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庚子到庚子,从“大跃进”到“大跃退”

中国历史上最近四个庚子年,时间跨度180年,分别发生过第一次鸦片战争、八国联军攻入中国、导致数千万人饿死的大饥荒,和导致成千上万人死亡的新冠疫情爆发。庚子年的这些灾难,既是天灾,也是人祸。Bret L. Stephens自2017年4月起担任《纽约时报》观点与评论版面的专栏作家。他于2013年在《华尔街日报》工作时获普利策评论奖,此前还曾担任《耶路撒冷邮报》主编。以下是Bret关于庚子年中国爆发新冠病毒的文章《北京大跃退》,仅供参考,不代表本台观点。
        几年前,在北京一个特别热的房间里,我不得不忍受一名中国外交部官员的严厉训诫。我的罪过:身为《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负责海外观点版块的编辑,我发表了“著名恐怖分子”——维吾尔人热比娅·卡德尔(Rebiya Kadeer)的文章,这显然是对全体中国人民的侮辱。

        我不得不咬紧牙关,忍住自己的反驳:中国的毛泽东的画像,还在俯瞰着人称“天安门广场”的那片杀戮场。
        这个星期,我再次想到这一幕,是因为在周三听到的消息:为报复沃尔特·拉塞尔·米德(Walter Russell Mead)观点专栏的标题《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China Is the Real Sick Man of Asia),中国政府决定驱逐三名《华尔街日报》驻华记者——两名美国人和一名澳大利亚人。和我的经历类似,中国外交部发表声明称,“对于发表种族主义言论、恶意抹黑攻击中国的媒体,中国人民不欢迎。”
        任何读过米德专栏的读者,无论标题还是内容,都会注意到里面一点种族主义都没有,尽管文章做出了强有力的论述,那就是冠状病毒疫情如何暴露了中国体制整体上的弱点。熟悉《华尔街日报》的人都知道,和《纽约时报》一样,它将新闻和观点版块严格区分开来,这意味着被驱逐的记者与米德专栏文章的写作和发表毫无关系。
        但在寻找政治替罪羊的过程中,事实的准确性是无关紧要的,而这正是此次打击《华尔街日报》的意义所在。这样做对米德关于中国固有弱点的总体观点是一种强调,而非反驳。
        这些弱点是什么?人口学家指出,是中国的出生率下降、人口老龄化和性别差距。经济学家列举了它的生产率下降、捏造的统计数据和巨大的债务炸弹。政治分析人士指出,北京的镇压政策越来越多,导致从香港到新疆的不满情绪越来越强烈。
        但是冠状病毒危机暴露了一个更深层次的弱点:中国政府害怕信息。
        就像我的同事纪思道(Nick Kristof)指出的那样,正是这种恐惧导致政府压制关于这种新病毒的新闻,并惩罚揭发病毒的医生。其结果是丧失了与这种疾病作斗争的关键时间,导致全球卫生危机在所难免。
        这种行为对中国政府来说并不新鲜:它对2003年SARS疫情的处理方式并没有多少不同。这也不是中国特有的问题:任何依赖操纵或制造“真相”以求生存的政权,都必然会以类似的方式行事。这就是为什么唐纳德·特朗普无休止的谎言和对事实的错误陈述不仅是不道德的,而且是危险的。真相不会消失。它只会潜行。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