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欢而散的美中高层会晤释放了何种信号?

安克雷奇——拜登政府与中国的首次面对面会晤在周五结束。这次会晤生动地展示了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和技术大国在一系列问题上面临着日益扩大的不信任和分歧,这些问题在未来几年将塑造全球格局。

双方在周四以相互公开谴责拉开了会晤的序幕,周五离开安克雷奇的酒店时,双方没有发表任何表明他们愿意合作的共同声明,即使双方都表示从气候变化到削减朝鲜的核武库方面存在共同利益。

国务卿安东尼·J·布林肯(Antony J. Blinken)认为,仅仅是了解到拜登总统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追求各自的优先事项上的差异,就很有价值。十年前,两人有着谨慎的友好关系。

“我们当然知道,行前就很明确,我们在一系列领域存在根本的分歧,”布林肯在中国外交官未发表任何公开声明或回答任何问题就离开会场后说。“毫不意外的是,我们明确和直接地提出这些问题,得到了防御性的反应。”

国务卿布林肯说,美国官员向中国同行提出了许多问题。 POOL PHOTO BY FREDERIC J. BROWN

中国最高外交官在阿拉斯加表现出的非比寻常的敌意,反映了一个最近变得好斗且拒不让步的中国,一个越来越不屈服于美国总统政府施加的外交压力的国家。

华盛顿在多年来鼓励中国融入世界经济后对该国的看法已经发生变化,北京对美国及其长期以来享有的世界特权地位的看法也发生了变化。他们认为,美国人不再拥有压倒性的全球影响力,也不再拥有利用这种影响力来对抗中国的能力。

这使中国更加自信地公开和毫不掩饰地追求其目的,从香港和新疆的人权问题,到与印度、日本以及其他国家在南海的领土争端,再到最具争议的民主自治岛屿台湾的命运——中国称其为自己领土的一部分。

尽管中国在国内外仍然面临着巨大的挑战,但其领导人现在表现得好像历史站在他们这边。

“这种战略沟通是坦诚、有建设性且有益的交流。”中国最高外交官杨洁篪说,其评论在中国国家电视台播出。“双方在一些问题上仍存在重要分歧。中国将坚定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中国的发展壮大是不可阻挡的。”

尽管安克雷奇的大部分讨论都是闭门进行的,但开场视频充分证明了会晤开始时的紧张气氛。杨洁篪进行了长达16分钟的声讨,指责布林肯和拜登的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的妄自尊大和虚伪。

周四,布林肯和沙利文试图淡化在电视摄像机前爆发的激烈争吵。 POOL PHOTO BY FREDERIC J. BROWN

中国更为激进的外交态势很可能加剧与美国的紧张关系,美国已宣布中国是它在国家安全方面的竞争对手。中国的强硬立场已经浮现在其边境和周边水域的活动中。去年,中国与印度军队发生冲突,并恐吓日本、马来西亚和越南等多个国家的船只。

布林肯说,美国代表团抵达阿拉斯加,准备讨论被中国视为禁忌的问题——因为它们涉及中国的内部事务。其中包括美国反对中国侵犯西部新疆地区的少数民族——维吾尔族人权的行为,布林肯称其为“种族灭绝”,以及中国利用新的国家安全法来镇压香港政治异议的行为。

布林肯和沙利文试图淡化在周四晚上——即为期两天的会晤开始时——在电视摄像机前爆发的激烈争吵。

“我们带着清醒的认识来,也带着清醒的认识走,”沙利文说。“而且我们将回到华盛顿评估现状。”

布林肯说,有关中国网络活动的讨论也引发了激烈的反应:尽管美国尚未查明哪个国家应对微软邮件(Microsoft Exchange)系统(数以万计的政府实体和企业都在使用的系统)遭到的大规模黑客入侵负责,但微软已表示这是由中国政府支持的行动。

布林肯说,在与伊朗、朝鲜和阿富汗的外交以及气候变化方面,“我们的利益相交”。但是,双方没有发表决心在这些问题上共同合作的声明,而类似这样的高级别会议通常会以这样的外交细节收场。

会后,拜登政府高级官员坚持认为,对话有助于了解北京的观点,这可能有助于制定新的美国战略,以便在广泛领域与中国竞争。这些要求不具名的官员向记者简要介绍了相关情况,说闭门会谈有礼貌得多。

一位高级官员说,布林肯在周五的最后会晤中集中讨论了人权问题和中国拘留外国人的问题,以及中国利用所谓的出境禁令来阻止他们离境。

虽然中美之间如此激烈的会谈并非首次,但两国之间的力量平衡已经发生了变化。

几十年来,中国在与美国政府的接触中,经济和军事上都处于弱势地位。这迫使它有时不得不接受美国的要求,即便非常勉强——无论是释放被拘留的人权活动人士,还是接受华盛顿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的条件。

今天,中国在挑战美国以及推动自己的国际合作愿景方面,远比过去有信心。这是自2012年以来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一直宣扬的自信,他曾用过“东升西降”的说法。


中国在挑战美国方面显示出日益增强的自信,其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曾使用过“东升西降”的说法。 NG HAN GUAN/ASSOCIATED PRESS

在中国已基本得到控制的新冠病毒疫情和美国内部的政治分歧强化了北京的观点。杨洁篪在周四的讲话中特别提到了这两点。

“美国存在的人权问题是根深蒂固的,”杨洁篪说,他提到了反对警察暴行的“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运动。“我们两国最好自己管好自己的事,不要转移矛头,把国内的问题没解决好,转移到国际上去。”

中国战略的转变并不仅仅是口头上的,或者像与布林肯同行的一位高级官员所说的那样,是面向国内观众的“哗众取宠”。

对于布林肯在会谈前和会谈中提出的一系列问题——从香港到新疆,从人权到科技——中国领导人拒绝做出任何让步。尽管受到国际社会的批评,甚至是特朗普政府和拜登政府现在施加的惩罚措施,但他们仍然不为所动。

在最新一轮措施中,美国国务院上周宣布,对24名中国官员实施制裁,原因是他们在破坏香港选举制度方面的所作所为。制裁的时机恰逢中方准备前往阿拉斯加的时候,这也加剧了双方的敌意。

“这不是正常的待客之道,”中国外交部长王毅说,他在阿拉斯加的讲话同杨洁篪一样尖锐。


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左)和最高外交官杨洁篪到达安克雷奇的会谈现场。 POOL PHOTO BY FREDERIC J. BROWN

拜登政府的既定对华策略是建立国家联盟,以对抗和遏制中国的行为。拜登的团队认为,尽管特朗普总统正确地将中国视为不断上升的威胁,但他反复无常的政策和对盟友的不当做法削弱了对抗中国的努力。

新战略成功与否还有待观察,但近年来,中国表现得好像对外界的愤怒无动于衷,令这项任务更具有挑战性。

例如,国际社会去年强烈谴责中国对香港实施新国安法限制异见人士,但这丝毫未能阻止它今年出台一项破坏香港选举制度的新法律。

中国还选择在周五开始审判两年多前被捕的两名加拿大人,他们被控犯有间谍罪,外界普遍认为,这是对美国寻求引渡电信巨头华为一名高管的报复,该公司在涉及对伊朗的销售中存在欺诈行为。

引人瞩目的是,资深外交官、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杨洁篪在讲话中表示,无论是美国还是西方国家,都不能垄断国际舆论。

这一观点反映在中国成功利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等国际论坛(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反击对新疆大规模拘禁和再教育项目等政策的谴责。新疆是中国西部以穆斯林为主的地区。

“我认为世界上绝大部分国家不承认美国所说的普遍价值,不承认美国的言论就是国际舆论,”杨洁篪说。“不承认少数人制定的规则就是所谓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


新疆和田一处高度警戒的设施。 GREG BAKER/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杨洁篪还反驳了布林肯关于最近听到美国盟友对中国胁迫行为感到担忧的说法。他指出布林肯刚刚访问的两个国家——日本和韩国——是中国的第二大和第三大贸易伙伴,炫耀中国经济实力日益增长的影响力。

从中国受到严格审查的社交媒体网站上的反应来看,这场对抗在中国国内观众中反响良好。“现如今除了中国,谁还敢在美国的领土上这么的把美国给怼到墙角,”在杨洁篪讲话的视频下面,一名微博用户表达了赞许。

虽然美国官员说,在阿拉斯加随后举行的闭门会议上,双方态度有所降温,但双方的官员或专家都不认为两国关系会有显著改善。“这次谈判总体上只是双方的一个交底,只是双方的一个互相认识到双方的差异、分歧有多大、多深,”北京独立政治分析人士吴强说,“其实是不会促成任何的和解或者任何的缓和。”

【本文来自NYTimes,作者:LARA JAKES, STEVEN LEE MYERS,本文不代表本台观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