疮痍大地的奇侠

用 “俠” 这个字來形容钟先生应该是十分貼切的,因为在这个世界上竟然有人能有那样传奇式的生平和际遇,能做那样的选择和坚持,简直可说是匪夷所思。

话说从头,钟先生在一个很偶然的机会进到了 “金三角”(沒错,就是那个香港警匪电影里常常出现的地名),和当地人作一笔贸易买卖。正当行走在不同的山区之间,他们偶然经过了一片开滿美丽花朵的山地。他问向导那是什么花?向导回答是 “大烟花”(罂粟花)。向导告诉他此地不宜久留,但他还是想近看看这难得一见的植物。刚往花田踩进兩步,就有人从花田深处开了两枪作为警告,他们只好匆匆离开。回程时,钟先生和向导商量,想要好好参观花田。向导说当地参观花田有规矩,需要付10元人民币。当时花田里正在收割罂粟,他和採收工人聊天,得知他们一天的工钱是20元人民币,这是他与與罂粟花 “结缘” 的开始。

后来钟先生在某个山区从事锡矿生意,注意到矿区附近也有罂粟花田。他进一步了解当地居民採收罂粟的情况之后,对他们表示,希望住在当地对罂粟花作深入的研究。居民说这需要得到 “大人” 的同意,原来 “大人” 是果敢区的军事领导人彭家声司令。他去見了彭司令,彭问他: “为什么要做这种研究?我们怎么知道你有沒有什么特殊背景或意图?” 他說: “如果你们发现我有什么问题,随时可以处决我。” 彭对他說,凭着这种胆识,他愿意写一封信,把他介绍给另一个部队的鲍有祥司令。最后,靠着一封插着鸡毛的信,他終於得到了鲍司令的接見。

疮痍大地的奇侠 (2018年10月17日,主持:雅秋,嘉宾:钟先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