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卡第四选区联邦众议员候选人符江秀(Sue Googe)接受西雅图中文电台独家专访

今年43岁的符江秀(Sue Googe)来自中国大陆,26岁时来到美国,并在美国完成主要的大学教育,从软件工程师到房地产公司的业主,符江秀实现了她的美国梦。虽然加入共和党时间不长,但是她积极参政,成为了所在选区的共和党选举主席,并受共和党北卡州主席的鼓励,成为美国国会议员候选人,挑战北卡第四选区联邦众议员David Price。身为在中国大陆长大、在美国受教育和创业和华裔女性,符江秀认为自己是个身体力行的保守主义者,对涉华议题的态度是“站在正义的一边”,在加州平权法案SCA5等议题上采取支持华裔维权的立场。对于网上炒作的有关她早期言论的争议,符江秀表示,即使全国支持率超过60%的里根总统,也有反对他的人,所以有人不认同的她的观点是正常的现象。符江秀参选,为的是能在更高的层面上施展她的抱负。如果您想支持符江秀,请登录:http://www.suegooge.com

请听专访录音:

专访美国国会议员候选人符江秀(12月16日,小元主持,嘉宾:符江秀)

(下面是专访的文字全文,记者:小元,编辑:潇祎,节目:美国故事

小元:亲爱的听众朋友们晚上好,欢迎收听西雅图中文电台“美国故事”栏目。今天我们非常有幸地请到符江秀女士,符女士是美国北卡第四选区代表共和党参选的美国国会议员候选人。我们非常荣幸地请到符江秀女士。江秀,您给我给西雅图中文电台的听众朋友们打个招呼吧。

符江秀:大家好,我叫符江秀(Sue Googe),来自北卡州。

小元:您是哪一年到美国的?

符江秀:我是1998年到美国,先在社区大学读书,然后又到UNC-Chapel Hill去读书。

小元:我们听说您有一个网名叫“美国房姐”,那为什么您能有这么大的一个名字?

符江秀:哈哈,因为好记嘛,所以就叫“美国房姐”。当时也没有想什么多大多小的事情,就顺便这么叫的。因为我以前不是做中介的,是做房地产投资的,就是蛮平凡的做交易的。以前网名叫淘房乐,后来这个不好记,就说“美国房姐”可能挺好记的,所以就这么叫了。后来想要改,但人家不让改,说这个叫习惯了,要是改了名字不知道是谁。所以这个名字就持续下去。在我宣布竞选的第二天我就把网名给改了,就不叫“美国房姐”了,就叫自己的名字了。

小元:那是不是说明您做房地产比较成功呢?

符江秀:看你怎么define这个“成功”了,应该说小有成功吧。

小元:您的英文名字叫Sue Googe,是Google少一个“L”对吗?

符江秀:哈哈,您说的太对了!每次别人问我这个“Googe”怎么拼,我说“Google no L“大家就很容易记了。G-o-o-g-e,Googe。

小元:是您先生姓Googe么?

符江秀:对,是我先生的姓。

小元:您现在是北卡州一个选区的负责选举的主席,对吗?那您加入共和党多少年了?

符江秀:对。没多少年,是从今年2月份刚开始的。

小元:您为什么会当选这个主席呢?

符江秀:因为当时是在推选的commission里面,我们precinct(管理区)缺了一个Chair,那大家就说谁愿意去当,我一下子就举手了。我一举手,大家就说OK,行不行,大家就举手通过。这个事情其实也蛮快的,然后我就稀里糊涂当上了一个Precinct Chair,然后就去培训这个东西怎么做,加上我对美国政治非常有兴趣,我是非常非常active的,从2月份以来几乎是所有活动都参加,而且做了很多的义工工作。

小元:您现在决定参选北卡您所在的选区,第4选区国会众议员,您为什么会打算参选的

符江秀:参选这件事情并不是我先发起的,是我们共和党的State Chair跟我说你出来参选吧。因为我以前非常抗拒参选这个事情,结果很多人叫我出来参选,但我们State Chair叫我的时候呢,我就说我考虑一下,经过考虑我就选择了第4选区的众议员。我为什么没有从基层做起呢?因为基层的话,比如说像Mayor、City Council啊、或者State Representative、State Senator,这些基层的工作很多时候我觉得,哪怕他做了一些错误的决定,他的damage是非常有限的。现在我对美国政治最不满的其实都在联邦这一级上,比如说国会。那总统反正我也当不上,supreme court judge我也当不上,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国会里面做一些事情。国会里面满意度一直都是很低的,都是在百分之十几、二十左右徘徊,那国会满意度为什么这么低呢?很多人选上了以后到了华盛顿就基本上把选民可能忘记得差不多了,就跟special interest group特别地勾勾搭搭、特别好,所以做出了很多决定、出了很多法律其实是不那么亲民的,甚至是有违宪法的。所以我觉得最大的问题,也是我能做的问题,是在国会,所以我做出了竞选国会议员的决定。

(符江秀在母校UNC宣布参选美国国会议员)

IMG_0823

(符江秀在母校UNC宣布参选美国国会议员)

IMG_0822

(符江秀在母校UNC宣布参选美国国会议员)

小元:北卡州在国会议员当中传统上来讲是共和党领先还是民主党占优势?

符江秀:整个州的情况不一样。北卡州有13个众议员的席位,2个参议员的席位。两个参议院的席位都是共和党在管的,那么13个众议员的席位有10个目前是共和党里的,有3个在民主党手中。但是你要看全州voter的数目呢,民主党占多数,然后是无党派,然后才是共和党。但是掌权的很多都是共和党,比如说州长和副州长都是共和党,州议会也是共和党占多数,国会议员13个里面共和党占了10个。

小元:您参选的胜算有多大?这批候选人总共有多少位竞争这个职位?

符江秀:现在党内的竞争对手还不明朗。我是目前唯一的一个比较大张旗鼓地宣布的。当然听说一些传说中还有人在竞选,这些竞选人有没有登记呢?我们登记的截止日期是12月20日,看有没有人再登记才知道真正有多少人会加入竞选。

小元:所以首先要通过初选,若初选在党内通过的话,才能进行全国大选投票,是吗?

符江秀:对。但不是全国范围投票,而是在选区内共和党里。就是在全国大选的同一天,跟总统在同一个投票单上。

小元:如果您参选的话,您认为您是代表所在选区,还是说作为华裔候选人代表少数族裔?

符江秀:竞选国会议员,竞选任何公职的话我想第一件事情是代表选区。华裔在我的选区只有不到1%的人数。

小元:若在国会里面议案有利益冲突,比如说是不利于中国大陆的这种议案,那么你会首先从哪个角度考虑?

符江秀:我是竞选美国的国会议员,我作为美国公民竞选,那么我站的立场毫无疑问肯定是美国的立场,要不然我成叛国罪了,就是说我把外国的利益优先于美国的利益。我认为哪一个国会议员都不应该把外国的利益放在美国的利益之上,要不然的话,如果谁祖先是德国的、日本的、韩国的,那我们国家就乱套了。

小元:我们还想了解一些您的施政理念,您对大的政策上面的一些观点,是不是基本上跟共和党的一些主流的观点是一致的,比如说反堕胎、反对同性恋等?

符江秀:共和党的主流观点是比较conservative(保守)。整体分两种,一种是Fiscal Conservative, 一种是Social Conservative。那我是比较Fiscal Conservative,我想一般华人都比较Fiscal Conservative,像我们说量入为出,其实这个conservative的value跟华人传统价值观是非常非常相近的。我们不希望有非常大的一个政府,因为来到美国我们寻求的就是自由。我们不需要一个很大的政府把很多都包起来,把很多都管起来。只要有一个公平、公正的平台,我们作为成年人、作为公民,我们可以自己得到很好的生活,我觉得不需要regulatory state。这一点我和共和党是站在一起的。

IMG_0818

(符江秀和北卡共和党籍副州长Dan Forest合影)

小元:网上一些论坛对您有一些争议,特别是网上有一些所谓的主流民意认为正确的事情,但您的观点跟他们不一致。您有没有考虑过如果您在很多观点上跟网上的意见相左的话,会不会对您的选举有负面的影响?

符江秀:我想这个要分两面来讲。您说的网上的主流其实只是有限于在微信的几个群里的一部分人对我的部分意见有意见。我想每一个从政的人员不可能百分之百都会跟某一小部分人完全重叠,这是不可能的,肯定会有disagreement的。那我想,大家去judge一个从政人员的时候呢,只要他的价值观80%能够相符,就已经是可以合作的对象了,要找到100%完全符合自己的,那是不可能的。而且你说中国人的价值观,整个美国有几百万的华人,各个利益阶层的都有,那谁来定义这个主流价值观呢?我想不会是微信的一小部分人,他们给自己一个position说我来定义这几百万华人的价值观,我觉得这是不太恰当的。那么肯定任何人做任何事都会有反对者的,包括现在的华裔,在国会里面的现任议员,他们有很多观点,你拿出来亮的话,拿着几百万华人去debate的话,大家都能攻击他们一些事情。

所以说,作为一个从政人员,有一些观点不被人接受是非常非常正常的。如果我们观点相左,我希望能有一个理性的对话,就是说你为什么提这种观点,而不是把人污名化。这个政客如果一旦不符合我的观点,我就给这个人扣帽子,或者给他污名化,我认为这是一种不太成熟的表现。因为如果我们都遵循这种行为准则的话,那华裔永远不可能出一个政客,因为不可能有一个华人政客是让所有人满意的。

小元:您如果现在竞选筹款的话希望能在全美国的华裔社区筹款吗?

符江秀:我现在筹款是这样子。第一天是从熟人的圈子筹款,刚好微信比较方便,那我就说这个是非常好的tool。当今世界和以前non-digital已经不一样了,digital基本上是不用寄信也不用打广告。如果能最大限度地找出同盟者来,不一定是华裔或者非华裔,其实我希望支持我的人是了解我的政治理念,而且认同我的政治理念的。那有些人也许不怎么看中政治理念,就觉得我们华人参政的太少了,我们希望有人,尤其是这一代的人,他有这个勇气站出来,不管结果怎么样,起码给我们做出了一个榜样,走出一条路,这个经验是非常值得大家将来借鉴的。有一件事情,取决于大家是往好的方向看还是往坏的方向看,就像说半杯水,你是看它半杯满还是看它半杯不满一样。所以,做任何事情,尤其是从政,永远都会有negative的comment,哪怕奥巴马也好、克林顿也好、小布什也好,甚至里根总统也好。里根总统的支持率百分之六十几,是非常非常高的,那还有百分之三十几的人不买他的账呢,对不对。所以说有人反对、有人赞成,这个是正常不过的事情。

小元:您刚刚说可以为华人做一个榜样,如果您当选的话,是不是您的目标,不管是作为一个符号也好、作为一个榜样也好,基本上就完成了,您会不会在国会为华人发声?

符江秀:我会为正义发声,应该这么说。我会为任何受到不公的待遇去发声。比如说有华人找上我,我认为他们确实受到不公了,而且是在我的价值观范围内,我会愿意帮忙。但是华人团体很多,我不希望某一个团体做某一件事必须所有的从政的华裔议员无条件地支持,或者干脆问都不用问就支持。我觉得这也是不太成熟的expectation。我们需要沟通,比如说有些事情大家不了解、或者我不了解,那OK,我们可以摆事实讲道理,我不明白的你可以帮助我,让我去明白这件事情,而不是说我还不明白的时候,比如说我还没表态支持的时候,别人一看我不表态支持立马就扣帽子。那我觉得这样子,不论你是在位也好还是竞选也好,对双方来讲这都是制造了一个沟通的障碍。

小元:您现在筹款进展到什么程度,主要还是在北卡进行筹款吗?

符江秀:我现在是刚刚开始,因为我两个星期前才公布。刚开始的时候很多事情要去做,现在我的竞选经理说,你的第一步筹款是从自己的熟人圈子开始。我是刚刚起步,其实也就是最近吧,比如说我出差出了一个星期,基本上也没怎么筹款,就是打电话或者什么,因为时间也蛮紧的。那我们将来也有很多计划,比如说在选区内筹款,在共和党传统的donor之内筹款,那个是下一季的计划。

(符江秀和她的竞选委员会)

小元:有没有一个目标,比如说您一定要筹多少款是比较合适的,或者说对您选举的胜算会有很大帮助的?

符江秀:我们会有一个目标,因为我们是差不多十一月下旬才宣布的,这个目标我现在就不disclose了。我竞选经理给我的目标还不算太难完成,我自己也在努力为这个目标前进。然后我们还有党内的一些已经在位的领导人也愿意帮忙,那是不是这个钱会在今年内出来,还是到下一季比如说一月份,因为现在大家都在过年的mood里面,所以这段时间是比较slow down了,那一过了Christmas过了新年,我们就开始开足马力了。

小元:以下是我在网上找到一些您的个人简历:

符江秀来自海南岛贫苦山沟少数民族地区,她是家中的独生女儿,十一岁就离开了半文盲的父母双亲,走南闯北,独自求学谋生。她在中国从事过会计、外贸、董事长助理、外企首席代表等工作,26岁到了美国,她在餐馆端过盘子,在社区大学当过老师,自学成才做过软件工程师,在著名的军火商和北美最大的电力公司都工作过,也在国际论坛演讲过最新的技术,后来从事房地产的投资。她怀着巨大的热情转到美国政治圈,是美国北卡华人工商总会常务副会长,为中美交流做了不少实际的工作。2015年11月她宣布代表北卡第四选区参选美国众议院议员,现在正在初选前的选战筹备阶段。

您的简历非常传奇,小时候也吃过不少苦,都是靠自己的奋斗来到美国,靠自己的奋斗闯出了一片事业,现在又想从政。请问您从从商到从政,有一个什么样的政治抱负?

符江秀:我当时是从打工去从商,一直在IT里面拿着高薪,在这边拿着十几万出头的薪水,日子过得挺好的。但我天生就是一个很不安分的、想做更多事情的人。那么在我还在一个公司从事软件工程师的时候,2010年就开始做房地产投资。第一个投资买了个商业地产,结果非常好,尝到了甜头了,一而再再而三,就一发不可收拾,短短几年中在房地产领域做得风生水起吧。其中也经历过一些对联邦政府的不满。比如2008年之前,银行特别松,奥巴马上台以后,bank regulatory又摆到另外一个极端的方向,从太松到太紧。我在买商业地产的过程中,因为当时涉及到贷款,我就经常听到我的loan officer说新的regulatory又要出来了,我们又要怎么怎么样。每个月都出新的regulatory就对正常的经济行为造成很大的困扰。银行的钱特别紧,经济也很糟糕。然后再过一段时间,我进入民用地产的时候,又出了一个法案叫Dodd Frank,它限制owner finance还有很多比如说lease option等都给限制。那我觉得联邦政府一天到晚没事就给民众造成了很多困扰,这些定得也很不接地气。但这些还不是直接trigger我从政的一个原因。

有一段时间我在微信群里经常跟群友们讨论政治,因为讨论政治嘛,总会有非常激烈的不同观点,可能也就是因为那个时候你听说的有些观点和我的不一样。我不能认为这是主流,因为支持我的人也非常非常多,所以不能说有人不同意就是主流不同意。然后我就带着这个疑问,就是说为什么我们会对政府的一个职能有这么大的意见差异,那我与其在微信群里费费口舌,还不如去到美国政治圈里去看一下,看一下我能做什么。我加入共和党以后,特别是当了Precinct Chair以后,我非常深入地engage当地的政党活动,也接触了无穷多的人,可以这么说吧,从州长、副州长、参议院很多共和党的国会议员,到那些很草根、非常活跃的分子,他们都认识我,我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打出了我自己的名声。那在跟大家大量接触中呢,我自己就思考了很多。比如说公民和国家的关系,政府的职责应该是在哪里,是让民众觉得有保障,又没有阻碍到民众的personal liberty的情况?同时我也读了不少书、查了不少资料,那么在这个过程中,我就形成了自己的一套政见。在我自己形成一套很清晰的政见的时候呢,这个过程中也有很多人叫我出来参选,包括华人,也包括共和党里面的一些人。我亲眼看到过很多elected official,我看到他们的lifestyle,我觉得这个lifestyle不是我想要的。他们特别特别繁忙,会卷入很多的各种利益平衡。我当时的生活是比较祥逸的,我做生意做得很好,个人生活也非常舒适,如果要我放弃这些美好的东西去从政,我觉得还是蛮大的牺牲。所以尽管有很多人呼吁我去从政,我一直都是非常抗拒的。直到我们的州主席State Chair很认真地跟我说,你出来参选吧,我才认真地考虑。我想这个国家给了我很多的机会,我非常地感恩。我不应该这么自私,因为自己过得好了,就不为这个国家做贡献。我应该腾出时间和精力,为社区和为国家的将来发展做一点自己力所能及的贡献。所以我就决定参选了。

小元:如果您当选的话,将是第一位来自大陆的移民进入美国国会,是这样么?

符江秀:是的,而且是来自南部地区第一位华裔国会议员。

小元:那您会为了创造历史而参选吗?这是您参选的一个原因吗?

符江秀:这个绝对不是,因为我对这些虚名没有什么兴趣。之所以把这些说出来,是为了激发大家参政的热情。我对这些虚名没有什么兴趣,甚至比如说我遇到一个人,我认为他比我能力更好、他更愿意做这件事情,我会毫不犹豫地去支持这一个人。因为参选和成为国会议员,这不是我的final destination,这个不是我的最终目的。我的最终目的是,我的政治理念有人去尝试。由我自己去尝试也好,或者由我信任的人去尝试也好,it doesn’t matter。如果是有人去尝试,而不是我自己去做,那这个是最好的结局。但因为没有人去做,所以我自己去做,但我对这些虚名没有什么兴趣。

(符江秀:参选为了在更高的层面施展个人抱负)

小元:在对您的介绍当中提到您的经历比较传奇,那您能介绍一下国内的经历,谈谈这段经历对您的影响是怎样的吗?

符江秀:就像你在网上看到的资料,我生在一个穷山沟少数民族的山区,这个穷山沟叫长安,长久的长,安定的安。为什么叫长安呢?是因为它太山沟了,历代的战乱都打不到这个地方,军队很难进去,所以就比较太平,比较安全,所以长安这个名字是这么得来的。那你就可想而知,交通非常的不方便,真的就是深山老林一样。那我们周围是什么人呢?周围就是少数民族:黎族、苗族。我记得我上小学的时候,我们的同学是穿着汉人的衣服,但他们母亲和爷辈的人还是穿着自己织的布。

我为什么说这一段话呢?是因为如果在一个很穷的地方长大的话,你会看到挣扎在最底层的人,他们的生活是什么样的。我们家的生活在当地相对来讲是非常好的,因为在那个年代我们家只有一个孩子,父母的工资都一样的。别家的孩子要养三四个,我们家同样的工资就养一个孩子,所以我们的生活相对来讲是比较中上的。但我是亲眼看见了刀耕火种是什么样的生活。包括我上小学的时候,我们有劳动课,这个劳动课干的可是成年人干的活,就是八岁、九岁、十岁的小孩子要上山去砍柴,而且山里面是没路的,要自己砍出来,而且要亲自把这些竹子啊、树木啊用肩膀抗出来。我到五年级的时候也就才十岁,一个小女孩,就一直干着这些活儿。每一个星期都有一个下午是劳动课,要么就是敲土,要么就是种树、砍柴什么的。所以小时候是蛮艰苦的。

那小时候有一件什么事情对我将来有很大的帮助呢?就是我特别特别喜欢阅读。我六岁的时候就可以写五言律诗了,就是我能认识足够的字,而且还知道押韵怎么押,能写出一首五言律诗来。我特别喜欢诗词,而且也特别喜欢阅读。在记忆中,我哪怕是烧火或者干活,只要我能坐下来的时候我肯定是有一本书捧在手里的。我们家没有那么多书,我就到邻居家里去借。我几乎把我们那个单位所有人家里所有的书全都读光了。我就这么爱读书。那么这个爱读书养成了个什么好习惯呢?就是一个博览群书的习惯,一个心无旁骛很专心致志地做一件事的习惯。那么这个爱阅读一直持续到整个学生生涯。我初一的时候到县城去读书,就是我满十一岁就离开父母了,去读寄宿学校。到县城里面,县城有图书馆,有新华书店,那我就更一发不可收拾,就很广泛地阅读。也就是说我在中学的时候,因为我父母基本上管不了我的什么功课,我把大多数时间都拿去阅读去,而不是去做功课。我的功课还算是蛮好的,还是中上水平,尽管我没花什么时间。也是因为这个广泛地阅读,也比较少受到正统教育的影响,可能很多人认为我的观点跟他们不一样,因为我整个中学过程就不是听老师的话的一个好学生。我读了很多古书,然后读各种各样很杂的科学杂志啊、医学杂志啊、文学啊,什么东西我都读。所以我的成长经历跟大多数人还是有一点不同。我是不怎么搭理功课的,我可以一个学期不交一次数学作业,算是个蛮糟糕的学生。

小元:那您在中国读过大学吗?

符江秀:我没考上大学,因为我基本上不做功课。我读高三的时候,我不但不去补习,我还去跟初一的小朋友一起玩。因为我一直是年级里面200多个人里年龄最小的,整个年级的人年纪都比我大。我就喜欢跟比我小一级的人玩,因为他们跟我同龄。所以在我这样不学无术的情况之下呢,就差了几分没考上大学。

小元:那您后来出国是因为婚姻的原因出国的吗?

符江秀:对,是婚姻的原因出国。之后还有一段故事。因为我没考上大学,我自己去读了一个自费中专,读了自费中专之后,刚好那个时代不分配工作,所以为了找工作我91年就一个人到广东去了。毕业后两年之内我就拿到了差不多全国顶尖的工资水平,在93年的时候我一个月就拿到了2,500的港币,包吃住。现在是不算什么高薪,但是在93年的时候算是蛮高的薪水的。

小元:那您当时是做什么工作呢?

符江秀:我当时是做外贸的一个跟单员和一个董事长的助理。在这个过程中我还到香港干了两年。我是从香港之后再过来美国的。我在香港当了两年的银行工作人员,当时也是考上去的,也是过五关斩六将考到香港去的。

小元:您到了美国之后先是学习,然后开展您的事业,也是比较顺利是吗?

符江秀:美国以后的还是比较顺利的。我想特别提下香港的那段经历。香港的那段经历对我在美国的顺利起了相当相当大的作用。为什么这么说呢?我当时是95年去香港的,因为97年香港要回归,当时香港人对来自大陆的人有一种非常深的成见。那么我在香港的头六个月受到很多很多歧视,那个歧视跟美国的歧视不一样,香港人的歧视就是摆在脸上,他的肢体语言、他的言语,分分钟都会告诉你,他排斥你。那是非常明显的,都不用掩饰的,直接就用让你很不能接受的语言那么说你。

头六个月非常非常难熬,因为我一直是从最穷的地方走来,虽然说也遇到一些排斥,这些东西都是可以忽略的,但到香港就逃无可逃,从同事、到客户,包括你到街上去买菜,大家对来自大陆的人那种不友好是非常明显的。那么我在经历这六个月艰难苦困之下,我的心态很快调整过来。一来我本人比较有语言天赋。刚才我忘了说,我到广东的时候几个月就学会了广东话,然后我在深圳的时候也用几个月就学会了日语,是自己学的,不是人教的,就自己买回那个磁带然后就学会了日语。到香港我业余时间还教日语,那也就是说,我在香港差不多半年之内就把大陆的口音基本上清得差不多了,言行举止、各个价值观开始向当地香港人靠拢,比如说非常的敬业。那这样子他们就很快也把我接受成为他们其中的一员了。

我为什么提这一段呢?因为我经历了这种不被社会接受、被另外一个社会排斥的一种心理,所以我到美国来为什么老是说,我到美国十七八年我从来没有遇到过歧视,那是因为跟香港比的话,我在这里也许遇到一些人家认为是歧视的东西,但是我根本就感觉不到,也不会说对我造成什么伤害。因为对我来讲这根本就是可以忽略的,我该干啥还是干啥,我的事业该怎么成长、我的学业该怎么成长、我的生活该怎么生活,毫不受影响。至于别人怎么看我,it doesn’t matter。我遵守法律,我是一个非常好的市民、非常好的公民,就OK了,那别人怎么看,我不是那么地在乎。所以可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大家很不理解说你在这里呆了十七八年为什么你说你没受到歧视,那可能是因为我在香港受到的歧视太糟糕了。所以跟那个一比哪里都没有歧视,这也许是一个原因。

小元:那您在美国您觉得是实现了美国梦吗?

符江秀:我自认为是实现了美国梦,因为美国梦每个人有自己的定义。我觉得在美国使我受很大冲击的就是,我们怎么定义一个公民和一个国家的关系,我们怎么定义政府的职责应该是什么样,而且这个政府的职责是我们可以去define的,这是一个双向的沟通,而不是一个单向的沟通。一旦我们认为这是双向的沟通的时候,那这个政府不好,我们有责任把它变得更好,我们有责任把它变成一个更亲民的政府。那至于是否实现美国梦呢,可以这么说,美国真的是一个anything is possible的地方,只要你敢想敢做,基本上做不成事情唯一的原因是自己,不是别人。每一个人的志向不一样,有些人就很享受安逸的小生活,我曾经也是这么一个人,我在从事软件工程师的头十年里就非常享受有固定的收入,因为我从来没有unemployed过,从来没有丢失过工作过,我就一直享受这种非常安定的收入。这里山清水秀,也没有什么烦恼。所以我做软件工程师的头十年基本上,你可以说我是非常享受这种生活,也可以说我碌碌无为,尽管我在这其中事业确实上升到了某种高度。我到各个论坛去演讲,然后我还开了一个很popular的技术博客,全世界都有粉丝给我写信。你可以说这是某种小成就,但是我一直都在想我在浪费我的青春去做这件事情,我应该去做一点更大的事情。但是究竟是什么事情呢?我也说不出来。但我总觉得我到这个世界上我应该做一点很有用的事情。

IMG_0821

(符江秀是个拥枪支持者)

小元:如果美国其他地区的华人想要支持您的话应该通过什么方式?

符江秀:支持的话很简单。可以到我的官网上面去,www.suegooge.com,欢迎帮忙捐款,也欢迎参与做义工。因为在美国政治成功必须要两个票子,一个是选票,一个是钞票。那选区以外的人是没有选票的,钞票是可以的。那选区内因为目前政治的方式是第一是筹款,筹完款了你才可以向别人推出你的理念。一个国会选区里面有好几十万个选民,那么怎样去reach out这些voter呢?这个开支是非常庞大的,比如说打广告啊,或者送mail啊。你想想送个mail,一个卡片,再加上邮费,差不多一个家庭就要一块钱,那你要是寄几十万张卡片的话几十万块钱就没有了,所以说为什么打选战是非常昂贵的一件事情。那我们也需要大量的义工,我在这短短的两个星期内做了几场演讲,收效特别好,我也收到了不少当地的铁杆支持者和义工。

在这个过程中,我觉得我一直在快速地成长,比如说我以前说话,包括现在一般都是直来直去的,因为人的性格是不会改变的,你是直的就是直的,喜欢弯的就是弯的。我现在说话就会很注重对方的感受,而不是说像以前一样我先顾着把这个话给说完。现在我作为一个公众人物,我要从一个高度去付出爱心、去关怀民众所关心的事情。比如说我前两天到一个枪展gun show,那有几个退伍军人就拉着我,他们向我吐苦水,说他们受到多少委屈,那我就觉得我很有责任感,我为他们打抱不平,这个就是我本人的一个价值观,会让我觉得我非常的honor去有能力帮上他们做一些事情。所以我说有人遇到了什么不公平的事情找我,只要是不公平的事情,我会愿意为他们打抱不平,不论我们之前是政见相同或不同,对我来讲只有公义和不公义、公平和不公平,it doesn’t matter who you are。我是愿意站在维护公义的这一面。

(符江秀参加美国枪展)

小元:我想正如您说的美国有几百万华人,那么如果要他们支持的话,我想首先大多数同胞是乐于见到有一位华裔,特别是来自大陆的华裔能够进入美国国会的,但是要大家捐款之前,我前面应该也提过不少人很关心的一点,就是您能不能代表华裔在国会里面发声,在这方面您能给大家一个确认吗?

符江秀:代表华裔发声这个问题很笼统。因为华裔,说实在的,利益都不一样。打个比方说,immigration,就是说移民法律,比如说要不要大赦这个问题。那么大赦的话会benefit比如说在纽约中餐馆打工的非法移民,但是对很多华人的中产阶级来说,他们是通过合法途径来的,他们就不一定赞成这件事情。所以说同一个policy,反对或赞成的两边都有华人,那你说代表华人利益究竟是代表哪一边的利益?所以很多时候我们说代表华人利益的时候我们忘记了华人很多时候利益是不一致的。这个大赦的问题,你说你是站在纽约的非法移民这边呢,还是站在那些辛辛苦苦走合法途径来的,然后辛辛苦苦交税的他们这一边?两边都是华人,你站在哪一边?所以很多时候大家说出一个“OK我站在华人的立场上”,那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无法实现的空头支票。

小元:总的来说您在感情上来说会不会倾向于华人?

符江秀:感情上肯定会倾向于华人,这个是毫无疑问的。但是我们不能站在损害美国的立场上去做一些事情。

小元:那我们就抱一个良好的愿望,就是大多数情况下美国的利益跟中国的利益是一致的、没有冲突的,这样的话就不会让您太为难,是不是?

这么说吧,我想大多数在美国的华人,也就是说可以投票的人,那他们已经是美国公民,他们就是美国人了。那美国人就应该站在美国的立场这么说,但是华人的利益,打个比方,比如说加州前段时间有一个法律叫SCA5,就是按种族来分配入学的名额,因为当地的西语裔或者非裔觉得华裔的人数过多了,他们想通过这个限制华裔的入学。那我一听到说,别人一个政府部门要立法或者立个规矩来限制某个种族,我不管它是什么种族,我都认为这是不对的。所以这件事情刚好华人又是受害者,而且又跟我的价值观相符,那我肯定毫无疑问地就会跟华人站在一起。

(12月8日,符江秀正式注册登记参选国会议员)

小元:您的立场其实非常重要,华人也非常关心。若各位听众朋友认可符江秀女士的政见,也希望有一位在感情上倾向于华人的来自中国大陆的女性加入到美国的国会,欢迎您能够支持她,访问她的网站www.suegooge.com,或者通过google查找美国房姐或者符江秀。节目的最后符女士您是不是跟我们的听众朋友、广大的美国华裔朋友讲一句话?

符江秀:非常感谢大家收听,华裔相对来讲在美国从政的热情不高,我希望通过这一次能激发大家的热情。很多时候我们不需要寄希望于下一代,我们自己本身就可以做一个榜样。就像从商的孩子会从商,做academy的孩子会在学术里做得更好。那我们要希望看见下一个州长、下一个总统是华人的话,我们自己要做榜样,不光做榜样,而且要推出很多的华人从政人员,我们才有可能看到下一个州长或下一个总统。还有就是我们在政治上慢慢成熟起来,对不同的意见我们要学会怎么沟通,而不是污名化,这样会阻碍其他的华人出来从政,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因为并不是每个人的内心都这么强大。所以我对华人从政的期望值是非常高的,因为我们是非常有智慧的一拨人,我们的智慧不用在建设美国真的是一个浪费。我希望我出来做个榜样,也希望后来会有更多的人加入。非常感谢大家,希望大家有时间到我的网页去看,www.suegooge.com或者search Sue Googe,就能找到我的网页。希望大家加入我们的团队,支持我们的竞选。

 

One comment on “北卡第四选区联邦众议员候选人符江秀(Sue Googe)接受西雅图中文电台独家专访

  1. 真心希望广大华人和我一起抵制这个人。她之前在网上和微信的言论,蔑视大部分华人,比如嘲笑华人为华裔警官的游行等我亲眼所见。是一个来自云南贫困山区的刁民。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