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世卫新冠溯源调查报告,我们知道些什么

merlin_183449154_0f5c3a2a-4429-45b1-8c23-50f1ae91a05d-master1050

上个月,世界卫生组织研究新冠病毒起源的团队成员聚集在中国武汉。 ALY SONG/REUTERS

在新冠病毒大流行开始一年多后,世界卫生组织周二发表了一份报告,阐述了该病毒最初是如何传播到人类的理论——但它带来的疑问多过答案,包括该卫生机构的领导人也提出了疑问。

该报告由34名中国科学家和国际专家组成的团队起草,这个小组曾前往武汉,调查了一系列存在政治争议的问题,包括病毒是否有可能意外来自中国的实验室。

对于中国拒绝分享早期新冠病毒病例的相关原始数据,专家组的一些成员表示担忧。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在周二发表报告时,出人意料地确认了这些担忧。他说,他希望未来的研究将包括“更及时、更全面的数据共享”。

以下是我们对报告的了解。

merlin_172442358_fff5bb4d-10c6-4da7-86f8-79f6afca9967-master1050

武汉病毒研究所(中)被指责是新冠病毒的起源。 HECTOR RETAMAL/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专家们否定了实验室泄漏理论。

数月来,中国境外的科学家、政客和其他人一直在宣传这种理论,即这种病毒可能是在中国发生实验室事故后才出现的。尽管许多专家对此理论表示怀疑,但他们敦促世卫组织团队要严格调查这种可能性。

该报告完全否定了实验室泄漏理论,称其“极不可能”。专家的结论主要基于与武汉科学家的谈话。

但是世卫组织负责人谭德塞出人意料地公开质疑,称该理论需要进一步调查研究,并且他准备为此部署更多专家。

根据提前提供给媒体的新闻稿,他在周二向成员国通报情况的报告中说:“我认为这一评估还不够全面。将需要更多的数据和研究来得出更有力的结论。”

武汉病毒研究所设有一个最先进的实验室,以对蝙蝠新冠病毒的研究而闻名。根据报告中包含的会议记录,专家们说,该研究所的官员向他们保证,他们处理的病毒与引发近期大流行的新冠病毒似乎都没有紧密关联。他们还说,工作人员已经接受了安全程序培训。

该报告指出,另一个由武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一个实验室于2019年底迁至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附近,许多早期的新冠病毒病例便是出自该市场。专家小组说,两者似乎没有任何关联,并写道,实验室未报告任何“因迁址引起的破坏或事故”,该实验室也没有研究新冠病毒。

一些批评人士认为,研究小组似乎接受了中国官方的立场,没有对实验室官员的说法进行充分调查。

澳大利亚悉尼新南威尔士大学柯比研究所(Kirby Institute of the University of New South Wales)生物安全计划的负责人雷娜·麦金泰尔(Raina MacIntyre)表示,该报告似乎在“没有充分的证据”的情况下否定了实验室泄漏的观点。

她说:“实验室事故肯定是一个可能性。”

merlin_182959434_bb196591-171e-4909-abee-cf10889981e2-master1050

1月,武汉一家肉类市场。 GILLES SABRIÉ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动物市场的作用仍不清楚。

专家小组得出结论,新冠病毒可能是在蝙蝠身上出现的,然后通过中间宿主传播给人类。但是研究小组表示,没有足够的证据来确定该物种,或查明病毒从动物身上外溢的最初地点。

在大流行初期,中国官员提出了一些说法,暗示新冠病毒的暴发可能始于华南海鲜市场。报告称,一年多过去了,动物市场在大流行中的作用仍不清楚。

专家小组发现,许多早期病例与华南市场没有明显联系。根据报告中引用的供应商记录,该市场销售梅花鹿、鼬獾、竹鼠、活体鳄鱼,以及其他动物。

该报告称,在最初的确诊病例中,约有28%与华南市场有关联,23%与武汉的其他市场有关联,而45%没有市场暴露的历史。

报告称:“因此,目前尚无法得出关于华南市场在疫情发生中的作用,或感染是如何进入市场的确切结论。”

报告说,需要对中国的农场和野生动物做进一步的研究,可能会出现关于市场作用的更多线索。

武汉长江边。 GILLES SABRIÉ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此次调查的成功取决于中国。

专家团队为未来的研究提供了一长串建议:对中国和东南亚的野生动物和牲畜进行更多检测;对新冠病毒最早的病例进行更多研究;进一步追踪病毒在武汉从农场到市场的路径。

但目前尚不清楚一再阻碍世卫组织调查的中国是否会合作。中国官员曾试图转移人们的注意力,表示该病毒也许是在美国或其他国家出现的。

专家说,调查延误损害了预防其他流行病的能力。

新西兰奥塔哥大学(University of Otago)公共卫生学教授迈克尔·贝克(Michael Baker)表示:“调查是为了重塑新冠病毒起源,并找出办法减少此类事件再次发生的风险,这一延误显然损害了调查所起到的作用。”

【本文来自NYTimes,作者:赫海威(Javier C. Hernández),本文不代表本台观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