疮痍大地的奇侠

用 “俠” 这个字來形容钟先生应该是十分貼切的,因为在这个世界上竟然有人能有那样传奇式的生平和际遇,能做那样的选择和坚持,简直可说是匪夷所思。

话说从头,钟先生在一个很偶然的机会进到了 “金三角”(沒错,就是那个香港警匪电影里常常出现的地名),和当地人作一笔贸易买卖。正当行走在不同的山区之间,他们偶然经过了一片开滿美丽花朵的山地。他问向导那是什么花?向导回答是 “大烟花”(罂粟花)。向导告诉他此地不宜久留,但他还是想近看看这难得一见的植物。刚往花田踩进兩步,就有人从花田深处开了两枪作为警告,他们只好匆匆离开。回程时,钟先生和向导商量,想要好好参观花田。向导说当地参观花田有规矩,需要付10元人民币。当时花田里正在收割罂粟,他和採收工人聊天,得知他们一天的工钱是20元人民币,这是他与與罂粟花 “结缘” 的开始。

后来钟先生在某个山区从事锡矿生意,注意到矿区附近也有罂粟花田。他进一步了解当地居民採收罂粟的情况之后,对他们表示,希望住在当地对罂粟花作深入的研究。居民说这需要得到 “大人” 的同意,原来 “大人” 是果敢区的军事领导人彭家声司令。他去見了彭司令,彭问他: “为什么要做这种研究?我们怎么知道你有沒有什么特殊背景或意图?” 他說: “如果你们发现我有什么问题,随时可以处决我。” 彭对他說,凭着这种胆识,他愿意写一封信,把他介绍给另一个部队的鲍有祥司令。最后,靠着一封插着鸡毛的信,他終於得到了鲍司令的接見。

疮痍大地的奇侠 (2018年10月17日,主持:雅秋,嘉宾:钟先生)

鲍司令大惑不解地说: “信里说你是从台湾来的,不过,我们这里一般只有两种人来,一种是买毒品的,另一种是卖军火的。你能告诉我你是来干什么的吗?” 钟先生说: “想来作毒品的研究。” 鲍司令说: “我以为你是來买毒品的。如果你要买的話,看在你的胆识上可以给你打对折,帮你送到公海去。给你两三天的时间好好想想再回答我,现在你想走还可以,如果到时候说不出个所以然,我们就会对你不客气。” 那两三天里,钟先生整理自己的想法。他和当地的小孩聊天时了解到,在当地就学一般最高只能念到国中二年级。如果要再继续升学,有钱人家可以送小孩到泰国或新加坡的国际学校。这就给了钟先生一个灵感。

钟先生回答鲍司令的大致想法是: “你们的小孩被送到国外求学的时候,如果因为來自缅甸北部毒区这样的背景,而受到其他学生的排挤,你认为应该怎么办?” 鲍司令说,我们可以殺光乱讲话的人和他的全家。钟先生说: “你们的能力我不怀疑,但是这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鲍司令于是接受了他留在当地做研究,等到研究出一定的结果,再进一步商讨。钟先生于是放下了心中的大石头,借住在当地的民家。对于当地的生活环境惡劣、卫生条件不佳,他有非常深的感触。

六个月后,他对鲍司令提出了一个分阶段铲除毒品的构想。鲍司令一听就问: “毒品铲掉以后,你叫我的老百姓怎么活下去(六十万百姓,六万军队)?如果有具体方案,我们可以商量来做。” 为了收集想法,钟先生在不同的山区间考察,和当地的领导谈,如果沒有毒品怎么维持百姓的生计。有人说: “我活这辈子碰到的最大的疯子就是你。我们已经夠疯了,你比我们还疯。你明知我们靠种这个维生,你还要来做这种事?” 後來钟先生在1993-94年回到台湾,把台北天母的房子卖掉,折合1300多万人民币捐給當地,希望认真地投入長期铲除鸦片的产业研究。

在1997-98年间,总体的计划逐步形成:把北部20 万种植罂粟的佤族老百姓中的10万人迁移到南部去,把他们的土地分給其他老百姓,增加种植农作物,减少罂粟。钟先生实地参与了万分艰难的迁移过程,共计6800公里,历时兩年(1998-2000),沿途光是死亡的人数就多達3500人。这个过程中,缅甸政府和联合国也陆续地投入了运输和医疗、粮食的资源。作為佤邦的领导人,鲍有祥将军下定決心要铲除罂粟,尽管佤邦很贫穷和落后,但是必須要摆脱制造和贩卖毒品,才能活得有尊严,跟全世界接轨。2000-2005年佤邦经历了非常痛苦的阶段,如果有人被发现仍然种植罂粟的话,最重可就地处决。

他们订下了三种短中长期的替代农作物。像引进云南和贵州的中药材,如肉桂;从西双版纳引进橡胶树;从国外引进百香果等。联合国禁毒署派員进驻佤邦,进行仔細的调查研究,确认原先的罂粟田有99.9%以上已经被改种其他作物。他们简直不敢相信,佤邦经过八年的整顿,原本白粉佔东南亚毒品市场的67%降到23%,足见佤邦禁毒对东南亚毒品市场的影响。

钟先生所创办的国际和平禁毒基金会(IFPEOC)成立于1997年,旨在协助金三角人民摆脱孤立的族群生存状态,发掘新的社会和经济模式,降低对毒品交易的依賴。2010-11年,有在云南种古树茶、普洱茶的台湾茶商主动找上钟先生,表示想在佤邦山区考察,尋找好的古树茶。虽然他是懂茶的专家,但是心态卻很可疑,大砍原住民的价格。后来,另一位台湾的普洱茶专家,用比较合理的价格包下了几座山的茶树。这为当地开启了以种茶和制茶来作為养活当地居民的重要产业的契机。此外,近年來他也兴办 “宝石画” 的产业(使用有色的矿石作画),来供应当地孤儿院的生计。

愿意尝尝他们的茶:
https://wabangancientpuer.weebly.com

以下为钟先生与西雅图中文电台“情感夜线”节目的访谈录音:疮痍大地的奇侠 (2018年10月17日,主持:雅秋,嘉宾:钟先生)

 

2018年6月26日国际禁毒日,在缅甸佤邦销毁毒品。

 

采茶的佤邦小姑娘;一车的大袋茶叶重约150公斤;路况随时改变,涉水运茶出山的皮卡。

 

古树茶:铲除毒品后的替代作物,缅北第二特区佤邦古树茶,国际和平禁毒委员会(IFPEOC)监制。

IMG_1462

道西西敏女士:孤儿院培训的台柱,双手天生残疾,在宝石画制作经历中,走出阴霾获得重生。

 

宝石画作品之一;宝石画作者与作品。

 

97岁老神仙:独居,每天一包烟,从不生病,钟先生每到仰光都给她带去补给和香烟。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