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学调整招生标准是针对亚裔学生吗?

过去的三年里,随着美国各地的大学都放弃了标准化考试要求,转而采用更全面的录取模式,一个长期存在但基本上未被研究的问题出现了:如果白人学生处于学习成绩食物链的顶端,这些变化会发生吗?过去十年中,亚裔美国人和白人高中生在标准化考试中的成绩差距一直在扩大。例如,2018年,亚裔学生的SAT成绩平均比白人学生高100分。仅仅三年后的2021年,这一差距就扩大了25%以上,达到了127分。许多取消SAT考试要求的大学都表示,这是为了实现多样性和公平,并且不再强调硬性学习竞争。(坦率地说,我一直觉得这是一种错误的、自私的理由。如果精英大学真的希望校园实现经济和种族多样化,摆脱困扰着高中生的沉重学业压力,它们应该听从自己的建议,停止为了证明自己是世界上最独特的高等学府而激烈地竞争。)

merlin_174372153_857b3b36-610a-4b9e-8096-e8344389f9e6-jumbo

Credit…Tony Luo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这一切似乎都是足够崇高的目标。但是,增加多样性、远离学习竞争的做法,是否也可能是一种确保来自富裕白人家庭的学生仍能与成绩优异的亚裔学生竞争的方式呢?换句话说,这些变化中,有多少应该归因于我们对教育平等的看法的转变,又有多少应该归因于担心自己的孩子在竞争中被淘汰的白人父母?

塔夫茨大学的社会学教授娜塔莎·瓦里古就这一现象出版了一本引人入胜、值得一读的书,名为《顶级较量——亚裔美国人和白人在郊区学校追求美国梦》(Race at the Top: Asian Americans and Whites in Pursuit of the American Dream in Suburban Schools)。瓦里古详细介绍了对一个她称为伍德克雷斯特的匿名郊区进行的三年人种志研究的发现。和大城市周围的许多郊区一样,伍德克雷斯特在过去的50年里出现了人口褐化的现象。1970年,由于多年的歧视性分区做法,该镇超过95%的人口是白人。从1990年代开始,受过良好教育、来到美国从事科技行业的亚裔移民开始搬到伍德克雷斯特,寻找更好的学校。现在伍德克雷斯特大约三分之一的人口是亚裔美国人。

那么,当大量富裕的亚裔移民(主要来自中国和印度)涌入这个向来以学习成绩为傲的自由富裕郊区时,会发生什么呢?瓦里古正确地指出,多年来,学者和社会学家一直简单地认为,这些相对享有特权、向上流动的亚裔美国人会融入中上层阶级。她通过研究发现,这种转变并不是那么顺利,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许多居住在这些郊区的白人家庭担心,来自亚裔学生的新竞争会损害他们自己孩子进入精英大学的机会。因此,伍德克雷斯特的一些白人家长呼吁降低对学业的重视,优先考虑心理健康。与取消SAT考试的举措一样,这些改变听起来很有价值,但它们背后的动机值得研究。

我和瓦里古谈了谈了她的书以及书中探讨的问题,包括关于伍德克雷斯特的亚裔学生为何表现如此出色的理论,同化的局限性,以及她认为该如何应对导致了这一切的那种资源稀缺状况下的心态。

为简洁清晰起见,本文对采访内容进行了编辑。

首先,我们需要明确伍德克雷斯特是化名,你没有说明它在哪个州。但你能告诉我们一些中上阶层、亚裔美国人和白人聚居的郊区在哪里吗?

为了确定这个研究的地点,我调查了那些家庭收入中位数在前20%的城市——2010年在10万美元以上——以及那些亚裔在2010年至少占20%,并且是自2000年以来一直在增长的城市。全国有34个城市符合这种描述,包括加利福尼亚州北部的库比蒂诺和萨拉托加,得克萨斯州的舒格兰(休斯顿郊区),长岛的西奥塞特和马萨诸塞州的列克星敦。白人和亚裔父母都搬去这些地方,把孩子送到最好的公立学校。许多这样的郊区是在学校废除种族隔离的时代发展起来的,当时白人大量离开城市,并通过了旨在将工人阶级拒之门外的法律,如最低住房面积要求,以及禁止建造多户住宅。

为什么亚裔家庭要搬到这些富裕的白人郊区?

和美国白人家庭的原因相同——为了子女能上公立学校,因为学校系统、良好的声誉、高水平的成就,还有部分原因是社区的教育非常好。一些亚裔移民家庭也被吸引到这样的小镇,因为这里已经有一些来自他们国家的人,尤其是印度和华人移民,所以他们喜欢这里的多样性。

那些已经住在那里的人是如何对待这些家庭的?你在书中提到,很多这样的社区就像伍德克雷斯特一样,里面住了很多富裕的白人进步派人士,院子里竖着“黑人的命也是命”的牌子。

一方面,我认为人们是看重这些移民家庭带来的多样性的。它们使那些白人家庭能够说:“我们生活在一个多元化的城镇。”事实也确实如此。虽然有些多样性是明显缺失的——例如,黑人或拉丁裔家庭并不多——但也不是完全由白人组成的城镇。

另一方面,我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亚裔美国人口的增长,以及他们的孩子在学业上表现很好,一些白人家庭会对这些新的亚裔家庭有点不安。那些白人家庭可能会想,这些亚裔家庭做事有点不同,他们比很多白人家庭更注重学业,他们优先考虑的事情不同。这引起了人们对社区如何变化的担忧。

这样的事只有在移民人口达到一定数量时才会发生。只有少数移民的时候,文化并没有真正改变,但随着移民人数的增加,人们会开始担心,比如高中的竞争是否变得太激烈了?是不是有太多的人让孩子参加课外数学班,导致如果你不参加这些课程,就无法获得荣誉?又或者导致我的孩子无法成为班里的告别致辞讲者?

在书中,你描述了伍德克雷斯特一些白人父母认为的一种地位丧失。这是如何体现的呢?

我在书中提到了两种反应。一种是有一小部分白人家庭让孩子从公立学校出来,进入私立学校,这样他们就能拥有一个竞争不那么激烈的环境。

另一种反应是,他们推动减少学术竞争的政策。学校已经不再使用班级排名,也不再选择毕业致辞代表——这一切都发生在我开始这项研究之前。然后学校又减少了家庭作业。很多白人父母谈到,这对他们来说很重要。然而很多亚裔家庭不同意这一点。这个地区的小学实际上不再有家庭作业。很多亚裔家庭也不同意这一点。

有意思的是,从来没有人谈论过限制孩子们可以参加多少课外活动,或者限制在球场上运动的小时数,或者类似的事情。

今天的一些教育政策转变——无论是取消SAT考试还是推动取消亚裔学生众多的磁石学校的考试——有多少来自对失去地位的焦虑?

的确,黑人活动人士几十年来一直在谈论SAT是存在问题的,这些学校按成绩录取学生的方式是有问题的。美国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几十年来在这方面做了很多工作,但没有取得太大进展。白人现在关注这个问题是巧合吗?我不认为完全是巧合。

不过,我认为这种转变是积极的。如果我们要拥有精英大学和高中,那么这些学校必须真正接纳所有种族和所有社区的孩子。目前,考试成绩似乎使黑人和拉丁裔青少年更难以进入精英大学,尤其是当他们居住的社区和就读的中学过去很少有学生考入那些按成绩录取的学校。

这本书提出的一个问题是,我们应该在多大程度上将亚裔的成功归因于文化差异。这是一个非常有争议的话题,原因不难理解,如果你说亚裔美国人的文化规范能够帮助他们在学业上表现出色,那么问题就会转向为什么其他人群表现不佳。对这个问题,你的研究有什么发现吗?

我所反对的是亚裔比白人家庭或黑人家庭更重视教育的观点。学校做了一项调查,他们问孩子们的一个问题是,你的父母在多大程度上向你施压,要求你取得好成绩。报告压力最大的群体是黑人孩子。这些孩子中的大多数实际上是坐校车的,所以他们住在市中心;他们不住在伍德克雷斯特。

所以我认为,亚裔孩子在学校表现良好是因为他们的父母施加压力的说法是不正确的。我所看到的是:我在书中使用了“文化家学”(cultural repertoires)的概念,它指的是,我们都有一整套工具来帮助我们取得成功。我们从父母、邻居、表亲、姑姑和叔叔那里得到这些工具。

因此,这些移民父母中的大部分都在中国和印度上学并表现良好。于是他们最终进入了伍德克雷斯特。几乎所有这些人在他们还是孩子的时候都会在放学后参加补习班,因为在那些国家这样的事很平常,对吧?这就是他们带过来的工具包。而且在他们的国家,录取取决于他们在标准化考试中的分数,他们的目标就是这个。然后他们把这些传递给他们的孩子。

在这个镇上,大多父母是出生在美国的白人,他们上的也是精英大学。他们知道这些大学想要一个更全面发展的学生;他们懂得通过招募走上体育道路以及要拥有学习以外的天赋。所以这对他们来说变得很重要。这也是一个不同的工具包。

当我想到那些不在这个社区的家庭——主要是黑人和拉丁裔家庭——他们有自己的策略,他们也在尝试,但他们附近可能没有校外教育课程中心。他们可能没有上过住校四年制大学的亲戚来解释:上这样的大学需要什么条件?那是什么样的?你需要怎么做?

所以并不是他们不想,只是那些策略不存在。对我来说,这些文化家学是看待人们处事方式差异的一个办法。

【本文来自NYTimes, 作者:Jay Caspian Kang,本文不代表本台观点】

tuokouxiu2_v4

即将于2022年8月20-21日在Bellevue的希尔顿大酒店举行的“北美脱口秀大会”,吸引了北美包括加州、德州、夏威夷、麻省、亚利桑那、纽约、华盛顿州、加拿大安省、加拿大BC省等地数十名脱口秀好手参赛,包括来自多家美国和加拿大的知名的脱口秀团体:硅谷脱口秀、波士顿顶好喜剧社、西雅图脱口秀、多伦多花生喜剧社、纽约拉疯喜剧社、温哥华哆发喜剧社等骨干脱口秀演员参赛。

北美脱口秀大会将由通过海选进入复赛的演员,在西雅图近郊的贝尔维尤市的希尔顿大酒店举行两天的复赛和半决赛,最终有五名优胜选手进入总决赛,总决赛将于2022年8月21日晚在希尔顿大酒店举行的“西雅图中文电台十周年台庆晚会”上面对近300名观众现场角逐,瓜分$6,000的总奖金。

活动:北美脱口秀大会(NA Talk Show I)

时间:2022年8月20日-21日

地点:Hilton Bellevue (300 112th Ave SE, Bellevue, WA 98004)

票价:08/20复赛(半天 $10, 全天$15, 自助午餐 +40)

08/21半决赛(半天 $15, 全天$20, 自助午餐 +40)

08/21晚,总决赛 ($100, 5:00pm-6:30pm, 酒会;6:30-10:00总决赛暨台庆庆典)

购票https://www.eventbrite.com/e/386545296387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