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受害人成被告且败诉,中国#MeToo运动受打击

两年多前,中国前记者何谦站出来指控某知名记者性侵。她的故事在互联网上广为流传,为中国刚刚兴起的“#我也是”(#MeToo)运动注入了力量。

现在,32岁的何谦为此受到惩罚。中国一家法院上周裁定,她公开指控的行为违反了名誉权相关法律。

她和帮助她在网上分享故事的朋友邹思聪被勒令支付11712元的法律费用和赔偿金,赔偿被何谦指控性侵的男子——一家中国杂志的记者邓飞。邓飞否认了这些指控。

“中国的法律需要对#MeToo有更多回应的,”同时使用贝琳达(Belinda)这个名字的何谦在接受采访时说。“这仅仅是个开始,远远不够。

专访“免费午餐”、“微博打拐”公益项目的发起人邓飞 (2018年04月18日,主播:小元,嘉宾:邓飞)

何谦的案子一直受到密切关注,考验着中国政府对国内规模不大但充满活力的“#我也是”运动的容忍度。东部城市杭州的法院做出的这一裁决,凸显出中国女性站出来指控知名男性性骚扰和性侵时面临很多挑战。

近年来,尽管政府严格限制行动主义和异议,并严格控制互联网,但“#我也是”运动在中国受到广泛认同。中国公司、宗教机构和大学的一些知名男性在被女性揭出骚扰和虐待行为后被迫辞职。

但仍然存在许多障碍。在中国,强奸和性骚扰通常被视为禁忌话题。当局往往不鼓励女性申诉。近年来,被指控骚扰的男性以诽谤罪起诉指控者,批评者称这是为了恐吓,让她们闭嘴。

何谦在自己的文章中讲述了她2009年21岁时在中国杂志《凤凰周刊》实习的经历。邓飞是该杂志的首席记者。她说邓飞邀请她去酒店房间讨论选题,然后强行亲吻和抚摸她。邹思聪在自己的社交媒体帐号上发表了这篇文章,随后在中国网络上广为流传。

文章发表后,邓飞起诉何谦和邹思聪名誉侵权。

杭州法院站在邓飞一边,称何谦和邹思聪没有提供足够的证据来证明所谓的性侵。“本院认定其陈述为真缺乏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法院说。

何谦和邹思聪说,他们将对判决提出上诉。

邓飞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我从来没有做过这样又坏又愚蠢的事,”他在最近的一篇社交媒体帖子中写道。他说自己不记得见过何谦。

邹思聪说,中国法律应该对提出侵犯和骚扰指控的女性做出更积极的回应。

“希望一个议题凭空消失,重回旧世界则是无知和蛮横。我会为我自己发布何谦文章的行为,负责到底,”他在流行社交媒体应用微信上写道。

对于渴望保护妇女权利、抵制中国男权文化的活动人士来说,该判决是一次挫折。

冯媛是北京一家妇女权利非盈利组织的联合创始人,她说法院“完全否认了性骚扰的存在”。

“很多人在性骚扰面前就更加觉得无能为力了,”冯媛说。

尽管政府努力限制维权活动,但中国的“#我也是”运动已经取得了一些成功,并且不断得到来自不同背景的女性的支持。

上个月,北京一家法院审理了周晓璇(音)一案。周晓璇曾在中国国家电视台实习,她指控电视名人朱军性侵。(朱军否认了这些指控。)数十人聚集在法庭外面,一些人举着带有“#我也是”标签的标语,这样的支持在中国的诉讼程序中很少见。

尽管法院做出了裁决,何谦说她将继续推进此案。她说,她的案件引发了一些关于中国女性权利的讨论,这让她感到鼓舞。

“最糟糕的状况是,”她说,“再也没有人讨论、关注这个话题,法院完全没有空间保护TA们本该站出来、说出来的权利。”

【本文来自NYTimes,作者为:赫海威,本文不代表本台观点】

“性侵”受害人成被告且败诉,中国MeToo运动受打击

邓飞诉邹思聪、何谦诽谤案一审裁定原告胜诉。这一判决被认为可能是对中国MeToo运动的打击。

2018年8月1日,前媒体人邹思聪在个人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了一篇署名为“不再沉默的C”的文章,标题是《邓飞,没有女生是你的免费午餐》。文章揭发了“免费午餐”公益项目发起人、前媒体人邓飞在2009年,曾经以资深前辈身份和谈工作的名义对刚入行的实习女生C性侵未遂的事件。

《凤凰周刊》前记者邓飞于2018年11月向法院起诉邹思聪与当事女生C“名誉侵权”。2019年7月17日,该案在杭州互联网法院召开了庭前会议,而法院最终采纳了邓飞的请求,定于2020年11月11日进行不公开审理。C当时是该杂志社的实习生。

在开庭前一天,当事人C于11月10日在社交媒体上公开了自己的身份:她的名字叫何谦。她介绍自己刚刚从西雅图的美国华盛顿大学毕业,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进行博士后研究,2021年将开始在某大学电影系任教。

1月5日,杭州互联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决书称前记者邹思聪和何谦提供的指控邓飞的证据“不足以让人毫不犹豫地坚信所描述的事情是真实发生的。”

邹思聪毕业于香港大学,有新闻硕士学位,曾是凤凰博报资深博主。

邹思聪与何谦不服一审判决,决定上诉。网络媒体中国数字时代1月6日发表了邹思聪的文章。他认为,法院“将本案中作为被告的我们的举证证明标准提高到‘令人毫无迟疑的确信’,这个证明标准太高了”。

邹思聪写道,“针对原告在庭前会议上作出的虚假陈述(完全不认识何谦、没加过QQ好友,对何谦没有印象),我们在庭审中提供了大量证据予以证明。”邹思聪问,“原告说我们是‘捏造事实,无中生有’,那么他的陈述和举证是什么呢?”

判决书责令邹思聪在本判决生效后立即停止侵犯原告邓飞名誉权的行为,删除微信公众号发布的三篇文章;判何谦向邓飞道歉,并对两人罚款11,712元。

美联社报道,在整个过程中,邹思聪和何谦表示,根据中国法律,他们面临着更高的举证责任。尽管中国在2019年允许将性侵等不当行为作为诉讼的理由,但此类骚扰的定义仍然模糊,立案的案件很少。许多人在法庭上被起诉为劳资纠纷或根据法律保护公众声誉。

美联社报道,被告认为,周二的决定可能会阻止其他人在未来挺身而出,举报性骚扰等不当行为。

不过,起诉“名嘴”朱军性骚扰案的当事人周晓璇不认为这一裁决是一次失败。据美联社的报道,周晓璇认为,何谦很勇敢,用她的真名说出了这件事。她还表示,何谦这样做是为了其他女性的权利。

周晓璇(网名弦子)2018年在网络公开指控朱军对她性骚扰,并向法院起诉朱军,要求他公开道歉。周晓璇被认为是中国MeToo运动的代表人物。

【本文来自VOAChinese,不代表本台观点】

【背景介绍:邓飞 (微博打拐、免费午餐发起人)在百度百科的介绍 】

邓飞,男,1978年生,湖南沅江人。湖南大学新闻专业毕业,中欧国际工商学院2013届EMBA学员,现任《凤凰周刊》编委、记者部主任。从业十年写下一百多篇调查报告,成为中国知名的调查记者。2011年转身公益,利用移动互联网工具,先后发起微博打拐、免费午餐、中国乡村儿童大病医保、暖流计划、儿童防侵、让候鸟飞、中国水安全计划等多个公益项目,并创建“e农计划”社会型企业,动员和组织社会各界投身公益,在乡村儿童、乡村环保和乡村经济三个板块致力帮助中国乡村儿童获取基本公平和保障,支持乡村有尊严成长,尤其是免费午餐影响中央政府每年投入160亿元改善乡村儿童营养状况。在邓飞的倡导和实践下,“透明公益”、“人人公益”等理念深入人心,有力推动中国公益慈善事业转型,自下而上助力社会成长,并联合政府、企业持续有效解决一个又一个重大社会问题。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