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冲刺:重量级挺川人士和重量级拜登的支持者激辩谁该入主白宫

美国大选进入冲刺阶段,在美华人应该选谁做总统?为什么说今年的总统大选是美国历史上最重要的选举?西雅图中文电台“美国故事”栏目邀请重量级挺川人士、美国潮商基金会会长林志斯,以及重量级拜登的支持者、杨安泽竞选团队的骨干孙晓光,激辩谁该入主白宫。

美国故事:重量级挺川人士和重量级拜登支持者激辩谁该入主白宫 — 美国潮商基金会会长林志斯、杨安泽竞选团队骨干孙晓光谈美国大选 (2020年10月28日,主持:小元,嘉宾:林志斯、孙晓光)

小元:亲爱的听众朋友们晚上好,欢迎收听西雅图中文电台美国故事栏目。我是小元。今天我非常有幸的请到两位嘉宾,他们分别是美国潮商基金会的会长林志斯先生,欢迎林会长。

林志斯:谢谢大家,谢谢小元台长。

小元:还有一位是杨安泽的竞选经理孙晓光先生,欢迎孙先生参加我们的节目。

孙晓光:大家好,小元好,林会长好,听众朋友好,但是请澄清一下,我不是杨安泽的竞选经理,竞选经理是一个很大的职务,我只是在其中的是一个小螺丝钉,

小元:您客气了,我们今天非常有幸的请到两位,是因为现在是美国大选的紧锣密鼓的时候,就是离美国大选还有6天。在这个时候我们华人都很关心美国大选,所以我们请美国华人社区中比较有影响力的人士来参加我们这期美国大选的特别的节目。

首先照你们就目前形势的估计,你们觉得谁会当选为下一任的美国总统?

林志斯:我先说。现在其实我觉得非常接近,但是我个人的看法,川普会连任,这是我个人的看法,我估计结果会非常接近。

孙晓光:首先我们有一个水晶球,而且2016年的时候,我们已经都证明所有的民调跟实际结果不一样。我在摇摆州swing state这些州的观察来说,因为明天我会去南卡,我比较关心的是亚裔的投票率,对于亚裔在7个摇摆州里的投票,今年是比较空前。

从亚裔分三个方面来看,从香港和台湾来的华裔会投拜登多一些,大陆的第一代的新移民会投川普多一些,大概基本上是这样,因为我自己本身是从大陆来的,所以我这边身边的投川普的朋友会很多。

从数据来说,现在拜登的民调是比较比较明显的领先,但是大家都知道我们不能跟着2016年的民调去走。我自己的个人感觉,无论在红州和蓝州支持川普的行动和热情是很高涨的。 拜登基本上是属于平淡如水,但是平淡如水的后面,从到目前为40%的投票率来说,民主党现在可能是会领先一些,但是在关键的州像Ohio、Florida、Pennsylvania、Wisconsin和Michigan这些州的情况下,可能会是一半一半,如果摇摆州有8个的话,可能有4个州是拜登的,有4个州是川普的,所以现在还很难说。

理论上来说我觉得我们大家都不管结果是什么,最好今年2020年所有的亚裔和华裔都能够出来投票就好了。

小元:从您个人的选择来看,您会选谁做总统,为什么?

(林志斯与加州州长纽森)

林志斯:我个人的感觉,因为我们是小生意业主,是生意人对吧?做生意人基本上就是看重税收,我们不是说对个人,我觉得是共和党的税收政策,对做生意的、特别是中小企业会好一点。你看他当选之后corporation tax就是税收方面减了很多,作为合法的美国的公民来讲,我们是不鼓励非法移民,不鼓励懒惰。

这两党的政治里面共和党比较偏向于保守,跟什么事情都追求一个合法,民主党的政策对很多非法的人懒惰的人都是优待超过合法的公民,这一点我个人不是完全赞同。其实我的朋友中民主党人多过共和党人,但是民主党整个的政策,长远来讲对美国整个国家立国之本,包括它对整个社会是不好的,长远来讲是破坏性的,而且不鼓励努力,美国的立国精神跟自由民主的精神,已经被民主党的里面的极少数不是说全部的激进派给破坏到非常严重的程度。

所以它就伤了美国的根基、国基、立国之本,我个人的看法,我这一次选你共和党的总统比民主党的要好一点,而且看拜登40多年来当了议员,当了副总统,没有看过他有哪一件事情做的好像让人家有印象,或者说他做了哪一件事情出来,我觉得他是一个官僚,他不是一个真正做事的人。我不说什么,你就说他做了这么多年,你做了什么建树,没有什么好的立法,没有什么好的经验,我觉得都没有。大概是这样的意思,所以我个人选择,哪怕我对川普很不高兴,他说中国病毒这一点其实我非常反感,因为你这样会令很多人误解这个病毒是中国带来的,你这个是非常不科学的说法,这只是一点。

但是从整体来讲,整个共和党的政策跟民主党相比,包括个人年纪大,拜登还比他大4岁。那年纪不是说最重要,但是其实你知道年纪大一岁,它可能身体状况可能会差一点,我觉得,所以我个人是选川普。

孙晓光:在很大程度上,我80%的朋友正好像跟林先生一样,你有很多朋友是民主党人,正好相反我有很多朋友是共和党人。因为我自己在美国做生意将近30年的时间里头,共和党的 policy跟我们华人的基本的生存哲学基本上是吻合的。但是在过去的20年里头,我基本上从事社区的工作,包括扶轮社等在所有的政治层次,尤其是为亚裔的候选人去做筹款的过程中,慢慢的在30年里头,我从10年的共和党人变成10年的政党独立人士,到后10年的民主党人,因为对于亚裔来说,我们如果是仅仅聚焦在做生意的单纯的角度上来说,整个的大环境会对我们并不是特别有利,尽管我自己对极端的左派也有很多不同的意见,但是基本的左派跟我们大部分第一代的华人的移民,在生活上的接触很少,如果我们能够深入的跟他们有一些交往的话,可能会有些不同的理解,对于从本次大选来说,我自己因为是支持杨安泽,从他最早开始,同时他也是作为民主党的候选人出来的,到目前为止杨安泽是支持拜登,并在做支持拜登的竞选活动,在宾夕法西亚、威斯康星、密斯根这些地方跑,我自己本身也没有什么太多选择,从目前的大局来说,我自己是肯定是投拜登,但是最后结果是什么? 没有关系。无论是拜登还是川普,对我个人的选择都没有太大的影响,我继续会在亚裔事务这一块继续帮助华人去发声,有任何问题的时候都会站出来说话,真没有关系。

民主党和共和党在很大程度上我同意林先生说的很多东西,也不反对他的这些理念。但是没关系,有一点我希望从历史上看,我们华人在美国的生存环境,在民主党和共和党的世界里头基本上是完全不一样的。因为我早先在共和党里头也做过一些事情,但是在共和党里头你要提供一个法律的框架或者一个政策的框架,基本上没有这种可能性,尤其是人和policy是完全是连在一起的,你如果是有人,你就有说话的权利,你就有access的权利,你就有展现你的观念的权利。

但是在民主党里头我们能够做到这一些,我们有很多渠道,可以把我们的声音去发出去,同时起到一些保护作用。对于中国病毒 China virus这种事情可能是说者无心,但是听者会有意,对一个国家的最高的领导人,他发出的每一句话都会对社会的各个阶层产生不同的影响。一个总统本身他希望能够让全体的老百姓能够凝聚在一起,朝着一个共同的方向去发展。至于经济政策上,我觉得川普在很多政策上我是同意的,但是拜登虽然像林先生说的可能40年没有什么作为,但是如果他赢了,他绝对不是一个人做决策,而是希望有一批人去帮他做决策。

而这种机会我相信华裔或者亚裔我们会有很多参与的机会,这是我自己一个预测,同时我也希望如果是民主党赢了以后,我们有一些为美国的事业或者是为亚裔的事业做一些贡献的机会。

(孙晓光与美国总统参选人杨安泽Andrew Yang在一起)

小元:我想追问一下孙先生,作为您为杨安泽Andrew Yang先生进行筹款做了很多工作,就是杨安泽参加竞选这个过程,从您个人的体会来讲,他参选的积极的意义在哪里?他有没有改善美国主流社会对华人的看法?

孙晓光:这个东西,因为我自己有亲身的参与,也有一些亲身的感受,但是多多少少会带有一些自己的偏见,对于我来说或者是任何人来说,他总会放大一些他自己取得的成就,或者是取得的一些的工作,或者是看的好的方面会多一些。

对于我来说,杨安泽的出现和我从这个一开始跟他参与在一起的时候,我当时其实也跟大家一样,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我是第6个参与他竞选的人,而且到我们结束的时候大概是350人在工资单上,从几个人到350人,一直到今天,我们重新又建立了一个新的团队的整个过程中,我认为杨安泽对他自己在亚裔事务方面的认识,以及对他自己身份的认识,以及我们从整个主流媒体,包括左派的媒体,其实我们受到的压制在很多程度上,包括族裔上的一些冲突或者歧视,基本上来自于 CNN、MSNBC就是主流的媒体,其实对杨安泽最好的实际上是福克斯新闻,Foxnews在一开始经常是请Andrew去接受采访,你知道吧?

我认为杨安泽实际上是给我们亚裔提供了一个榜样,就是我们亚裔不仅仅是模范的少数民族model minority,不仅仅能够做生意,不仅能够成为医生,不仅能够成为律师,更重要的是我们亚裔也可以成为一个杰出的政治领袖。因为你知道在民主党的初选过程中,杨安泽打败了多少参议员,多少众议员,多少知名的州长,这是我们亚裔能够取得这种成就,而到今天尤其是我接触的很多年轻人,包括高中生和大学生,他们都为杨安泽的出现给他们展示了一个完全不同的空间和领域,我们亚裔美国人同时也可以做领导,这可能是我觉得最大的收获。

小元:说的太好了。很多人说今年的美国总统大选是历史上最重要的,你们是不是同意这种说法,这一次选举的重要性在哪里?就是你们认为它为什么这么重要?

林志斯:我觉得这个重要性非常大是对的。

但是我刚才还要补充一点,刚才我为什么反对民主党拜登当总统的一个很重大的原因,是因为他们鼓励在全国大麻合法化,我觉得是非常荒谬的事情,有也就是当时杨安泽参选的时候,我很多好朋友都支持他,包括在西部包括在纽约很多好朋友都让我去支持,我就不支持他为什么呢?因为他说他也要在全美国大麻合法化。你知道现在旧金山、西雅图、洛杉矶,是因为大麻合法化之后,治安变得越来越不好,到处都是大麻味,到处都是偷打砸抢,治安非常不好。受祸害很大,我是不反对药用大麻的,药用大麻就是由医生开你才可以用,作为一个治疗的用途,我是绝对不会用的。但是作为一个娱乐大麻,在全美国来推大麻合法,上一次总统候选人拜登还有副总统候选人kamala公开讲大麻合法化,我是绝对不赞成的,因为确实是祸害子孙后代,其患无穷。当然这一点我就已经反对了,说实在话。其实1996年民主党选总统我也去支持,我在美西为克林顿助选,那是24年前的事情了。

当时克林顿经济做得很好,在全美国8年当总统,亚裔就像刚才孙先生说的,也有很大机会,但是每一届不一样,我们支持民主党的时候,觉得民主党还不错,做得很好,我觉得民主党现在是越来越被激进的左派绑架了,非常激烈,非常的没有话可说。不遵守法律,打砸抢都没有罪,副总统候选人贺锦丽(Kamala Harris)在加州推广950块以下盗窃案都不需要抓,很多人每天都去偷,因为很多朋友的小店每天都有一个月平均都会损失一两万块钱。

现在Walgreens在旧金山的店已经关了几百家,因为它每一天损失超过10万美金。因为你去抢没有人去佐证你的,因为法律谁敢去阻止你?所以我觉得危害比我们的得益会更大。整个社区整个社会就变成一个无法无天的一个社会。

合法打劫、合法偷窃、合法吸毒,还是什么社会,我们还有什么生存空间?我们华裔亚裔强调从小就要努力读书,包括你看现在他这个是说好听说什么教育改革,用 ACA 5 法案16号公投,用族裔来排比例来升学,不用考试了,这个社会变成什么样的社会了?用族裔来升学,你只要报名上就可以上了,不要考试了,教育制度会改变很大,整个社会安全制度会改变很大,所以我是非常觉得这次大选是一个非常大的一个事件,这一次总统大选跟过去几十年完全是一样,是一个非常鲜明的一个路线,就是美国要往哪里走?

我是坚决支持在这一次总统大选,但是比如说美国的权力结构,比如说民主党可以保住众议院,保住一个互相制衡,我觉得这是对我们还是对美国的整个社会制度,整个法律制度非常有信心。我是这样想,对美国整个国家的前途各方面,美国的人才、美国人之爱,我觉得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孙晓光:首先我很同意林先生的最后一个观点,我们对美国的制度结构的充分的信心是不变的,不管是哪个总统出来都没有关系,今年总统大选所谓的重要性其实也就是相对的,我们也许再有一个星期或者两个星期,结果出来之后,这种重要性也就会慢慢淡化下去,这是我自己的个人感觉。我从1988年到美国,到93年,94年拿到绿卡之后,拿到公民之后,几乎是每一次都投票,前面是一直投共和党,后面的投民主党。

我自己个人觉得今年的选举也可能是跟新冠大流行有关,而且跟整个的社会分裂极左极右以及科技进步的造成了一些对政治结构和投票结果的冲击。所以今年的投票率出奇的高的时候,两边的阵营对不同的政治观点,这个policy又有极端的这种冲突,所以它的重要性取决于有究竟是多少人出来,最后是投票的结果是什么,我想可能是这些对于美国未来的预期,我们可能觉得它的重要性决定了拜登上去以后会是一个什么方向,川普上去以后会继续执政4年会是什么样?

其实这两个大的预期,你如果是非常沉静的去思考,两个总统候选人将面临的都是从2021年开始到2024年这三年,美国的经济都会是非常严峻的挑战,包括非常高的失业率,以及大规模的用人工智能去代替人工以及一些工作机会的永久消失,这些东西都是新的总统要面对的很困难的问题。所谓的重要性,无论哪个总统当选,他们最后都会开始以抓经济、抓基建以及复苏经济为主题,无论是川普也好,还是拜登也好,如果在这个问题上他们做不好,那下一届肯定就等于是换党或者换人,这是毫无疑问的。

它的重要性我自己个人觉得只要我们参与了,其实对我们个人来说,在整个美国政治结构这种过程中,80% 90%的人会接受民意的选择,无论是川普也好,还是拜登也好,大家都会接受这种选择。是不是会有一个短期的冲突,这也我认为也有这种可能性。你知道吧?但是我基本上对美国的司法制度,美国的治安制度以及警察基本上是持一种比较乐观的态度。至于刚才林先生提到几个小的事情,对,可能我用小的概念可能不对,包括大麻或者是950块钱这些东西,其实包括16号公投,上个礼拜刚做了两场选民教育,就是对每一个proposition在加州的这些东西都有一个评论,Pro and Con。

这里头有一些事实,在华人心中或者是华人的媒体里头,我们接受的信息其实跟实际的情况有一些还是有些冲突的,我希望无论我们华人媒体也好,还是华人的朋友也好,在接受这些立法的过程中,希望能够多全面的了解一些,这些信息能够掌握到。其实包括像大麻这种事情,如果你真正了解大麻的来龙去脉,以及他在美国人心目中的一些概念,以及整个立法过程中,美国将近30多个州已经都通过大麻合法化了,这些东西在我们看来是大是大非的事情,为什么30多个州都是能够有立法过程,同时有选民投票去通过大麻合法化。

这里头有很多深刻的原因,但今天因为不是讨论大麻问题,只是跟林先生说一下,我们再讨论包括16号公投,加州这边的法律并没有给族裔一个限额说你必须是什么族裔,按这个限额录取,只是说在录取的过程中,族裔因素可以成为19项因素之一的一个元素来作为考虑的因素之一,而并没有任何数量,因为美国宪法规定不能有任何数量的比例去作为录取的原则,这些东西我希望我们的听众和我们华裔能够接受一个更广泛的信息,而不仅仅是从一个观念的角度,philosophy的角度都看上去很简单,因为什么呢?天经地义的,我们不能按族裔限额来做任何事情。但是加州的法律也并没有在这上面做出这种一个assertion来。

(加州华人戴口罩外出反16号公投)

小元:我们正好两位都提到了加州的第16号公投,也就是ACA 5的公投,好像五六年以前有一个SCA 5法案是在华人的推动下是推翻的,所以没有通过。这一次就是ACA 5就是16号公投,现在东山再起,相当于是要在加州推行平权法案,美国总共有8个州市没有实行平权法案的,平均法案在其他州都是实行的,就像刚刚孙先生说的,在录取招工这些方面就是会考虑种族因素,但是都没有配额。

考虑的时候可能是他以一种宣传的方式,比如说向各个方面各个族裔宣传有这个机会,在申请的时候,不管是招工、政府合同、还是教育机会的,会考虑这个因素,但是在同等条件下比如说你的成绩或者其他方面同等情况下,再考虑一下这些因素,就相当于是加了一点优势,就是族裔因素并不是决定因素,这是我的理解。现在因为林先生在加州,也是作为一个侨领,也比较关心和推动这个事情,所以您是希望华人都去反对16号公投,您觉得这个会成功吗?

林志斯:我觉得刚刚孙先生分析的是一部分的,我觉得从我理解,因为我有很多朋友是议员,我是附议人家,我还带人去反对,而且我相信我们可能会反对成功,使这个公投通不过。那是照最近的民调来讲,我们应该是可以成功的,这是事情,但是我们今天的主题主要是谈总统大选。我补充一下,我为什么支持共和党川普当连任?

首先川普到现在为止,他在世界上很多地方撤军,你要看圣诞节前他要从阿富汗从中东撤军,他对加拿大对墨西哥的贸易谈判重新签了对美国比较有利的合约,对欧洲对日本对韩国也在谈,日本也基本上是签了还没签我不知道,但是他这些重新签的合约都是比以前前任或者再前任签的合约跟对美国更有利的,包括他对德国要要撤回一些军队,就跟德国政府也吵翻了,说要他们补经费说我为什么来保护你德国,你们不出钱,这一点其实都是对美国好的。

你看现在美国,我相信孙先生来美国30多年,我也来美国30多年了,比孙先生来美国还早,你看现在纽约洛杉矶大街道、州际公路那些高速公路破破烂烂,为什么?

美国人很多你以前的政府都是在全球驻军,花了很多机会,花了很多钱,当然我不知道在做什么,去干什么,去别的国家干预什么做什么事情,为什么这些钱不拿来美国好好做,搞基建好好搞修马路搞医保好一点,为什么?减掉税对美国人民好一点?我觉得这一点就可以明显看得到。川普做了很多实际的事情,才短短三年多,我是很佩服他作为一个做一个在这么短时间能做这么多的事情。但是刚才我一开始就说他说中国病毒是坚决要说不的,我还跟朋友说,如果川普当选了之后,我们要组织一些人去跟他沟通或者写信或者抗议他,不能讲中国病毒的这句话,这是绝对错误的。

这是我个人的看法,你看大概是这个意思,我其实有很多很多观点跟孙先生都是一样的,我们都对社会,从我们经济政治角度来讲,你很多人说川普和全世界都吵架吵翻了,他为什么跟人家吵架?他是为美国争取权益,他不是他个人为什么要跟人家吵架?对不对?他是因为要保护美国的利益,要争取更好的利益。很多人没有看到这一点,说他是疯子,他老是跟你吵架,他为什么要吵架呢?对不对?他是为美国而吵架,就这个意思,我是个人补充一下。

(美国大选中的中国因素)

小元:大家都很关心,像总统对华人的政治态度会是怎么样子?川普现在在任的时候跟中国有贸易战,现在他因为新冠疫情一直讲中国病毒,要中国为美国的疫情买单,就是要中国负责要中国赔款,还跟台湾拉近了关系,就是派了副国务卿,卫生部长去访问,又有很多的军售,这个趋势他连任会不会中美之间因为台湾问题擦枪走火,就连他对中国人的签证各方面都收紧了,另一方面如果拜登上台的话,中国跟美国会不会又回到奥巴马时代了,像特朗普说的美国人都要学中文了,因为美国现在媒体对中国的负面宣传已经很多已经无法逆转了,如果拜登回去好像要跟中国共产党关系更加接近或者怎么样,你们预测一下他们不管谁当选会不会极端化,比如说特朗普上台,中美会不会开战,如果拜登上台的话,会不会要让共产党势力影响美国或者什么的?

林志斯:我个人看法,无论川普是拜登当选总统,中美关系不会变坏,是会缓和,而且会有机会去谈判。 会有一个缓和,作为我跟说我们大家都一样,我们在中国出生,中国是我们的祖国,我们希望中国好,我们中希望中美关系好,这是我们三个人今天坐在这里的共同心声,我觉得为什么?但是国家有国家的利益,每个国家都要站在他不同的角度去争取利益,他用的什么样的手段或者有什么样的说辞,我觉得这只是一种说辞或者一种手段。

作为我们华裔美国人在美国,其实大选之后我们可以做很多事情,包括孙先生小元台长,我们可以联合起来跟政府提出声音说,你这个不对,他们你对我们是侮辱性的,你是要改。

我觉得在美国有法律新闻自由跟法治的保障之下,我们要出来说话,我们投票之后我们作为一个华裔美国人,或者是我们说一个华人,中国是我们的根,是我们可以跟他说,你哪一个做的不好,哪个做的对我们是不公平的。我觉得我们可以做一些事情,我们可以说一些话,去争取,而不是去批判。我们本身就要出来,这去跟他们说,

小元:选票不就是最好的批判吗?

林志斯:选票是最好的批判?但是我刚才已经跟你分析,他们可能某些事情是一种竞选的手段或者竞选的口号,不是真实的想法,我相信大选过了之后会缓和,不会坏,不管哪个做总统,川普做总统,还是拜登做总统,都不会变坏,只会缓和变好。

中长期我是看好的,无论哪一个党执政,中国是十几亿人口在世界经济体排第二,全世界1/6的人口是华人是中国人,美国不可能,他哪一个当政都不可能说我要跟你为敌,我要跟他干事,我觉得都没有要到那个程度。我去年不是,台长你知道,我去年就感觉到不对路,2020年我给你看过我跟朋友的短信,我都感觉这个非常不好。今年又有新冠病毒,又有中美贸易战,但其实我觉得最坏的时间已经差不多过去了。

我觉得会很快我们就会缓和下来了。最紧张最不好的事情已经基本上会过去了,我还是很有信心的。

小元:孙先生你觉得特朗普连任对中美关系会往好的方向发展,还是往恶化的方向发展?

孙晓光:有几件事情,在谈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回林先生一个问题,就是关于加州的16号公投,我的预测其实跟林先生的预测差不多,16号公投有可能我们在美国的华人的反对而取得重大的胜利,一个是在资金上,我们只是以10:1的比例去赢得这场选举,我觉得有可能给华人参政一个非常强有力的鼓励,包括去年在华盛顿州的时候,你们也有一个类似的法案,其实在6年前SCA 5的时候,我等于是全美国华人里头第一个站出来去反对这件事情的,因为我自己本身学法律的,因为个人经历都是个人奋斗,努力工作挣钱什么之类的,所以对AA也有很多跟大家一样的理解,所以SCA 5的时候我是先站出来的,但是其实大家在SCA 5后面工作的这些所有的华裔的和亚裔的这些参议员和众议员的努力,以及他们的转变,我们其实关注得很少,因为这项法案最后是基本上大部分华裔和民选的官员最后都转变了一些态度。

我们最后从SCA 5到今年的16号公投头,我们其实在政治上、在实际的行动上,不能说是像林先生积极的去努力工作,因为我一直在关注林先生,其实林先生参与的政治和支持的很多候选人,这些我都很感动,因为什么?我是负责做筹款的。所以在SCA 5的之后,很多华裔的和亚裔的候选人到我们华人社区去做筹款的时候,我们基本上打完胜仗以后扭头就走了,不管人家了你知道吧?所以今年的拉丁裔的这些议员又卷土重来的时候,那就只剩下我们去孤军奋战了,不过在整个加州的constitution的框架里,我觉得也许我们还会赢,我就补充这一点。

说到新的话题,在国际关系上,尤其是中美关系上,我们大家的基本的原则是一致的,就是希望中美能够合作这一点,这在大概10年前就一直开始在做这方面的努力,尤其是在国会里头。

但是目前的状况我觉得我没有林先生乐观,就是我们说如果中长期应该是往好的方向走,因为以我个人对或者说我们大家对川普的了解,川普的脸变得是很快的,你知道吧?他今天可以骂得狗血喷头,第二天跟你是哥们姐们的拥抱都绝对没有问题,你知道吧?因为什么呢?在中美关系上,如果中国在军事经济和政治各方面,如果不是对美国做了一些非常极端化的挑战的话,美国今天也走不到这一步,跟中国去闹的这么僵,所以双方都有一些责任。

美国现在外交政策基本上是在蓬佩奥的角色,他扮演这些角色都是非常的强硬,而且我觉得对于中国的政策基本上都是针针见血或者是基本上往七寸上打中国,你知道吧?这些东西很要害。但是在过去的以往的美国政府里头,基本上没有跟中国有这么针尖对麦芒的这些冲突。这些东西如果在选举之后,我同意林先生的有可能川普当他发现跟中国这么一直走非常极端的军事冲突的这种东西,对他的对美国的长期利益的并不一定有好处的情况下,会缓和一下,但是两党大家基本上有一个共识,基本上现在已经把中国从作为战略合作伙伴的关系,已经推到了一个竞争对手的关系。

这种竞争对手的关系,我想在美国的外交政策上基本上会延续很长一段时间,除非中国有一些根本的变化,在中国发生根本变化之前,这种竞争的关系和这种哲学会一直统治着中美关系,包括和台湾的关系都会受到一些影响。

(亨特的硬盘门事件对拜登的竞选伤害几何?)

小元:现在竞选到了攻坚阶段,就是最后几天,拜登有个硬盘门,他儿子的,还有美国的疫情,这也是特朗普有没有能力控制疫情,这是一个问题。所以这两个事情对最终的选举结果有什么样的影响?

林志斯:从一开始我觉得川普对病毒比较轻敌跟大意,他没有很好地组建一个制度性的管理层来对接,他比较轻视疫情,这是川普犯的一个很大的错误。但是从美国的整个架构国家是一个联邦制,每个州有州长,一个是要市长,他是不受联邦的管制和命令的,联邦的只有建议权,没有管理权。每个州其实是各自独立王国,每个市也基本上是这样,其实州长在疫情管理中是权力最大的。其实包括你说联邦要派人去,包括西雅图,他们要搞什么自治区,联邦要管他们都不同意。

所以从这一点可以看得到,不能将所有疫情病人丧生全部归咎于联邦政府管理不好,因为他每个州都有很大的权限。我们现在加州的山火来讲,其实就是我们加州,加州州长都是我们的好朋友,我们也帮他筹款帮他支持他,但是这一次他的对山火的管理,包括封闭式严重的失误,是他的能力非常不够,我们就说你其实可以联合很多科技大佬,你就可以用人工降雨或者是这方面来讲,就是他们没有做好,所以整个西部这里天天空气非常不好,还在火灾之间,你看洛杉矶现在又大火,就说将整个疫情不好归结于川普一个人,我个人是不同意的。

我觉得他从开始是有一定的错误,但是对美国国情是不一样的,你看的跟我们中国是中央集权,它一声命令,马上全国可以统一行动,在美国是指根本就不可以的。法律的制度是完完全全是不一样的,这是一点。

另外一点,美国的疫情里面过世多少人,其实我听了很多医院,因为我很多有你知道我们这一次去捐口罩给医院,给老人中心、给警察局、给消防局,我跟很多人都有接触,很多数字里面都是有别的病或者综合病过世,但是人家都给统计变成疫情,不是说完全都是过世或者是都是这个疫情,我觉得里面这个数字的可信性是有疑问的,我当然不敢说它是假的,但是我告诉你是有疑问的,这是我的看法。

拜登的孩子的事情,因为听说现在FBI现在正在调查,在调查出来之前,当然我们也听了他儿子的很多录音都已经出来,这个录音我个人也没有见过他儿子,我也没听过他声音是真的还是假的。但确实他的家庭管理,他对他的孩子管理好像比川普差多了,川普前后任三位太太,七八个孩子,总体来讲让他比拜登的孩子优秀多了。我还补充一点,很多人说川普报税很少,或者他不报税,或者说破产好几次,这个都是对美国的税制,美国的法律不了解的。

他以前所谓破产叫chapter11是破产重组,从来没有真正破产过。重组是现在就像这次新冠疫情,你像在美国的二十几家,将近百年企业都是在搞破产重组,破产重组不是破产,到川普当总统之前,你知道他的企业33,000个员工,他也创造了很多的就业机会,他管理的公司好好的,你说他不报税,不过那是税务局的事情,是你去找,对不对?很多人都为大家川普才交750块的钱税,这个完全是对美国的税制完全是不了解不理解,是讲这种话的人是没有知识的,没有法律知识的,所以这一点我是个人的看法。 拜登的家族,我刚才就补充一点,他儿子做了这么多,

小元:拜登有一个大儿子还是不错的,因为他去伊拉克参军,后来又当了一个州的总检察长,还是蛮有成就的,但是前几年患癌症去世了。

林志斯:我们现在是从目前我了解到的一个信息来讲,他孩子的事情肯定有调查,肯定会有真相出来,但我看到他的照片他吸毒,这不都是什么酗酒,反正年轻人该有该坏的事情他都坏了。

如果这种人来当政,我觉得也不太合适。如果一个人要酗酒要吸毒,我觉得就很难了,对不对?他都没法自律,都没法控制自己,怎么去管理社会管理这个社会机构呢?这是我的看法。

(逼近大选日,美国的新冠疫情进入第三波,新增病例创纪录)

孙晓光:我觉得在最后一个星期的时候,各种各样的包括硬件门也好,或者是对可以让新冠病毒的急剧增长,这些东西大家都有不同的解释。

这些东西在我们现在所处的信息非常不明确的时代,就是包括事实都不明确的情况下,可能会对一些人产生一些影响。但是我自己个人觉得在最后一星期的这些所谓的各方面的负面影响,已经对今年的大选不会有太大的作用,因为今年的选举跟2016年的希拉里克林顿选举的时候不太一样,那个时候大部分人是甚至中间选民很多人是非常讨厌希拉里的,而且今年拜登是充其量是把它推到Sleepy Joe,一个行动比较迟缓,或者是有一些迟钝的老人的状态去跟川普去做比较。

但是总的来说他还算是一个老好人,并没有什么一些特别恶毒的感觉,你看这是大部分投拜登的人会有这种总的印象。至于新冠病毒,我身边的很多朋友说,美国根本就没有新冠病毒,是你知道吧?他们包括我自己身边的朋友,天天骂我说我们出去的时候为什么要戴着口罩,你看这都是共产党对我们施加的到美国的延伸和迫害。所谓的新冠病例每天现在5万到7万这些人,他这也就都说他们是这些数据都是假的,根本就没有。

这些东西我觉得它会有一些误差,但是这些误差我们把美国政府做统计误差的极限打到10%甚至达到20%的时候,如果是今天是75,000人,你达到50%的时候,也依然有3万多人在病毒测试阳性。这些东西对于一个病毒大流控制,和总统的角度来怎么来处理一场公共卫生危机的时候,你说的每一句话非常重要,这就为什么说呢?很多我们华人认为川普是一个很耿直的人,是一个直话直说人确确实实是如此,而且有时候讲出一些可能政治不正确的话,但是对于影响民心的来说,一个国家的最高领导人说出的每一句话,做各种各样的解释,这种解释有些是往好的方向解释,有的可能是往极端不好的方向解释,那在控制疫情,保护老百姓,尤其是对老年群体的时候,他讲对大流行的一些忽视会造成老年人的选票的一些流失,你知道这就是为什么他可能失去佛罗里达或者失去其他的州的原因。今年的60岁以上老人的投票,大概能够占到百分之将近40以上,甚至45的这种投票。

2016年很多老人因为对民主党的极端不满去投了川普,认为走第三条路线,走一个非建制派,也许能给大家带来希望。但是今天川普在得罪老人和大流行处理的上,相对来说比较怎么说像一个战大风车的堂吉诃德一样,你知道吧?就是勇往无前。这种态度对于处理公共危机和不太尊重医疗专业人士的一些意见,可能会有一些负面的影响,这是我自己的个人看法,但是我觉得基本上大局已定,这些摇摆州或者是已经做出决定的人,不会很难在最后一星期再去摇摆了,因为两个人的特色基本上是比较清楚的,喜欢这个人,非常喜欢,不喜欢的,也就是非常不喜欢,我觉得不会对选举有太大的影响。

小元:我们节目很快就到尾声了,今天非常感谢美国潮商基金会的会长林志斯先生,还有孙小光先生,他是杨安泽竞选团队的骨干,节目最后还是有个问题,你们觉得在美国的华人,特别是选民,怎么样才能够让美国的政治人物,让美国的下任总统或者其他政治人物能够听到我们的声音?我们虽然很多都是来自中国,但是特别是在美国政策对中国非常不友好的情况下,我们的权利会不会还能像其他美国人一样得到保障?

林志斯:我个人看法,无论你投谁,投什么法案,华人都要出来,作为选民去投票,你去投票了,他要统计,你发出你的声音了,无论我觉得我个人,其实大家心里已经很清楚,想投拜登也好,投川普也好,大家其实都有自己的选择,所以我是呼吁大家一定要出去投票,投给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发出你自己的声音,显示我们的力量。

在整个这一次美国整个疫情发生之后,包括很多法案,包括这些黑命贵运动,提醒了华裔,你不要不关心社区,不关心政治,不然政治会来关心你,你在这里要享受你的你的公民的权益,也有你的义务,你要出来做点事情。你不要说我自扫各自门前雪,我今天做好自己的生意或者做好自己的工,把家里弄好就好,其实不是的。你的整个社会的事情反而跟你平时的生活是息息相关的,所以我就呼吁大家出来投票。

尽量去学习美国的法律知识,包括各方面的历史背景,我们今天就像台长说的我们时间是有限的1,不然我们以后可以多来谈一下。共和党过去是在执政做了什么,民主党派过去做了什么,我们可以去看看美国是200多年的历史,独立战争是什么样的,南北战争是什么样的?对不对?要我们都多了解一下美国的历史,包括我们华裔一两百年前来美国的历史,所以我觉得这样的对谈或者方案,我是建议小元台长多可以多开几次这样的节目。请不同的人来大家互相沟通,多了解。谢谢小元台长、谢谢孙先生,今天很幸会。

孙晓光:我没什么好说的,我这个人是第一不喜欢照相,第二不喜欢说话,第三不喜欢投降,你知道吧?有一点我很佩服林先生,我知道不仅仅我们要投票,我原来做了将近20年的选民投票,希望华裔能够出来投票,大家都说跟我没关系。

现在这一点我觉得我们华裔已经过这个坎了,下一个比较艰苦的坎,我们能不能出钱去支持我们的候选人,支持我们的法案,你像这次的16号公投,我们有很多华人出来捐钱,包括林先生可能已经捐了很多钱,但是我是希望我们能够build一个leadership管道,在整个替华裔或者亚裔去发声的这些人能够持续不断的用的一些关系,这些关系对我们来说将来有通道是非常重要的,他们能够长期的坚持的每天的或者每个月的能够听到我们的声音。

你像这次选举完了之后,我马上可能就会回过头来去共和党去帮他们去做筹款。因为上个月孟昭文就是国会的亚裔的民主党Caucus的副主席,做了在国会做了一个法案,就专门针对中国病毒China virus去做了一个反歧视和反仇恨的一个法案。在这个法案里头100%的民主党都投的yes,90%的共和党是投no,但是有14位共和党是坚决反对仇恨犯罪,去把亚裔作为一个特殊的族裔,用病毒跟这个族裔联系起来,这些人都值得我们亚裔能够去伸出手去支持他们,能够捐一块就捐一块,就捐10块就捐10块钱。

党派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对我们来说只是一个不同的philosophy和一个不同的政治工具,但是对亚裔来说,对华裔来说,我们应该能够团结所有的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我们都能够和他们团结。我是希望政治是一个接一个的事件,准备下一个事件,也许我们跟林先生小元我们还有机会一块合作做很多事情,谢谢。

小元:在最后你们能不能给你们的心目当中的总统候选人讲一句宣传的话,比如说为了什么投川普,为了什么投拜登,林会长您说一句结束语。

林志斯:我们就希望在美国华人以及整个美国都能平安度过疫情,身体健康平安这是最重要的,其实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两个总统我都不要选。还有第三个选择的话。

孙晓光:都比你太大了,找年轻一点好一点。

小元:孙先生您呢?

孙晓光:其实因为我在总统候选人的整个竞选过程,可能是整个竞选团队里头唯一的一个就是整个的所有总统候选人里头唯一的一个大陆出生的第一代的移民参加美国总统的全程竞选,其实我跟林先生有类似的想法,从近距离的这种每天的接触来说,总统候选人和我们其他人其实没有什么真正的本质上的IQ或者情商各方面的这种很大的区别。

至于选谁,实际上在目前的来看,我还是倾向于能够投拜登,我认为在拜登的政府里头,我们华裔会相对来说有一些安全感,同时我们确确实实可以通过杨安泽和其他的四位华裔的国会议员,同时我们现在国会里头有27个亚裔的Caucus,这些东西都会对我们亚裔和华裔在未来的经济危机所带来的社会危机和政治冲突,以及街头的闹市里头会起到相对起到一些保护作用,同时对美国长期这种逐一多元化的趋势,我们亚裔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这是我自己的一点想法。

但是希望大家都投票,无论是川普也好,还是拜登也好,都没有关系,谢谢大家。

小元:好,谢谢美国潮商基金会会长林志斯先生,还有杨安泽竞选团队的骨干孙晓光先生参加我们今天的美国故事栏目,2020美国大选特别节目。感谢你们。也谢谢各位听众朋友。

【免责声明:嘉宾立场,不代表本台观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