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州仇恨亚裔的现状比你想象的严重的多,州长英斯利:站起来反对仇恨和暴力

“那天,他唯一想做的事就是击碎我的脸,在我报警之后,警察除了他的相貌特征其他什么都没有过问。警察最后在西雅图中国城庆喜公园找到了他,但他并没有被逮捕,直到一周之后警察拿到他打人的视频才将其逮捕。他们可以给他的最高刑期是10年,但他更可能只面临12-14个月的刑期,在此之后,他就会被释放。我想说的是,在此之后,他可以回来继续攻击我们。那天,我很幸运的活下来,因为被击打的部位并不至死,但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这么幸运。直到今天,偏头痛,时不时头晕等症状仍然在阻碍我的生活。”

这是在记者发布会上,Noriko,一位被袭击的亚裔女性分享的故事。

“一个非亚洲族裔的美国人来到唐人街,手里拿着凶器,躲在一个角落里。他在突然袭击我之前,还特地等另一个非亚裔美国人走开再进行袭击。这样的行为,在我眼里就是源于种族仇恨。”然而,警察并没有将这起袭击案件归结为种族仇恨案件。她还表示,就算当初这起案件被归为种族仇恨,他的刑期也不会增加。

“我感觉我被虐待了两次,一次是被行凶者,第二次是被司法机构。”

继续阅读

不欢而散的美中高层会晤释放了何种信号?

安克雷奇——拜登政府与中国的首次面对面会晤在周五结束。这次会晤生动地展示了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和技术大国在一系列问题上面临着日益扩大的不信任和分歧,这些问题在未来几年将塑造全球格局。

双方在周四以相互公开谴责拉开了会晤的序幕,周五离开安克雷奇的酒店时,双方没有发表任何表明他们愿意合作的共同声明,即使双方都表示从气候变化到削减朝鲜的核武库方面存在共同利益。

国务卿安东尼·J·布林肯(Antony J. Blinken)认为,仅仅是了解到拜登总统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追求各自的优先事项上的差异,就很有价值。十年前,两人有着谨慎的友好关系。

“我们当然知道,行前就很明确,我们在一系列领域存在根本的分歧,”布林肯在中国外交官未发表任何公开声明或回答任何问题就离开会场后说。“毫不意外的是,我们明确和直接地提出这些问题,得到了防御性的反应。”

国务卿布林肯说,美国官员向中国同行提出了许多问题。 POOL PHOTO BY FREDERIC J. BROWN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