年轻人和少数族裔快速增加,这让共和党大本营德州和乔治亚州出现松动之余,更可能让北卡州和亚利桑那州直接翻蓝。例如德州过去四年间迎来了至少200万外地移民,不少是从加州、纽约州等蓝州而来,本地也有80万拉丁裔在这四年内跨过18岁成为选民。而根据”拉丁裔决定”(Latino Decisions)研究机构10月27日的数据,全国68%拉丁裔都支持拜登。一旦特朗普丢掉上述一州或几州,都将在共和党内产生震动,如果丢掉的是德州,那就更是一场大地震了。

最后,民主党人此次拥有超高投票热情。四年前,他们或是不满意候选人,或是根本没料到特朗普有胜算,许多人放弃投票,这让希拉里在几个中西部州意外翻车。例如在密歇根州,光是最大城市底特律2016年投票的民主党人就比上一届减少了6万人,而特朗普最终在该州以1万票微弱优势取胜。而此次民主党吸取了教训,高度动员起来,这也让特朗普难以再次拿下威斯康星和密歇根这两个本就倾向民主党的摇摆州。

民调模型改进 应更准确

在上述三重原因的迭加之下,拜登有近九成可能性能入主白宫,民主党夺下参议院的可能性也随之高涨。根据FiveThirtyEight的数据,现有47席的民主党,有75%的可能性夺下参议院掌控权。一旦同掌白宫和国会,民主党预计将迅猛推动一系列政策,例如推进防疫政策以及经济纾困案、优化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程序(甚至是直接加设大法官人选)等等。

民主党也有一定可能性只赢得总统但未将参院翻蓝,这将导致美国迎来府院无法达到共识的艰难时代,总统的施政能力将受到束缚,难以改革特朗普治下暴露出的宪政危机,整个社会前景将更不明朗。此外,亦有很小可能性出现特朗普意外胜选但共和党失去参院的情况,这同样会导致总统陷入难以成事的坡脚鸭境地,民主党恐将与白宫陷入比过去四年更加激烈的斗争之中。

当然,以上所有的分析,都是基于民调较为准确的基础上。此前,由于民调机构在预测脱欧公投和2016年大选的两次大翻车,让外界对民调的信任度跌至谷底。但这次,民调机构吸取了教训,加入了上次忽略的”学历”因素。四年前,大批无大学学历的选民倒向特朗普,忽略了相关因素的民调机构未能捕捉到这一迹象,从而给了希拉里更乐观的估计。在改进模型之后,民调的结果应该更为准确。

拜登此次民调优势更为巩固的又一关键,就是”未决定选民”(undecided voters)比例明显降低。民调机构莫宁咨询(Morning Consult)指出,上次大选在选前最后一周仍在11%的未决定选民,其中多数人最终投票给特朗普,而现在同一时间节点,这一群体比例仅占3%,对民调结果带来的不确定性也随之减少。

当天定无结果出炉

值得注意的是,大选结果此次断然不会在11月3日当天揭晓,而是需要好几日(甚至更长时间)才能尘埃落定。在俄亥俄州、佛州、北卡州和亚利桑那州,从大选前几周就开始点算提前投票,这四州可能在刚开票之时均倒向拜登,而在之后点算大选正日投票时逐渐翻红。另一边厢,在拜登胜选几率较大的密歇根州,则是直到大选正日才开始点票,因此该州可能最初呈现出倾向于特朗普的结果,此后则随着邮寄选票的清点逐渐转蓝。

还有一种局面异常胶着的可能,即拜登不幸同时失去佛州、北卡州、亚利桑那州这三个关键摇摆州,双方各持259张选举人团票,等待宾夕法尼亚州一锤定音。而该州直至选举当天才开始点票,且会点算11月6日之前收到的所有合规邮寄选票,这意味着最终结果可能到11月6日或之后才能出炉。不过该州表示,会采取邮寄选票和当场投票轮流清点的方式,以防止结果出现较大波动。如果双方最后票数差异极少,则可能会重演2000年的持久拉锯战,需由最高法院介入。

较为漫长的点票过程对双方阵营都是一种煎熬,期间甚至可能出现关键州选民对于结果翻转不认账的情况。例如在密歇根州,如该州在点票过程中”由红翻蓝”,特朗普可能对该州民兵团体喊话,让他们上街包围选举办公室,”保卫选举结果”。这并非完全是在危言耸听,毕竟,在2000年总统大选的点票风波期间,佛州迈阿密戴德县在重新计票时爆发了暴乱,几百共和党示威者试图闯入计票办公室,最后当局决定就此中止重新点票。这样的场景有可能在今次重演。

当然,此次大选结果也可能迅速变得清晰,但凡特朗普没能拿下佛州,或是甚至丢掉德州和乔治亚州,他的总统生涯几可直接画下句号,共和党也随之陷入危机,必须好好反思党派未来的出路了。

【本文来自公众号HK01,不代表本台观点】

特朗普可能比民调输得更多,以下是民调认为特朗普会赢的北卡的情况:

总统是一票一票选出来的。稳了,躺赢,话放这。。。。。这种嘴炮真的没啥意思。吃屎咪还整天想拉人陪他吃屎,真是屎多不愁啊。还是先看看数据,然后再用屁股思考吧。这样输赢都不要搞得好像很震惊的样子。

昨天是提前投票的最后一天。个人投已经结束。今年的情况大家不会拖到最后一分钟再寄选票,所以应该说邮寄的选票也收到的差不多了。而且北卡是个人投票远远多于邮寄。所以现在就还剩周二的一锤子买卖了。

感谢stud提供的网站可以看到北卡的最新结果。这个是最靠谱的。现在的结果是这样的。提前投票总数大约四百五十万。民主党领先25万。其中邮寄领先23万,个人投票领先两万。然后北卡还有接近一百万的无党派选民提前投票。这些人的票投谁会比较有意思。

北卡总共的选票七百三十万。所以池子就这么大。投票率一般就是六成多。今年肯定是不止,算个75%。有个五百五十万。所以大概周二也就剩个一百万票最多了。先不说这个无党派的,如果共和党要想填平这个25万的坑,周二就得要四六开朝上的比例才行。这个我没有北卡历年投票日当天的投票比例。这个共和党肯定多,但是多多少不知道,感觉这个坑不算浅。

至于说什么20%民主党去投川普的,这个就是瞎扯加意淫了。拜登这个人四平八稳,在党内没有什么敌人。不象当年西粉和三粉恨不得能打起来。所以民主党的票跑不了多少。要真说跳船,尼玛川普把个国家搞得这么个鸡飞狗跳的,20%共和党这次去投民主党还更可能一点,包括我。所以这个就不考虑了。不影响大局。

那么北卡的情况,光靠共和党周二追回来25万,可能性不大。能拉近一些。剩下的,其实就是看那一百万无党派的选民是怎么选了。只有这些人大比例支持川普那共和党还有点希望翻盘。这些人怎么投,我觉得主要其实就是看这两件事,或者说两件半吧。

第一是BLM运动和其后的打砸抢。BLM本身还好,大部分的抗议是和平抗议,抗议的内容也还不算离谱。但是打砸抢就过界了。这里面总统固然有火上浇油的问题,但是打砸抢的主力是老黑,这个是民主党的票仓,所以这个事情是肯定对民主党不利的。

第二就是疫情的问题。这个问题上,川普完败。他现在已经对这个问题避而不谈了。就是甩锅。现在居然已经甩到医生多报死亡能多挣钱的份上了。普通人没有8克抗体的待遇,得了就得自己扛。也许就是生死的区别。这个事情对川普是命门。当然不怕死或者不相信这事的也有,但是这个不会是主流。看看这里叫的震天响的川粉有几个敢去川普的拉力也就有数了。

再有的半件,就是全民医保了。北卡今年参议员竞争激烈。全民医保是最大的争论焦点。至于卡宁汉搞女人这种事,现在都顾不过来管了。北卡州长倒是应该没什么悬念,共和党的那个阿甘,尼玛就是一个弱智加SB。绝对是来加负分的。这个事情从人性的角度,特别是对那些有precondition的人来讲,对民主党有利。我在这个事情上也是站在民主党这一边的。

这几件事,我相信那一百万的无党派投票,会有一个一边倒的结果。所以周二这些票一开,北卡的情况应该就明朗了。周二应该就知道结果了。我不觉得需要上高法。这是我用屁股得出来的结论。就等周二验证了。

从我个人角度来讲,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控制疫情恢复正常生活。这事谁能干的更好我就选谁。川普有将近一年的时间来应对但是结果啥样子大家也看到了。如果他再干四年,恐怕就是现在这样半死不活地拖着等病毒自生自灭。所以这次选举也好,算是美国人民给他投个信任票。如果美国人民认可他这么干,那我也无话可说,只能自己管好自己的小家。随他折腾吧。但是我还是相信美国人民的判断力的。如果第一次被骗了还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四年搞得鸡飞狗跳,国家分裂,疫情又彻底暴露川普自大反智无能,作为大boss除了甩锅就是甩锅,这样的人要都还能接着干,我靠,我支持习大大想干多久就干多久。

说点题外话,从今年川普拉力的观众来看,清一色的白人。2016的时候还有些老黑和美华,今年我是没见着。川普能上台,就是靠煽动白人至上,民粹主义。这帮人不戴口罩,不信病毒。明明知道这种大型集会是病毒传播的最佳途径川普仍然搞,就是要把这帮人稳住。这些人的票能不能再次让川普连任,恐怕也就知道美国人民到底有多少是反智的。美华支持川普的,川普其实就一句话,你也配姓赵?我希望今年拜登上台,干个四年,把美国从这个屎坑里先拉出来。四年以后,共和党推出个中规中矩的人来,我还是会回到共和党这一边的。

周二,拭目以待吧,希望有一个新的开始。

【本文来自未名空间,作者:yhd2008 (NC2008),不代表本台观点】

谁会赢得另一个“一些民调认为特朗普会赢”的佛罗里达?民意测验对永恒之谜的看法

乔·拜登(Joe Biden)削减了特朗普总统在郊区居民和年长选民中的优势,但是他在拉美裔选民中的支持似乎比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弱。

佛罗里达州的总统竞选在至少一个方面看起来与2016年相似:可能会接近,可能再由一个百分点决定。但是从表面上看,在谁投票支持谁方面会有重大差异。

特朗普总统可以指望在农村选民和白人中继续得到支持,而约瑟夫·R·拜登(Joseph R. Biden Jr.)几乎可以保证在全州获得妇女和非裔美国选民的大力支持。

然而,拜登不太可能保持希拉里·克林顿在拉美裔选民中的出色表现。相反,他希望在特朗普先生于2016年依靠的一些白人投票集团中弥补这一点,特别是郊区居民和年长的选民。

佛罗里达州进行了一批高质量的民意测验,这可能是我们在大选前进行的最后一次民意测验。所有民意测验都显示,拜登在该州可能的选民中领先了三到六个百分点。总之,来自Monmouth UniversityQuinnipiac University and NPR/PBS NewsHour/Marist College 的调查显示,拜登在巩固佛罗里达州获胜联盟方面处于有利地位,该联盟成功地预测了过去六届总统选举的胜利者。

在每次民意调查中,差异都在误差范围之内,而2016年的民意调查(佛罗里达州的调查高估了克林顿夫人的支持)应该让我们停顿一下。

但是特朗普2016年在佛罗里达州的获胜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到最后一刻才做决定的选民。在蒙茅斯和马里斯当时的民意测验中,不超过2%的选民说,他们仍然不知道如何投票。今年的投票率有望大幅提高,这为某些团体的参与不足留出了更少的空间,就像民主党选民在2016年所发生的那样,这样就能进一步甩开民意调查。

本周民意调查结果的一致性表明,特朗普确实有理由弥补。蒙茅斯(Monmouth)和昆尼皮亚克(Quinnipiac)的民意调查还显示,他将按时进行选战:在两项调查中,只有17%的可能选民表示将在选举日才投票,其余选民计划提早亲自投票或通过邮寄方式投票。

早期投票的结果

全佛罗里达州的投票率一直很高,截至上周四晚上,已经投出了超过700万张选票。这几乎是2016年总票数的80%。经过一个多周末的提前投票和几天的邮件投票之后,投票数甚至可能在选举日到来之前超过2016年的总票数。

民主党人投票的人数比共和党人多,尽管只多20万张选票。拜登在民意测验中所占的领先优势弥补了这一优势,到目前为止,他们已经进行了大约五分之一的投票。

根据现有的选民投票数据,如果蒙茅斯大学对佛罗里达州进行的最新民意测验的交叉表能完美预测民主党,共和党和独立人士的投票方式,那么拜登将赢得52%的早期投票,特朗普获得43%的提前投票。已经由民主党人,共和党人和独立人士的选民投下。这些几乎可以肯定不是确切的实际数字,但它们在该范围内。

共和党人可以指望选举日即将到来的最后一刻,届时,他们几乎肯定会比参加民意测验的民主党人高。但是,鉴于届时将投多少票,并且由于不到五分之一的选民在告诉民意测验员他们计划当天投票,这可能是一个陡峭的艰难时期。

年长的选民

佛罗里达大学政治学和民意测验教授丹尼尔·史密斯(Daniel Smith)一直在追踪人口统计群体的选民投票率,他说,他对年长选民的参与感到震惊。佛罗里达州拥有大量退休人员,其多元化的老年人口是选民中极为抢手的部分。

史密斯博士说:“迄今为止,最高票数很高。”数字显示,三分之二的65岁及65岁以上的选民已经投票。这种情况发生在传统的共和党地区,例如萨姆特县(Sumter County),是该村的所在地,该村已达到2016年的选票总数,而民主程度更高的地区则是布劳沃德县(Broward County)。

但是选举可能会在中间赢得或输掉,这是在四年前为特朗普先生投票但又反对他的许多年长选民中,而他的反对只因他对冠状病毒大流行的反应而得到巩固。

史密斯博士说:“特朗普已经对这种’Covid,Covid,Covid’病毒和’恶作剧”加倍了,而且年长的选民也没有买账。”

【本文来自NYTimes,原作者为:Giovanni Russonello,本文不代表本台观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