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1月2日邮件曝光:严禁披露武汉不明原因肺炎信息

今天在朋友圈广为转发的一条消息,很是耐人寻味。

消息的主体是王延轶给病毒所全员发布邮件的截图。

从截图上看,这封邮件发送日期为2020年1月2日上午10点28分。

这篇题为【重要提醒】关于严谨披露武汉不明原因肺炎相关信息的通知,不足200字。

这封信主要提出了3点:1.不明原因肺炎已经引发了社会恐慌。2.我们相关工作正在开展。3.卫健委要求,不允许向外界,包括媒体,自媒体,社交媒体,合作的技术公司,公布这次肺炎情况。

如果这封信属实,那说明,卫健委在1月2日之前就对这次肺炎疫情做出指示,要求不得向外界公布,以免引发恐慌。

 

如果这个截图是造假,那这真是给王延轶挖了一个大坑。

毕竟大家还没有忘记她和丈夫的八卦往事!

就此次疫情事件来说,从武汉前市委书记称,传染病必须依法披露。他没有上级授权,无权披露;到疾控中心官员高福等人,掌握“人传人”疫情信息后,不公布疫情实际情况,反倒是在医学期刊上抢发论文;再到武汉病毒研究所被全网质疑!

孰真孰假,期待王延轶的辟谣或者证实。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谷雨财经”,不代表本台观点】

王延轶被曝小三上位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把“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推到了全中国、乃至全世界的聚光灯下。其中该所39岁女所长王延轶上位史掀起了舆论风暴。王延轶,1981年出生,先后在北京大学、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健康科学中心、武汉大学获得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

据悉,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前身是中国科学院武汉微生物研究室,在1956年创建,在1978年的时候,改为中国科学院病毒研究所,属于中科院的下属单位。病毒研究所有2个一级学科的硕士和博士点:生物学和基础医学,还有个学科的学位点。武汉病毒研究所一共有260多名员工,320多名研究生。

武汉病毒所所长的行政级别为正厅级,和地级市委书记、市长平级。据称,钟南山退休前才熬到正厅级,可见一斑。一个80后的女子为何年纪轻轻,就位居正厅级官位?

王延轶丈夫舒红兵,1967年出生,主要从事免疫相关细胞信号转导的研究,2011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现任武汉大学教授、副校长、医学研究院院长。

王延轶是舒红兵的北大学生。王延轶大学一毕业,就和老师舒红兵结婚了。

2010年11月,刚刚拿到博士学位5个月的王延轶,直接成了武大的副教授,主营生命医学,此时的院长,是他丈夫。

2012年,王延轶到武汉病毒所,任病毒所分子免疫学学科组,研究员/学科组长,此时的舒红兵,已经是中科院院士。2014年,舒红兵是武大副校长,全国政协委员。

2018年12月,王延轶升任中科院武汉病毒所所长,同时又是武汉市政协委员。王延轶被指是靠副部长级的丈夫舒红兵才只花6年就从基层升任所长。

近日传北大生命科学前院长饶毅致信王延轶的丈夫舒红兵,建议他的夫人王延轶辞职,以免耽误中国科学院。网传的信中,饶毅称王延轶不适合领导武汉病毒所所长,有三点原因:专业不符、水平比较差、年资太低。

此外,王延轶受到关注另一个焦点问题是武汉病毒所抢注商标。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日前宣布,已联合中国军事医学研究院于向中国有关部门申请新药“瑞德西韦”的专利。由于这个药物是由美国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 Sciences Inc.)生产,专利也属该公司所有,甚至免费提供给武汉肺炎重症患者使用,武汉病毒所这项举动引发外界“抢专利”的批评。

【本文来自《看中国》,不代表本台观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